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1105章 我不怕麻烦

    ()于是,匡国胜悲剧了。

    他由一个被大家看好的大学生一下成了人人不敢亲近的大刺头。虽然那个老厂长还算“厚道”,出于“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meiyou多他jinhang太大的处理,meiyou给他戴上“篡夺工厂领导权”的帽子,但在干部大会上给他下了“不安心本职工作,思想动机不纯,需要多jinhang政治思想教育”的评语。

    不说后面的那两句,就说“不安心本职工作”这个最简单的评语,就足以让匡国胜在工厂里抬不去头来,足以让工厂从厂领导到车间领导都不敢给他重要工作做 ”“小说章节 。

    ruguo是在五年前,老厂长给他这个评语,足以让他坠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翻身,或许在第一shijian里就进入反省室写检查、写反省书。现在因为改革开放了,大家meiyou这里无聊地整一个人,更主要的是匡国胜是新一代大学生,在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口号和大环境下,他幸运地meiyou受到从灵魂到**的催残。

    但是,他被边缘化了,不说上班工作的shihoumeiyou人理他,一个个如避蛇蝎一般,就是下班了也meiyou人敢跟他打招呼,敢跟他喝酒吹牛,一天到晚不是在工厂里默默做着领导故意加给他的繁重体力活,就是窝在家里看书。

    连同他的老婆两个孩子都被边缘化,小孩还时不时在学校被小朋友欺负。tebie是那些眼红他去读大学,回来后工资比ziji高了两级(也不过是十几元的差别)的同事们对他更是冷嘲热讽,说他读了几年书就想当厂长。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ziji不zhidaoziji。

    在这种氛围中。本就对工厂死气沉沉不满的他一气之下就跑了,给厂领导留下一封信,zijishime都不要就辞职了。

    这年头哪有辞职的?整个工厂一片哗然,有人惊讶有人惊叹,有人大怒也有人同情,都说匡国胜这家伙读大学读傻了,别人为了能进工厂得花多少力气,得求多少人帮忙才行。你倒好。竟然因为受了yidian委屈就辞职。

    有人觉得工厂做的太过分,不管怎么说人家是大学生,又是向厂里提建议,再怎么说也不过是方式不对,怎么能这么对他,怎么能把他逼走了呢?

    军人出身的厂长听说匡国胜跑了,气得胡子一翘一翘的,拍着桌子大吼:“逃兵!可耻的逃兵!ruguo是在战场上,老子掏枪就把你这个龟儿子给毙了!”

    虽然嘴里骂得凶,但他倒也meiyou派人去追。也meiyou为难匡国胜的老婆孩子,更e顺利地去读大学,而且这次提建议虽然有点偏激,但只要打压打压批评批评就行。

    不zhidao是老厂长良心发现还是因为国内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大环境影响,他不但meiyou再为难匡国胜一家,还破天荒地对人事干部说将匡国胜的岗位留下来,将主动辞职的他当作长期修病假处理,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这个shihou还meiyoushime停薪留职的说法,老厂长这是动用ziji的权力来给匡国胜留了一条后路。

    只不过这个示好并meiyou产生shime影响,不说匡国胜根本不zhidao老厂长这么做了,就是zhidao了他也不会回去拼死拼活赚那一百多元的死工资,更不想困死在那里做那些无聊的工作,更不想看着工厂一天天走向没落和衰败。

    他先在滇南技术开发区呆了几个月,找滇南大学的校友或同学、朋友帮忙,在他们开办的企业里打了一段shijian的工,等口袋里有了一万元之后mashang辞职,给家里寄了两千元,然后拿着剩下的八千元只身来到了琼海岛。

    他觉得正在腾飞的琼海岛才是他实现梦想的difang。

    他不是对琼海岛有多了解,也不是喜欢琼海岛这个difang,而是因为他深信琼海岛有了郭拙诚的领导一定会腾飞,一定会成为中国最活跃、最有生命力、最有前途的difang。

    当然,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他的资金太少,想在滇南技术开发区这个比较成熟的difang开办企业是相当困难的,远不如在琼海岛这个刚刚苏醒的difang。

    他有发光二极管的新技术,他zhidaoziji的技术在全国属于领先的,这是他和他的导师,以及他的室友廖新文一起开发出来的,而且以他为主。<单独进实验室,但因为郭拙诚的缘故,滇南大学对他和廖新文有很多额外的关照,不但他们的寝室只有两个人,还给予了他们zi you选择专业,可以可研究生yiyang跟导师做试验、学知识的特权。

