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1077章 嚣张的对手

    ()听说公司现在停产了,郭拙诚也没有要求他们复工,只是请他们并转告职工稍安勿躁,公安机关一定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请大家放心。

    之后,郭拙诚走到孟薇的父母跟前安慰了一会,孟薇父母虽然焦急而悲伤,但还是很感谢地对zheng fu的行为,对郭拙诚亲自过来过问这件事表示了感激。

    郭拙诚之所以亲自来这里,不是他作秀,而是因为这个案子实在太重要了,可以说是改革开放以来的第一案,甚至可以说是1958年之后的全国第一案。

    虽然前世的郭拙诚听绑架案听得很多,媒体上时不时出现绑架的事情,但在这个时代的绑架案很少很少,可以说十年难遇。这不是说现在的治安情况非常好,达到了夜不闭门、路不拾遗的地步,相反近几年因为大量知识青年回城而城里没有这么多岗位安排他们而无所事事,导致治安情况快速恶化,杀人的、放火的、强jian的、斗殴、敲诈勒索的案情很多很多,导致zhong yang不得不来一次严打行动,杀掉一大批也关了一大批,这才导致社会治安发生了好转。..

    而绑架案之所以很少,甚至可以说是现在是绝迹的,是由绑架案的xing质决定的。绑架一般伴随着勒索,勒索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勒索钱财,都是要求被勒索一方支付巨额财富才采取的极端行为。当然,也有勒索的目的是为了释放人员或者达到一定的政治诉求,这种情况有,但比例不大。

    绑架勒索的前提是社会财富分布不均。富裕者的财富是贫穷者财富的几十倍甚至上百倍。被勒索者能够支付或者能够借到足够的钱财支付赎金。这笔赎金足以让实施绑架的歹徒舒服一辈子或者逍遥很长的时间,值得他们铤而走险,否则是没有人为了一个包子、一个馒头来冒着生命危险来绑架一个人。

    而自1958年以来,中国的贫富悬殊很小很小,可以说大家都是穷光蛋,加上人口管理非常严格,老百姓都被限度在一个狭小的区域内,绑架没有经济基础而且实施起来非常难。那些混混、地痞们也就咋呼一些。当然逼别人拿出一只鸡、一条狗送给自己或自己一伙大大牙祭而已。

    至于绑架了别人然后威逼zheng fu释放被关押的人员则完全没有,中国zheng fu的强势人人皆知,根本没有人想过采取这种方式。这种方式的政治土壤只在局势混乱的中东、非洲才有可能。

    郭拙诚真的不想争这个第一,但他知道琼海岛肯定是大陆内部最先出现这种案子的地区之一,因为现在的琼海岛已经出现了巨大的贫富悬殊,而且与内地比,这里的人有很多是令人垂涎三尺的富翁,只要绑架一个人拿到一万元的赎金,在月平均工资只有一百多元的内地来说,无疑是一笔巨款。是一笔可以让农民和普通工人舒服生活十年甚至几十年的巨大财富。而一万元在这里却只是一个人一个月的工资。

    这种差距是很让人心里不平衡的,很容易导致某些人蠢蠢yu动。

    这也是郭拙诚一定要对公安局整改。一定要建立前世110那种联防联动机制的原因。加大公安机关的威慑力,提高老百姓的见jing率,加快干jing的反应速度,虽然不能杜绝违法犯罪的灭绝,但可以大大减少发案率,可以将很多刑事犯罪案子消灭在萌芽状态,可以吓阻那些胆小的想干坏事又不敢下手的家伙。

    现在既然这个第一落在了琼海岛,郭拙诚就必须争取在第一时间内侦破它,让它成为破案速度也第一的案子,这样造成的影响才会小。

    孟薇是一个小人物,是一个平凡的女孩,但她又不是一个小人物,她是琼海岛第一个民营企业家,又与香港、西班牙等地又关系,她所掌控的绣品公司总部在香港,投资控股是iic公司,如果不出事也罢,国际社会上没有过多的人注意她,毕竟她的公司太小。但一旦出了事,很多媒体就会如闻到血腥的鲨鱼一样猛扑过来,就会有人借题发挥,就会有人过来挖内幕……,那时候,郭拙诚就得焦头烂额了,他必须在媒体反应过来之前将其解决掉。

    对于破获这类案子,无论是政法书记严华健还是公安局长孙兴国都没有经验,郭拙诚虽然前世听说过不少,但他毕竟不是专业的刑侦人员,此时也提不出什么好建议。只能看着公安人员将公司一个个员工喊到一间办公室里逐一询问,询问孟薇这段时间的情况,联系人,她的社会关系,询问是不是有仇人等等。

    看到自己的到来让干jing们空前紧张,郭拙诚也是无可奈何,他坐在一边看着干jing认真地询问,一边脑海里回忆着前世在电影、电视里看到的公安人员破案的情节。突然无意识地对身边孙兴国问道:“你让人监控电话了没有?”

