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1019章 金矿群

    ()陈盈科很自豪地回答道:“目前申请鉴定的是五千门交换机,但我们已经有了一万门的技术储备,目前正在进行软件调试,六个月之后就可以进行测试了。”

    郭拙诚说道:“五千门也够可以了,你们的进度很快啊。这才多久的时间?”

    陈盈科有点得意地笑道:“还不是因为有诚信投资公司的无息贷款,有布鲁斯家族请来的外国专家帮忙,还有国家邮电部的支持,加上我们与法国进行技术交流,而主要的硬件、软件又有滇南开发区的帮助,我这里反而想一个组装车间一样,想不快都不行,呵呵。”

    郭拙诚问道:“今天怎么到这里来了?不会邀请我出席你们的监督会?”

    “我真心想邀请你,但你会去吗?你可是我们程控交换机的最大功臣,没有你,我想不敢想真的开发出来了。”陈盈科感激地看着郭拙诚,之后又说道,“我这次来还是想请你帮一个忙,我想把第一台商用程控交换机用在琼海岛试用。”

    郭拙诚苦笑道:“你这是感谢我还是坑害我啊?这xing能不稳定的交换机用上去可是会遭来别人骂的。”

    陈盈科不好意思地说道:“其他地方我很难说服他们使用。再说,如果真的在沪海市、京城等大城市使用,不说这些城市邮电局的领导不敢拍板,就是我自己也不敢担这个风险。你们琼海岛虽然是一个地级市,但这里用户不多,出了故障也不会造成什么大的影响,所以我想这里试验。你放心,不管怎么说总比你们用的人工交换机要稳定得多。”

    郭拙诚郁闷地说道:“你还真是认为我们琼海岛好欺负啊。你怎么对自己这么没有信心?连这点风险都不敢担?”

    陈盈科尴尬地说道:“不是没有信心,是担心出问题后公安局把我给枪毙了。我听说通信故障会被组织上定义为政治事件,我……我……谁能保证自己的设备不出一次故障呢?”

    郭拙诚的眉头皱成了川字,不得不说陈盈科的担心是对的。

    现在大家对通信的重视程度远远超过前世,前世电话中断一会虽然怨声载道,但还不会上升到政治高度。而现在不同,不同上升就是政治高度了,现在即使是县邮电局也有军队派官兵驻扎监视,一旦遇到重要的事情,如卫星发she、导弹发she、zhong yang召开重要会议,不但邮电局的军代表24小时驻守在机房,就是公安局、基干民兵都要在外围值班,要保证机房和长途线路的安全,要防止什么敌特的破坏。

    这个时候的长途线路一般只有两种,一种是无线微波、一种是有线载波,无论是微波还是载波,其带宽都很窄,一般一对线只能容纳几对人同时通话,而且过十公路左右的距离就要一个中继站,要对线路中的信号进行放大,否则对方根本听不到声音,或者声音湮灭在一堆噪音中。

    遇到大事的时候,每根载波线路的电杆线都守着一个持枪民兵,每个中继站都有公安干jing或者军人戒备。如果出现问题,降职、撤职都是轻的处罚,坐牢才是最常见的惩处。

    陈盈科确实不敢担也担不起这个风险,邮电局的领导也不敢贸然同意。他从京城万里迢迢跑到这里来寻求帮助确实情有可原。

    见陈盈科眼巴巴地看着自己,郭拙诚答应道:“好,我帮你这个忙。”

    要想通信快速发展,还必须有人吃这个螃蟹,如果真的等到技术成熟,等到外国开始大面积使用了,我们在使用,那又会走前世的老路,通信行业又只能跟在外国人的屁股后面走,郭拙诚可不想这样。再说,他对现在的通信真有点深恶痛疾,前世用惯了程控电话、用惯了手机的他,感到现在的通信真的不方便,不能随时随地打电话不说,郁闷的就是音质差、噪声大,从海卡市打到省城五羊市必须吼对方才听见。最最郁闷的每次都要话务员转接,要先报自己的代号、名字,对方的代号、名字,然后等待话务员接通。

    还有一个不方便的是话路太少,遇到有多人打电话,后来的人就必须等待,等待中继电路释放。虽然他因为是公署一把手,话务员每次都会优先给他安排电路,遇到紧急情况还将其他人正在同的电话掐断将中继电路交给他,但他还是觉得不舒服,感觉那些被掐断了通话的人在骂他。

    现在海卡市到五羊市是两路载波,也就是说只容许两个人两台电话跟省城或外地联系。如果有了程控交换机,有了光纤传输设备,那么一对34兆速率光纤就可以让一千九百多人同时跟外地的人通话,至于155兆或者10g的光通信设备,容许通话的人就更是成千上万了,基本上没有拥挤的时候,随时都可以打。

    陈盈科眼睛一亮,同时大大地松了一口气,连忙说道:“太好,真是太好了。”

    郭拙诚又问道:“你们现在试验了多久,技术鉴定的时候不会出差错?”

