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1152章 强势的老大

    郭拙诚却反对道:“这是因为我们现在的经济太落后,农村的病人很多都因为没有钱而没有进正式的医院就医。有的病人在条件简陋的乡级卫生院、村级卫生所寻医买药,还有很多人甚至就是在家里治疗,或者说苦捱,靠身体与病魔做斗争,最多找一些土单方对付。熬赢了,他们也许会痊愈,熬不过往往就是死亡。

    一旦大家富裕了,手头有钱了,很多本来在家里苦熬的病人就会进医院。那些在普通医院甚至卫生所治疗的城镇居民就会进高级的医院。这样一来,这两大医院肯定会人满为患,我们就是扩建增设最多的床位也解决不了问题,至少短期内不能解决。

    你这种开辟低费区或者人为地降低医疗费用的办法不可能长期,也会受到医院和医生越来越多的批评,受到他们越来越多阻力,将来的人和单位会越来越追求经济效益。”

    前世当过市长的郭拙诚是深知治病难这个情况的,随着经济发展,入住大医院的病人会呈爆炸似地增长,医院里的病人不再如现在这样门可罗雀,而且拥挤不堪,有名气的医院甚至连挂号都困难,一号难求。

    有的人要连夜排队,排上一个整晚才能拿到号子,有的干脆出高价从别人手里买号。至于病床更是有价无市,很多病人为了得到病床,要等很长一段时间才能住院治疗。

    孙雪惊讶地问道:“如果医院都开始斤斤计较经济收入,那他们岂不是将病人当财物?把他们当成摇钱树,希望病人越多越好。越严重越好。病人花的钱越多越好。这可与医生救死扶伤这个原则是背道而驰的。”

    她是官宦子弟,虽然不是高高在上的人,但对底层的农民特别是贫困地区、贫困山区的穷迫情况了解不多,不知道那些农民一年到头难得赚到一元钱,年景好的时候能勉强解决温饱问题,年景不好的话,连肚子都难以对付,只能出外逃荒。哪里还有钱就医买药?哪里还敢奢侈住院?就是住医院不要钱,医药费不要钱,他们也难以住下,因为住院要吃饭不是?

    可以说,对穷苦人而言,治病住院和进鬼门关一样,根本不是孙雪这种生活在象牙塔里的人所能想象的。

    郭拙诚苦笑道:“我想将来肯定会这样。随着人们越来越在乎收入的增加,至少有很多医生,很多医院会走上这条邪路。我们现在就是要提前预防或推迟这个想象的产生,或者让这种事发生时所生产的程度低一些。让老百姓的负担稍微轻一些。”

    孙雪感叹地说道:“经济发展也有这么多坏处,想起将来医生将病人当银行。心里就感到害怕,还不如保持现在这个样子,大家都老老实实地工作,都认真负责的为病人看病疗伤。”

    郭拙诚笑道:“什么事情都有利有弊,就看我们如何避免弊端的产生,让有利的方面增加更多。我们总不能看着外国人吃肉而我们中国人只能喝汤,甚至连汤都喝不上。再说,我们可以提前想办法,提前制订相关制度,防患于未然,同时在舆论上加强引导和监督,从国外寻找相关的经验和教训,问题不就可以解决了?或者将其危害减轻到最小的程度?”

    孙雪问道:“那你有什么办法吗?”

    郭拙诚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没有。”

    孙雪失望地说道:“如果连你都没有办法,我想其他人就更没有什么办法了。如果将来的医疗卫生领域真的变得这么糟糕,我都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发疯。防患于未然,说起来容易,但真正做起来可不会简单。资本家为了百分之百的利润可以杀人放火,某些医生也许敢拿病人的病情来要挟。……,不过,拙诚,我相信你,我相信你一定能找到好的办法,一定能解决这个问题,是不是?”

