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1161章 奇怪的特工

    在汇报有关中国和世界将来发展、演变的事情时,郭拙诚和最高首长单独谈的,连虞罡秋副总理都回避了。

    两人一谈就是好几个小时,直到他乘坐前往伊拉克的飞机开始登机了,他才离开……

    当郭拙诚还在京城向虞罡秋副总理汇报工作的时候,一辆悬挂着中国国旗的伏尔加汽车从中国驻苏联的大使馆驶出来,笔直前往莫斯科郊区的一个公交公司。

    不知道是因为车主事情很紧急,还是因为为了吸引别人的目光,反正这辆车的速度很快,一路超车,还不断地鸣着喇叭,引起一路的人侧目。

    小车冲进公交公司的停车坪,随着嘎地一声停住了。

    一个中国人从小车里下来,直接走到公司值班室,对一个胖胖的中年妇女问道:“你好,请问艾哈迈托夫今天上班吗?”

    中年妇女正在喝着一杯咖啡,小眼睛盯着小钢勺长久地看着,连外面尖锐的刹车声都没有惊醒她,似乎想从这勺子里多看出一些咖啡来,以使咖啡的浓度大一些。

    胖女人没有听到中国人的问话,继续盯着钢勺看着,等到中国大使馆的人再次询问她的时候,她才把目光从咖啡勺上抬起来,随意答道:“你是问艾哈迈托夫吗?”

    来人认真地说道:“是的,请问他现在大约在什么位置?我急着找他。”

    接着,她的眼睛眯了起来,仔细看了一眼来人。再扫了一眼门外砂石坪里的汽车。犹豫着说道:“他出车三十多分钟了。你去门外看一下,或许他已经到了。……,这天气不错,开车很安全,不是吗?”

    来人点了点头,说道:“天气确实不错,视野很好,让我开得飞快。……。对了,谢谢你,再见。”说着,他离开了值班室,但他的步伐不快,耳朵仔细地竖了起来。

    很快,他如期听到了那个女人拿起电话机的声音:“你好,我是玛琳娜,我找列维大叔……”

    中国人笑了一下,大步走向停车场。站在停车场的空地上停车场的入口处,注意着每一辆正在进来的公共汽车和停在场地里的车辆。

    看到一个检修工过来。他笑着走了过去,热情地打了招呼之后,询问艾哈迈托夫的情况。

    艾哈迈托夫还没有到,中国大使馆的人就发现有两个彪悍的陌生男人乘车过来了。

    中国人见了来人,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因为凭他十几年的工作经验和眼力,明显这两个人是克格勃的人员,显然他们是接到了某些人的报告而来的。

    这不能怪谁告密,实在是现在的苏联对个人监控很严,能够被外国大使馆的人找本身就说明情况不正常,肯定有调查的必要,更别说中国大使馆的人这么直截了当,光天化日之下迫不及待地找到工作单位了。

    “很急,中国人急于找到目标!”这是两个苏联特工的想法,“难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个被监视的家伙难道真的是中国的特工?”

    大使馆的人没有如以前那样尽量避开对方,而是神情轻松地迎了上去,一边走一边掏出自己口袋里的香烟,招呼道:“嗨,来一支烟不?”

    两名来者一愣,不约而同地停住了脚步。相互对视一眼后,右手边的汉子挤出笑容,说道:“天气还真不错,抽抽烟也好。”

    大使馆的人给他们一人扔了一支,然后从口袋里掏出煤油打火机,先给自己点燃香烟后再将打火机扔给右手边那个,说道:“今天这里是不是要发生什么?我来了,你们也来了?”

    两个克格勃人员又是眼角连跳了两下,连烟都忘记点了。

    一个人忍不住直接问道:“你是中国大使馆的人,来这里干什么?”

    大使馆的人说道:“你说我能干什么?这白天想干点什么对你们苏联不利的事情也干不了啊。如果我说我想帮助你们苏联,你相信吗?”

    两个克格勃人员今天差点被眼前的中国人弄得神经错乱了,不知道他为什么一次又一次做出出乎他们意料的动作,说出让他们目瞪口呆的话。

    一个汉子显然无法淡定,结结巴巴地问道:“你是说要帮助我们苏联?你……你真的决定了逃奔我国?……,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为什么不直接找我们,或者找我们外交部,为什么来找艾哈迈托夫?我想……我想……你一定知道我们是谁?”

