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1061章 无期徒刑

    ()孟薇咬了牙,没有理她。

    等人到齐后,孟薇忍着悲伤,沉痛地说道:“同志们,我给大家通报一个不好的消息:我们这次发往国外的绣品发生了严重的质量问题,里面有不少劣质产品。根据香港总公司的规定,这批价值十六万美元的绣品将被全部退回来,将在我们公司全部销毁……”

    “啊”所有人包括童娅娅也惊呆了。

    一个人吃惊地喊道:“怎么可能?为什么要销毁?”

    质检部、评级部等关键部门的经理更是一脸的惨白,上面写满了惊恐。有两个心里有鬼的人时而偷偷地把愤怒的眼神投向显然也慌了身的童娅娅身上,心里祈祷自己这次能侥幸逃脱惩罚。

    只要不是傻子就这么出了这么大的事,没有人承担责任不可能。而且十几万美元可是一笔天文数字,公安机关很可能介入,到时候也许有人要为此坐牢,有的甚至很可能被枪毙。 ..

    童娅娅显然完全没有料到问题如此严重。她虽然不知道杨乐怀、杨晋志他们厂里发出的绣品中有多少劣质产品,但就算他们发的全部是劣质产品,其总数也不会超过十分之一,价值也只有一万多美元,怎么会全部要销毁呢?难道还有其他人也把劣质产品放进去了?

    想到也有其他人这么做了,刚才吓出一身冷汗的她又侥幸起来,只要犯错的人多,自己的责任就会小,反而会加重孟薇的责任。说明她这个经理不称职。管不好自己的手下。

    这时孟薇死死地盯着童娅娅。问道:“童娅娅,你为什么这么做?”

    众人又是一惊,目光一下落在童娅娅脸上,有不解有气愤也有慌乱……

    童娅娅却昂起头,反问道:“孟经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可都是按照你的要求一步步做的,而且质检部、评级部也是按你订的规矩来的,我们做错什么了?还有。好像我们所有绣品验完之后你孟经理还要签字?没有你的签字谁也无法使绣品入库,更不能运往国外。你自己放弃了最后一道工序的检查,怎么就把问题怪在我们身上?”

    孟薇想不到童娅娅竟然如此当面说假话,气愤地责问道:“你,你你当时说……”

    童娅娅见孟薇气得说不出话来,心里不由一阵快意,讥讽地说道:“你倒是说清楚啊,我怎么了,我当时说过什么?作为一个小小的采购部主管,我只知道只要你孟经理在单子上签了字。就表示单子所对应的绣品没有问题,可以发货了。

    当时我其实也奇怪。奇怪你怎么没有一件件检查,只顺便瞟了几眼就盖章了。哦,对了,当时似乎马上就要下班,你家里似乎有事。可是,这么验货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就如此不放在心上,因为家里有事为什么就要急匆匆的回家?”

    众人茫然地看着童娅娅和孟薇,虽然知道她们两人的话里显示出了不同寻常,但他们还是不理解其中的内幕,只知道这两个一直玩得很好的女孩之间已经出现了裂缝。

    有的人替童娅娅惋惜,有的则对童娅娅忘恩负义表示愤慨,还有一些怀有嫉妒心的人则有点幸灾乐祸,用两边相帮的神态看着她们。但更多的人则沉默以对,因为他们太在乎现在的工作了,这份工作太好了,收入这么高,可不想就因为而失去。

    童娅娅刚才说的话其实就是指上次有人给孟薇挖陷阱的事,这是一个连环套:童娅娅故意卡在要下班前的时间将所有绣品最后一道签字的工序送到孟薇面前,不断说着这些绣品质量如何好、如何可靠,请孟薇放心就是。而就在孟薇准备细看的时候,又有人急匆匆地过来说她家出了事,说她的阿玛被车撞伤了,头痛的不行,请她赶快回家。

    孟薇心急之下就相信了一同长大的姐妹童娅娅,又考虑到马上就要交货,也就草率地履行了最后一道签字的程序,然后急急忙忙地回家去了。虽然母亲只是被别人故意用自行车撞了一下,但并未受伤,但孟薇并没有因此引起jing觉,依然没有怀疑童娅娅对自己的算计。

    童娅娅今天之所以说出来,一方面是因为她现在又惊慌又兴奋,可以说六神无主患得患失,心里对杨晋志洪丽两口子恨得咬牙切齿,如此真有公安局的人来查,她肯定逃不脱法律的惩罚,同时又后悔自己贪小便宜,为了得到杨乐怀、杨晋志他们送的钱财,送她去看演唱会,同时又嫉妒孟薇在郭拙诚面前得逞,看到孟薇痛苦她就感到高兴……

    此时的她根本不能用常人来衡量,她的思维更是乱七八糟,以至于这种联合陷害孟薇的话都用得意的口气说出来,殊不知这是她今后得到法律惩处的铁证。

    如果说之前她还有与孟薇一争高下,想在郭拙诚面前得宠后取孟薇而代之,现在知道出了大事的她已经没有了这个想法,就是用脚趾头想也知道郭拙诚不会再重用她了。现在的她只想气一气孟薇而已,最好和她同归于尽。

    偏执的女人有时候不能用常理来推断。

    听了童娅娅的话,孟薇什么都明白了,红着眼睛问道:“那是你设下的圈套?”

