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1248章 父子诸侯

    田小燕其实是因为爱惜自己丈夫的身体而开玩笑这么说的,她内心实际上却是非常高兴的。看到丈夫和儿子都有出息,都是领导心里中的爱将,都是国家的重臣,她哪里会不高兴?人生在世图什么?不就是图一张脸吗?不就是希望能扬眉吐气地生活吗?

    现在她生活得真的扬眉吐气。

    不过,她还是有点心痛丈夫的没日没夜,很希望儿子能为丈夫出一个好主意,让丈夫做出好的成绩,减少他到新的工作单位所产生的焦虑,也帮助丈夫早日在这里站稳脚跟。

    她可是知道儿子能力的,只要他说出能帮忙,他就肯定有办法,而且这办法不是什么小打小闹,也不是一种尝试更不是一种仅仅有可能,而是实实在在能执行的。

    她不但希望儿子帮丈夫,更希望看到他们父子俩和和睦睦,相互促进、相互提高。[

    虽然丈夫很受中央领导器重,就是在龙江省不做出多大的政绩,这里的官员也不可能或者说不敢不尊重他。当然,能有成绩就更好了,能有政绩摆在众人面前,不说官员会更加佩服他,就是普通老百姓也会朝他竖起大拇指。就不会有人说他是靠儿子在领导面前说好话,是由儿子用力帮衬,他才上升的。

    现在有不少人都在暗地里说他郭知言就是靠一个有本事的儿子才当上高官的,他自己实际上没有什么本事,当时连一个县委副书记都难以干下去,差点就因此被降职了。

    这些人有的是有目的的以讹传讹。有的则是因为对郭知言不了解。不知道他的本事。他们看到的是郭知言确实没有自己独特的东西。郭知言能接任滇南技术开发区就是郭拙诚做好了基础,搭好了台阶,一切都办得妥妥贴贴了,他才过去的。当上开发区领导的他并没有经过艰苦的草创阶段,属于摘桃子的『性』质。

    实际上,郭知言在开发区做了大量的工作,当时郭拙诚只是进行了规划,很多事情还是郭知言亲历亲为。夜以继日地才把滇南技术开发区发扬光大,成为中国发展最快、平衡最好、利润最高的开发区,远比深圳-特区的效益要好得多。直到最近才有被琼海岛超越的样子,但琼海岛之所以超越,除了有郭拙诚这个变态在那里领导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琼海岛与海外的联系方便,农产品出口容易,加上国家政策的强烈扶植。

    而滇南技术开发区却因为身处大西南这个交通极其不便的大环境,出去几乎借助航空,只能靠这计算机、大规模集成电路等产品赚钱。很多产品就是质量好也难以运出来,只能靠长途汽车如蚂蚁搬家似的运输。大大制约了开发区的快速腾飞。

    铁路运输虽然已经动工,但滇南被群山、深沟包围,想建一条铁路比在平地修一条铁路的困难大几倍、十几倍甚至几十倍,就算有军队的支持,也不是一年、两年就能开通的。

    当然,一旦开通了铁路、高速公路,那么滇南技术开发区的腾飞就指日可待了。

    郭知言还真有一点不愿意离开这个马上出政绩的位置,如果不是中央领导做工作,如果不是郭拙诚帮着上级劝他,如果不是知道将龙江省的经济提升起来的意义非常重大,有助于中华民族圆几百年的梦,他可不会动。

    他去滇南技术开发区确实有点摘郭拙诚种下桃树上的桃子的意思,但他现在一样为接他位置的人种下了更多的桃树,人家可以摘更多的桃子。

    儿子帮助父亲天经地义,儿子为父亲出谋划策也是理所当然,但别人不能因此说父亲能,父亲必须要做出一些成绩来,即使这个成绩的取得是在儿子的提示下才做出的,但也一样能展示父亲的本事。

    所以,田小燕才有点迫不及待。

    听了母亲的话,郭拙诚笑着说道:“妈,既然你知道爸爸辛苦,那你干嘛不调到龙江省来照顾爸爸?还在那里当什么经理,搞什么广告公司?”

