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1444章 高官入伙

    只不过也因为矿石大量地出口到国外,造成这些地方的稀有金属矿藏存储量大大减少,到建国后很多矿场因为无矿石可挖而废弃了,有的也只坚持了短短的时间,也变得枯竭。

    但是,改革开放前后这里又发现了大量的重稀土,使这里的矿场又焕发了第二春,再次开始源源不断地为人类奉献宝藏,为人类造福。

    稀土是值钱的,有人称之为现代工业的黄金,无论是半导体、大规模集成电路,还是航空发动机、火箭发动机等高科技设备都离不开它们,但在稀土这个大家族里,重稀土比轻稀土更显得娇贵,因为它们更稀少。中国号称是世界稀土存储量大国,但重稀土的数量并不多,它们大部分都存储在中国南方的少数几个省份。

    郭拙诚现在当然不可能组织开矿,他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更没有采矿设备,他现在想做的就是抢、就是夺。

    也就是把桂军、湘军组织矿工挖出来准备卖给西方国家的矿石给据为己有,然后运到1991年那个时空去,既可以帮助那个时空里被西方国家全面围堵的中国,又可以换回红-军急需的武器装备,可谓一举两得。

    在与这些被俘的军官谈话中,他了解到在江华县存储了不少挖出来的矿石,因为战乱很多矿工被抓入军队当民夫,这些矿石都没有来得及运走。

    得知这个好消息,郭拙诚没有再和俘虏浪费时间。而是回到自己的指挥部开始思考如何获得这批矿石。

    他同时思考除了矿石之外还有什么物品可以交换,而且不对这个时空的民生产生太大的恶劣影响。因为这个时空的生产效率极低,无论是运走粮食还是其他农产品、家畜什么的,如麻、棉、大豆、稻谷、小麦、生猪、牛、羊等等,都会加重老百姓的生活困难,让本就贫困的他们更加困顿,他只能另辟捷径。

    “文物?”郭拙诚也很快否决了这个想法,一是因为1991年的时候中国还没有兴起文物热,收购文物的价格很低,愿意出钱的也是香港、澳门那边的人。不说是否搜集到。就是运过去都是贱卖,造成损失。二是文物太敏感,如何大规模运送的话,会破坏那个时空的原有秩序。一个本该只有一个的文物一下变成了两个。会让那些文物专家和历史学家发疯的。

    “动物。珍稀动物?”郭拙诚认为这个一下想到的主意是一个好主意,也是一个好生意。比如,现在南方。也就是他所处的这个周围的群山里生活着无数的华南虎、豹子、狼,人们都视它们为祸害,杀掉它们是为民除害。这种状况一直维持到七十年代,1959年当时的林业部就明文规定把华南虎划归到与熊、豹、狼同一类有害动物,号召猎人“全力以赴地捕杀”。

    因为解放后这一带经常出现华南虎吃人的事件,当地政府还组织了专门的打虎队,枪杀了无数的老虎、豹子、狼,报纸还表扬了好几个打虎英雄。如湖-南耒-阳的陈耆芳就组织几个猎人成立打虎队,在短短七年时间猎杀了一百七十八只老虎,被树为打虎英雄,不但有媒体表扬,还有出版社专门出版了书籍来介绍他的英雄事迹。

    可是在1991年那个时空这个地区的老虎、豹子早已经绝种,又因为郭拙诚提起宣传环保意识,现在华南虎、云豹都列为了保护动物,禁止猎杀。如果能捕捉几头送到那个时空,那绝对是皆大欢喜的事。虽然民间禁止老虎买卖,但作为国家,1991年的中国肯定是会愿意花巨资购买几十头的。

    除了可以运输华南虎、云豹等在1991年那个时空显得珍稀而现在到处都有的野兽外,还有鱼类、鸟类等等。从这个时空送走几十头、几十条、几十只数量众多的动物,没有什么坏处,更不会破坏两个时空的平衡。

    ……

    就在郭拙诚天马行空地思考时,时间不知不觉到了下午。

    马头岭、古岭头随着太阳的西下而变得热闹起来,很多疲倦的红-军士兵睡足后又变得生龙活虎了,有的寻找熟人朋友,有的主动请求参加训练,也有的找自己临时的领导建议打出去,为死去的战友报仇,也有的在修筑战壕、修筑工事,还有的在搬运武器装备和粮草……

    看着战士们热火朝天的样子,郭拙诚很是自豪,心中唯一遗憾的就是手下的红-军将领级别都太低了,到目前为止只有两个团长,而且一个身负重伤一个昏迷不醒,根本不能参与组织管理,更别说指挥战斗了。

