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1020章 IT牛人

    ()还有,以电信业务为主it产业还有一个特点,就是顾客几乎天天会产生消费,通话、上网、玩游戏等等行为都因为产生费用而带动相关产业的快速发展,其影响力更是大大超过家用电器。

    可以说,it产业除了其本身,它带动的产业就远远超过家电。it产业更超过使用领域狭窄的军-火,可以说二十一世纪谁掌握了it产业的主动权,谁就赢得了世界。

    重生的郭拙诚早就对此蠢蠢yu动,早就想从这个领域大捞一把。只是一时没有找到合适的人,直到遇到了陈盈科,他才决定让这个书呆子带头研究,先从技术上保证不落后西方国家再说。

    现在郭拙诚将他留下,就是想和他一起商量将来如何组建公司、如何开发产品、如何开拓市场、如何把握未来方向。

    对于这个目前还只是研究所,还没有成为一家商贸公司的机构,郭拙诚并不想自己直接控股,他赚的钱实在已经够多了,没有必要再捞钱,更不想因为掌握国家命脉产业而遭人非议。到了他这个地步,更希望往仕途上发展,已经开始在乎自己的羽毛。至于金钱,还真的只是一个数字,他已经不在看重。不看重金钱,对郭拙诚而言绝对不是装逼。

    可是,他又不能放任陈盈科他们无序的发展,他必须让他和他的研究所以及将来的商贸公司在自己的控制下运作。因此他决定将这个将要成立的公司股权拆分,自己有间接控制权,其中由国家持有最多的股份、由网络游戏集团公司持有一部分股份、由iic公司持有一部分股份、由美国布鲁斯家族持有一部分股份、最后才是陈盈科个人持有一部分股份。

    如果将国家和陈盈科个人的股份剔除,郭拙诚能影响的股份超过百分之六十五。如果再把国家的股份加进来,通过上级领导同意的情况影响股份,则郭拙诚至少能掌控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股份。

    从认识陈盈科的时候起,郭拙诚就知道他只是一个技术高手,甚至有点书呆子气,虽然他渴望打开市场,但不是一个经商高手。通过现在的交谈和询问,他越发知道了对方的弱点:陈盈科根本没有承担将中国的电信技术和产品推向世界、倾轧国外大电信商的能力。

    仔细想来,郭拙诚也觉得自己不是这块料,无法在商界叱咤风云,更别说将范围扩大到全世界。

    为了今后能把握it产业的走向,为了将这个金矿群抓在中国人手里,郭拙诚知道自己必须寻找一个能够承担如此重大责任、完成重大任务的人。

    陈盈科,他就潜心做他的研究,中国一样需要潜心研究的人。

    在与陈盈科谈论将来的电信发展方向的同时,郭拙诚的脑海里不断闪过一个有一个金光闪闪的名字:任政斐、贵威侯、钟才基……在这一连串it产业的大佬中,郭拙诚最欣赏的自然是白手起家的任政斐,前世的他在1982年随国家整建制撤销基建工程兵而复员转业至深-圳南海石油后勤服务基地,工作不顺利,转而在1987年集资21000元人民币创立公司,慢慢地他将这家小公司发展壮大,最后成为中国家喻户晓的大公司,也成了世界知名的it大企业。

    不过,这一世他没有转业分配到地方,而是随着工程兵进入了伊拉克,而且现在他就在建设工地上当着中层领导,拿着高额的薪水,ri子过的有滋有味。

    “不知道他还有没有这股雄心,前世的时候听人说他亲自扛着自己设计制造的小用户交换机到处推销,累了睡车站渴了喝凉水饿了咬面包,用2万元就打造出了一个令世人瞩目的it帝国。这一世没有磨难,他会雄起吗?”想到前世的这个牛人现在吃香的喝辣的,郭拙诚不无担忧。

    这一世郭拙诚并没有过多地拉拢或影响前世的那些牛人,牟小牛在前世是一个成功的商业人士,但并非是商业巨子。褚绪基、文保衡前世是总理,这一世郭拙诚也没有给他们创造太多的条件,至于其他人,郭拙诚更没有去拔苗助长。因为他担心弄巧成拙,唯一全方位提供了帮助、彻底改变了命运的好像只有的父亲。前世的父亲在担任县委副书记后因为血案而降职,最后郁郁不得志。这一世却因为他的帮忙摆脱了yin影,一路直升,从小小的县委副书记升到了现在的滇南开发区主任,最近成为了副省级干部。

