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1283章 总理的敲打

    作为一个新成立的省份,新担任党政一把手的人得有多少工作要做啊,有多少麻烦事情等待他去解决啊!

    没有一个对琼海岛情况非常熟悉的,没有一个非常有威信的领导,琼海省的工作怎么可能顺利呢?特别是现在琼海省正忙于基础设施建设,正忙于奥运会场馆建设。对郭拙诚而言是正常的工作,可对新提拔或调动到这个位置担任一把手的领导而言,却是一个巨大的烂摊子,就算他有三头六臂也未必能让工作顺利,能让工程项目不受一点影响。

    中央领导到底是在演什么戏?

    有人不由自己想起了郭拙诚自从军队转入地方后的履职经历,心里很为郭拙诚抱不平,发现他每次不是去情况复杂的单位就是去贫穷的地方或者局势混『乱』的环境,每次他都开创出了新的局面,每次做出成绩了,本该可以好好享受成功的时候,他就调走了,又到一个新的岗位打天下。

    上级领导干脆将他作为一个救火队员在使用,使他永远没有享清福的时候。[

    这些人未必就真心是知心朋友,他们都是感『性』而为,如果郭拙诚真的在新成立的琼海省担任省委-书记或省长,他们也许就会从内心产生反对,会以很多理由来说郭拙诚不适合担任如此高的职位,比如说他年轻、说他没有资历、他的能力还需要再观察、还需要更多的基层锻炼等等。

    如果通俗一点就是:人总是同情弱者。

    收到调令,郭拙诚第一时间就放下手里的工作进京,他这么急急忙忙进京不是为了争夺省长、省委-书记的职位。他知道只要中央已经决定了。连调令都发出来了。这个事实就不能改变,也不容改变,他只能哀叹一声之后接受这个现实。其实这个调令也不差,自己从副部级提升一级就是正部级了,只不过不是地方『政府』一方诸侯而已,手里的实权确实是小了很多,但级别还是不错了,掌管的事务也是非常重要的。中央领导非常看重这一块,特别是最高首长对这个部门充满了厚望,自己还要求什么呢?

    官场上当官,不就是希望有上面的领导看着你、看重你吗?上面的领导看到远比下面的群众拥护要重要得多。

    他之所以急于进京,是因为他要向中央建议谁来接替他。虽然他知道中央肯定已经确定了人选,而且肯定确定的人选是他心目中满意的,或者基本满意的,至少中央领导心里是这么认为的,否则的话中央领导多少会征求他的意见,会和他讨论哪一个人去琼海省担任一把手最好。

    当然也不排除中央领导快刀斩『乱』麻。为了防止各方伸手,就由最高首长拍板定案了。要知道现在都知道琼海岛是中国发展最快的地区。郭拙诚已经在那里打好了坚实的基层,新的领导过去只要不瞎搞,不『乱』指挥,熬过前面一段适应期,琼海岛的经济就会继续朝前,在全国各省的排名将会一步步靠前,政绩就会不断地出现。谁都想来摘这个桃子,谁都想培养自己的亲信。

    郭拙诚先去虞罡秋的办公室找虞罡秋了解情况,同时向他表态听从和支持组织的决定。郭拙诚将主管的单位——对外大型项目合作协调办公室——就属于国家计委下属的部门,受虞罡秋副总理的直接领导,他来京城自然要先拜访这个已经变为自己直接上司的老首长,要听取他的指示。

    看到郭拙诚风尘仆仆地进来,迎出来的虞罡秋握着他的手道:“小郭,没想到吧?心里有什么想法没有?”

    郭拙诚微笑道:“说完全没有想法,那是自欺欺人,可是要说有多大的想法,多么地不愿意,就有点矫情。你也知道,我已经习惯了,组织上能够安排我的工作,能够有位置让我坐,我就已经很高兴了,很知足了。”

    “请坐吧。”虞罡秋没有接着郭拙诚话说,而是感叹道,“这时间过得真是快啊,一下子就是快夏天了。”

    郭拙诚看着虞罡秋,说道:“虞副总理,你这开场白是啥意思,是针对自己的境遇还是针对工作?”

    虞罡秋哈哈大笑道:“你小子,这话是该你问的吗?你说我老虞呆在这个位置了还会感叹自己的境遇?你以为都像你一样是官『迷』?你说我这么一个残疾老头,年纪又这么老了,还能升到哪里?你就是胆子再大,也不能把我往上摆吧?”

