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1058章 总统要求

    ()站在钱雪森身边的郭拙诚和钱雪森等科学家一样,也是激动难抑。对这些武器的xing能和数量一清二楚是一回事,看到它们出现又是另外一回事,特别是当它们出现的时候所有的人都露出一副惊讶表情时,他们更是喜不自禁。

    他们觉得自己这一辈子值了,自己付出的血汗很值得!

    实际上最激动、感受最深的还是郭拙诚,因为他是重生的,大致知道前世的武器发展情况,至少他能断定现在出现的主战坦克、歼十战机在前世至少还需要十多年的时间才能列装,而yj801导弹和蓝光巡航导弹其出现的时间更久。

    ……

    阅兵典礼很圆满地结束了,郭拙诚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前往外交部,在那里他将与伊拉克总统乌代重新进行会面,重新进行会谈。

    这次会谈即使一次私人间的会面,也是一次公事上的谈判。公事上的内容很多,如中国在伊拉克波哈兹地区的油田问题、伊拉克向中国采购新式武器问题、伊拉克有关军事改革的问题、中国向伊拉克出口水果、蔬菜的问题等等。. .

    在名义上,郭拙诚与乌代之间的谈判是不对等的,因为郭拙诚目前只是一个地区的一把手,而乌代是伊拉克的总统,级别相差实在太大,所以他们的交谈只好以私人的名义进行。当然其主要原因是乌代对郭拙诚很信任,甚至有点信赖,他根本不在乎郭拙诚的身份。愿意和他交谈一切话题。

    按乌代给郭拙诚的说法。他是来向郭拙诚请教的。同时也是为了向郭拙诚表示感谢的。如果强调双方身份对等的话,他就很难有机会和郭拙诚推心置腹地交流了,他这次来中国的目的就很难达到。

    很显然,郭拙诚在这次交谈中有私心,他将琼海岛出售水果和蔬菜的事也插了进来。在会面之前商定谈判主要议题的时候,虞罡秋有点不赞成郭拙诚假公济私,但郭拙诚却振振有辞地说道:“谁叫他们伊拉克缺少水果、蔬菜呢?你不知道,我这是帮助他。不是求他帮助我。”

    正如郭拙诚所说的,他和乌代重新见面后,郭拙诚说出的任何要求根本不需要他去求乌代这个伊拉克的总统,而是只要郭拙诚说出来,乌代就很爽快地答应了。

    两人都是年轻人,年龄相差无几,乌代只不过比郭拙诚大两岁多而已,但现在也不到二十岁。与他们打交道的官员都比他们年龄大得多,即使伊拉克因为战争和各种屠杀而提拔了不少年轻的官员,但再年轻的官员基本也是乌代年龄的两倍。而中国官员的平均年龄更大。副部级以上的干部年龄普遍都在五十岁以上,都是郭拙诚年龄的三倍以上。

    现在两个位高权重的年轻人坐一起。自然很高兴、很开心。两人现在的情况说得正规一点就是兴趣相投,说得市侩一点就是各取所需,说得暧昧一点就是**,说得文雅一点就是视为知己,说得难听一点就是狼狈为jian……

    相对来说,乌代对郭拙诚的需求更大一些,郭拙诚在谈话中一直掌握主动。

    被伊拉克人民誉为天才的乌代之所以能够上位,之所以能改变前世的历史取代萨达姆而成为伊拉克的总统,郭拙诚功不可没。

    如果没有郭拙诚帮他在两伊战争中取得巨大的战绩,如果没有这些战绩帮他树立崇高的威信,如果没有郭拙诚帮他训练特战部队成为暗杀萨达姆的主力,如果不是郭拙诚帮他设计镇压异己,……,乌代不但不可能坐上这个人人垂涎的宝座,连生命都不可能保住。

    乌代再怎么感谢郭拙诚都不为过,况且郭拙诚对伊拉克的要求不多,波哈兹地区油田的问题只存在商讨双方如何配合,如何是双方获利,如果中国不能在这里顺利采掘石油,伊拉克也得不到好处。

    乌代为了使伊拉克更强大,更为了使自己的屁股坐的更稳,他希望继续从中国大量进口先进武器,可是中国和美国达成了限制尖端武器出口的协议,现在不是有钱就能采购到先进武器的,能不能从中国买到尖端武器还需要中国帮他们解决更多的问题。

