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1189章 中央大佬的微妙心思

    如果自己一味地讲困难、讲条件,固然可以为父亲将来失败留下后路,留下替自己辩解的理由,但会带来更多的负面因素。不但会被官场上的同僚们鄙视,还会让中央领导怀疑自己是不是没有办法,怀疑自己纯粹是为了父亲升官而升官。

    听了郭拙诚正反两方面的说明,虞罡秋果然放心了,他说道:“小郭,你能看得这么全面真不错。只要有了正确的认识,有了客观的评价,你就一定能找出合适的改革办法。我们将龙江省交给你父亲就放心多了。虽然你父亲的经验丰富,党性原则强,接触了很多新生事务,但我们还是希望他能更进一步。主管一省的全面工作可不是一个开发区、一个地区所能比拟的。”

    郭拙诚点了点头,说道:“我清楚。”

    虞罡秋说道:“那就这么定了,等中央组织部对你父亲考察后再宣布,你回去之后好好琢磨一下国企改革的事情,好好向你父亲建言,我相信龙江省的国企在他的领导下能打一个翻身仗,能够呈现昔日的辉煌。那些大企业可是为国家做出过巨大贡献,为国家的发展牺牲了很多,我们希望他们能越来越好,而不是出现倒闭和破产。……,哈哈,你心里不会有什么不平衡?”

    郭拙诚笑道:“怎么可能不平衡?升官的是我父亲,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这是郭拙诚的内心话,相对自己升官而言,郭拙诚更希望父亲能早一步升官。因为郭拙诚知道中央将出台很多新政策。特别是对官员来说将有很多限制。中央领导的职位不能搞终身制,到了年龄后他们将退休、离休,而地方上的干部则更严格,一般来说省部级以下的干部将在六十岁时就要离开工作岗位,至少得离开实职性岗位,最多到人-大、政协等部门工作。省部级的也就是六十五岁,推迟五年而已。

    父亲郭知言当然还远没有到六十岁,五十岁不到的他还有十多年可以努力升官。可是官员的升职可不是真的严格按时间来,主要官员只要错过一次机会就是要等待一届五年。现在父亲郭知言只是省-委委员,即将升为省委常委到不是常委,这道坎迈过去的话要几年才可能升为省长、省-委副书记这类,如果再往上升就得再有五年。

    如果没有自己,父亲郭知言凭他的年龄和政绩当上省-委书记、中央领导都有可能,而且可能性很大,可是有了自己之后情况就不同了,因为自己铁定要晋升的,自己铁定要成为省长、省-委书记甚至中央领导的。

    如果自己先父亲一步升到中央-委员。无论是避嫌还是为了不惹别人说闲话,父亲郭知言就不可能再升为中央领导了。因为父亲政绩再大也不过是一般的官员。他的能力再怎么出色也只能算是优秀官员,并不超出其他官员一大截,不升他的官其他人一不会感觉有多大的损失,三条腿的蛤蟆难找,能当官的人却多如牛毛,凭什么郭家一定要有两人升那么高的位置?他上去不就是因为有一个能干的儿子吗?

    完全可以断定,如果强行将郭知言升上去,周围的官员肯定会说三道四,国内媒体也许不会说什么,但国外媒体肯定吵翻天,肯定对郭拙诚的声誉也造成不好的影响。

    而如果父亲先升官,别人就不会说什么。等到父亲在上面的位置坐稳了再升郭拙诚,那时候就没有多少人说什么了。因为郭拙诚的能力是有目共睹,他不升职谁拍胸口敢说自己可以升?虽然说国内升职不是凭能力来,但在同样有上级领导关照的情况下,同样受领导青睐的情况下,有本事的有能力的人升职自然就快,在一定程度上优先升职那些有本事、有政绩有担当的人。

    这样一来,郭家父子升官就水到渠成了,惹来的非议就少了很多。

    可以说,郭拙诚在这方面也是有私心的。

    郭拙诚的心思虞罡秋又怎能不清楚?中央领导这么做未必就没有通盘考虑这些情况?对于郭拙诚的父亲郭知言,他们不想压制,但也不能凭借政绩而一味地提升,如果真的让郭家父子两人同时进入九大长老之中,对中国的政治也许是一件幸事,但也可能是一场灾难。中央大佬们可不敢冒这个险,但他们又必须给郭知言安排一个合适的位置,太高了固然不行,但太低了也不行。

