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1443章 白崇禧的郁闷

    郭拙诚很是轻松地说道:“失败?失败了就等于我们白忙了,仅此而已,这有什么关系呢?死就死啰。……,哈哈,我们这些差点没有命的人也就是本就被阎王喊走了,现在能多活几天,还有什么遗憾的。”

    庄宗权苦笑道:“是啊,我们能多活一天就等于多赚了一天,早就值了。”

    郭拙诚笑道:“老庄,你就别多愁善感了。我相信,我们不会失败的。而且,只有打赢这一仗,不但让白崇禧乖乖地跟我们谈,还要让中央-军害怕,不敢逼我们太紧,让湘军也好,粤军也好,都对我们退避三舍。真达到了这个效果,天下我们何处不能走?我们就能放开手脚大干了。”

    庄宗权总感到郭拙诚在说大话,但他又不得不强迫自己听他的,他心里还是想到了一种可能,那就是郭拙诚会创造奇迹。不过,他还是提醒道:“郭队长,我们缴获的粮食和弹药、药品、衣被等等都不够啊,粮食最多能坚持十天,弹药最多坚持打两次今天这样的战斗。”

    郭拙诚笑道:“够了!能够吃十天,还能进行两次战斗,这比我想象的好多了。我们红-军哪次不是靠缴获,哪次当过地主家有余粮了啊?”

    说到这里,他吩咐道:“你还是安安心心地布置防御,不要让敌人钻了空子摸进来。练兵的事情,我们就交给陈鹏、洛熙、刘向阳、宋军他们就是。我自己找那些被俘的桂军军官谈一谈,里面肯定有从正规军校毕业的,或许能找出一些专业人才帮我们。”

    实际上。他更多的是想了解湘、桂之间的这些地区有什么矿产资源。有什么可以拿到1991年那个时空去卖。虽然那边的最高首长说就是石头也行。他们也买下来煅烧水泥,但郭拙诚还是觉得运一些对那个时空有用的东西过去才好。

    当然,最容易想到的就是粮食,可以从老百姓家里征用,也可以用缴获的钱从周围的地主、富商手里购买,但郭拙诚不准备这么做,因为他知道这个时代最缺的就是粮食,如果把这边的粮食运走了。还不知道会有多少老百姓饿死。

    郭拙诚和庄宗权同时出了门,各自忙各自的事情去。

    远在桂林的白崇禧此时心情极差,高级茶杯都被他摔了好几个。

    直到现在,他都不知道昨天马头岭、古岭头的那两场战斗是如何打的。自己先是被一个莫名其妙出现的队伍吃掉了一个正在进攻古岭头的团,接着又丢了前去消灭这个奇怪队伍的一个师。

    白崇禧自认为自己没有轻敌,给予这个奇怪的队伍以足够的重视。恨这个队伍咬牙切齿的他为了以最快的速度消灭他们,他不惜动用了一个主力师,还动用五架飞机,完全可以说是杀鸡用牛刀。

    可偏偏他娘的出鬼了,四十四师一次又一次报告说他们冲破了对方的一道又一道防线。轻易就冲上了对方把守的山头,可又一次又一次地被赶了下来。

    这本来也不算稀奇。哪支红-军部队不是顽固而狡猾的?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交出阵地,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认命了?他们肯定要反击要挣扎的。

    当时以为也就是多拉锯一段时间,多消耗一点子弹,最后还是会被四十四师给灭掉。他在发给王赞斌师长的电报中多次告诫他小心谨慎,不要急于求成。而王赞斌也没有失去理智,是小心地应对,指挥得中规中矩,即使开始有一点急躁,想来一个四面出击一举将守军全歼,但两次失败后很快就改变了策略,集中主力于主要方向,对守军进行重点进攻。

    开始的时候还收到他们进展顺利的报告,可是没有多久就失去了联系,内心惊疑的他还在思考将发生了什么事,是电台被打坏,还是部队被打散,最后却是被人送来他们全部被俘的噩耗。

    这让白崇禧实在不明白这守军怎么这么厉害,杀鸡用牛刀竟然这鸡把牛刀给啄坏了,太逆天了?如果你红-军真有这么厉害,几个逃窜的士兵就然消灭我桂军的一个主力师,你们还会被迫离开中央苏-区?你们还会被蒋芥石的中央-军赶得到处跑,还不立马把这些敌对势力给全灭了,还不轻松地横扫天下?

