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1422章 大肆扩军

    对于郭拙诚这个代理连长一人得二十枚银元,这些士兵不但心里没有不平衡,觉得这是应该的,反而认为郭拙诚太厚道了,只拿了两个士兵的份额,红-军真的是在讲官兵平等,没有吹嘘。

    郭拙诚之所以要接受这二十枚银元,就是利用这种方式潜移默化地提高他的威信,是暗示其他人他是这支部队的最高指挥官,是当之无愧的老大。

    除了平分的银元外,郭拙诚还对今天参与了战斗的红-军士兵每人多发了两枚银元,对刚才开枪打死了护送部队的俘虏们也奖励了两枚银元。虽然没有打死多少人,但郭拙诚给每一个开了枪,也不管他们打死没打死敌人,都给奖励了两枚。

    他要的就是他们手上沾血,要的就是黄泥巴掉在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只要他开了枪又得了钱,他周围的人都会认为他打死了人,他自己再辩解没有打中也不行。特别是现在他们现在根本不敢辩解,担心郭拙诚一怒之下毙了他们,他们也不想将白花花的银元往外推。

    见了血,有了银元做奖赏,就有不少人开始真正归心了,虽然他们心里未必就想当红-军,但至少暂时可以呆在这个整体里,愿意跟着郭拙诚杀人抢东西争前途,暂时没有了反叛和逃跑的心,那些内心抗拒的人也开始抱着试试看的心态。

    郭拙诚知道只要自己带他们打几次胜仗,只要拿出自己的本事让他们知道跟着他是不错的,他们就更能团结在一起。只要进行必要的训练。将来未必就不是一支强军。

    实际上无论是现在的红-军。还是以后的抗日队伍,或者是将来的解放军,都大量吸收战俘,将战俘就地转为士兵,从来没有排斥过战俘加入部队,甚至出现了即俘即补的情况,把军帽上的帽徽一扯就开始变为解放军开始进攻国民-党的部队。

    那时候是因为解放军势如破竹,只要不是傻子就知道国民-党政府马上就要垮了。共产-党将要坐天下,是以他们内心并不反感,甚至期待。而现在确实红-军走下坡路的时候,处于最低潮时期,这些人心里很不情愿跳入火坑,所以郭拙诚必须多做一些工作,坑蒙拐骗都用上才到达了这个效果。

    当郭拙诚正在安排人员对缴获的物资进行清点造册的时候,很多士兵在主动帮忙“劝说”最新被俘的桂军士兵和民夫加入红-军。这些刚认为自己是红-军的战俘们可比真正的红军积极多了,学会了郭拙诚的一手,那就是用枪口和刺刀问对方:你是愿意当无头的尸体还是愿意当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红-军。时不时还对那些犹豫的家伙揍上几拳,打得那些不想当红-军的家伙哭爹喊娘。让真正的红-军战士真的看不下去,但他们又不好制止。

    因为郭拙诚听了一个士兵说他找到俘虏里的老乡,“劝”说了八个人参加红-军,郭拙诚明知道他采取了打骂和威胁手段,但郭拙诚还是大大夸奖了他一顿,还任命他为副班长并当场奖励他四枚银元。

    郭拙诚的默许和鼓励让这些人更是变本加厉,惨叫声更大,加入红-军的速度自然更快。

    那个刚刚再一次苏醒的连指导员看到如此无法无法的行为,从身边战士的嘴里知道这是郭拙诚下令的,他不由再一次昏迷了。

    这次是被气晕的:“我的天,这哪里是文明之师的红-军,这比土匪还土匪啊。这是违反政策、违反纪律的啊,你这么做不是陷我们红-军于不义吗?上级知道了还不毙了我们?”

    他哪里知道郭拙诚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也知道现在红-军是最困难的时期,那些领导都自顾不暇,哪里有时间有闲心来调查这些事?再说,红-军正在进行万里长征,想调查也要等十几年解放军打过长江之后再说,那时候早就没有人说得清了。

    现在郭拙诚的队伍又扩大了,人数已经增加到了三百多人,与一个正规部队的营差不多,而且武器更充足。不过,郭拙诚还是自称为代理连长,只是将排级单位再增加三个,到达了八个排的超级连队。

    经过清理,他们缴获了三万五千枚银元,步枪三百多支,子弹十五万发,一万枚手榴弹,还有二十挺轻重机枪,五门六零迫击炮,另外有一批粮食和被服。

    最让郭拙诚高兴的是里面还有两台小功率电台。

    通过刚刚被俘但已经成了红-军战士的交谈,郭拙诚知道这批物资被最新命令直接送往前线,而不是原来的送到灌阳县城。因为前线的战斗并不顺利,桂军死伤很大,继续弹药补充。

    这让郭拙诚本来想利用这支运输队伍混进县城,在县城里大闹一番的计划落空。如果能够在灌阳县城大闹一番,击杀那些呆在县城的高级军官,肯定会让桂军上下大惊失色,指挥也会因此混乱,或许还会逼他们从前线调回部队平乱。这样的话就能给主力红-军大大减轻压力。

