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1456章 当头一棒

    郭拙诚在给白崇禧的电报里继续写道:“倘若白将军愿意低下身子下交郭某,听取郭某的意见,郭某将立即释放王赞斌等将军,方便白将军重新组建桂军虎狼之师。同时我部也将放弃进攻桂-林,转而给中央-军当头一棒,趁中央-军混乱之时郭某我再挥师过江,追我主力而去,或者返身杀回我原根据地。无论如何郭某不敢再叨唠将军和贵省军民,……”

    写到最后,郭拙诚还给了对方一个最后期限:限十五小时之内答复,否则红-军将从白芒营镇出发,挥师南下与白崇禧决一死战。

    之前郭拙诚派人给白崇禧送信,告诉了双方可以联络的电报频率,这次他让盛国珍依然按这个约定的频率发了过去。

    上次白崇禧让人通过那个频率给郭拙诚发来的一份半文半白的电报,虽然文字里一口拒绝了郭拙诚谈判的建议,实际上也变相的告诉了郭拙诚双方还是可以联系。

    很快,这份电报的内容就送到了白崇禧的案头。此时虽然时间还早,但身为军人的白崇禧早已经起床吃了早饭。可想不到一准备办公就收到了这个如噩耗似的电报。

    读了这份电报,本来神清气爽的白崇禧只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差点栽倒在地,他咬着牙冷着脸将身边的人挥手赶走。

    “叭!——”

    在参谋人员关上大门的那一刻,里面传来的一声摔碎瓷器杯子的脆响,让走廊上的人都吓得一哆嗦。一个个大气也不敢出。

    气愤的白崇禧此时脸色青紫。浑身无力地瘫坐在太师椅上。一个昨天才换上的高档茶杯此时已经被摔成了无数碎片躺在地上。茶水和茶叶弄得地板湿漉漉的,一片狼藉。

    怪不得白崇禧如此生气,在他看来稳稳的一件好事,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呢。在他想来那个不知道啥时候冒出来的郭拙诚肯定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他一定是看出了桂军与中央-军有矛盾,他一定会利用这个矛盾。

    白崇禧由此断定郭拙诚只会安排少量兵力抵挡只是在试探并不会全力进攻的中央-军,会派出主要兵力虚张声势进攻灌阳县县城,以逼迫自己答应他的谈判条件。

    于是。白崇禧将计就计,悄悄地调动军队对灌阳县县城下面的红-军进行合围,一方面全力消灭这支突然出现的红-军,一方面打消中央-军有可能进驻桂军地盘的打算。

    事情的发展也确实是如白崇禧所想,红-军果然是派一部分部队阻挡中央-军,大部分部队在灌阳县城下进攻。

    可是,他们怎么就突然夺取了江华县县城?自己的计谋早在对方的算计中,成了一个笑话。

    他们哪里来的兵力?他们又怎么敢深入这种四面皆敌的险地?他们应该在灌阳县县城那里等待重新开始谈判啊,他们应该集中力量形成拳头突破湘江追赶红-军主力啊,哪有这么不敢牌理出牌的?哪有这么冒险的?这不如小偷被发现了却钻进主人的卧室吗?还不被瓮中捉鳖?

    白崇禧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可是,不明白原因的他却知道红-军这个出其不意的动作给自己带来多少被动。这股红-军确实如小偷被发现后潜入主人的卧室一样。一方面他确实会被四面包围成为瓮中之鳖,可是另一方面也让主人投鼠忌器,他完全可以在卧室里放上一把火,在烧死自己的同时让主人倾家荡产。

    红-军这个时候占领江华县城的后果很严重,远远比之前桂军丢失一个师所造成的损失更大。如果说之前损失一个师是砍掉了白崇禧伸向外部的一只手,让白崇禧断绝了趁机占领湘南、赣南而扩大地盘的企图和建立横跨广-西、广-东、湖-南、江-西等地区的强大势力的梦想,那么这次江华县被夺,却可以形容为被敌人用剑抵到了胸膛。

    如果红-军再度发力,他们完全可以以江华县为踏板,直接进攻他们桂军的老巢桂林了。

    这次郭拙诚占领江华县完全不同于十二天前那次红-军占领江华县。同时是江华县县城被占,但这次被占的危险性比上次大得多:

    上次红-军占领江华县的时候,桂军主力都还在广-西,正在源源不断地北上。双方的主力只能算是在江华县顶上了,桂军的先头部队与红-军的先头部队在江华县城发生了撞击,虽然这种撞击非常激烈,但桂军身后还有主力部队做后盾,桂-林和整个广-西自然安然无恙。