    中国大使馆的人微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我见过你们,自然知道你们是干什么的。”接着,他严肃地说道,“我说的是帮助你们苏联,而不是逃奔你们苏联。首先申明一下,你们是爱国的,同样,我也是。我只是在爱我祖国的前提下帮助你们而已。”

    两人再次对视一眼,其中一个说道:“先生,我不知道你说的是真还是假。但我却知道贵我两国似乎处于敌对状态。你的话不得不让我们怀疑,也许你得多说一些话就能让我们相信你的话。毕竟你也知道,在贵我两国关系如此情况下,想两边都好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我们似乎可以将你的话视为讥讽,或者嘲笑我们的无能,嘲笑我们没有看清你来这里的目的,你说呢?”

    “不,不,我怎么可能嘲笑你们。我可不会让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大使馆的人摆着手笑了笑,说道,“两位先生,我不得不说是你们的思维太狭隘,或者说你们的思维太僵化。在这个世界上了不仅仅有黑白两色,还有红橙黄绿青蓝紫,就算是黑白两色,中间不还有灰色吗?其中贵我两国还是有很多共同之处的。只是你们还没有发现,或者说你们的身份和地位决定了你们只能这么想。”

    说到这里,大使馆的人停顿了一下,又说道:“我说两位先生,我们的地位实在太低,似乎真不适合讨论这么高深的问题,这些问题留待我们各自的高层去思考,你们说呢?……,你看,我要找的人要来了,我们就各忙各的事。两位先生,先失陪。”

    说话间,一辆公共汽车从入口大门驶了进来,几个公共汽车公司的人奇怪地看着他们三人,然后那些人的目光又转向公共汽车的驾驶室。

    里面有一个与俄罗斯族人体态差不多的中亚人,这种特征的人在苏联很常见。

    他平稳地驾驶着汽车,脸上一片平静,但他眼里锐利的目光还是出卖了他的内心,闪烁的目光说明他内心并不平静。

    常年的特工生涯练就了他波澜不惊的本事,也练就了他的目光,他一眼看到了两个彪悍的克格勃特工,也看到了那个中国人的身份。当然,中国人的身份不是他看出来也不是他分析出来的,而是他身后那辆大使馆的车明明白白地告诉了他。

    他将车停稳后,没有什么犹豫就敏捷地下了车。

    中国大使馆的人快步走过去,伸出双手,很热情地说道:“艾哈迈托夫同志,你辛苦了。现在我有一件事想麻烦你,可以吗?”

    艾哈迈托夫随手将车门一推,陈旧的车门撞在同时陈旧的车体上,发出哐当一声响,一些微小的灰尘随着车体的抖动而掉了下来,形成了一团薄雾。

    大使馆工作人员的这句话让他也是惊讶不已,就连后面没有移动脚步却全身蓄积了力量的两个克格勃特工也再次张口结舌,不知道这个中国大使馆的人是疯了还是怎么的。

    一个克格勃特工心道:“难道这家伙真的要帮助我们,他要将艾哈迈托夫供出来,作为他投靠我们苏联的投名状?不过,供出这个艾哈迈托夫的意义可不大,我们早就注意他了。一个身份泄漏的特工,可以说毫无价值可言,最多当棋子、敢死队使用,因为他们随时可能被抓捕,什么时候抓他就看我们的心情与目的了。”

    不说苏联的克格勃特工,就是艾哈迈托夫本人也是郁闷,心道:“你今天就是为了出卖我的吗?难道你为了叛逃就亲自带克格勃的人过来抓我,这吃相也太难看了?我这么一个已经引起对方怀疑的低级特工怎么可能帮你取得苏联的信任,你就不怕他们担心你丢卒保车,反而会更加怀疑你的动机,怀疑你假叛逃?”

    随即他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他相信眼前这个中国同胞不会这么愚蠢,就是叛逃也不会傻到这个程度:难道他真有事情找自己?可是这种方式也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就在艾哈迈托夫快速思考的时候,大使馆的人却再次做出让所有的人感到不可思议的事情来,只见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递给艾哈迈托夫,一边递给艾哈迈托夫,一边说道:“这就是我麻烦你的事,你看一下,能不能做,如果不想做,我马上就去找其他人,如果你愿意,那么就按要求马上去做。”

    艾哈迈托夫狐疑地接过纸张,本想小心地抖了一下,但看到后面两个虎视眈眈的克格勃特工,他自嘲地笑了笑,然后大方地将纸展开,大大方方地看了起来。

    (感谢各位的订阅支持)(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