    郭拙诚不知道的事,中央大佬们经过估量,决定了让郭知言主管一省,当上中央-委员,先干省长,干满十年再干省-委书记,然后就在这一等级调动位置,或各部部长或部委主任。

    至于郭拙诚的职位就不限制了,他能升到什么职位就升到什么职位。

    虞罡秋起身想给自己倒点水,郭拙诚连忙抢过他的茶缸,快速走到办公桌旁边提起竹壳保温瓶为他倒了半杯开水,然后走过来递给他。

    虞罡秋接过茶缸,说道:“从目前的情况看,你们琼海岛夺得奥运会举办权的可能性很大,对此,你有什么计划,希望上级组织做些什么工作?你还不知道,就在刚才你来之前不久,美国奥委会一名委员以私人名义给我们体育总局的领导人打来电话,说是支持我们中国获得举办权。加上以前苏联的承诺,现在奥委会有投票权的国家基本都已经明确答复,可以说这次举办权已经是我们的了。这件事如果不在我们国家举办没事,一旦在我们国家举办,就必须办好,这是有关国家声誉的问题,不容有失。”

    郭拙诚说道:“我们琼海岛的人手太少,有关组织工作我们目前只能提建议,提想法,还需要国家组织有关人员帮助我们。目前要做的主要是两件事情,一是场馆建设,一是运动员培养。场馆建设方面我们已经有了安排,除了体育主场要独立建设投入巨额资金外,其他场馆建设可以和学校、企业联合起来建设,举办之前可以让企业、学校使用,只在举办奥运会之前一个月或两个月进行简单的维修、装饰就行,奥运会闭幕之后可以永久地交给他们使用。”

    郭拙诚说道:“我们现在最主要的是如何培养运动员,奥运会在我们这里举办,如果成绩太差的话,咱们面子上不太好过。我建议我们在全社会掀起一场人人参与运动的热潮,大力宣传运动的好处,鼓励各学校、企业、单位选拔运动尖子,省体委和国家体育总局增加资金对这些尖子进行重点培养。

    这一段时间,我对我国的体育现状进行了调查,让人对我国的体育项目进行了评估。我们在体操、举重、射击、排球、跳水、击剑等项目上有优势,在跳高、女子篮球、手球等方面的水平也不错。这些项目可以作为重点来培养,可以投入巨资,不但要给他们优厚的条件训练,还要让他们走出去,去国际赛场上见识见识,与国外的教练进行技术交流,让他们学一学英语,这样才能让运动员知己知彼,这样有利于提高他们成绩,也有利于提高他们的心理素质。”

    郭拙诚的意思就是一个:对中国运动员进行职业培训、职业训练。事实上这个时候的中国运动员基本都是职业的,除了体育运动就是体育运动,并不存在真正的业余运动员。

    中国运动员的生活水准虽然远高于普通人,吃的很好,运动条件也不错,因为条件的限制,他们与国外运动员相比还是有很大的差距,饮食方面还不科学,对运动员增加营养还没有摆脱吃大鱼大肉这个传统的进补办法,运动器材也都是因陋就简,只要能用就继续用,至于出国参加比赛、进行交流更是少之又少,很多运动员直到参加国际赛事了才出去一趟,以至于不少运动员在国内的水平不错,一旦进入国际赛场面对成千上万的外国人,他们就大失水准。

    以前是国内国际形势不容许运动员大批走出去,不但是资金不足,而且是没有几个体育发达国家愿意接待中国运动员,更别说进行平等地交流了。中国人又很讲究自尊,很好面子,外国人不邀请,中国运动员就不出去,以至于中国运动员都是关在家里自己练。

    现在条件改善很多了,资金相对充足,国际关系也很好,最主要的是郭拙诚手头掌握的几家公司完全有财力、人脉、能力安排中国的一部分运动员走出去,可以与其他国家的运动员进行友谊赛、对抗赛。

    随着电视事业的发展,组织运动员出去也不是纯粹赔钱的事情,可以通过广告等方式收回一部分投资。

    所有人都知道,体育也是体现综合国力的一条途径。当国旗一次又一次在体育场馆冉冉升起,当国歌在体育场多次奏响的时候,体育比军事行动更能打动人们的心,更容易让人觉得国家的强大。

    为了为国家增光,郭拙诚愿意为此付出自己的部分资产,愿意为此付出大量的精力。

    当然,他也能从这些方面收获自己的名声,能在更多人心里刻下他的名字,对他将来仕途的升迁肯定有益。

    (感谢maooo001、雾里看花2009、好战-分子的月票,感谢各位的订阅支持)(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