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1001章 宣布新任命

    ()郭拙诚说道:“没事。(无。,弹窗....www.dyzww.com[第_一_中_文_网]今明两天只是安置他们几十号人,有办公室的帮忙,你肯定能应付下来。而且,他们是一支准军事单位,就算没有你们太多的帮忙,他们也能自己安置自己,你们只提供协助就行。

    对了,我还给你说一件事,那就是你把高临县的工作放下来,尽快进行移交。高临县的县委书记……,我计划让澄海县的县委书记去接你的手。澄海县的县委书记位置由现在的县长贺千钧接任,苏跃畴副县长任代县长。”

    朱赞慰吃惊地看着郭拙诚,慌忙说道:“郭主任,这……这不妥当,我……我完全可以主持好这两个项目,也能做好高临县的县委书记工作。”他心里哀叹道:“这下真完了,这里还没有把位置定下来,那边的位置就撤了。这可怎么办?”

    郭拙诚摇头道:“不行,这两个项目太重要了,事情很多也很复杂。你就是付出全部的jing力也未必能应付下来,怎么还能担任县委书记这么重要的位置?老朱,这事就这么定了,在这两周内你必须抽时间办好交接手续。”

    朱赞慰急了,急忙说道:“郭主任,这工程指挥部的工作是临时的啊……”后面的话没有说出的是:等项目一完成,我朱赞慰跑到哪里去?“郭主任,这事是不是在常委会上讨论一下?”

    虽然他知道真要开常委会的话,是没有人帮他说好话的,刚才自己因为激愤而拒绝了关应杰的示好,他在常委会上不踩自己就烧高香了,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

    但只要有一线希望,自己还是要尽百分之百的努力,落水的人哪里会管抓的木板还是稻草?

    郭拙诚却说道:“两个都是重要的职位,你不能两头兼任。常委会上你就是提出来,我也会否决。”

    朱赞慰额头上都出汗了。正好开口说话,忽然脑海里灵光一现,很快抓住了郭拙诚刚才说的话:“常委会上你就是提出来,我也会否决的。”

    “什么?……,我朱赞慰怎么可能在常委会上提建议?”想到这里,朱赞慰更是吃惊地看着郭拙诚,目光里闪出了两丝火苗,“我可连参加常委会的资格都没有啊。”

    郭拙诚见朱赞慰吃惊的样子。就笑着说道:“你想的没错。经上级组织研究决定,我琼海行政公署的领导班子将进行适当的调整,你和叶樟同志将进入常委。这是正式的组织谈话,请你和叶樟同志能够戒骄戒躁。努力工作,不辜负上级的信任和人民群众的期望。”

    朱赞慰傻了,眼睛瞪得圆圆的,不相信地问道:“这是正式的组织谈话?我……我真的入常委了?”

    郭拙诚笑问道:“怎么?没信心?担心承担不了这么重要的工作?”

    朱赞慰慌乱地说道:“不,不,……,”接着很小心第说道,“我……我觉得我的能力不足,我担心工作做不好让领导失望。”

    没办法。心里千万个愿意但还是要装出谦虚的样子,口是心非地说自己能力不足,这是领导谈话时下级必须遵守的惯例。

    说完这些话,他异常惶恐地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心里非常担心郭拙诚这个年轻的小领导不按常理出牌,担心他就是否定自己入常那就惨了。虽然他知道组织上不会如此儿戏,定好了让他入常不会又马上否决。

    朱赞慰担心的情况没有出现。只见郭拙诚笑了一下,说道:“朱书记,好好干。我相信你的能力,即使你真的能力不足,经过你的努力也一定会做出很好成绩的。”

    听了郭拙诚的话,朱赞慰不由悄悄地松了一口气,心脏也不再那么砰砰乱跳。他连忙说道:“谢谢领导的信任,我一定努力工作。绝不辜负领导的信任,紧紧团结在郭主任的周围,为我们琼海岛的经济发展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郭拙诚似乎对他的表态没有在意,说了一声好之后就开始认真地和他一起商量起接待工程队的事情,接着又讨论如何起草谈判材料。

    直到跟叶樟约定的时间已到,而叶樟在外面敲门后。两人的交谈来告一个段落。

    不过,朱赞慰直到现在还是脸se通红,如喝醉了酒一般,实在有点不相信馅饼真的砸到了自己,感觉跟着郭拙诚干真是太爽了,这个年轻人看重的是成绩,不在乎的是那些繁文缛节,更不会如关应杰那样仗势欺人,利用权势打压讥笑别人,而是平等相待,彼此交心。

