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1192章 异常的热情

    在听取了中国方面驻伊拉克的工作人员就有关情况的汇报后,总统乌代下令将几个看到中国富裕而眼红、阻扰中国勘探、钻井、运输的部落首领进行了严厉处罚,并当场签署了逮捕令。特别是他下令将一个唆使手下提著炸毁一个井架、挖断一根尚未投入使用的部落首领当场执行枪毙后,当地土著和他们都首脑都吓得脸色苍白,对中国工人的态度为之一变。

    乌代总统代表伊拉克答应中国在那里建设大型化工厂,生产的产品可以在当地销售也可以直接从伊拉克口岸出口;容许中国突破在波哈兹地区的工人数量限制;容许中国工人在波哈兹地区租赁土地种植蔬菜……

    中国方面也做出了一些让步,招聘了一批当地土著进基地当工人,容许当地人进入中国人开办的蔬菜市场采购从国内运过来的蔬菜,价格与中国工人的一样,但只限于采购者自用,不容许大量采购并贩运到外地;中方提出在当地落后地区捐赠十所学校和三所医院,由中方负责教师和医生;中方同意向伊拉克派遣农业方面的专家,指导伊拉克进行农业生产;中方承诺在伊拉克建设一条自动火炮生产线、转让火箭炮发动机技术……

    乌代总统见中方这么做,觉得很有面子,再次做出了一个让中国人惊喜的动作:伊拉克大幅降低中国采掘的石油出口税率,在原来本不高的基础上再降低百分之二十五。

    乌代总统这么做并不是纯粹让利于中国,他也是为他的国家考虑的。他的这些优惠措施就如中国前世的招商引资政策对外商的优惠。他需要的是中国的资金、技术和人才。他希望的是能用一些暂时的、局部的牺牲来换取他们所需要的东西。

    另外。他这些友好的举措还能得到中国政治上的支持,能获得郭拙诚的好感,可谓一石多鸟。

    实际上,乌代不是前世某些人所认为的穷凶极恶、贪婪愚蠢,就算他真的愚蠢,也会有精明的手下劝说他少做蠢事。

    而他们真正付出的其实就是一种他们并不稀罕的东西——石油。石油在前世的时候异常宝贵,将其看成战略物资,似乎决定了一个国家的生死存亡。但这种物资在中东地区而言并不这么重要。就如中国的石头一般,虽然有用,能够造房子、制水泥,但实在太多,想看成宝贝也不行。

    石油在中东地区几乎到处都是,而且在这些国家内部石油的价格还真不高,如果没有欧佩克这个组织进行管理和对外联合行动,中东的石油价格会更低。中东地区最缺的是水,最缺的是粮食和蔬菜,很多人宁愿找到稳定的水源。而不是找到油田。

    而且他们都知道,地下的石油终究有采掘结束的时候。最终依赖的还是水源,还是技术,只有这些才是最可靠的,拿不可靠的石油去换取技术,换取现在急需的资金,远比将石油封存起来留待今后再采掘好。

    举一个明显的例子,现在拥有一万元,远比今后拥有两万元、五万元甚至十万元好得多,因为现在一万元不但能解决现在的温饱问题,还可以用来投资,用来增加人口,用来稳定环境,其回报远远大于将来凭石油因为稀少而增加的价值。将石油封存相当于存钱于银行,有利息而已,而现在将石油卖掉则相当于办公司……

    这个道理谁都懂,包括中国。前世的时候中国刚刚找到大-庆油田,刚刚解决石油自用的问题就迫不及待地向日本向一些非洲国家出口石油。不是当时的国家领导人愚蠢,不是他们不知道石油的宝贵,实在是因为没办法,实在缺钱。向日本出口原油换取外汇采购国外先进装备,向非洲出口是为了换取政治上的支持,为被美苏孤立的中国打开一条政治渠道,实在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现在伊拉克也是这么想的,先将石油出口换取国家发展了再说。

    当中国方面又收到伊拉克给的红包的时候,郭拙诚正在前往东北调研的途中,在此之前,他已经在一个县城里呆了三天,在没有惊动任何当地领导的情况下进行的。

    他没有去大型的国有企业,也没有进其他事业单位,只是在县城里跑了跑,看了看,更多的是菜市场、百货商店,另外就是去农村看了看,看农民种地、收获。

    住的也是刚刚出现的家庭小旅馆,只要拿出卞凉的工作证就能解决问题,根本不需要拿出当地省政府开出的介绍信。实际上,卞凉的工作证也是一种掩饰了身份的,工作单位并不是琼海行政公署而是一个企业单位。这是郭拙诚通知卞凉来京时就嘱咐了的。

