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1421章 一个字:抢!

    刘向阳问旁边一个脸色苍白的俘虏道:“你知道什么是‘忠臣丹’吗?”

    那俘虏吓得一跳,慌忙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知道……不知道……,是不是要我们做忠臣?做红军的忠臣?”

    刘向阳给了他一个极大的鼓励,说道:“你还真聪明。『 5 yn o m 』对,这‘忠臣丹’就是要让你们做我们红军的忠臣。那就是谁想背叛我们,谁想不老老实实地跟我们走,谁不听命令打仗,谁就会毒发身亡。它的有效期是一年,嘿嘿,这一年你们可不要跟我们玩花招。”

    “啊”几个俘虏脱口惊呼,但很快就闭上了嘴巴,一个个冷汗直冒,生怕自己这一声啊带来杀身之祸。

    那些红军战士也是大惊失色,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刚才这么好吃的东西竟然是一种可以控制人行为的东西,如果这些人要自己做出背叛红军背叛组织的事怎么办?

    他们看向郭拙诚等人的目光就没有刚才那么友好了。

    郭拙诚也知道自己不地道,但目前自己在这种四面都是敌人的环境下不得不采取一些临时手段,先镇住这些家伙再说,等杀出重围了再解释不迟。

    至于这种手段会不会被红军内部批评,将来会不会给自己带来祸事,郭拙诚可不管,也不操心,反正自己随时可以离开,谁也奈何不了。他可不想在这个时空里永远呆下去,91年那个时空在等着他呢。

    队伍没有骚动多久就安静下来了,因为极大多数俘虏已经认命。反正已经当了红军。只要自己不背叛就是。那些红军战士也只能静观其变。因为他们虽然不知道郭拙诚等人的底细,但既然他们带自己消灭了桂军一个营,想必不会是红军的敌人,先看看他们做什么事再说吧。[

    接下来,郭拙诚命令所有人都穿上桂军的军服。其实,这主要是针对红军战士说的,因为只有他们三十几个人包括伤病员没有穿桂军军服。

    拿过孙兴国为他找的桂军军服,郭拙诚几下穿上后大声说道:“同志们。今天是我们红二连重新成立的日子,这是一件大喜事,我们必须庆祝一下。就是在农村,我们穷人建一栋新的茅草房子都要请大家吃一顿,恭喜恭喜,那我们今天也要恭喜恭喜,怎么说我们也要发点赏金什么的。可是我手头现在没钱,怎么办?”

    他笑了笑,说道:“很好办,一个字:抢!抢谁的?当然是抢当官的。抢国民党军队的。哈哈,你们可不要害怕这个抢字。也不要为此羞愧,以为只有坏人才抢别人的东西。我们现在是去抢敌人的,是为了削弱敌人的力量而增强我们的力量。根据刚才我查获的情报,敌人今夜要运一批后勤物资到灌阳县城来,我们就却夺过来,让我们每个人的口袋充实充实。你们愿意不愿意?”

    “愿意!”

    “太好了!”

    “抢他娘的!”

    数人大喊,很多人更是喜形于色。

    喊得最凶最响的就是那些俘虏,特别是那几个被郭拙诚任命的正副班长们,这显然是为了表忠心,显然是为了让自己不受处罚今后能多得一些赏钱、快点升官。当然,里面也有一些本来就有匪性的家伙,他们到这个时候才觉得郭拙诚有一点传说中“共匪”的特征,太对他们的胃口了。至于去抢谁的、夺谁的,他们才不管呢,只有有人带他们抢就行。

    那些红军战士再一次面面相觑,再一次感觉郭拙诚怪怪的,实在不明白郭拙诚为什么要说“抢”而不是说“夺”呢?抢多难听啊,只有土匪才这么做好不好?而且按红军的政策都是一切缴获要归公,可是,在他的话里似乎是谁抢了归谁,这哪里是红军,简直比土匪还土匪。

    但想到这是去夺桂军的财富,是为了削弱敌人,他们还是忍住没说话,自然也没有跟着叫好。

    郭拙诚这么做的目的自然是将这些俘虏捆在一起,让所有人成为一个利益的整体。他可不敢奢望这些家伙被自己几句话就变成铁板一块,真要带他们与他们原来的部队打仗,跟对方苦战,眼前这些家伙能不打自己的冷枪就好了,绝对不可能指望他们冲锋陷阵,如果敌人强大,他们肯定会第一时间逃跑。

    必须先让他们粘一点桂军的鲜血,必须让他们尝一点甜头,让他们杀了桂军的后勤部队,将明晃晃的银元揣进了口袋,他们的心态就变了,一方面因为负罪感而害怕回去,一方面又舍不得将揣在口袋里的银元掏出来。