    母亲先是白了儿子一眼,接着又叹了一口气,说道:“你站着说话不腰疼,你知道我容易吗?我手下也有一帮子人,人家一样希望我带他们走出去,一样希望我带他们多发财。我总不能因为照顾丈夫而突然走了吧?要走也要把事情安排好了,让我负责的那些大事情办妥了才能离开吧?虽然说离开了我,公司照样会转,但他们多少会受到影响,一些客户说不定就不与我们公司合作了,我得找好几个人做工作,劝他们一如既往地支持我们公司。”

    不得不说趋炎附势自古皆然,很多企业之所以愿意请领导干部的亲戚、家属、子女等担任公司主要领导,是因为这些人一旦担任了主要领导,就会形中吸引来很多的客户,会促成很多数额不少的合同,赚下更多额外的利润。有一些企业为了曲线救国,为了讨好某些领导,宁愿放弃与其他企业条件更好的合作,转而与有高官亲属坐镇的公司签订合同,甚至是不平等合同,而一旦这些亲属离开或者调往其他企业,他们就会马上与原来的企业中止业务往来,或者追随那个人与他所在的新企业签订合同,或者开始与其他企业合作。

    这种事根本法避免,谁也阻止不了,因为人家没有违法,也没有犯罪,你心里就是非常明白,也不能告他们,特别是对方是私营企业的时候,他有这个权力,宁愿“吃亏”也干,你能怎么样?

    所以田小燕说要留在那里劝说一些企业继续跟她所在的企业继续合作,可不是吹牛,也不是显摆,事实确实是这样:很多客户和企业就是看中了郭知言、郭拙诚这两块金字招牌而跟她领导的企业合作的,不说他们并没有吃亏,就是吃亏也会这么做。

    而且田小燕因为受郭拙诚、郭知言以及她爸爸妈妈的影响或熏陶,很有商业头脑和经营意识,她领导下的企业现在如日中天,远比同类企业的效益要好得多,企业从上到下都真心希望她留在那里,因为这个时候还没有人跟金钱过不去,谁都愿意自己的工资高一些、奖金多一些。

    至于阻挡了别人的仕途,特别是阻挡了那些二把手、三把手、四把手……等人的升官的路,根本就没有这一回事,因为田小燕只是一个人,她占据的只是一把手的位置,其他人升官依然照样升。就算是紧跟她下面的二把手,田小燕也没有阻挡他们,因为现在懂经济、懂管理官员太少了,虽然她下面的二把手、三把手等人法取代她成为一把手,但他们有大把的机会调离这里,到其他的地方升官,其他地方抢着要,根本没有必要眼睁睁地盯着她的这个位置。

    那些二把手、三把手不但不厌烦她,不骂她,还在心里感谢她,因为她的存在,因为她丈夫的存在,他们被更多的人注意,更容易让领导看见,更因为她带领企业快速发展,成了当地的明星企业,媒体上能够不时曝光,劳模榜上不时看到他们的名字,他们调离出去升官的机会才更多。[

    人都是讲实惠的,现在不但有实惠还有名气,何乐而不为呢?

    接着,田小燕又说道:“再说,你姐姐马上要参加高考了,以前耽误了她那么多,去年高考就没有考好,我可不想她再耽误了,这次一定要让她安安心心地考试,到时候我抽时间陪她,让她复习好。如果这个时候又让她变动学校,那就害了她一辈子。”

    郭拙诚的姐姐是一个很让人感兴趣的存在。这个比郭拙诚大不到两岁的姐姐现在还在参加高考,而她的弟弟却已经是威震一方的诸侯了,手底下领导的人群中不但有大批的大学生、研究生,还有大批的专家教授。想起这件事,不禁让人感到有趣。

    其实,不是她笨,也不是她运气不好,只怪她运气太好,或者说运气太差,有一个太出『色』的弟弟给她做参照物,实际上,她和同龄人差不多,她的成绩甚至比同龄人还好不少。

    本来她比郭拙诚高一届,可是郭拙诚重生后却自作主张跳了级,从开始的初一学生噌地一声成了高中毕业生,一下跃过了她,而且一考就考上了大学直接到大学读书去了。

    到了大学后,这个弟弟更不安稳,一年没读完就进了部队,参加了对越边境战争,立了功受了奖升了官,开始从政生涯,而且一步步高升,很快成了一方诸侯。

    而郭香莲这个姐姐就有点苦『逼』了,高考恢复之后,学制也恢复了,本来初中和高中都只需读两年的,现在一下都恢复为三年。本来她只需读两年高中之后就可以参加1981年的高考,可经过一番学制恢复,她和同学们需要读一年初中、三年高中才能高考,而且学校里停学俄语学英语。

    去年好不容易参加高考了,因为学校的变动,环境的变化,让这个老实的女孩有点适应不过来,加上考试的时候正处于她生理期,痛经加上心情紧张,平时成绩不错的她竟然考试失误,她的分数线只够读大专。虽然这个成绩足以让很多同龄人羡慕,但她和她的母亲都认为不能就此去读大专,决定复读一年再参加高考。

    (感谢stevenkel、漠孤烟、夏(⊙o⊙)殇的打赏,感谢芷江散人、jjjfrjfkfl、天下☆风流的月票,感谢各位的订阅)(未完待续。。)

    〖∷更新快∷∷纯文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