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1078章 没有动机的罪犯

    ()孟亚林焦急地问道:“我家薇薇在哪里?把薇薇还给我……”

    绑匪愤怒地打断他的话,说道:“别给老子乱嚎,老子的时间有限!你听好了,给老子十万元就行!不许报jing,报jing的话,我就先砍了她。”

    这时,郭拙诚将一张纸条递到孟亚林面前,抖了抖,已引起孟亚林的注意。

    孟亚林转过脑袋看了一眼,不由抬头看着郭拙诚,用焦急的眼神询问着。见郭拙诚用眼神做出肯定的答复,他连忙说道:“好,好,只要你们不伤害我女儿,我答应你们,我把我家里所有的钱都给你们,可我们最多最多凑齐五万……”

    “五万?你狗ri的骗谁啊,你女儿一个月的工资收入就是一万多两万,给老子装穷,老子就砍了你女儿!”对方恶狠狠地说道。

    “十万元?”办公室所有的人都惊呆了,当然除了郭拙诚,十万这个数字在现在可是能买下一个并不小的工厂,能给一百人左右的企业发近一年的工资。..

    正在跟绑匪讨价还价的孟亚林心里也一阵阵叫苦,他哪里能拿出五万元啊,虽然孟薇现在的工资有一万多,但并没有发几个月,还有有几千都填了以前家里的窟窿,再说这个工资可是账面上的,因为公司账上钱不多,孟薇并没有将钱全部取出来,而是填在公司的收货款里面,虽然将来还是属于她,但现在一时可拿不出来。

    但无奈的他还是按照郭拙诚纸上写的话继续讨价还价:“六万,最多六万。多一分我们也凑不出来。”

    “九万!”绑匪气势汹汹地说道。“少一分我们就砍下你女儿一只手!”

    “别啊……求你们了。我们就是卖掉房子卖掉家具也凑不了这么多啊,六万五,六万五……”孟亚林很为女儿焦虑,虽然是假模假样地讨价还价,但内心的焦急却是真的,话里都带着哭腔。

    “老家伙,想不到你这么要命不要钱啊,为了守住钱连你女儿的命都不要!”绑匪也松了一下口。说道,“八万!老子看在你可怜的份上,给你减少了两万,你再跟老子讨价还价,老子就不管了,剁了你那如花似玉的女儿就拍屁股走人。你他妈的不知道找人借吗?你女儿可是总经理,只要回家了,不要半年就能赚回来,还这么死抠,真是王八蛋!”

    竟然被绑匪骂成要钱不要命的孟亚林抬头看了郭拙诚一眼。然后咬牙说道:“八万就八万,但你得让我女儿接电话。让我知道我女儿没事。否则,我一分钱不给。”

    绑匪那边沉默了一会,又说道:“让你女儿接电话可以,但你必须给老子听好了,不容许告诉jing察!如果我们发现jing察跟着你,我们就砍人走路。听见了没有?”

    “听到了,听到了……”孟亚林连忙说道。

    “等下你偷偷地回家,在家里把钱准备好,到时候我们会通知如果送钱你。”绑匪说完又问道,“听到了没有?”

    孟亚林刚回答说听到了,就从话筒里传来了孟薇惊恐的声音:“阿爸!救救我!阿爸……”很快对方就挂了电话。

    办公室的人面面相觑。

    孟亚林哀求地看着郭拙诚,连连问道:“怎么办?怎么办?”说着说着,他哭了起来,“呜,呜,我家哪里有这么多钱,早知道这样,不开这个公司就好了……”

    虽然孟亚林的话了没有明显地责备郭拙诚的意思,但大家都明白这是在埋怨郭拙诚鼓动孟薇开公司。几个人心里很为郭拙诚打抱不平,也觉得孟亚林有点不知好歹:得了好处的时候沾沾自喜,现在出问题了就把责任往外推,这是天灾**,与郭拙诚有什么关系?人家堂堂的公署主任亲自过来过问此案,你还要人家怎么做才行?

    郭拙诚倒是没有生气,他用眼神阻止了干jing想说话叱责的举动,对刚进来不久的孙兴国道:“我们先到旁边讨论一下。”

    不是郭拙诚不生孟亚林的气,是因为这是不值得郭拙诚生气,人家陡然之间爱女出事,心情肯定是恶劣的,加上绑匪一下子报出这么高的赎金,任谁都会心急如焚,出言不逊是正常的,这个时候难道你还期望人家说感激的话?