    孙兴国不解地问道:“监控电话?怎么监控?”

    郭拙诚一想,也明白了自己还真被外行了,现在的电话监控难度可比前世的麻烦得多。前世使用的是程控交换机,只要有电话打进来,立即就能得到主叫号码,立即就能根据装机资料知道电话是从哪里打过来的,得出结论的时候只要几秒钟。在拿起话筒通话前就可以命令离打电话最近的干jing出击。

    可是现在是半自动电子交换机或者是人工交换机。如果是人工交换机还好说,直接打电话到交换机房命令接线员寻找并告知打进电话的人所用的电话,只要这个接线员不是新手,她就能很快找到发话的座机,然后让公安人员去寻找。

    而半自动电子交换机就麻烦了,必须顺着线路寻找发话方的交换机,然后在这里进行话单寻找,最快也要几个小时,那时候打电话的人早就逃之夭夭,如果他是绑架者的话。

    郭拙诚说道:“那就派人守在公司每一部电话机前,让人守在邮电局的交换机那里。”

    孙兴国马上跑出去安排人员值守,实际上他已经安排了人员守住了与孟薇有关的几部关键电话,如她总经理办公室的电话、公司办公室的电话,他还让人到了邮电局,守在信件分拣室,监控是否有勒索邮件,公司周围更是守得严严实实。

    在临时的询问室里,郭拙诚听了一会后就走了出来,信步走到了孟薇的总经理办公室。严华健和两个干jing以及孟薇的父亲孟亚林和一个公司的高管坐在这里。

    孟薇的父亲孟亚林垂头丧气,抬头看了郭拙诚一下又低下了头,脸上一阵懊恼。其他的人则敬畏地看着郭拙诚,只是严华健的程度要轻一点,稍微轻松一些。

    郭拙诚对那个毕恭毕敬坐在电话机边的干jing问道:“一直没有来电话?”

    干jing连忙回答道:“来了三个电话,一个是从香港打来的,问这边的货物发送情况,公司的人已经回答了对方。一个是下面收购部打来要收购资金的。一个是税务局打来询问公司经营情况的。……,没有特殊的电话。”

    郭拙诚哦了一声,就走到严华健身边,准备在他旁边的沙发坐下,这时电话响了。

    干jing很自然地伸手正要接,郭拙诚喊道:“让孟会计接电话。”

    见孟亚林犹豫,其他干jing又迷惑,郭拙诚对孟亚林说道:“你是她父亲,到这里合情合理,无论对方是谁,你可以自报家门,就说你是孟薇的父亲。”

    严华健不解地问道:“郭主任,这不让外面的人知道绣品公司出问题了?他说话的语气一听就知道……”

    郭拙诚说道:“没关系,这事迟早会捅出去。只要孟会计说话的时候尽量平静一点,不要太惊慌失措,人家也只会怀疑。”

    这时孟亚林说道:“好,我来接。”说着,他深呼了一口气,拿起电话,用平静的口气对着话筒说道:“喂,我是孟亚林,我是孟薇的阿爸,你找谁?”双手因激动而有点颤抖。

    话筒里沉默着,就在孟亚林喊出喂的时候,里面传来了一阵夸张的笑声:“哈哈哈,孟老板的阿爸?你怎么来了?”

    孟亚林脸se变得更加苍白,周围的干jing也立即紧张起来,就是郭拙诚也没有想到这个电话就是绑匪打来的。

    因为大家都没有这方面的经验,除了一个干jing被郭拙诚安排快速地跑出去给孙兴国汇报外,其他人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孟亚林跟绑匪通话,等待绑匪透露出更多的信息。

    孟亚林焦急地问道:“你是谁?你要干什么?”

    绑匪很嚣张地笑着说道:“我是谁?说了你也不认识。五指山的红猿猴你听说过没有?哈哈,你肯定没有听说过,因为我也是刚才乱捏的一个绰号。至于干什么嘛,不说你也知道。我们几个兄弟手头少了一点钱,就这样找上了你女儿了,你女儿可是大老板,靠上了郭拙诚那个大官做生意发了大财,你说是不是该救济我们一点?反正将来运动一来,你们也是被专政的对象,与其那时候给别人花,还不如现在给我们。”

    (感谢漠孤烟的打赏,感谢明陈的月票,感谢各位订阅)(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