    郭拙诚心道:前世这个问题不但存在而且突出,导致医院和患者的矛盾很突出,还不时酿成一些医患冲突,要解决谈何容易?不过,他深信只要知道有这个问题会发生,知道这个现象将存在,政府加强提防总比不提防好,毕竟前世的医疗还是发展的,能够看得起病的老百姓还是越来越多,医疗状况一天天改善。

    他肯定地说道:“你说的对,我们总会想出办法,不是我想出,其他人也会想出来。世上还是好人多,医护人员中好人更是占极大多数,而且他们一直接受思想道德的教育,一直受到各种纪律和规章制度的监督、约束,他们不可能做的太过分。”

    孙雪点了点头,说道:“拙诚,那我今后就算辞职了,我也帮你注意这方面的问题,我不但要对全国的医疗行业进行调查,还去西方发达国家进行这方面的调查,也到苏联、非洲、中东等国家进行相关调查,我也相信我们能找到更好的办法的。”

    两人聊了很久,直到郭拙诚办公桌上的红色电话机响了,孙雪依依不舍地离开。她的父亲、爷爷不是军队就是政府的高官,她自然知道红色电话意味着什么。

    郭拙诚很随意地拿起电话,虽然态度恭谨了一点,但心里却没有把这个电话当一回事,以为是省里的领导打过来的,只要对领导表示一下客气、一点尊重就行。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电话是由国家-安全-局局长李关定打来的。

    听对方自报家门,郭拙诚很是吃惊地问道:“李局长,怎么是你?你怎么打电话给我?是不是有关我的事情?”

    对于郭拙诚来说,他唯一有点害怕的就是国-安局这个部门找他,不是因为他会做有损国家的事情,而是因为他有好几个企业在国外,这些企业有时候可能做一些与国家安全有关的事情,虽然他不在乎国-安局来调查,也愿意按照他们的要求来整改或注意,尽量不损害中国或中国的盟国的利益,但是毕竟还是一件麻烦事,能不产生交集自然更好。

    李关定笑着说道:“怎么,你做贼心虚还是有什么事情向我反映?”

    郭拙诚说道:“都有,都有。面对你们这种强势部门,我还真有点心虚,生怕被你们喊去喝茶。”

    李关定一愣,问道:“喝茶?我哪有时间喊你喝茶,你郭拙诚也是大忙人,有时间出来喝茶吗?”

    喝茶是从香港传人内地的一个词,意思就是警察或国-安局的这些人找你问话。

    郭拙诚认真地问道:“李局长,你找我有事吗?”

    李关定反问道:“你刚才不是说有什么事情要向我汇报吗?那你先说说你想汇报的事情。让我听听是怎么一回事,我还真有点纳闷,你找我有事。”

    郭拙诚哪里有什么事向他汇报,刚才不过是随口一句而已。但他还是很快说道:“有关与外-蒙边民来往的事情,我听说现在两国之间的来往很频繁,手续很简单。我希望国家有关部门加强这方面的管理,强化边境出入关手续,减少普通边民的来往。”

    李关定一愣,说道:“你有意给内蒙省、龙江省提供更灵活的经济政策,有意加大这两个省份边境地区的资金投入和其他方面的政策支持,不就是为了让这个省份边境地区的经济迅速发展起来吗?不就是为了显示我们内地与他们外国之间的差距,从而引起他们的注意,引出他们的羡慕,甚至吸引他们过来看看,吸引他们多多了解我们的情况,让他们回去之后广为宣传我们中国的好处,让他们产生回归中国的心思?现在怎么又要严格控制边境管理了?这可与你的做法背道而驰的。”

    接着,他恍然大悟似地说道:“哦,我知道了,你小子是故意盖着捂着,让人产生神秘感,这叫欲擒故纵,对不对?”

    郭拙诚其实是在拖延时间,是在思考自己控股的公司最近一段时间做了什么事,思考是不是真的做了损害国家的事,以便自己心里有一个准备,好从容面对李关定的询问,不至于他责问的时候,自己手忙脚乱。

    郭拙诚深得圣心,可以和最高首长直接联系,就算有事也能通过他们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他还是不愿意这样。就如前世一样,最大的干部也不愿意跟纪委打交道。刚才只是随口说出一个话题,但没有想到李关定一些联想这么多。

    他顺着对方的话说道:“是啊,我就是这么想的。如果让他们来去自由,他们不但会了解我们边境的经济情况,也会了解我们内地深处的情况,就会发现我们这是故意这么做的,其实就是驴粪蛋子外面光,所以他们进来可以,但不能为所欲为。

    而且,我们现在对边境地区的物资收购,如牛肉、羊肉、羊皮、牛皮、牛奶、木材等等,都是高于我们国内其他地方的价格,采取的是保护价,这个好处可是给我们的国民而不是给外国人的,如果他们将他们的羊、牛赶到我们国内,那我们可就亏大了。”

    (感谢漠孤烟、书友090422142642561、stevenkel的打赏,感谢军仔1970、dreamsky119、johntang、手--雷的月票,感谢各位的订阅,求月票)(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