    起身目送朱赞慰离开后,郭拙诚将叶樟喊到一起坐下,然后也谈起了工程队要来的事,吩咐他安排人员配合朱赞慰的工作,一定要把接待工作搞好。

    等安排了这些事情,郭拙诚这才和叶樟进行组织谈话。

    听到自己入公署常委会,叶樟也是又惊又喜,跟朱赞慰一样,他先是谦虚了几句然后表态一定认真工作,不辜负领导期望,为琼海岛老百姓贡献自己的光和热。

    郭拙诚对这个激动的部下依然是安慰和鼓励,告诉他在今后的工作中应该更主动,要敢于承担自己的职责,要虚心学习,做一个能跟得上时代步伐的新干部。

    随着与朱赞慰、叶樟的谈话结束,郭拙诚真正掌控了整个公署,虽然还说不上一言九鼎,但就目前他所主管的几个工作都有相应的部下去执行。

    眺望着窗外茂盛的树木,郭拙诚心chao澎湃:琼海岛将迎来一个全面而快速的发展时期,绝不让前世出现的那些错误在这一世出现!

    ……

    在郭拙诚的运作下,项目的谈判几乎是和项目的开工是同时进行的,新来的工程部队加上公署建设局自己的人马,工程设计和工程勘测都已经展开,而工程材料也在源源不断地汇集,这种情况如战争时期修筑公路一样全面铺开。只是没有防空部队提防敌人的飞机轰炸,没有地面部队防守以防备敌人的进攻,但工程进度与战时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朱赞慰和叶樟得到自己将进入常委后,就如全身拧紧了发条,发挥出了冲天干劲,几乎没有任何休息就投入到接待和工程筹备中去了。

    特别是朱赞慰心里如吃了定心丸,干得更欢,五十多岁的人还如年轻人一样冲锋在工作第一线,不但没有回家更没有理睬关应杰,使出所有力气在忙碌着。叶樟也使出吃nai的力气完成郭拙诚交办的任何事情。

    他们两人的勤奋带动了不少的干部行动起来,工作效率一下比以前提高了很多。

    郭拙诚甚至都看到了部队战前的那种工作氛围,他心里在高兴的同时,反而劝了朱赞慰几次,让他注意身体,工作一天是做不完的,只要定好计划按进度完成就行。

    朱赞慰感激的同时还是继续努力着。

    这天上午,省委组织部下达了有关通知,省委组织部长宋耀明将来公署宣布新的领导干部任命。公署办公室立即将这个通知进行了转发,通知公署所有副处以上干部在公署大礼堂召开领导干部任命大会。

    转化下来的通知就如一块巨石扔进了平静的池塘里,掀起了滔天巨浪,一个个被这个消息打懵了脑袋:“什么?又任命新领导?这才多长的时间啊。谁又进常委?”

    公署除了郭拙诚稍微情况这个情况,朱赞慰和叶樟心里高兴得如喝了蜜一样,在充满期待的同时也有一丝淡淡的怀疑:“自己真的会上去?会有这么快吗?”

    郭拙诚则在思考上级调来的两个常委是谁,脑海里不断思考着这世和前世懂经济的几个大佬,不过最后也不敢肯定那几个大佬会不会过来。

    如果说朱赞慰、叶樟他们充满期待和稍许怀疑的话,关应杰和熊慧忠等人却感到了问题的严重,感觉自己被上级领导抛弃了似的:“任命新的领导怎么不跟我们打招呼?”

    两人呆在一起嘀咕了好久,最后也没有想出什么原因,只好各自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往上面打电话,找熟人问情况。

    但是,他们使出了浑身解数也没有得到准确信息,只知道公署的领导班子要调整,至于怎么调,没有一个领导告诉他们,其中有一位领导还严肃批评他们瞎打听,瞎猜忌,这种行为不符合高级干部的身份,要求他们必须认真改正。同时要求他们向郭拙诚同志学习,一心把jing力扑在工作上,不要把心思和jing力浪费在这些事情上面。

    吃了一鼻子灰之后,关应杰和熊慧忠又忐忑不安地聚到了一起。

    “老关,情况不正常啊。这都什么时候了,明天就宣布班子人选,用得着保密吗?”熊慧忠心神不宁地问道。

    “是啊。”关应杰忧心忡忡地说道,“有位领导还说要加强我们公署班子的领导,难道上级还认为郭拙诚不够专权吗?要我说,他已经够跋扈了!”

    熊慧忠摇了摇头了,说道:“你也太过敏了,这只不过是他随口一句,你就乱想。我就不信上级领导会鼓励郭拙诚这么瞎闹。”

    (感谢各位的订阅)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