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1387章 直插菊花

    参谋长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道:“我确实感到有点奇怪,开始的时候他们那么急不可耐,又是乱窜又是启动主动声呐。可这一段时间却一点动静都没有,连续几个小时都不动,是不是太不正常了?中国人可是世界上最狡猾的人,他们怎么可能会坐以待毙,明明知道耗时间的话常规潜艇绝对耗不过核潜艇,他们呆在海底又无法发出信息请求到援军。难道他们真的想这么默默地闷死?不可能啊。”

    艇长点了点头,说道:“确定有点不正常。我认为你的担心是必要的。……,反正我们也不担心他们用什么手段对付我们,就先放一个主动声呐浮标试试看,不管能不能看见他们,至少会让他们吓一跳,逼他们动一动,这样的话,我们的参谋长先生是否就放心了呢?”

    主动声呐浮标顾名思义就是携带了主动声呐的浮标,它就如黑夜中的探照灯,能将被黑幕掩藏的一切大白于天下,不但会将“圣胡安”号核潜艇的暴露给周围潜在的敌人,也能将周围潜在的敌人全部显露在“圣胡安”号核潜艇眼里。

    参谋长心道:“真是虚伪,明明自己也心里没底,偏偏拿我做挡箭牌。”

    不过,官大一级压死人,他就是有意见也只能藏在心里,再说,他也确实认为这样做心里踏实些。

    他们都没想到这次歪打正着,秘密接近他们的031号潜艇即将显出原形……

    “报告,‘圣胡安’号核潜艇释放主动声呐浮标!我艇已经处在它的可探测范围内。”031号潜艇声呐室的官兵虽然被潜艇的翻滚、漂移弄得头晕心慌。但他们还是恪尽职守地监听着周围的一切动静。听到对方释放主动声呐浮标。立即向潜艇指挥塔报告。

    潜艇指挥塔里的军官们面面相觑,他们都没有想到美国佬在这个时候来这么一手,真不知道对方是因为艺高人大胆还是指挥官没有信心,意志不坚定,怎么一会这样一会那样?

    看到声呐室的报告,江海涛毅然下令快速启动发动机,迅速装填鱼雷,迅速将倾斜的潜艇纠正过来。将头部对准“圣胡安”号核潜艇。

    他知道主动声呐浮标必须上升到水面,进行设备自检之后再发射声波,才“照亮”周围的一切,直到这时才发挥作用。

    同时,他也坚定地按下了战斗警报的按钮,同时对声呐室下令,用最快的速度对准“圣胡安”号核潜艇发射主动声呐波。

    红色警报灯光开始快速地闪烁,半分钟之内,潜艇上官兵全都进入了战斗岗位。发动机也被迅速启动了,潜艇很快就开始纠正已经倾斜的躯体。头部迅速调整方向,对准了远处的美国核潜艇。

    就在031号潜艇还没有对准“圣胡安”号核潜艇的时候。声呐室的主动声呐就已经发出了能量巨大的低频声波,这种声波携带的巨大能量如重锤般狠狠敲打在“圣胡安”号核潜艇上“嗵!嗵!嗵!……”

    那声波敲打在潜艇外壳上所产生的效果就如住房的隔壁有人拿着几十磅重的重锤在捶墙,连心脏都被这种锤击声弄得狂跳不已。

    这种动静让正捕捉到怪异声响、正将注意力从s谷地转移到潜艇身后来的声呐兵耳膜差点洞穿,不由自主地叫出声来:“啊——”

    不只是核潜艇上的声呐兵感受到了身后巨大的动静,就是其他美国官兵也知道了自己的潜艇已经被别人锁定了。被对方的主动声呐锁定,而且这距离这么近,潜艇官兵心如死灰,因为他们都知道在这种情况对方随时能发射鱼雷,随时能将自己置于死地。

    遇到这种情况,海洋深处的潜艇官兵一般只有一种选择,那就是如被对方俘虏了一般慢慢上浮,直到浮出水面。

    如果是战时就投降,成为俘虏。如果是平时,被俘的他们就只能乖乖接受对手拍照,被对手从屁股瞧到尾部,然后目视着对方扬长而去。

    没有等声呐室报告过来,“圣胡安”号核潜艇的艇长就已经勃然大怒,狂叫道:“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这群混蛋,这群草包,敌人都到眼皮底下了,我们竟然一点都不知道,我们的拖拽声呐废了吗?我们的声呐兵死了吗?”

    旁边的参谋长也是脸色惨白,连忙问道:“长官,怎么办?”

    艇长怒气冲冲地反问道:“笨蛋!你问我怎么办?你怎么不说怎么办?……,难道你要我如战俘一样乖乖地举起手,命令我的潜艇乖乖地上浮露出水面吗?后面的潜艇到底是哪里来的,到底是核潜艇还是常规潜艇?”

