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994章 大获全胜

    ()他们不知道在前世中国重新开办股市的时候,反对和赞同的人都很多。

    赞同的自然不断说着股市的好处,力求股市早点开办起来:开股市可以为企业融来巨额资金,为优秀企业装上腾飞的翅膀。股市可以为股民带了实惠,可以让股民享受上市企业发展的成果。

    而反对股市成立的人自然反对资本主义国家的东西在中国出现:他们认为股市其实就是赌场,是为没有良心企业家提供掠夺老百姓资本的合法工具。一旦股市崩盘就会导致中国很多家庭一贫如洗。

    其中不少反对开办股市的人就拿导致清zheng fu最终崩溃的沪海市橡胶股票风波为例子,说明股市的巨大危害——巨大到可以摧毁一个政权。

    前世的郭拙诚从工厂企业转入地方zheng fu后,自然看到过这些普通百姓根本无法看到的争议,也了解了清zheng fu时期的橡胶股票风波,不禁为股票的巨大破坏力而惊讶。可以说清zheng fu之所以在1911年就快速灭亡,有一半以上的功劳得归功于这次事件:股市的崩溃导致清zheng fu无财政无军饷、导致官员惶惶不可终ri拼命捞好处以度余ri、导致士绅和平民对掠夺自己财富的统治者绝望、导致普通老百姓大喊造反……等到武昌起义一爆发,整个清朝就瞬间分崩离析了。如果没有这次突如其来的金融灾难,经济开始进入复苏阶段的清王朝未必垮得这么快。

    腐朽的清朝覆灭当然是好事,但作为后来的当权者当然不希望再发生这种事,当然要尽可能地避免一场经济和金融动荡就导致出现国难危机。

    正因为如此,前世初入官场的郭拙诚就对橡胶股票风波了解得不少,也佩服前世最后首长等人力排众议毅然开办股市,为很多优秀企业筹集了大量急需的资金。

    虽然今天事出仓促,但他稍为思考一下就张口而来,说出这番让人惊讶不已的话来。

    不理会众人的惊讶,郭拙诚继续说道:“当清zheng fu高价买入橡胶的股票后,美国立即宣布停止橡胶进口,接着英国紧随其后宣布停止橡胶进口。疯涨的橡胶价格和橡胶股票价格一下大跳水,消息灵通的外资银行立即收紧资金,同时快速抛售手头的股票,结果清zheng fu购买的高价股票几乎一夜之间变成了废纸一堆,损失极其惨重。有人估计整个清zheng fu加民间资本在此次危机中损失数千万两白银,真可谓雪上加霜。这么巨大的损失不但严重打击了清zheng fu革新图强的信心,更给快要崩溃的国民经济致命一击。

    为了偿还在上海橡胶股票风暴中向列强的借款,清zheng fu邮传部尚书盛宣怀和督办大臣端方下令收回川昌省已经卖给当地股东的铁路修筑权、收缴铁路公司的已用钱款和公司现存钱款,由zheng fu一律换发给国家铁路股票,概不退还现款。

    面对清zheng fu的如此流氓行径,面对官员如此难看的吃相,参股了铁路公司的士绅和富商们勃然大怒,在他们的带领下,各地爆发出一股又一股抗议的浪笋般出现了,随着参与的人越来越多,加入的各个阶层越来越多,人们已经将单纯的保路转化为直接反对清zheng fu的统治,很快就摧毁了清zheng fu存在的根基,随着武昌起义一声枪响,清zheng fu灭亡了。”

    说到这里,郭拙诚说道:“我之所以说这么多,就是为了说明我们现在修路的情况与七十年前修路完全是不同的。过去仁人志士之所以保路,是因为腐朽清朝zheng fu视人民为草芥,肆意盘剥肆意转移经济矛盾,士绅、富商和普通老百姓都不得不起来反抗。而现在我们修路完全是为人民群众服务,是为了让广大老百姓发家致富,没有任何损害人民群众利益的地方。”

    参加会议的很多显然不知道还有这个来历,听了郭拙诚的解释,大家都是一愣一愣的。

    郭拙诚接着说道:“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是清朝zheng fu请洋人修路和我们请外国投资修路xing质也是不同的。七十年前洋人在中国修路的目的是为了窃取铁路的所有权,他们一旦窃取了铁路,不仅可以利用它来调运他们的军队,镇压中国人民的反抗,而且还可以直接控制铁路沿线的城镇乡村和矿产资源,不仅侵害了广大人民的利益,而且威胁着中华民族的生存……

