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1413章 难受

    郭拙诚气愤地骂道:“玛的,这些西方王八蛋国家简直就是要彻底将我们中国扼杀啊。他们这么围堵,就算他们的军队最后不登陆中国,就算他们的炮、导不打到我们的国土上,我们国家也会损失惨重,军费开支也必然快速增加。

    被他们围上了,中国就没有了国际贸易,就法进行技术交流。没有原材料的运进来没有产品运出去销售,我国的经济还怎么发展?我们投入军队和基础设施的资金从哪里来?

    改革开放以来好不容易取得的成果不会就此付之一炬吧?现在老百姓好不容易富裕一些了,国家好不容易有了一点积蓄,科技好不容易有了一点进步,这下恐怕又要回到过去了。……,上天保佑,千万……千万保佑我们国家不出现内『乱』,千万不要有野心家配合外国佬搞什么政变发动战争。如果真的出现这种事,就是将那些闹事的王八蛋全部碎尸万段也难以换回他们给国家、给民族造成的巨大损失。”

    不只是郭拙诚有这个担心,中央大佬也有这个担心。虽然国家没有因此发布战争总动员令,虽然现在依然宣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但有关部门还是做了很多准备,还是在悄悄地储备战略物资,加强了治安方面的建设,加大了警察、治安人员的配置,赋予了他们更多的权力,以对那些蠢蠢欲动的家伙以极大的威慑。

    各地的驻军部队也被命令随时准备出动,随时对那些准备分裂国家、分裂民族,或者准备举行暴『乱』的人或组织予以雷霆一击。军队必须确保将叛『乱』消灭在萌芽状态。

    当领导焦虑的时候。企业也开始难受。因为被西方国家执行严厉的贸易禁运。很多企业特别是以出口为主的企业损失很大,他们的产品一下积压如山,资金链断裂,企业员工法获得工资。很多农民用来出口的农产品积压在手里,法换成金钱去购买其他商品。

    也因为禁运,中国企业法获得国外各种急需的原材料、各种急需的矿石。科研单位法与国外同行进行相关的技术交流,很多国际合作项目被迫中止……

    国家财政收入也因此大减。国家统计局比较乐观地预计:如果西方国家的这种禁运和制-裁继续存在,则中国gp增长率一下从每年增长百分之十以上下降到不足百分之一。甚至有可能出现负增长。即使中国继续埋头经济发展,即使不发生外敌入侵,只要禁运和制裁存在,中国经济就难以有起『色』,经济转型将浪费和动用太多的财政储备。

    西方媒体则悲观多了,他们认为中国经济已经与世界经济融于一体,现在突然断裂,势必造成崩溃。当然,世界经济不会获得好处,也会因为中国经济的倒退而倒退。[

    有人很是不解。在媒体上质疑西方国家为什么采取这种两败俱伤的办法。很多爱好和平的人士更是悲愤,他们纷纷呼吁西方国家放弃这种不人道的、『逼』中国走上绝路的错误政策。呼吁世界各国放下成见、坦诚相待,利用苏联解体后难得的和平机会实现世界大同,不能再一次让世界蒙上战争的阴霾。

    ……

    可以说,在此时此刻这个世界上损失最大、最气愤的人是郭拙诚!

    因为西方采取了严厉的经济制裁,郭拙诚控股的很多境内、境外企业遭受到了巨大的打击。他所控股的凤凰机械、天华集团、网络游戏集团公司、华威通信集团公司等等企业因为具有明显的中资成分,他们的商品和服务因而被禁止进入西方各国,这些企业存放在外国银行的不少流动资金甚至被冻结,幸亏它们的主要资金都存放在公司控股的诚信投资银行,否则的话损失还会更大。

    也幸亏郭拙诚不时记起前世西方国家对中国进行的围堵和经济制裁,因而有意识地将公司、诚信投资银行的股东身份转换到了夜明珠岛上,或者挂在玛德莱娜公主等人身上,因而避免了冲击,此外,他还利用夜明珠岛塞谷王国的首相哈勒普司、伊拉克总统乌代的身份投资了美国不少t公司、中东石油公司,甚至还在美国建立了中国的星火计算机代理公司和华威通信集团公司的代理商,也因此逃过了一劫,虽然暂时不能代理中国产的商品,但可以继续做生意,继续代理那些被郭拙诚以他人身份入股的美国公司的产品,依然可以赚取利润。

