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1424章 机智入虎穴

    战斗从前天也就是29日凌晨开始。这一天湘军几乎没有什么进展。但昨天湘军猛然加大了攻势,出动了十几架飞机对红-军阵地进行扫射轰炸,然后以密集的炮火进行炮击,湘军步兵则以密集的队形发起冲锋。

    红-军阵地也因此开始出现险情。

    后来湘军进一步改变战术,以一部分兵力对红-军正面阵地进行轮番攻击,以大部队迂回进攻红-军阵地侧翼,使兵力不足的红-军防守的战线拉长,防守的山头一个个丢失。

    今天天刚一放亮,湘军就集中兵力猛攻红-军两个主力师之间的结合部,结果早已经摇摇欲坠的阵地被突破。

    一股湘军竟然冲到了红一军团指挥部附近,红一军团的林总、聂总等人高级军官差点当了国民-党军队的俘虏!

    仅有的三个主要阻击战场都告警,一份份告急电报如雪花般地飘进了中央纵队的总指挥部:

    “敌我悬殊,我们牺牲很大,军-委纵队是否已经过江?”

    “红一师米花山阵地已被敌突破,退守第二道防线,前线危急!”

    “两世结合部出现湘军,我第一军团指挥部仓促接敌,激战中。”

    “光华铺阵地已失,我第三军团伤亡过半,战士们仍斗志昂扬,誓死完成掩护军委纵队过江的任务。”

    “红十八团寡不敌众,以一部分部队坚守新圩阻击外,余部正在突围中。”

    ……

    看着蠕动着的队伍。站在队伍中等待前面部队过去的毛润东心急如焚。不由自主地转头看向身后东方的天空。脸上充满了忧色。

    “老毛,这形势太严峻了,我们怎么能还是这么不急不慢地走啊。”跟在毛润东身后的王稼祥也是一脸的肉痛,担忧地看着前面。

    毛润东叹了一口气,说道:“现在我们人微言轻,说什么都没有人听,说多了人家还有意见,以为我们不安份啰。这些破破烂烂带着干什么?只要有人在还怕做不出这些东西?我们以前又不是从天上接的。还不一样是我们白手起家建起来的吗?”

    王稼祥痛苦地摇了摇头,本不想说什么,但还是忍不住说道:“他们这是好面子,好像丢了这些坛坛罐罐就是失败了,就是丧家之犬。有了这些坛坛罐罐,好像家还在,我们还没有失败似的,真是可笑。”

    毛润东抿了抿嘴,拿烟的右手猛地往外一扫,然后将烟塞进嘴里。猛吸几口,忿忿地说道:“所有的坛坛罐罐都要打碎。只有打碎了这些东西我们才轻松了。不破不立啰,不破不立!”

    王稼祥自然知道对方话里的意思,说道:“他们难道不知道我们每晚走一步,我们就要牺牲好几个红-军战士的生命,我们的力量就要减少一份?”

    就在他们的前面不远处,红-军总司令朱老总和三个最高指挥官之一的周煾来走在一起,两人也一样心急如火,翻看着一张张告急电文,脸上明显写着三个字“怎么办”。

    “煾来,我们不能再这样打下去了。如果还不采取措施,我们过江走不了多远有战斗力的部队就会打得精光。到时候,我们拿什么革-命?你说我们怎么对得起那些牺牲的战士?”朱老总已经声泪俱下了。

    周煾来没有过多的感叹,而是说道:“现在后面的红十八团危在旦夕,红三十四师不知道能不能及时赶过来接应他们。我还担心红八军团啊,他们虽然一个个身强力壮,可是他们没有经过战斗,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挡住如狼似虎的桂军安全撤退。”

    朱老总却依然说道:“煾来同志,我提议马上召开军-委紧急会议,一定要解决部队轻装前进的问题,这是生死攸关的时刻,我们几个领导不能做红军的千古罪人!”

    周煾来说道:“这个问题确实要解决,但现在红十八团、红三十四师、红八军团的事情更急迫,我们得拿出一个方案啊。……,我们先去找老毛,听听他的建议。”

    朱总厌恶地看了前面一个明显是欧洲人的家伙一眼,说道:“好!我们去找老毛,。”

    ……

    此时,古岭头阵地激战正酣,被命令断后的红十八团红-军正与数倍于己的桂军进行殊死搏杀。虽然桂军的密集式冲锋给他们巨大的压力,但凭借地形之利还可以勉强阻挡一阵,最让他们感觉有压力的是对方的炮火,先是一阵喘不过气来的压迫,接着就是猛烈的爆炸声,然后就是大地的强烈摇晃,地上凭空出现一个又一个弥漫着硝烟的弹坑,让人心慌气躁。如果附近的炮弹正好砸中了谁,或者爆炸的气浪将附近的人体与残肢掀上半空,则还要忍受一阵血水、残肢、泥土的洗礼,恶心的让人直吐。