    现在他只能拿着陈鹏他们当牛使,什么事都喊他们。而庄宗权因为级别太低、眼界不宽,只能做一些具体事情,还不能成为独当一面的人物。

    就在郭拙诚为此苦恼的时候,突然庄宗权打来电话,说是客人来了,请郭拙诚是否下山迎接。郭拙诚感到很奇怪,不知道这个时候怎么会有客人来,连忙询问到底是谁。

    庄宗权说道:“是红三十四师首长到了,为头的叫王光道,是红三十四师参谋长。”

    郭拙诚一愣:“红三十四师不是突围成功了吗?怎么还有参谋长在这里?”正准备动身前去,但想了想,还是拿了彭总拍发给自己的两封电报,这才叫上孙兴国,一起快步下山。

    等到郭拙诚下了山,见了王光道等人,才知道这是庄宗权自作主张,并非是对方要求他下来迎接。不过,郭拙诚倒是没有责备庄宗权,反而悄悄地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眼神。

    显然,庄宗权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对方的身份太高,是所有来这里的红-军官兵中职位最高的。他一是担心对方是来夺权,担心对方持了尚方宝剑把郭拙诚的指挥权拿过去。他让郭拙诚下来看情况,然后再做决定是赶走对方还是收留对方。

    二是庄宗权做出一个姿态,那就是向对方表示他一个副团长都不能作主放他们上山,要向郭拙诚请示,你们新来的就不要摆资格了。同时郭拙诚下来迎接表面看很客气,实际上也分清了谁是这里的地主、谁是这里的客人。

    看到周围的官兵看似客气实则戒备的样子,王光道握着郭拙诚的手笑道:“郭队长,我可是来逃奔你的,你不欢迎?”

    这话不但让庄宗权大惊,连郭拙诚都有点不相信,要知道师参谋长可是正儿八经的师级干部,他们的上级就是军团干部了,也就是彭总一级的人物,自己这个特别行动队现在可是名不正言不顺,他堂堂的师参谋长怎么能说是投奔?

    王光道又笑了笑,将郭拙诚扯到一边,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电报纸递给了郭拙诚。

    郭拙诚一看,心里这次明白发生了什么,感情自己口袋里的两封电报就不要拿出来了。

    他连忙伸出双手握住王光道,高兴地说道:“王参谋长,这真是太好了,我正苦于没有领导干部帮我呢。你知道我手下官兵有一万多人,缺少的就是干部。”

    王光道可是正儿八经的师参谋长,红三十四师能够成为铁军,他这个参谋长的功劳肯定不小,如果有他加入,郭拙诚很多工作就可以开展了,将来也会轻松了很多。

    “啊——,一万多人?”王光道还只是张大了嘴巴,跟着他身后的几个官兵都不禁惊呼出来,但脸上更多的是不信。

    王光道忍不住问道:“这里真有这么多人?”

    郭拙诚笑道:“等下你就知道有没有了。王参谋长,能不能给我介绍一下你带来的同志?”

    王光道连忙指着跟他过来的人介绍道:“这位是红三十四师101团的团长苏达清同志、这位是政-委彭竹峰同志。随我们一起来的还有师政治部主任张平凯同志,但他和副团长范世英同志一起在后面带着第一零一团余下的同志。我们稍微快一些,他们等下就到了。”

    苏达青、彭竹峰两人上前朝郭拙诚敬礼道:“首长好!”

    郭拙诚举手还礼,并笑着对他们两个看起来不怎么情愿的人说道:“欢迎你们过来帮助我们。你们辛苦了,先上去休息一会?”

    在上山的途中,看到那么多人在训练,在修筑工事,他们不得不相信这里有了一万多人。郭拙诚也从王光道嘴里知道了他们为什么到了这里。

    原来他们是红三十四师的断后部队,面对中央-军的阻截和桂军的追杀,他们的处境越来越危险,特别是他们边打打撤到湘江边上时,中央-军已经在江的对岸修筑了战壕和工事,重兵把守的湘江根本无法渡过。

    面对这些情况,作为断后部队的指挥官王光道和政-委张平凯只好用电报将这里的情况向率领开路部队的指挥官陈树湘师长报告,请求批准他们返身回湘南打游击。

    还未等师长的电报来,有人发现追击他们的桂军突然停止了追击,而是莫名其妙地撤退了,这让王光道又是高兴又是奇怪,联想到之前桂军也不是那么死拼的样子,他们知道桂军要么是内部出了问题,要么就是桂军与中央-军之间出现了矛盾。<evenkel的打赏,感谢szfmjuy、红色南-京、香语留馨、开心的陶爸爸、不用说嘛等书友的月票,感谢各位的订阅支持)(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