    中国在伊拉克的油田虽然不能将原油和原油产品运输到中国国内,但可以直接在伊拉克出售以换取利润。

    不过,郭拙诚还是损失很巨大,特别是那个枫叶影片公司完全被美国封闭了,它所拥有的电影院、发行渠道被其他企业瓜分。虽然郭拙诚安排了律师起诉美国『政府』,但收效甚微,只是没有没收他们的电影院,而是将它们低价拍卖然后冻结了换取的资金。

    他在澳大利亚、巴西等资源大国收购或入股的好几个大型企业,也因为禁运而不能将矿产资源运进国内,虽然他早就采取了办法隐藏了控股方的身份,但依然不得不面对残酷的现实:

    一方面是那些矿产公司的堆场里堆满了如山一般的各种矿石,世界矿石的价格在衰退的世界经济面前一天天下降,利润在一天天减少。一方面中国很多企业却嗷嗷待哺,为了获得各种矿石而四处奔波。

    有人为了钢铁基地获得足够的铁矿石,一次又一次责问国家为什么开采中印边境的那个存储量巨大的铁矿,全不管开采那个地处偏僻的铁矿有多大的难度需要多么海量的资金,也不管现在开采的话会引出多大的政治麻烦。

    面对这种局势,郭拙诚心里一次又一次发誓:今天受的侮辱将来必须十倍地加到美国佬身上,今天受的损失,将百倍地从美国佬身上夺回来。

    随着时间的移,随着西方国家对中国的禁运,中国经济越来越困难,因为企业产品卖不出去,老百姓的生活水平明显下降,有些人开始出现了动摇,有不少人出现了怨言。

    对此,郭拙诚和其他中央领导一样心急如焚,甚至还超过中央大佬的焦虑。

    重生的郭拙诚知道前世的中国也经过了这么一段困难时期,西方也进行了大规模的禁运和制-裁,当时中国的gp增长也大大减缓,老百姓的生活也遭遇了滑铁卢。

    但是,当时西方的围堵并没有坚持多久,而且更没有气势汹汹,美国并没有进行军事调动,没有将极大部分武装力量布置在中国的周边。现在的形势远比前一世严峻,西方军队如此结集在日本、菲律宾和太平洋上,随时都可能杀入中国。中国就是表现再镇定,再埋头进行经济建设不理他们,但私下里不可能不做最坏情况的准备,不可能不进行备战,不可能不悄悄地集中财力、物力。[

    完全不做准备,不对敌人设防,那不是投降派就是傻-『逼』,不准备战争而埋头建设就如一头只知道吃饲料的猪,是在帮人家养肥自己后让人家宰杀,让人家可以多获得几斤肉。这样一来,中国经济的损失就远比前世损失大得多了。

    虽然这一世的经济基础好,科技比前世更发达,但相应的是国家开放程度更大,很多企业对外的依存度也越高,导致西方的禁运和制-裁给中国的损失也越大,特别是国土的回归更增加了经济改善的紧迫『性』,那些刚刚回归祖国的老百姓都在紧张地关注着局势的变化,都在心里默默地比较这段时间的生活变化。

    俗话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这些从国外回归的游子们在前苏联、前外蒙国日子过的清苦,甚至可以用悲惨来形容,回到祖国后日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吃的好穿的暖,到处都是一副欣欣向荣的样子,让他们感到很欣慰、很自豪,特别是比较那些从前苏联内部分离出来的那些国家现在政局动『荡』,到处都是流氓土匪,老百姓食不果腹还没有生命保障,让他们很是庆幸,庆幸自己成了中国人中的一员,庆幸自己生活在中国这个稳定的大家庭里。

    可是,现在的局势却让他们很『迷』惘,很担忧,他们担心中国会变得和前苏联一样,担心中国的经济也崩溃,担心他们的生活会和边境外面那些人一样。有一些因为回归而失去了领导权的人更是蠢蠢欲动,开始私下联系,开始暗地里嘀咕是不是独立,是不是脱离出去。

    这些人固然是一小撮,根本不可能闹出大的动静,但他们的存在会进一步弄得人心惶惶,会在一定程度上动摇大家团结一心对抗西方的信心。

    可是,面对目前这种局势,郭拙诚感到自己束手策:一个人就算再有钱、势力最大也法跟西方几个国家抗衡。唯一的办法就是苦捱着时间过去,就看最后谁顶不住。

    毕竟西方玩这种自残式的围堵自己也损失不小。

    (感谢各位的订阅支持)(未完待续。。)

    〖∷更新快∷∷纯文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