    等郭拙诚对这个县城的城市和农村有了一个初步了解后,他才离开这里,登上火车去一个地级市调研。在他想来自己这么做已经够低调了,当地人应该不知道,等他将外围的情况了解清楚之后再拿出省政府开出的介绍信,再进大型企业了解情况。

    但是,郭拙诚还是低估了地方官员的政治敏感度,低估了他们的嗅觉。当他和秘书卞凉刚从火车上下来,站台上就已经列队在欢迎他,排在队伍前面的赫然是当地党政军的最高领导,整个火车站虽然没有戒严,但到处可以看见公安人员的身影,几个关键位置都安排了荷枪实弹的军人,上下车的旅客都被和郭拙诚所在的位置隔离开来,在另外的地方上下车。

    面对地方政府如此高的规格,郭拙诚哭笑不得,嘴里只能说你们太客气了,太惊扰你们了,我可领当不起。

    他的行政职务跟这里领导相同,级别虽然比他们高一级,但他不是他们的直接领导,不便于指责他们,更不能摆冷脸说他们把接待工作搞得太火。如果那样,那就是他太摆谱了,只是笑着说道:“如果你们去我琼海岛做客,我可拿不出这个热闹的阵势,你们可不要骂我。”

    几个人笑了笑,明白郭拙诚不喜欢这个场面。他们其实也是没办法,不知道如何接待郭拙诚才好,抱着礼多人不怪的心理才安排这么一出场景的。

    地委-书记握着郭拙诚的手说道:“郭主任,欢迎你们来这里检查指导。琼海岛现在是一片热土,我们可是早就想去取经学习。过一段时间我们就要组织干部去取经了,我们不要任何招待,只请你们不藏私,给我们介绍一下如何让老百姓发家致富就行。我们是要麻烦你们,哪里还敢耽误你们的宝贵时间。

    可是,现在你是来帮助我们,是为我们送宝贵经验来的,是指导我们工作,你就是我们的老师,你就是我们最尊贵的客人,我们怎么能怠慢?过去学生拜先生不但要三跪九叩,还要给老师束修,幸亏是新社会了,我们不兴这一套,但基本的礼节不能丢。”

    郭拙诚摇着对方的手笑道:“祝书记真会说笑,今天我是受命来调研的,只是参观学习。抛开这个任务,我们琼海公署和你们地委可是兄弟单位,咱们彼此彼此,我们学习你们,你们了解我们,我们琼海公署哪里敢充什么老师?琼海岛得益地理环境优越,得益于上级领导的关照,这才有了一点进步,这可不是我们这些人有什么本事,实在是运气。不过,我们公署还是非常欢迎各位到我们那里考察、指导、传经送宝。”

    大家又都笑了起来。

    几个领导的心情一下舒畅了许多,感觉郭拙诚这个年轻人能坐上高位真是有真材实料的,仅仅凭刚才这几句话就说明这小子城府深,会把握人心,让人听了心里舒坦,一点也看不出他的傲气和自负,把琼海岛的发展完全归功于地理环境和上级的支持,似乎只要是谁,到了琼海岛都能做出他那么大的成绩似的。

    虽然所有人都知道自己过去了不可能取得郭拙诚那么的政绩,但大家心里的疙瘩一下解开了,郭拙诚的话把大家摆到了同一位置,所以大家的谈话也随意起来。

    一行人笑呵呵里离开了车站,前往市政府。

    市政府的大门口装的精彩,大幅的欢迎标语将大院衬托得喜气洋洋,大院也打扫得干干净净,工作人员都穿着干净整洁的服装,列队站在大路的两边,笑容满面地看着车辆鱼贯而入。不管这些人是真心还是假意,但看起来还是让人愉快。

    坐在第三部车上的秘书卞凉此时内心非常自豪,感觉自己当郭拙诚的秘书实在太荣幸了,就是省级领导下来视察也没有这么高的待遇。

    郭拙诚再次对市委-书记道:“祝书记,你这么做,让我很为难啊,也让其他地市的领导为难不是?你们这么做,他们怎么办?就是恨我,他们也只能摆出这架势。呵呵,我都不知道现在有多少人在心里骂我呢。”

    市委-书记说道:“郭主任,不瞒你说,我们可是真的有求于你。”

    (感谢stevenkel、姗姗你来迟的打赏,感谢浙江台州、芷江散人、~落↘熙~的月票,感谢各位的订阅支持)(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