    陈盈科有点不肯定地说道:“我们已经连续试验运行了一个月,虽然出了几个小问题,但大问题没有,比较稳定,跟法国交换机的指标不相上下。”

    郭拙诚心道:幸亏我对你的xing格有所了解,否则你这个书呆子说出过几次小问题,谁敢让你试啊。而且你们在试验室试其模拟出来的负荷肯定没有实际中的复杂,也没有什么雷击、线路被雨水浸泡、用户线短路等恶劣情况,一旦到了实际环境中,情况未必就这么稳定了。

    郭拙诚说道:“有这么多人帮助你,如果你的xing能比法国的差太多,那我真的把你看走眼了。”

    陈盈科讪讪而笑,说道:“人家法国现在的程控交换机技术可是世界最好的,我们能达到这个水平算很好的了。郭拙诚,我现在回去马上让人运设备过来。”

    这家伙还真是只适合搞科研,听到郭拙诚答应了,他转身就要离开去买船票。这雷厉风行的动作让郭拙诚感到好笑又感到心酸,同时更坚定了要帮助他的决心。他一把扯住对方,说道:“别着急,我还有事要问你呢。”

    陈盈科一愣,有点害怕地问道:“你不会反悔了?”

    郭拙诚笑道:“我干嘛反悔?我还有一些技术问题想问你呢。……,你先坐下,耽误不了你的时间。我让人帮你去买船票,让五羊市那边准备飞机票,远比你自己匆匆忙忙快多了。”

    陈盈科感激地说道:“那太好。就是……就是飞机票能买到吗?我可不是处级干部,飞机票要处级以上干部才能买到。”

    郭拙诚笑道:“如果不是我们琼海岛每周只有一趟飞机,你可以直接从这里坐飞机走。你放心,保证让你后天到达京城就是。我们坐下来好好谈谈,今天晚上我请你吃饭,让你尝尝我们琼海岛的特产,慰劳慰劳你这个填补我国程控交换机空白的人。好好休息之后再出去,别累得把身体搞垮了。”

    郭拙诚如此看重这个书呆子陈盈科,是因为他知道未来的通信设备市场有多大,如果说军-火买卖是一个金矿,那么通信设备市场则是金矿群,无论是交换机、光端机、光缆、电话机、移动基站、手机、无线寻呼机以及与互联网有关的电脑,一个个都是让人垂涎的金矿,其市场价值每一个都得用万亿美元来估量。

    郭拙诚可不想放弃这个市场,这也是他调动如此多的资源帮助陈盈科进行程控交换机研发的原因。现在还没有人感觉到这个市场的巨大,没有人打这方面的主意,人们更多的将注意力集中在家用电器如电视机、洗衣机、电冰箱、电风扇等产品上,郭拙诚这么做就是为了先一步占领制高点,让别人跟在自己屁股后面走。

    在确定这个事情的时候,无论是玛德莱娜公主还是舅舅杰克或者是外公田鸿蒙以及杰克的母亲——一个世界著名的经济学家——都认为开发生产家用电器最好,虽然最后因为信任郭拙诚而全力支持程控交换机的开发,但心里却有点不以为然:通信市场已经不错了,哪里有家用电器这么市场前景无限?家用电器可是家家都要买的。

    殊不知这些家用电器虽然有巨大的市场,但与电信市场根本没法比,特别是将来的手机和联入网络的计算机。

    一台电视机买下来可以用八年十年,而电话机、手机、电脑却更新换代极快,每年都更换手机的不是少数人,其价格也不比家里电器便宜多少,有的甚至还超过家用电器的价格。更为关键的是,家用电器是用家庭为单位的,极大多数家庭只有一台电视机、洗衣机、电冰箱,而手机、电脑、无线寻呼机却是以个人为单位,人手一台手机、电脑的人家庭可不少,甚至有人有两部手机、有数台电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