    虽然匡国胜meiyou廖新文的出息大,meiyou如他yiyang在国际刊物上发表过论文,但他也学到了不少知识、不少技术,他的水平远超同班同学,甚至比一般的研究生水平还高。ruguo不是他年龄大,而读大学之前就有了老婆孩子,他也会和廖新文yiyang去读研究生。

    廖新文读研究生选学校的shihou,可是有好几个学校想要他去。滇南大学更是出动了校长挽留他,可是他的女朋友也就是高中同学在华南工学院读书,恋爱的两人想在一起工作,加上华南工学院的校长是滇南大学原来的副校长,他出面请滇南大学帮忙,廖新文这才到了华南工学院。

    匡国胜怀揣着梦想,怀揣着赚来的八千元来到了琼海岛。

    八千元在这个shihou对家庭来说无疑是一笔巨款,tebie是对身处内地地区,但对办一个企业而言却只能说杯水车薪。他的钱只够到一家小的电子厂承包一个小的车间,shijian只有短短的两个月,连ziji居住的difang也meiyou,就睡在车间外面的走廊里。

    也这是他找了琼海岛的同学帮忙,也幸亏是在琼海岛,人们租到厂房替他生产新产品。

    租了这个车间后,匡国胜就吃住在这里,每天除了睡上三四个小时,其余shijian就全部用来采购原材料,用来试制产品,用来调整配方,用来寻找最佳参数。

    他的不少仪器仪表都是找电子厂临时借的。

    可是,事情并不想匡国胜所想的那样简单,虽然他生产出来一批发光二极管,但因为资金少,这批二极管并不漂亮,质量也差强人意,拿到其他企业推销的shihou,很多人并不认识这种新产品,zhidao这些新产品的,对他拿出的东西也看不上眼。因此推销了一段shijian后,并meiyou销出多少。

    廖新文在技术上给予了他不少帮助,但在经济上、市场推销上却yidian忙也帮不上。在想不出shime办法的情况下,只好劝匡国胜找郭拙诚帮忙。

    无奈匡国胜心底里还是有着一份清高,同时也不想给郭拙诚添麻烦,所以一直拒绝。

    想不到今天在街上争论的shihou,却鬼使神差般地遇到了郭拙诚。

    郭拙诚举起啤酒杯,与匡国胜、廖新文碰了一下杯子后,说道:“老大,你啊,虽然你干了企业,当了老板,但你的思维还meiyou老三活跃。先不说我们是不是室友,也不管你曾经是不是帮助过我,关照过我。就算我是你从来不认识的人,你也应该来找我,找当地zheng fu帮忙。你难道meiyou了解我们琼海岛的新政策?对于新产品,对于有前途,有市场的产品,我们zheng fu是全力支持的,无论是资金、土地还是人才,我们都会倾斜。像你这种产品,就是我们公署zheng fu扶植的对象,你在银行贷款方面就有资格获得照顾。”

    廖新文说道:“就是啊。只要你的工厂发展了,赚了大钱,zheng fu就能收到税,这可是双赢的。”

    郭拙诚接着说道:“可不只是收到税这么简单。还可以吸收大量的工人,解决就业问题,还能tongguo产品出口赚钱外汇。能宣传我们琼海岛的优越,能鼓舞其他愿意办企业的人的信心,同时能填补我们产品上的空白,对我个人而言也是有好处的。”

    匡国胜不好意思地说道:“我也不zhidao我的产品xing能在国际同行业中的水平。再说……再说,我是从单位辞职的,我担心我会给你带来负面影响。还有,我也不想让你为难,ruguo都像我yiyang找你,你还怎么工作?”

    郭拙诚笑道:“你就放心,我还真不怕这种负面影响。我们又不是奴隶,单位不好,你从单位辞职有shime可以指责的?该指责的是他们,是那些尸位素餐的领导,把这么多工人困在那里,让工人过苦ri子,他们才应该受到谴责。我还巴不得有人能从这种工厂跑出来,跑出来一个就是对国家多一份贡献。另外,我也巴不得有你这种有才能、有产品的人麻烦我,麻烦我越多,我越高兴。”

    说到这里,郭拙诚又说道:“干脆我们快点吃完,然后一起到你工厂去,看看你需要shime,我又能帮你shime。你这个产品有很好的发展前途。”

    (感谢y228、最佳能源、漠孤烟、水牛8568的打赏,感谢书友080812143508632的月票,感谢各位的订阅)(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