    清zheng fu时期中国的主权四分五裂,帝国主义在中国可以为所yu为,他们利用手中的铁路可以为非作歹,中国人民当然不答应。

    可是现在完全不同,因为中国人民已经站起来了,国家主权不容侵犯,任何国家或势力想在中国侵害我们的利益,想鱼肉我们老百姓都是不可能得逞的,只要他敢伸出魔掌,我们的国家就能斩断它。今天我们容许他们来我们这里投资修路,其前提是为了帮助中国发展,他们只能依照中国的法律法规赚取他们合理合法的利润,得到最大实惠的还是我们自己,不仅这里没有外**队,他们也控制不了铁路、公路两边的任何东西。

    让他们来帮我们建铁路、公路,我们中国人应该有这个自信能控制住他们,自信能洋为中用,我们完全不惧外国人进来。”

    大家都是明白人,即使郭拙诚不这么说,大家也知道现在的情况与过去不同。经过郭拙诚这么一说,大家心里都没有了疑虑,更何况上级组织也同意这两个项目,说明更不存在没有任何政治上的问题。

    关应杰打出的炮弹再次落空。

    没有了关应杰和熊慧忠的鼓噪,会议一下变得顺利起来,完全按照郭拙诚的思路在进行着,郭拙诚的一些工作安排都顺利地得到了下面干部的响应。

    会议之后,公署常委们加上朱赞慰以及叶樟再召开了一个内部会议,商讨成立谈判小组的事宜,确定谈判小组的人选。

    郭拙诚原来在汇报材料上提议的让关应杰任组长现在改为了朱赞慰任组长,虽然组长的行政级别降低了,但郭拙诚却不以为然。他偷看看着关应杰那副苦瓜脸,心里就暗乐不已。

    最后根据郭拙诚的意见谈判组由朱赞慰任组长,叶樟任副组长,组员有澄海县的苏跃畴,另外还包括公署宣传部、财务局、建设局的干部,包括几个来自省财政厅、省建设厅以及两个从学校抽调来的英语老师。

    按郭拙诚在香港的安排,这次参与琼海岛高速公路和铁路投资的是凤凰机械和iic公司,但因为杰克请示他背后的布鲁斯家族后,积极要求加入,郭拙诚乐见其成,就答应了杰克的要求。于是,参与这两个项目投资建设的是布鲁斯家族和凤凰机械,依然由诚信投资银行担任担保。其中布鲁斯家族负责全部高速公路投资和百分之三十的铁路投资,凤凰机械负责百分之七十的铁路投资。

    之所以这么分配,是因为袁莉她们还是不想承担收取过路过桥费这个“骂名”,从铁路运费中提取部分利润似乎高尚得多,她们主动放弃了高速公路的股份,也放弃了铁路的大部分股份,更多的jing力放在投资高速公路附件厂等方面。

    郭拙诚认可了杰克和袁莉他们的谈论结果。

    在这次确定谈判小组人员的会议中,关应杰、熊慧忠几乎都没有说话,主要是组织部长蔡真唱主角,他提出一个个名单,然后进行简单介绍,郭拙诚则拍板认可。

    郭拙诚只是提议了叶樟为副主任,苏跃畴为组员。除了两个担当翻译的老师和两个整理资料的办公室秘书,其他人都科级以上干部。

    开完会议,他和秘书卞凉在离开会议室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时,却看到了两个美女站在自己的办公室前等待。

    看到郭拙诚出现,两个美女都高兴又紧张地跟他打着招呼。

    郭拙诚笑着伸出手,一边握手一边说道:“小孟,你的刺绣手艺不错啊,有信心将绣品推向没有?……,潘经理,你做的很不错,工作进度令我很满意,是不是录像剪辑好了?”

    两个美女分别是黎族女孩孟薇、越南女孩潘丽丽。

    看到郭拙诚热情地招呼她们,她们都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连连说道:

    “谢谢郭主任。我阿爸阿玛让我好好感谢你。”

    “这是我应该做的。拙诚,录像已经剪辑好了,请您审核。”

    看着潘丽丽手里的录像带,刚才笑着说道:“看你的样子,显然不错。是不是?”

    “还得您认可才行。不过,我们都觉得不错。”潘丽丽眨了眨眼睛,调皮地说。想到自己能够经常和这个年轻男人见面,潘丽丽兴奋不已,感觉自己太幸运了。

    孟薇也羞涩地说道:“潘姐姐真的好有本事,里面什么东西都很漂亮,我妈妈真的像仙女一般,我……”

    “那你更是小仙女了,呵呵。”郭拙诚微笑着说道,“你们都这么自信?好,我们一起好好看看。”

    潘丽丽嗯了一声,就要弯腰搬地板上的一个纸箱,秘书卞凉连忙说道:“潘同志,让我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