    郭拙诚、孙兴国、严华健和一个负责刑侦的副局长坐在旁边的一间办公室里,郭拙诚等人的秘书则站在门外。

    未等落座,孙兴国就问道:“首长,要不要准备马上八万元现金?我觉得……”

    虽然孙兴国后来才进来,但听力敏锐的他在进来之前就听了不少通话,听到孟亚林与绑匪谈话的主要内容,甚至比就守在电话机旁的严华健听的还多、还清楚,连绑匪的声音特征都牢记在心。

    郭拙诚点了点头,看了望着自己的孙兴国一眼,说道:“对,我们不用准备现金。人家压根就没有想到来取钱,他们这是玩的缓兵之计,以为我们会将重点放在他们取钱的动作上。”

    “不会?”严华健连忙说道,“如果他们不取钱,那绑架孟薇干什么?”

    那个负责刑侦的副局长也说道:“难道他们就是贪图她的美se,要强jian她?可是,如果强jian的话,根本没有必要带她走啊,这不是自己给自己增加暴露的风险吗?”

    孙兴国看了郭拙诚一眼,对另外两人解释道:“我们现在封锁了绣品公司,不说是穷凶极恶的绑匪,就是一般老百姓也知道我们jing察插手了。他孟亚林怎么可能偷偷地凑集资金,怎么可能在我们jing察的眼皮底下将钱送出去。我认为这是他们要逃跑的前兆,是在为他们争取时间。只要我们把jing兵强将集中在趁他们取钱的时候抓捕他们这个方向上,他们就可以从容逃离。”

    刑侦副局长虽然认为孙兴国说的有道理,但他心里潜意识地认为孙兴国只是一个新加入公安系统的领导,肯定对刑侦方面的业务不熟悉,所以还是提醒道:“孙局长,如果他们不为取钱的话,他们的作案动机是什么?难道就是带着孟薇流亡,或者将孟薇绑架出国?她只是一个小女孩,除了漂亮,难道还有什么隐藏的东西值得他们如此大动干戈?”

    虽然孟薇有一定的经商能力,虽然她的绣品公司也值钱,但这都不会成为绑匪绑架她的理由,如果是那也太牵强附会了。

    “报告!”这时,一个jing察快步走了进来。

    孙兴国问道:“什么事?”

    jing察说道:“报告局长,刚才我们找邮电局的同志帮忙,他们找到了刚才打电话来的座机位置。”

    负责刑侦的副局长连忙问道:“哪里?”

    jing察马上回答道:“高临县齐峰公社王家寨大队的大队部。……,齐峰公社有一台交换机专门负责齐峰公社和周围两个公社的电话,是一台人工交换机,接线员肯定这个电话就是那里打出来的。”

    所谓的人工交换机就是由人来控制电话的接通。甲要打电话先拿起话筒,使座机到接线员的电路导通,然后接线员问甲要打给谁,等甲说出打给乙后,接线员就把手里的塞绳插到乙所对应的插孔,并送出振铃信号,同时监测电路的情况。直到甲和乙通上了话,接线员才把自己的话机摘下来,注意着代表电路通断的红绿灯,等双方挂了电话,接线员就把这条电路释放还原。

    电子交换机则由电磁铁和晶体管组成的复杂系统来自动完成接线员的工作,而程控交换机则有处理器来完成这些工作。

    现在几乎没有私人电话,就算有也是一些领导干部,所以接线员知道电话是哪里打出来很容易。

    孙兴国问道:“我们已经派人过去了没有?”

    jing察说道:“我们已经通知了临高县公安局,要他们马上派最近的民jing和治安队员过去。估计半个小时内就会赶到现场。他们还给临近大队领导打了电话,要求他们先去控制村头和村尾,注意进出村口的人。”

    郭拙诚赞许地看了这个jing察一眼。

    等他离开之后,郭拙诚突然问孙兴国道:“你能听出绑匪的年龄不?”

    孙兴国一愣,稍微回忆了一下,说道:“是,听声音他的年纪并不大,也就是二十多岁左右。虽然他说话声音恶狠狠的,但里面带有颤音,不是因为激动就是因为害怕。……,首长,你是说他们根本穷凶极恶的之徒?”

    郭拙诚摇了摇头,说道:“刚才副局长不是说如果他不为取钱的话就没有作案动机,我在想他们的作案动机。如果他们不是一群惯犯,也不是真正的穷凶极恶之徒,那么这件事就好解释了。”

    负责刑侦的副局长脱口问道:“怎么好解释了,什么意思?……,你是说这个绑匪第一次作案,本意不是为了绑匪,或者只是为了吓唬孟薇一下?那这也太不明白事理了?这种事能这么干吗?不管怎么样,这是犯罪,而且是严重的犯罪。他怎么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

    郭拙诚笑了笑,说道:“我只是猜想,我也不知道真实情况。”<eo、轻度忧郁症的月票,感谢各位的订阅)(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