    那就如生活在地狱中一样,自己的生命随时都可能被弹片带走,给气浪撕碎。人还没有在炮火中回过神来,下面的桂军又开始凶猛地冲锋。红-军战士必须强打精神冒死反击,稍为打退了敌人的进攻,来不及喘气,他们还得不顾被打死的危险抢修战壕,收拢枪支弹药,要爬行在被双方鲜血染成暗红色的泥土里寻找一具具尸体,从他们破碎的子弹带或衣兜里寻找珍贵的子弹……

    看着下面的敌人越来越多,看着身边的战友越来越少,看着空空如也的子弹带,看着只剩下几根弦而没有一颗手榴弹的木箱,战士越来越焦躁、越来越绝望。他们知道用不了多久,他们的阵地就会被敌人冲破、占领,他们也会对方包围、歼灭,他们就会和身边那些牺牲的战友一般成为一具尸体……

    但他们没有一个想逃跑,更没有一人想投降,他们咬牙坚持着,将枪口死死地瞄准正在冲锋的敌人……

    看着一队军容整齐、装备崭新的队伍走过来,负责守卫炮兵阵地的连长带着一个警卫员走了出来,有点胆怯地问道:“你们……你们是哪一部分的?到这里有何……有何公干?”

    没办法,郭拙诚的气场实在太强大了,让这个连长不由自主地矮了一截。

    郭拙诚冷哼了一声,傲然说道:“我们是军部督战队的。”接着又冷哼道,“口令!”他说的都是地道的广-西桂林话。

    对方连长一听,更加觉得矮了一截,连忙回答道:“保桂!……回……回令?”

    “安民!”郭拙诚冷冷地回答道。

    “保桂安民”这句口令是郭拙诚在路上与人搭讪时套出来的,因为在行军的路上没有战场这么紧张,军官们并没有过于保密,加上郭拙诚又很客气,别人也没有提防他。其实这种口令只要套出一半就可以了,下半句可以光明正大地询问道。

    接着,郭拙诚愤怒地训斥道,“你看你们像什么话,我们就这么大摇大摆地上来了,你们基本的戒备都没有?你堂堂的连长竟然口令都不问,难道你是夏军长老人家的兄弟,还是他王赞斌师长的小舅哥?刚才副队长还说炮兵阵地根本不用督战,你们肯定会全力以赴消灭共-匪的,会全力阻挡中央-军进入我们地盘的,可是看你们的情形可不对哦。幸亏我来看一看,你们的表现我可是要想军座汇报的。”

    桂军连长吓得脸色一白,特别是听到郭拙诚对王赞斌师长直呼其名,更让他胆战心惊,不知道郭拙诚有什么来头。即使他没有来头,仅仅凭他督战队这个招牌,凭他刚才所犯的疏忽就可以当场击毙他。他连忙说道:“长官请原谅,请原谅,实在是兄弟们看你们太威武了,我们不敢怀疑,都知道您和您的手下是从军部来的,不敢失礼不敢失礼……”

    郭拙诚得寸进尺地说道:“不敢失礼?你们不知道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不知道剿匪多么重要?看见我们威武你们就不提防,那遇到敌人假冒我们的部队呢?共-匪他们是叫花子,没有武器也没有衣服冒充,但那些中央-军可是富得流油,要冒充我们是很容易的。难道你们就放任他们进来?”

    桂军连长这下镇定了一些,说道:“不可能!中央-军那群王八蛋我们认得出来。他们不可能这么快就有了你们穿的这种新军服,他们的口音也没有我们桂林人说的地道。而长官您一看就知道不简单,一定是在军座身边工作久了,气质都不同。”

    郭拙诚矜持地笑了笑,说道:“下不为例,这次我就不向军座汇报了。你也知道,军座这人眼里容不得任何沙子,如果我把你们今天的表现说给他听,也许他一怒之下就让军法处的人把你给正法了。就算不枪毙你,你在他心目中留下不好的印象,那你一辈子就前途无望。”

    “谢谢长官,谢谢长官。等这场战事结束,我好好地感谢一下长官,多敬长官一杯酒。”敌连长大喜,连忙说道,“长官您这么年轻有为,将来前途肯定不可限量……”

    郭拙诚笑了笑说道:“酒就免了,军座不喜欢喝酒的人。我这人没什么喜好,就是喜欢推推牌九。”

    <chh、思想者king的月票,感谢各位的订阅支持)(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