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1255章 起步航天

    现在中国科学家特别是高层次的科学家,其工资收入已经大涨,虽然与欧美国家动辄几十万美元甚至上百万美元的年薪还法相提并论,但也有上万、甚至几万人民币一个月,折合年薪也是几万、十几万美元,比苏联科学家高了一大截,而且还在不断地上涨。

    等到苏联解体、卢布贬值,中苏科学家相互之间的收入差距会进一步扩大,不说几倍的差距,就是几十倍的差距也不是不可能,到时候就具有了巨大的吸引力了。

    看到为中国工作的科学家是自己收入的几十倍,其他科学家就算能忍着鼻子认了,他的老婆,他的孩子,他的加入也不会认,一定会逼他走向中国。

    认定了要劝中央领导同意与苏联合作研制生产大型运输机的事,郭拙诚又思考还有什么项目是中国急需的,而中国一时又不能完全从美国或其他欧美国家得到的技术,眼睛落在钱雪森身上,不由脱口问道:“钱教授,我们的航天技术现在进展如何?”

    刚才郭拙诚陷入沉思的时候,钱雪森并没有出言打扰他。如果是别人,看到一个人跟自己说着说着话就走神了,心里一定有点恼怒,觉得对方对自己不尊重。可是,作为一名科学家,而是是大科学家,对于这种事可谓司空见惯了,因为很多科学家都有这个“毛病”,因为这些人论办什么事,都很容易想到自己的项目、科研,很多时候跟别人说话的时候,脑海里灵光一现,灵感来了,顾不上身边所有事,马上在脑海里进行整理、进行追踪、进行分析,哪里会顾得上谈话?[

    有的甚至可以保持这种痴呆的状态好久,有的莫名其妙地哈哈大笑笑。有的莫名其妙地摇头叹气,在外人看来就是一个傻子,一点气质都没有。只有同为科学家的人才能理解,才能接受,一般遇到这种情况,对方都会默默地等待,生怕打断对方的思考,生怕那灵光一现的灵感因此而消失。

    虽然郭拙诚不是科学家。但钱雪森一直将他当科学家看待,一点也不怀疑他也会和其他科学家一样灵光一现。

    听到郭拙诚突然问他这件事,笑着说道:“呵呵,你小子真聪明。一下就想到了。”

    郭拙诚奇怪地问道:“我想到了什么?”

    钱雪森笑道:“小子,你就别装了,这么装难道显示你更精明?上级领导怎么可能只是让你看一架飞机的试飞呢?”

    郭拙诚惊喜地问道:“难道我们在航天上也取得了突破?”

    钱雪森笑问道:“小子,你不会真的不知道我们今天来的主要目的就是去看航天发射吧?别的领域都取得了巨大的进步,我们航天每年花销这么多资金,也要做出点成绩才能对得起组织、对得起人民不是?”

    郭拙诚脱口问道:“不会是要发射‘神舟一号’吧?”

    钱雪森皱眉道:“神舟一号?什么时候我们有这么一个称号的项目了,是航天项目吗?我怎么没有听说过,小郭,是你主持的吗?”

    郭拙诚一愣。心里很快就乐了:看来自己还是先入为主了,一想到航天就往前世的神舟系列飞船、天宫上想。可这一世可是与前世不同了,特别是宇宙飞船技术肯定与前世的差别巨大,因为现在中国设计的宇宙飞船受美国的技术影响大,受苏联的技术影响很小。

    因为中苏关系才有解冻的迹象,现在的中国不可能从苏联获得航天方面的技术,或许中国的科学家一点也不知道苏联的航天技术呢。既然在技术方面与前世不同。而发射的时间更不同,宇宙飞船的名称自然更有可能不同。

    前世中国的载人航天发射是从神舟一号开始的,而神舟一号的发射时间是在1999年11月26日,也就是在现在的十五年之后,一个提前了十五年的工程,如果连飞船的名称都要求一致,实在是太苛求了。

    郭拙诚连忙摇头笑道:“不是,不是。我可没有主持什么科研项目,我在琼海岛还忙不过来,又不是科学家,哪能主持连你都不知道的科研项目。我是想宇宙飞船是飞上天空的,既然是船,又是飞上去与神仙共舞。所以就叫他神舟了。……,钱教授,我们给它定义了一个什么名称?嫦娥、织女还是天神?”

