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983章 胡闹

    ()等到茶喝了一半,关应杰才感叹似地说道:“老熊,这小子还真是有能耐啊。:看小说”

    熊慧忠递给关应杰一支烟,顺着关应杰的话题说道:“是啊。不过,这事到底是真还是假,现在我们还不知道呢。等资金到了账上才能是真的。”

    关应杰低头将烟头凑到熊慧忠手里的汽油打火机打出的火苗上,重重地吸了一口,吐出一股浓烟后,说道:“我看着这事还真有可能。洪书记和晋省长可不是随便的人,没有十足的把握,他们不会这么做。”

    熊慧忠点头道:“嗯。这小子还真有一套,好像国外有大的财团专门支持他似的,只要他提出要求,人家就哭着喊着要送钱给他,不管他是不是胡闹。……,你说说,我们琼海岛需要建什么高速公路吗?我可听说高速公路的路宽都是上百米,不但两边有护栏,中间还有隔离带,两个方向的车都各自走各自的路,而且还是三车道、四车道的,两边还有应急车道,隔一段距离还有修服务区加油站之类的配套设施。我们现在能够有路让车跑就不错了,至于建这么高级吗?到时候我们就是把自行车也推上去,那也没有几辆车啊。”

    自从省城传来郭拙诚引进资金在琼海岛建设高速公路和铁路后,熊慧忠在大惊之余还真的找了相关高速公路的资料看了,越看越觉得郭拙诚这是胡闹,简直就是败家子,现在连京城都没有修建高速公路呢。

    关应杰却说道:“老熊,这事还真说不准这小子是对还是错。”

    熊慧忠不解地看了关应杰一眼,说道:“你今天怎么总护着他来?这还有什么说不准的?这什么高速公路修好了,也就是是几辆卡车几辆三轮车跑一跑,纯粹是浪费资金,一点实用价值都没有。”

    关应杰笑着问道:“如果真的是这样,人家外国人怎么会投资呢?他们就算是来做好事的。也不可能拿这么大一笔钱来做好事?修桥补路增添阳寿,这是我们中国人的迷信说法,外国人可不信这些。再说,就算信,也是将坏的桥修理修理,将坑坑洼洼的路面补一下,没有这么兴师动众的。他们之所以这么兴师动众,说明他们看好我们琼海岛的前途。投资修建这条高速公路和铁路有利可图。”

    熊慧忠吃惊地瞪大眼睛,问道:“就我们岛上的几台车,他们能收回投资?过路过桥费能收多少?收多了司机会跑?……,你是说到时候他会利用自己的权利将过路过桥费提得很高?哼!如果是这样。我第一个不同意。连走路过桥都收费,还是不是社会主义国家?如果还收很高……”

    关应杰讥讽地看了气势汹汹的熊慧忠一眼,见熊慧忠看过来,连忙将嘲笑之se掩出,打断他的话说道:“他不会这么蠢的,仅凭我们岛上的车,他的过路过桥费定再高也没有用,所有的车按原价收购,这些车也值不了多少钱。……。我说的有利可图,可不一定是钱。”

    熊慧忠一愣,说道:“不是钱,那是什么?难道是为了名?可外国人在中国为了名有什么用?难道他们还能到中国来当官,还想一步步升上去……,我……我懂了,你是说郭拙诚这个小子是在虚晃一枪?拿这个投资骗我们一下。等我们都服气了,他掌控了公署的局面后,这些投资就会自动撤走?”

    似乎认为郭拙诚就是会这样一样,熊慧忠大怒道:“他怎么能这样?这不是欺骗组织,欺骗领导,欺骗老百姓吗?我们……”

    关应杰连忙摆手道:“老熊,你xing子怎么这么急?你还只是猜想,怎么就一定断定会出现这种情况呢?”

    熊慧忠大声说道:“只有这种可能。这小子就是jian猾。看我们都看不起他,他就整出这些歪招啦。老关,你可是老干部老领导了,不能看着他这么胡搞啊。你想想,除了这个,他还能有什么目的?”

    关应杰说道:“老熊。冷静一点,这是在你家里,又不是开常委会。再说,如果真的出现这种情况,也不是我们cao心的事,上级领导早就会处理他,我们服从上级组织的决定就行。”见熊慧忠冷静下来,关应杰心里再度鄙夷了他一下,说道,“你放心,郭拙诚还不至于搞什么假投资,如果真的是假投资,他这一辈子就毁了。再说,你以为他是外国人的爹,想投资就投资,想撤走就撤走,这一来一去得浪费多少钱?”