    童娅娅猛然一惊,思维又似乎正常了一点,马上说道:“什么圈套?我不懂你说什么,我是说你太不负责了。我们这里哪一个不是加班加点地工作?哪一个不是为了公司的事放下私人家的事,只有你,看到下班时间一到就急匆匆地跑回家。你阿妈病了吗?哼,别以为我不知道,我下班后去你家看望她的时候,她根本没病。……,孟经理,虽然你是经理,但也不能这么冤枉你手下的人?”

    童娅娅装出一脸委屈的样子,不知道情况的人还真可能以为她受了天大的委屈。

    孟薇气愤地盯着童娅娅吼道:“你,童娅娅,你不要欺人太甚,你不要以为你做的事没有留下把柄给我,你就推脱得一干二净。现在请你解释一下,这次进货为什么大部分进杨乐怀一家公司的,而在这之前我们已经退过这家公司的绣品,他们的绣品并不是最好的,你为什么不进其他公司的?难道其中没有什么问题存在?

    童娅娅立即大声反驳道:“你不要血口喷人,如果你继续血口喷人的话,我要去公安局告你污蔑我!为什么进他们的货,是因为他们的价格好,数量多,满足我们的要求,质量也。。。。。。,反正我们是按照公司的制度办的,你找不到我头上。”

    因为孟薇自己也在这件事上犯有不可饶恕的错误,加上她的法律知识也不够,说话的底气自然很虚,只是说道:“这次损失这么大,有责任的谁也别想逃脱。我自己已经向香港总公司提出辞去这里的股东职位,等潘丽丽过来,我还会请她免除我的经理位置。十多万美元的损失,我会向公安机关报案的……”

    忙于自己事情的郭拙诚可不知道绣品公司发生的事,而且这事他也没有过多的放在心上,如果说有吸引他注意力的东西,那就是全部销毁绣品的事情该如何宣传好,该如何给所有人一个教训,给所有人敲响jing钟。而不能让人认为他是一个败家子,一个损害财产的坏家伙。

    对于作为道具的绣品,虽然价值十多万美元,他一点也不心痛。他甚至都没有心思去思考潘丽丽的痛苦、孟薇的绝望……

    直到有一天晚上回家,孙兴国说起琼海绣品有限公司有人报案说公司员工坑害公司,公安机关已经着手调查时,郭拙诚还意识到问题的严重xing。

    虽然公安机关才进入,但案情并不复杂,是以情况很快就明白了,犯事的童娅娅等人也已经被带到了公安局。

    孙兴国很仔细地向郭拙诚汇报了相关掌握的情况。郭拙诚很是替那个漂亮而年轻的女孩很惋惜,也很失望,根本无法想象她的愚蠢。

    当郭拙诚询问一旦童娅娅被定罪,她将会接受什么法律惩罚时,孙兴国的话让他大吃一惊:“她和那几个人故意造成了公司几万多美元的损失,按法律规定是十年以上的有期徒刑甚至无期徒刑。”

    郭拙诚惊讶地问道:“怎么这么严重?”随即说道,“又不是所有的损失都是她们造成的。”

    孙兴国说道:“直接损失就有两万多美元,这还不包括将来有可能赚取的利润。我们考虑只是购买绣品的钱、人工费、来回运输费、管理费等等。如果将公司将当众销毁所有绣品是由于她们的行为而引起的,那么归到她们身上的损失数额会更大,她们的罪会更重,作为主犯有可能被判处死刑。”说到这里,孙兴国也忍不住说道,“那女孩子太可惜了,年纪轻轻怎么就这么贪小便宜呢,也就是拿了一点特产,去沪海市看了一场梁凉的演唱会。”

    郭拙诚才想起现在是1982年,现在的法律对经济犯罪处罚很严厉,曾经有人因为毒死一头耕牛而被枪毙的,这几万美元的损失在常人眼里确实巨大。这可不是前世,官员贪污几百万上千万也不会被枪毙。

    (感谢漠孤烟、zswdbb的打赏,感谢各位的订阅。)(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