    其次,乌代也慢慢看出伊拉克现在不能再过于穷兵黩武了,必须静下心来进行经济建设,他们一样需要资金需要人才需要技术。

    可以说他所掌握的国库现在已经一贫如洗,这么多年的两伊战争耗尽了原来的所有外汇储备。要想国库充裕,要想手头有更多的钱可以支配,他必须发展经济,而且他也知道伊拉克不可能一下子涉足高科技领域,好高骛远的结果是劳民伤财。很自然的,他的目光落在中国,只有在中国这里找一些不那么尖端的、能够让伊拉克国民组织生产的技术进行生产,以便改善民生,让国民慢慢应付目前的困境。

    另外,乌代毕竟是年轻人,又是靠战功起家的,不说为了伊拉克的强大,就是为了满足他心底里那个指挥千军万马的将军情节,他也不会放弃强军思想。

    一方面是伊拉克经济不许可维持大规模的军队,一方面伊拉克又必须维持强大的军力,这一对矛盾时刻存在,时刻困恼这个年轻的总统,他再傻也知道要解决这对矛盾就只有通过强化军队的战斗力,提高士兵的素质来实现。

    而对如何提高军队的战斗力,如果提高士兵的素质,乌代再自负也知道自己不行,他必须找郭拙诚这个最好的老师帮他出主意。

    所有人都知道,年轻人一旦信赖谁,或者崇拜谁,他们对偶像的忠诚永远比成年人的可靠得多。不说郭拙诚只是希望伊拉克采购琼海岛的蔬菜、水果,这也是他们所需要的,就是郭拙诚要在伊拉克倾销一些其他他们不怎么用得上的东西,乌代也会答应。

    只不过现在中国的商品实在太少,自己都是供不应求的阶段,很多物资还要销量供应,票证都还没有到取消的时候,商品还需要国家有关部门动用行政的力量来分配。中国根本没有多余的商品送往伊拉克。

    郭拙诚记得中国取消票证还需要近十年的时间,肉票、蛋票、布票只会逐步地消失,粮票和油票消失所需要的时间会更久。前世的时候粮票真正退出经济领域是在1990年之后,在此之前人们到粮店买米除了掏钱之外还需要掏粮票。前世他读大学的时候,学校发下来的粮票同学们还能找小贩换鸡蛋吃。

    郭拙诚提的要求不值一提,乌代满口答应。而乌代提的要求郭拙诚却根本答复不了,因为他的那些要求涉及到两国关系,特别是伊拉克希望进口先进武器的事情还涉及到中国的外交政策,涉及到中美之间的承诺,这可不是郭拙诚所能拍板的。

    郭拙诚也没有一口拒绝,而是把情况说清楚,并开诚布公地说自己没有这个权力。

    乌代多少有点失望,很不忿地说道:“郭,你完全可以掌握国家权力,没有权力真的什么都不行。如果是我父亲当总统,肯定他不敢向你们提出这种要求,可如果你当中国的首脑,你肯定会答应我。郭,你什么时候能当上首脑,需要我帮忙不?……,不,不,我不是要干涉你们国家的内政,我是说凭你的本事完全可以胜任这个位置。”

    郭拙诚对这个口无遮拦的家伙实在很无奈,幸亏我郭拙诚没有这个野心,真要让人知道了,老子还不担心随时被人五马分尸?虽然现在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那也不能允许野心家的存在。

    看到郭拙诚真的不高兴,乌代也住口了,没有再这个问题上再说愚蠢的话,而是转移话题谈论起请求中国帮助伊拉克建设民用商品工厂的事情。

    郭拙诚口头上说这个问题很困难,告诉对方中国现在也是商品供不应求的时代,甚至比伊拉克的情况还不如,但是他内心却还是希望中国企业能走出去,能够在伊拉克等中东国家建一些技术含量不高的工厂,让中国的工人分流。

    因为他知道用不了几年中国的国营企业经营就会陷入低谷,很多企业的工人就会没有工资拿。虽然中国不会搞大规模的企业破产,但这些企业都需要国家对他们进行补贴。

    这一世虽然因为军工企业因为军火出口的订单大增而逃脱了悲惨的命运,很多前世本应消亡的企业因为生产利润高的军火而生气勃勃,但郭拙诚却没有盲目自信到认为所有国营企业能逃过前世那道濒临死亡的关卡。

    要知道那道关卡是如此的严酷,时间是如此的长,以至于“下岗分流”、“减员增效”成了官员嘴里的口头禅,成了企业家挽救企业的法宝。

    在郭拙诚心里很快有了一个清晰的计划,那就是将前世国营企业的重灾区东北三省的工人和企业分流,将三分之一的工人甚至一半以上的工人到伊拉克去,到中东去,到比中国更贫穷的非洲去。

    (感谢y228、最佳能源、漠孤烟、zswdbb等老朋友的多次打赏,感谢55795、雾里看花2009的月票,感谢各位的订阅)(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