    熊慧忠也感觉到自己处处被关应杰鄙视,突然想起一件事,说道:“老关,其他事我认为你想的对,但这件事你恐怕想错了,你的信息不灵啊。我知道郭拙诚不可能是外国的爹,可是他到香港去了才多久就敲定了投资的事?而我们曾经为了引进投资又花费了多少jing力而颗粒收?如果他没有巨大的影响力,人家会这么轻易定下投资,就算真的投资,也要先进行考察,要与地方zheng fu商谈条件,他们内部还要讨论协商,怎么可能就这么定下来了?他们可是到现在都没有来我们这里考察呢。这么轻易敲定这么大的项目,你认为这不奇怪吗?”

    见关应杰沉吟,熊慧忠的底气一下充足了很多,又说道:“老关啊,不是我说你,你对外界的事情关心得太少。你看了昨天的报纸没有?《参考消息》第四版上的一道消息,有关一家外国银行的。”

    关应杰确实没有注意这个小消息,但他心里也不认为这个小消息与现在谈论的问题有关,所以说道:“外国银行的事情与我们有什么关系?你不会认为郭拙诚就是这家银行的老板?那你的联想也太丰富了。”

    熊慧忠大声说道:“怎么没关系?郭拙诚送过来的文件中不就说了这次投资就是由这家叫诚信投资银行担保的吗?如果不是郭拙诚对这家银行有巨大的影响力,他们怎么可能担保?……,郭拙诚虽然不是这家银行的老板,但肯定认识那个当老板的人。你知道不,这家银行就在这几天获得了近六百亿美元的投资,还完成了在澳大利亚、巴西的三宗大收购。”

    关应杰不相信地看着熊慧忠,问道:“获得六百亿美元的投资?……,对了,这家银行不是在中国开了分行吗?专门对私营企业贷款的,是不是?好像五羊市就有他们的分部。”

    熊慧忠说道:“不就是这样吗?否则的话我怎么将它与郭拙诚联系起来?还有一个事情也许你不知道,这次注资到诚信投资银行的公司中,有一家就是那个香港的络游戏集团公司,听说这家公司跟滇南开发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家公司的老板与滇南开发区的管委会主任郭知言有亲戚关系,郭知言又是郭拙诚的父亲。你说说……”

    关应杰说道:“你这话纯粹是瞎猜。我们做事还是尽量以事实为根据,凭小道消息瞎猜会误事的。老熊,我们都是党的干部,怎么能听信传言,怎么能瞎猜呢?”

    熊慧忠说道:“我哪里敢瞎猜?郭拙诚的父亲是郭知言几乎是公开的秘密了。一家两个副部级干部,早就在社会上传得沸沸扬扬,用得着我猜吗?再说,你也见过郭知言,你说郭拙诚与他的相貌难道不像吗?”

    虽然组织上对郭拙诚的身份严格保密,但郭拙诚年纪轻轻就走上如此重要的岗位,是不可能不引起众人注意的,阻止不了人们猎奇的心思,很多线索被一些人慢慢地挖掘出来。再说,郭知言现在也是官场的知名人物,随着滇南开发区的速发展,媒体上经常出现郭知言出现各种会议的声音和图像,想不注意他都难。

    当郭拙诚到琼海岛来工作后没有多久,郭拙诚是郭知言儿子的事情就到处传诵了,只是因为官方一直没有承认,因而在领导心目中都只是私下里说一说而已,没有人拿到前台讨论。

    有人说郭拙诚担任三机部实职领导和担任琼海行政公署一把手是因为郭知言的力荐,是跟zhong yang领导讨价还价的结果,否则凭郭知言在滇南开发区做出的政绩,凭滇南开发区生产的计算机为国家创造出来的巨额外汇,他就是当一个省长都绰绰有余,不至于一直呆在开发区那个主任位置上。

    也有人却得出相反的结论,认为郭知言的进步完全得益于他的儿子郭拙诚,如果没有郭拙诚的帮忙,郭知言现在可能还是一个县里的领导,最多也就是县委书记而已。他这么如坐火箭似的蹿升,完全是因为在郭拙诚的指点下做了一些政绩。滇南开发区其实是在滇南大学打好了基础之后腾飞的,现在为国家创造巨额外汇的星火计算机就是滇南大学开发的,郭知言过去只是把它做的大强,市场开阔而已。

    (感谢y228、小説中毒者、林丁的月票,感谢各位的订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