    这样一来,队伍就好带多了,就可以完成裹挟他们一起冲破桂军包围圈的可能。

    他现在最重要也是最迫切的任务就是逃出桂军的包围圈,与外面正在长征的红军大部队汇合,这样才能成为革命队伍中的一员,这样才能很快参加抗日战争。

    很快,队伍就以孙兴国的第一批出发了。盛国珍的后勤排负责殿后并带走那些负伤的红军官兵。那些牺牲了的红军官兵都被妥善埋葬了,联同那些在这里死掉的桂军士兵。[

    虽然这里是南方,但十二月底的夜晚还是很凉的,走在寒风瑟瑟的山野里,很多人都抱紧了胳膊,牵声息地朝前走着。

    以释放为条件,从负伤敌营长那里得到的消息,郭拙诚不知道是否准确。但不管是不是真的,他都要带部队这么走,如果依然按原来的方向走,部队不但越来越深入敌人的包围圈,而且离中央红军越来越远,虽然他们现在这么走也不是汇合大部队的最短路径,但这是最安全的,不但让敌人出其不意而且还可以顺路捞点东西。

    队伍仅仅走了一个小时就遇到了民团的宿营地,这些跟在正规军身后的民团正在等待消息,看见他们过来连忙派人询问战果如何,是不是消灭了那些红军。

    孙兴国上去就给了那个接洽的人一个大嘴巴,怒骂他们怎么不跟上去却在这里宿营,如果他们及时跟上去的话,营长就不会负伤,说他们罪该万死。

    那个民团首领心里狂骂,心道:“草你奶奶的,是你们正规军担心我们民团抢了你们的功劳,不要我们追只要我们把守各个关卡,现在倒骂我们了。你们真他娘的能,堂堂一个营的正规军追击只有三四十个人的溃散部队还让营长负伤了,竟然还有脸来骂人,丢脸都丢到姥姥家。赏金都被你们得了,我们累得要死、冷得要死,还受骂,真他玛的晦气。”

    心里敢骂,民团首领的嘴里却不敢骂出来。

    看到营长躺在担架上那痛苦的样子,他略微表示了安慰,然后屁颠屁颠地缩回了自己的营地睡觉却了。因为天黑,又因为心情不忿,他根本没有看出队伍的不同寻常。更主要的是他虽然只看到队伍里有限的几个人,但里面有好几个是熟面孔,心里也没有什么怀疑。

    队伍惊险地穿过了民团保守的关卡,很快就踏上了一条通向灌阳县城的道路。没有多久,前面就传来一阵人喊马嘶的声音运送粮草等后勤物资的队伍到了。

    郭拙诚没有让队伍隐蔽在路边,而是下令部队排着整齐的队伍迎了上去。看到他们,押送的官兵走上前来询问他们是哪一部分的,却又被孙兴国甩了一个嘴巴,告诉他这是军事机密,不许询问。

    就在对方懵里懵懂的时候,队伍很快就与对方的队伍混在一起。郭拙诚大喊一声动手,大约一个连的押运部队就被枪口抵住了,几声枪响之后活着的那些士兵面对黑洞洞的枪口都乖乖地举起手交出了武器。只是他们又是气愤又是不解,不明白为什么他们敢明目张胆地抢夺后勤物资,这不是反叛要怕被枪毙的吗?

    反而是那些民夫胆子似乎更大一些,慌忙说这是送到前线的物资,谁也不能抢,抢了不但他们送货的脱不了干系,你们这些当兵的也会被枪毙。

    直到有人给了那几个说话的民夫几枪托,那些民夫才老实下来,默默地交出了他们运送的物资,并告诉他们哪些是粮食,哪些是枪支药,哪里是银元,哪些是被服……

    郭拙诚首先将那些银元卸下来,开始了热闹的分赃:每个士兵每人发十枚银元,副班长每人增加一枚,班长每人增加两枚,副排长每人增加四枚,排长每人增加五枚。

    副连干部每人发十八枚银元,而连长则得二十枚银元。

    看着白花花的银元真的落在自己手掌里,被逼迫参加红军的俘虏们乐了,很多人可是一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多钱。虽然以前当官的嘴里说什么打死一个共匪奖赏两个大洋什么的,不说那些共匪很难打死,就算真的打死了,赏金也不可能拿到手,都会被当官的一层层克扣,最后不是没有就是最多几个铜板而已,让你白高兴一场,哪里会这么清清爽爽发下来?

    (感谢各位的订阅支持)(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