    当时的白崇禧一点也不担心红-军能把桂军怎么样,即使出现极端情况——红-军占领江华县城不走了,也不过是红-军扼杀了桂军北上抢占湘南、赣南地盘的企图而已,只不过双方在江华县对恃而已。

    更何况当时桂军还能走灌阳县北上,而红-军根本没有办法长期呆在江华县不走,因为他们一旦呆久了,后面追击红-军的中央-军就会很高兴地将他们围起来并吞下肚。

    可现在的情况却完全不同了,现在桂军为了报被郭拙诚消灭了他们四个团的仇而倾巢出动,欲将郭拙诚和他的部队歼灭在灌阳县城下。正因为主力部队集中在灌阳县,不但江华县这边空虚,桂-林的兵力也不足。

    现在的桂-林就如一个脱得干干净净的少女,身上没有一缕衣服,仅靠一层薄薄的处-女膜岂能阻挡流氓的侮辱?

    郭拙诚如果真的破罐子破摔,或者说真的按他电报中所说的孤注一掷,不顾一切挥军从白芒营镇杀出,全力杀向桂-林,那就真如小偷在主人卧室放上一把大火了。

    桂-林即使最后不会被红-军占领,桂-林和桂-林周围地区也会被打成一片废墟。集中在灌阳城主力部队就会被切断联系与后方的联系,大军就会失去后勤补给,整个广-西、整个桂军一下变得危险万分。

    最让白崇禧担心的是,中央-军如果此时落井下石,或者蒋芥石又使出他最娴熟的手段,拿着巨额的资金收买、威压桂军的高级将领,就如他以前分化、瓦解其他军阀一样,那么桂军离分崩离析的日子就不远了。

    桂军很快就会如其他地方军阀一样成为历史名词。这叫白崇禧如何不心急?如何不如热锅上的蚂蚁?

    不过,白崇禧不是常人,他很快就自己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因为他从郭拙诚的电报里看到了一个机会,看到了一线生机,一个郭拙诚主动给出的机会,一个郭拙诚愿意留给他的一线生机。

    “看来这家伙不想破罐子破摔,还是想利用我们与蒋某人的矛盾来浑水摸鱼啊。”白崇禧自言自语地说道。

    冷静下来的他安排勤务兵把白瓷茶杯的碎片清理走,让一直在外面等待的海竞强进来。

    海竞强是他的外甥,看白崇禧没有他想象中的愤怒,脸上甚至还有一丝笑容,心里感到很奇怪,说道:“舅舅,这家伙就是一个吹牛皮的家伙,还狮子大开口,真是不自量力。”

    白崇禧皱起了眉头,有点不满地问道:“你怎么知道他吹牛?江华县你联系上了?”

    海竞强尴尬地摇了摇头:“没有。但他们怎么这么快就……”

    白崇禧说道:“人家早就算准了我们这么做,事先一步而行。再说,他们占领江华县的部队未必就是进攻我们灌阳县县城的部队,人家的部队规模很可能大大超过我们的想象。或许真有他所说的近万人。”

    海竞强本来就想反驳,因为他根本不相信郭拙诚能在如此混乱的战场上拉起一万人,但看到白崇禧一副疲倦的样子,就没有再刺激他,而是问道:“舅舅,这么说这个姓郭的很聪明?不但算计了我们,还能在四面皆敌的情况下拉起了这么大的一支部队。可是,他又为什么返身杀回江华县?凭他一万部队,冲破湘江防线未必不可能,至少他们几个首脑可以逃跑。”

    白崇禧点了一下头,说道:“你这句话总算问到了点子上,他为什么返身杀回?难道他有足够的把握再杀出去?既然之后能杀出去,现在或之前杀出去不是更好吗?那样的话机会更大,虽然死伤惨重,但总有突围的希望。他这么返回,完全是自断后路。”

    海竞强说道:“他们共-匪很强调牺牲精神,或许他就是为了让他们的主力逃得更远。舅舅,你看,他在这里还说他们的主力会不去湘鄂边境跟贺-龙的部队汇合,而是杀向贵-州、四川,这是不是真的?他这么说不是泄漏了他们的军事秘密吗?”

    白崇禧瞪了这个外甥一眼,说道:“他一个才出头的年轻人能想到,难道我白某就不能想到?既然我能想到,他现在对我说出来或者不说出来又有什么关系?再说了军事上的事实实虚虚、虚虚实实,谁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或许他是故意这么说来引开蒋某人在湘鄂边境布下的重兵呢?……”

    (感谢达流氓兔、stevenkel、风疾落叶舞、中友1104181817的打赏,感谢k、老王、老旱枪、天下☆风-流、三月、phs78等等书友的月票,感谢各位的订阅支持,祝各位书友新年好!ps:春节期间暂时只保持一天一更,见谅。)(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