    参谋长心里一阵恼火,但依然忍住怒火,说道:“长官,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只能上浮,只能向对方认输,虽然我们脸上不光彩,但这是国际惯例,我们以前不是逼迫过好几艘潜艇上浮过吗?失败一次算什么?……,要知道一旦对方认为我们有敌意,很可能发射鱼雷,对我进行攻击。”

    艇长怒道:“他们敢!他们不知道我们是美利坚的核潜艇吗?他们敢触怒我们美利坚合众国吗?他们想引发世界大战吗?……,真他妈的是一群疯子!不行,我们必须反击,用全世界最先进的鱼雷将他们击沉,一定要击沉!”

    最后两句话无疑泄漏了他的底气,他心虚了。

    参谋长没有敢表示出一丝鄙视,而是认认真真地说道:“长官,这是在水底,如果他们击沉了我们,我们根本不知道是谁干的。如果我们反击,先不说我们有没有百分之十逃生的可能。就算有,我们前面还有那艘一直躲藏在s谷地的中国潜艇呢?如果他们前后夹击,我们就更是死无葬身之地。”

    “泄特!”艇长想到自己就是因为在守候s谷地的中国潜艇自动投降而陷入了身后潜艇的枪口下,心里不由一阵恼火,但面对有可能出现的前后夹击,他心里更加没有底了。

    后面来的潜艇用主动声呐攻击,显然是敌意十足,而前面s谷地里的中国潜艇早就与自己这艘“圣胡安”号核潜艇是死敌了,他们还真可能配合作战,就算拼掉一艘,他们也赚了。即使对方之前没有联络、没有配合,但只要s谷地里的中国潜艇收到后面这艘潜艇发出的声波就会知道发生了什么,就知道来了援兵,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冲出来。

    他和他的参谋长以及周围的几个军官都不知道后面的这艘潜艇就是他们在寻找的潜艇,只不过是因为连发动机都关闭了而被水流冲出来的。

    如果此时的美国声呐兵仔细倾听的话,一定能听出后面的潜艇发出的声纹和他们之前捕捉到的声纹是一样的。如果他们仔细倾听的话,他们一定能听到后面的潜艇正在装填鱼雷……

    可惜他们没有仔细听,因为主动声呐发生的声波能量实在太厉害了,一声声巨响不但将那些相对微小的声音给掩盖了,而且还让潜艇兵心情浮躁、心慌意乱,加上心情因为没发现对方来到了跟前而沮丧,所以他们错过了一个最好的机会。

    而且,潜艇遇到被主动声呐攻击的这种情况,按惯例都是乖乖认输,等待潜艇的上浮,,而不是急着去查清对方的身份。因此此时的美国声呐兵除了沮丧外,还有一丝无法说出口的解脱,因为他们已经认输,也就不用再苦苦寻找前面s谷地里的那艘未知中国潜艇了。

    如果“圣胡安”号核潜艇在感受到身后有潜艇的时候立即调转艇身,然后坚决地向对方发射鱼雷,这场战斗的胜负到底是谁就无法知道了。

    因为“圣胡安”号核潜艇在追击进入s谷地的潜艇时就已经将鱼雷装填进了鱼雷管,也已经完成了鱼雷的加电,自导鱼雷只要灌入数据就行,而线控鱼雷可以马上发射。

    相对应的是031号潜艇远没有准备这么充分,因为它在穿越威胁地段的时候,随时都有可能撞上海底下凌乱的石头、高耸的山体,因此鱼雷是不可能装填进鱼雷管的,否则很可能发生爆炸事故,自己炸毁自己。

    等出了威胁地段后,031号潜艇连发动机最小功率的怠速都不敢维持,生怕敌人的被动声呐探测到,更不敢做装填鱼雷这个动作了,而且出了t型口之后,潜艇是被暖流推着走的,处于完全不可控状态,不说不敢装填鱼雷发生声音,就是不怕声音发出也不能装填,因为潜艇不可控状态下根本不能装填鱼雷。

    也就是说,在031号潜艇发现“圣胡安”号核潜艇发射主动声呐浮标的时候,它完全没有攻击能力,还要花时间来恢复动力、恢复自己的控制,同时还要装填鱼雷……

    一句话,031号潜艇此时要消灭“圣胡安” 号核潜艇所需要的时间远远比“圣胡安” 号核潜艇发射鱼雷所需要的时间多得多。在战场上,有时候相差哪怕一秒钟的时间就能决定一场战斗的胜负,空战如此,潜艇战更是如此。

    031号潜艇此时危在旦夕,江海涛甚至为自己的决定产生了后悔。

    (感谢各位的订阅支持)(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