    郭拙诚只好陪着笑了几声:现在最高首长对外的职务也仅仅是国务-院总理,虞罡秋已经是副总理了,如果要上升的话就是当总理,那不就得让最高首长下来?论是从威望还是功勋或者是能力,虞罡秋虽然是人之人杰,但与最高首长相比还是低了一个层次。完全可以说,虞罡秋是没有机会再上升了。

    虞罡秋真诚地说道:“现在中央有关领导人退休制度已经出台,我和其他老同志一样将按照这个制度退下去,把岗位留给更年轻的同志。如果说以前我还有点怀疑年轻的同志能否有资格、有能力领导我国这个大国迈步向前,那么看到你之后,我这个疑虑已经完全打消。我们这些人也该放手,也该回家享受自己的天伦之乐了。

    到了我们这个年纪,很容易产生两种思想,一种是恋权,直到老了也没有看透权力的本质,临死也不想放弃手中的权力,一直希望能享受那种大权在握的感受。另一种人则是认清形势,知道贪权是一种毒『药』,害人又害己,能够主动放手。

    我们不能奢望所有的老人都主动放权,不能奢望大家都高风亮节,但是,我们可以从制度上来『逼』迫这些不想放权的人,用制度来断绝他们的念想。让他们在中年的时候,或者说在刚走上领导岗位的时候就明白,职位到了一定的程度,年龄到了一定的程度,他就得下。

    不管你过去的功劳有多大,职位有多高,也不管你曾经为国家、为人民做出过多大的贡献,过去的已经过去了,过去的功劳国家和人民给了你回报。我们只考虑今后,考虑到你一直工作下去的话,会不会因为年纪太大而思维迟钝、思想固化,会不会因为你呆在主要领导岗位而形成自己的集团、自己的帮派,这对国家的发展是不利的,对干部的团结是不利,发展到极端情况,我们有可能亡党亡国。与其冒这么大的风险,我们不如重新选择一个新人来当领导,选一个大家信任的即使能力差一点的也行。

    世界上没有什么救世主,也没有比其他人永远聪明、聪明数倍的人,地球少了谁并不会不会运转,同样国家少了某一个人当领导就一定会衰败,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不能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一个人身上,这么做几乎就是帮助他独-裁,就是公器私用培养个人势力。

    我们希望我们以身作则加上政策的约束能够开创一个干部制度的新局面,真正形成干部能上能下的惯例。”[

    说到这里,虞罡秋看着郭拙诚问道:“小郭,你说我们这个惯例能形成吗?”

    精明的郭拙诚听虞罡秋长篇大论时心里就明白他的意思:这即使组织上找自己谈话,也是长辈对一个晚辈的希望和期许,更是以最高首长、虞罡秋等老一辈革命家对年轻一代的希望。他们希望年轻的一代不但要担负起带领全国人民奋勇前进,还要年轻的一代形成一套优秀的、可以流传下去的先进制度,特别是人事干部制度。

    看到虞罡秋看着自己,郭拙诚也认真地说道:“废除领导干部终身制、干部能上能下是历史的必然,论是谁都不可能阻挡这个历史『潮』流。你们老一辈革命家已经在这里做出了表率,我相信年轻一代领导人更会努力遵守。任何人将没有权力也没有机会长久地霸占领导岗位。我会因此而做出自己的努力,不但自己保证做到,还要督促其他人一起做到。党和国家的高级干部,必须在规定的年限里离开,这一条不容妥协也不能更改。正如你刚才所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救世主,也没有神仙皇帝。”

    对于郭拙诚的表态,虞罡秋很是欣慰,虽然一个人的表态未必就表示今后就是这样,“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向使当初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但有了一个完美的开头总比开始就遇到阻力好。更何况他们这些老人还会观看一段时间,会将一些破坏制度的人慢慢清除,会利用政策、法律和舆论来为培养进步的、正确的力量。

    他高兴地说道:“有你这个表态我们就放心了。刚才你说完全没有想法,那是自欺欺人,可是要说有多大的想法,多么地不愿意,就有点矫情。这话很诚实,你确实有不满意的理由,但你确实也有满意的理由。”

    (感谢各位的订阅支持)(未完待续。。)

    〖∷更新快∷∷纯文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