    可是,现在县城不能进去了,一切都得重新思考。

    郭拙诚思考了一会,他出乎所有人意料地下令大家前往附近的村子休息睡觉,决定明天白天再行动。无论是红-军战士还是刚参加队伍的俘虏,他们无不大惊失色,有人还忍不住提醒郭拙诚说就算别人不知道这里有红-军,仅仅凭刚才发出的枪声就会让人知道这里出情况了。如果敌人闻讯前来,他们非被对方包了饺子不可。而一个叫马健康的红-军战士更是焦急地说部队应该马上前往界首方向赶快突围,帮助红-军大部队打击敌人。

    郭拙诚对这些人解释道:“正因为这里有情况也许引起了别人的注意。但是,如果我们不乱,别人反而会放心,以为是几个逃散的红-军被护送的部队击毙了,或者是发现了刁民,护送的部队才开枪。

    如果我们这样消失,不说桂军会派人来查,就是路过的路人或者周围的老百姓也会向桂军报告,那我们反而走不脱,迟早会被人追上。……,现在你们都忙乎了一天一夜,都累得不行,如果被人围追的话,凭你们的体力肯定逃不过他们的追杀。只有休息好了,吃饱了,有了体力才能一口气冲破敌人的阻拦回到大部队中。”

    虽然大家都半信半疑,但他们确实感到太累了。如果没有人提起,他们也许还能打起精神坚持一会儿,可是现在被郭拙诚一说,还真感觉双腿像灌了铅似的沉重,眼皮都难以睁开。特别是那些红-军战士更累,连续两天两夜的战斗完全没有一点休息的时候,人已经到了快崩溃的边缘。

    郭拙诚可不想队伍中的这些宝贝给累死了,现在这些红-军可是将来革命的种子,只要能活到解放后,职位再低的至少也是营长、团长级别,特别是将来与日本侵略者战斗,靠的就是他们这些中坚力量:有战斗技巧、不怕牺牲、敢于独挡一面,扔到哪里都能带动一帮人跟日本鬼子斗,这样的人哪里能随便累死、饿死在这里?

    当然,郭拙诚也没有鲁莽地将部队随便放一个地方休息,而是选择了一个交通不便周围有山的小小村落,进入之后立即封锁出入村子的道路。在这兵荒马乱的时候,也没有什么人夜晚出去,老百姓都战战兢兢地呆在家里,是以封锁村子并没有太多的麻烦。

    第二天凌晨,也就是1934年12月1日,中央主力红-军过湘江的日子。

    郭拙诚从一堆稻草里爬起来,走到外面的小溪边简单地洗簌了一下,然后和其他士兵一起吃早餐。这些早餐都是郭拙诚、孙兴国等人喊村民帮忙连夜煮好的。

    昨天晚上,郭拙诚、孙兴国等人几乎没有休息,因为只有他们的体力和精神最好,而且他们也不放心被别人警戒,担心别人开黑枪,所以他们七个人分成两班轮流来。对于他们这些经过了特种部队训练而且从1991年过来的人来说,身体远远好于现在的这些人,几天几夜不休息根本没有事。

    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的行动产生了意想不到的效果,那些俘虏第一次感觉到红-军的军官如此关心士兵,想不到他们不但身先士卒而且还比普通士兵多做事。如果是桂军的军官,到了宿营地肯定是第一个占好的房子,又是吃肉又是喝酒,还要找村里的女人相陪,哪有郭拙诚他们这种又是站岗,又是找老百姓帮部队煮饭,还睡稻草堆的?心里感到跟着这些当官的也许真的有前途,至少比跟着其他军阀混日子心里舒服得多。

    那些红-军战士看了郭拙诚他们的动作,也没有了以前的怀疑,因为只有红-军的军官才会这么做。

    吃饱喝足后所有人都换上了缴获的新军服,就在郭拙诚整队准备出发的时候,天上出现了一架螺旋桨双翼飞机,吼叫着朝北方飞去。

    感受到面前战士眼里闪过的慌乱,郭拙诚抬头看了朝雾中大摇大摆低飞的飞机,讥讽地说道:“真他娘的山中无老虎猴子充大王,一架老掉牙的破飞机竟然能够在天空耀武扬威。等老子搞来了高射机枪,老子就让你成为天空的火球。”

    (感谢stevenkel、午夜狂狼的打赏,感谢午夜狂狼的月票,感谢各位订阅)(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