    白崇禧自认自己不愚蠢,但他想破脑袋也没有想明白马头岭上的红-军是怎样一支奇怪的部队,想不明白他们是怎么用手里的武器打下五架飞机的,而且是五架飞机同时打下,没有跑掉一架,连一个回来报信的人都没有。

    更不明白王赞斌他们一直占上风,最后却全军覆没,好像包围和被包围掉了一个个,主动包围别人的被别人吃了,被包围的人吃掉了包围的人,真是见鬼!

    虽然他很惊讶,也快被一个主力师覆没而气成脑瘫,但聪明的他还是断然将正在进攻红-军主力的桂军撤回来,全力加强灌阳县一线的防守,不但提防这支奇怪的部队,也提防蒋芥石的中央-军趁势进入。至于红-军能不能斩草除根、红-军会不会死灰复燃,可不是他白崇禧和桂军考虑的问题了,先保住自己的性命再说。

    在收到郭拙诚来信的那一刻,他脑子里还真产生了让郭拙诚的部队为他阻挡中央-军的打算,割一个灌阳县给红-军也不是不可以考虑的事,与丢失整个广-西相比,与失去自己的基业委身于蒋芥石相比,分出一小块地方真没什么。

    但正如郭拙诚所预计的,白崇禧他实在不相信这支身在万军围困中的奇怪队伍是否真的有战斗力,担心自己跟郭拙诚做了交易后,对方却轻易给中央-军给灭了,自己丢了脸面被人笑话不说,还等于把把柄交到了蒋芥石手里,等于打开大门延请中央-军进来,所以他要再看看这支部队的战斗力,要评估他们有没有能力在这里立足一段时间,给中央-军一个下马威。

    只要这支部队把中央-军打痛了,他就放心了,让他们在这里落脚一段时间没有一点问题。至于是不是担心这支部队会不会因此壮大,因此在这里落地生根并逐步侵吞周围其他地盘、甚至鸠占鹊巢将他白崇禧给赶跑,白崇禧一点也不担心,即使这种部队都是神仙也没有这个本事。

    只要中央-军将主力-红军消灭了,或者将主力红-军赶到了边远贫瘠的地方,这支小部队就成了无根的浮萍,他们没有弹药、没有药品、没有衣服,甚至没有粮草,没有人口,凭灌阳县这个穷得咣当响的地方,能养多少兵?能造出枪支弹药?能经受周围不断派出的军队的进攻?

    所以,他给了郭拙诚一封那样的电报回复了他。

    表面上他是坚决回绝郭拙诚,但实际上是在静观其变,是在等待郭拙诚下一步的动作,想看看他的桂军撤走后,郭拙诚面对中央-军的时候是如何表现的。他知道中央-军绝对不会放过马头岭的红-军,绝对会利用消灭这支红军的机会进入广-西。

    他收缩桂军死守要点,等待中央-军与这支部队的好戏出现。

    ……

    郭拙诚现在正在和被俘的几个中级军官在“聊天”,询问广-西境内,特别是广-西北部的情况,了解周围的风土人情和物产。

    虽然这些桂军军官很不想说话,但见郭拙诚问的不是军事秘密,加上郭拙诚又暗示如果他乐意就放走他们一部分人,所以也有一句无一句地聊着。慢慢地,郭拙诚脑海里慢慢有了一些初步的印象,心情也慢慢地好了起来。

    与他所了解的一样,别看广-西北部、湖-南南部、江-西西南的土地很贫瘠,山多地少,到处都是杂草、竹林,在这里郭拙诚似乎捞不到什么可以跟1991年那个时空交往的东西,实际上这里有丰富的稀有金属矿产。

    自清朝的洋务运动以来,当时的清政府就开始用这些丰富的稀有金属矿产出口到西方国家换取机器、武器、弹药,发展到民国时期,这种交换的量越来越大。占据广-西的李宗仁、白崇禧之所以崛起,除了他们本身的聪明才智外,更主要的是他们将这些稀有金属矿产大卖特卖,大肆出口到德国、法国、美国、英国等国家,换回他们急需的武器装备,从而使桂军能在各个军阀的窥视下发展壮大。

    桂军知道用这些矿石出口换取武器,湘军自然也知道,也大卖特卖,以换取能够装备军队的武器。

    这种情况发展到抗日战争前期更是处于鼎盛时期,当时大量的锑矿石、铬矿石、镍矿石、铌矿石等等国民政府大批大批地被运往西方国家,换回了大量的西方军械。例如蒋芥石几个最精锐的德械师,36师、87师、88师,他们所装备的德国武器装备基本都是用这些出口的矿石换来的。

    因为锑、铬、镍等稀有金属是现代武器不可或缺的原材料,而德国等西方国家缺少这些稀有金属。

    可以说,这些稀有金属矿为中国的抗战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感谢各位的订阅支持)(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