    可是,看到眼前的陈盈科一副完全知识分子、科研人员的样子,过于老实和循规蹈矩,郭拙诚决定还是找任政斐谈谈,将这个前世的it牛人挑选出来,让他承担起带领中国企业横扫世界的重任。

    郭拙诚相信聪明人终究是聪明人,即使没有磨难,仅对方的智慧和自己对他的帮助,任政斐就不会失败。是金子总会发光的,更何况自己为他把握方向,风险就降低了一半以上。

    心里笃定的郭拙诚静下心来与陈盈科交谈技术领域的事,将这个称得上交换机专家的家伙侃得一愣一愣的,差点以为郭拙诚是带他学习的教授了。

    两人谈了好久,直到陈盈科眼睛一眨一眨了,郭拙诚才让他出去休息,好好体会自己说的,分手的时候还约好晚上一起吃饭。

    等陈盈科出去后,郭拙诚就拿起电话打到褚绪基的办公室:“褚书记,你手下的那个任政斐放假回来了没有?”

    褚绪基咦了一声,问道:“他来找你了?”

    郭拙诚一愣,问道:“发生什么事了,他想辞职还是干什么,为什么找我?”

    褚绪基吃惊地问道:“你到底和他见面没有?你没见到他,怎么就知道他要辞职?”

    郭拙诚乐了,真想不到这家伙还真是一个不安稳的鸟人,前世还可以说是因为工作不顺利,生活待遇差,因而破釜沉舟地搞实业办公司。可这一世的条件这么好,是真正的高收入高待遇,怎么回家一趟反而要辞职呢?

    郭拙诚笑着说道:“没有,我只是猜测。……,他为什么要辞职?”

    褚绪基心里依然奇怪,但没有再问郭拙诚为什么这么猜测,而是回答道:“他刚从我这里出去。他说什么琼海岛的旅游业肯定会发达起来,外地来的旅客一定很多,到了这里没有地方住,没有地方吃饭。如果他出资建一个大酒店的话肯定能大赚钱,又能为zheng fu解决麻烦。他还说他准备邀几个人把这两年的收入凑在一起,先在我们公署附近建一个高档大型的酒店,将来视发展情况在扩张。他还说什么即使失败了也无所谓,大不了等于这两年没赚大钱。

    ……,郭主任,说真的,我也觉得他的这个想法是一个好生意,如果他真的建了大酒店,想不发财都不行。不过,我不想他辞职,他可是我手下最能干的人,有他我可轻松多了。刚才正劝他放弃这个想法,也劝他让他家里的人来办这件事,要求他自己继续上班。我还吓唬他说谁知道政策会不会有变化?跟他说你这么高的收入,比一般做生意的小老板的收入还高,为什么不用两条腿走路,多保险啊。呵呵,看他的样子他根本没有听进去,估计过几天还会来找我。”

    郭拙诚额头上全是黑线,问道:“他竟然想办酒店?……,他准备邀几个人?”随即,他说道,“算了,我懒得打听这些,你把他给我喊过来,我有事找他。”

    不得不说现在是创业的黄金时期,创业的成本并不高,而市场需求量巨大,可以说国内极大多数商品都是供不应求。而任政斐等人不缺的就是钱,他们在伊拉克的时候一个月收入都是上万,又没有什么娱乐和消遣,除了工作就是学习。正如虞罡秋对郭拙诚说的,郭拙诚将那里办成了一个培训现代企业管理的黄埔军校,无论是一把手褚绪基还是任政斐这些中层干部,他们除了学与采油、炼油、石油加工的专业知识外,还学了大量的企业管理知识。

    正因为他们的心思全在学习上,他们除了吃要花自己的钱以外,穿、住、用都是公司包了,穿的是工作服、住的单位分配的集体宿舍、用的公司统一配发的家具,他们的工资收入、出国补贴、高温补贴等等几乎都全部存了下来,一个月能存一万多元。一年多下来,他们一个个平均都是十几万、二十万的富翁了,而任政斐这种中层干部的收入更多。

    而现在建房屋的成本才一百多元一平方,他们每个人的积蓄足够建筑一栋近两千平方米的楼房,如果任政斐真的邀请人一起建酒店的话,就算不贷款也能建一座不错的酒店。至于生意会不会好,不说郭拙诚这个重生者,就是普通人也知道是什么结果,绝对是财源滚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