    钱雪森这才哦了一声,有点狐疑地看了郭拙诚一眼,说道:“我们叫它夸父,就是古代神话里追日的夸父。……,不过,我现在认为你说的神舟不错,神舟一号,神舟二号,将来神舟三号、四号、五号,很好,没有必要如美国一样每次都换名字,什么‘水星’、‘双子星座’、‘阿波罗’、‘空间实验室’、‘哥伦比亚’号航天飞机什么的。”

    郭拙诚心道:美国还有“挑战者”号、“发现者”号、“阿特兰蒂斯”号和“奋进”号等多种航天飞机呢。只不过“挑战者”号于1986年1月在发射72秒之后凌空爆炸,飞机上的七名宇航员全部遇难。

    “后年发生的‘挑战者’号航天飞机爆炸的事,要不要提前告诉美国人?……,还是算了。谁知道这一世会不会爆炸?就是我提前说出去,人家也未必会信,还容易引起他们的怀疑呢。”郭拙诚心里想,“至于2003年2月1日‘哥伦比亚’号在得克萨斯州北部上空解体坠毁而导致同样是七名宇航员全部遇难的事,到时候再说吧。”

    郭拙诚疑惑地问道:“我们叫它夸父?”

    钱雪森道:“怎么?你觉得不好?是不是因为夸父的最终结局是渴死的而不吉利?没关系,我们这次只是试验,里面并没有载人,是为今后积累经验。夸父追日,我们取的是他的精神,佩服的是他的执着。”

    郭拙诚笑着说道:“我倒是没有感到什么不吉利,只是觉得一个大老爷们的名字没有女性的名字温柔。……,我们采取苏联的是一次性的飞船方式,还是采取美国的可以多次利用的航天飞机形式?”[

    钱雪森说道:“我们采取的是一次性使用的飞船模式,但是不是和苏联有很多共同之处我就不知道了。……,你是不是喜欢航天飞机的模式?”

    郭拙诚说道:“不,我更喜欢飞船的模式,安全、简单、可靠。”

    钱雪森说道:“那就好。我刚才见你看了我们的飞机试飞就想到要造大飞机,要造大的军用运输机,要与美国并驾齐驱,我以为你也脑袋一拍,要我们搞航天飞机呢。”

    郭拙诚笑道:“你这是嘲笑我吧?我一个技术外行还没有愚蠢到指挥你们这些专家的地步吧?”

    钱雪森说道:“我们也进行了多方面的论证,最后还是认为飞船的模式更适应我们,也容易和能够鼓舞我们航天人的信心,更能够减少技术风险,节省项目资金。”

    郭拙诚很认同地说道:“现在我们的航天技术才刚刚起步,根本不需要往太空搬运多少物资,有一艘飞船足够我们用了。如果将来技术进步了,需要向太空运送更多的物资了,再制造航天飞机也来得及。”

    飞船和航天飞机两者有着显著的不同,就是前者没有机翼,是一个形如圆筒似的金属疙瘩,而航天飞机有机翼,就如一艘大飞机一样。两者都是又大型火箭发射升空,但因为结构的不同,它们返回地球的方式也就不同。因为飞船没有机翼,因而在飞行的时候不能产生升力,只能以道式或半道式方法返回,其结果是气动力过载和落地误差都较大,返回时采用在海面溅落或在荒原上径直着陆的方式。

    这种着陆方式对航天员的要求很高,需要长期训练才行,对航天员生命安全也有一定危险,同时因为与地面或海面进行撞击着陆,所以它为一次性使用航天器,而且因为空间小法运送大型部件,宇航员人数较少,也不能单独在太空飞行。它的优点是结构相对简单,需复杂的空气动力控制面,也没有着陆机构及相关装置,从而可靠性和安全性较高。只要着陆控制技术过关,飞船和飞船里的宇航员就能安全回来。

    航天飞机则因为有机翼,它在返回地球的时候进入大气层获得足够的升力,控制升力的大小和方向就能调节纵向距离和横向距离,使航天飞机准确地降落在跑道上,能部分重复使 用。它的过载也小得多,即从起飞到返回地面的整个过程中,加速和减速都很缓慢,大大降低了对航天员的身体要求。它能运送更多的宇航员和物资以及大型部件,还能独立在太空飞行,但是成本昂贵、技术要求高、风险大。

    中苏用飞船用了几十年没有出大的安全问题,而美国有两架航天飞机失事爆炸,导致十多名宇航员死亡。

    重生而来的郭拙诚当然不愿意选用航天飞机模式,那玩意也就是一个名气而已,今后几十年都没有这种必要,太浪费了。也只有美国这种科技水平高、资金雄厚的国家能咬牙坚持一段时间,其他国家根本不行。

    (感谢各位订阅)(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