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973章 不要怕担骂名

    只要自己好好把握,全心全意地把他寄予厚望的绣品销售这件事办好,自己未尝就没有亲近郭拙诚的可能。即使不能达到自己最理想的目的,不能和他亲密缠绵,但至少可以多看到他几眼,可以多听到他的话语,这不已经很好了吗?

    现在的她对自己那个穷兵黩武的祖国越发陌生,越发没有认同感了,除了挂念着自己的亲人,她再也不想国内的其他一切了。

    想到自己今后的生活,她心里暗暗发誓道:“我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一定要让他欣赏我,喜欢我!”

    郭拙诚见潘丽丽陷入思考,心思似乎飘到九霄云外去了,不得不咳嗽了一下来提醒她。等她的目光焦距落在自己身上后,不顾她脸上惭愧而激动的表情,他问道:“说一说你调研刺绣市场的一些情况,你将那些刺绣产品给专业人士看了吗?”

    潘丽丽有点尴尬,愣了一会才认真回答道:“我们请了一些艺术学院的老师,也请了一些贵妇和富家小姐看了你给我们的那些绣品,反应不是很好。……,艺术学院的老师说这些绣品有一定的观赏价值,也有一定的收藏价值,但品位不是很高。那些贵妇和富家小姐看了这些绣品,有的感觉一般,有的很喜欢,有的愿意当场买下来,有的却不屑一顾,也有的犹犹豫豫。”

    郭拙诚问道:“在看绣品的时候,有人提出过要把绣品放到艺术品商店去卖的吗?”

    潘丽丽边想边回答道:“有的,有人确实这么提出来过。其中一个老太太还主动提议将绣品放到他丈夫的商店去卖,可是,她家的商店是一种小杂货店,放在那里卖的话肯定卖不出好价格。”

    郭拙诚又问道:“那些老师和贵妇们有没有提出什么建议,有没有什么推销这个产品的想法?”

    潘丽丽准备说话,郭拙诚又马上问道:“你们召集的女人都是有殷实家底的人?什么贵妇啦,富家小姐啦。”

    潘丽丽回答道:“是的。只有她们才有钱买这种休闲的、纯粹是装饰xing的东西。别人谁买啊?”

    “那也未必。”郭拙诚终于知道为什么了,他笑着说道,“如果你们把眼光都落在有钱人身上,肯定会失败。因为这些人虽然有钱,但相对来说她们的品味也高,对艺术品更挑剔。虽然我选的几幅绣品都是经过了我的选择,但毕竟只是一个家庭母女俩绣出来的,她们并没有经过严格的训练。也没有经过针对西方人习惯和欣赏特点的培训,不一定能打动这些人。

    你们不妨将它降低身价,降低到普通工人、农民甚至学生能买得起的定位上,让他们将它们如挂在墙上。镶嵌在家具上,移植在衣服上,而不是将它们视为高端产品,更不能视为高端艺术品。”

    潘丽丽一愣,问道:“把它们视为一种普通的装饰品?谁都可以买?”

    郭拙诚点头笑着道:“呵呵,就是这样,很普通的。”

    潘丽丽说道:“我们都是被你误导了。以为你拿出的东西肯定是好东西,肯定是要赚大钱的。我们更认为只有赚大钱的事你才会做,不赚大钱的生意。你肯定没兴趣。要知道我们准备为这些绣品订制高档的布料、高档的框架呢。”

    郭拙诚笑了笑,说道:“你还是说说她们有什么建议?”

    潘丽丽说道:“我注意到有一个女人说了一些,我听了后觉得有道理。现在西方国家的欣赏习惯和我们东方人不是不同吗?我们现在暂时也无法影响甚至扭转他们的欣赏习惯,但我们可以采取一个折衷的办法,那就是让他们了解并理解我们的这些特se产品的优点和特点。在销售产品的时候,我们事先印刷一些jing美的小册子,将刺绣的特点、特xing、制作过程都全面地介绍给顾客。同时介绍刺绣的难点、重点、质量等级的区分等等。”

    郭拙诚心里一动,问道:“就是培养他们的兴趣,培养他们对刺绣的欣赏水平?”

    潘丽丽点头道:“嗯,就是这个目的。”

    郭拙诚认同地说道:“这个思路好。我们还可以拍一些录像带,不但将刺绣的过程录制进去,还将他们秀美的环境也录制进去,并录制一些当地人的民俗风情,就放在商店里播放。这样做也许还有其他好处。”

    潘丽丽不知道郭拙诚的用意是为了吸引外国人来这里寻求刺激和美丽。吸引外国人来旅游,就说道:“这样更好,只要有一个方面引起了他们的兴趣,他们就会对刺绣产生购买的。”

    郭拙诚说道:“那这件事就交给你了。你可以去我们琼海岛看看,找当地人了解这些情况。调查之后写一个策划报告出来,我们再商量着办理。……。另外,你从外面买一片质量好的底布和丝线,买一些好的针和一些用得着的工具,到时候分给那些刺绣本事高的绣娘。”

    潘丽丽大喜,连忙说道:“好的!我马上就去准备,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

    送潘丽丽离开后,郭拙诚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提笔写了一封信,然后招呼秘书卞凉拿走,并吩咐他提前回琼海岛去,安排他找公署办公室主任叶樟联系,让他带着他一起去澄海县找那个叫孟薇的女孩,请她写一份有关刺绣方法的材料。同时吩咐叶樟安排澄海县地方志的人写一份有关刺绣的文章,介绍刺绣的历史、演变、有关刺绣方面的传奇和民间故事等等。

    秘书卞凉受命离开后不久,玛德莱娜公主就进来了,两人没有说什么话就开始了缠绵,亲吻和抚摸自然是少不了的动作,两人也乐此不疲。

    等到两人情动准备进一步深入时,却不料袁莉敲门进来了。这让郭拙诚和玛德莱娜公主都有点郁闷。

    不过,袁莉进来可不是为了打扰他们好事的,她是真的有事要办事。

    看到袁莉手里拿着一叠文件,玛德莱娜公主只得怏怏地离开,郭拙诚也静下心来办事。

    袁莉要办的事情是有关凤凰集团到琼海岛投资建设高速公路的事。对于高速公里袁莉有点了解,但对高速公路如何收回投资却有点茫然。她也知道高速公路建起来之后会大大促进当地经济的发展,无论是zheng fu还是民间,无论是普通老百姓还是企业都会得益,但对投资者而言却难以拿到相对的实惠。

    袁莉将公司投资部赶制出来的简易投资计划递给郭拙诚,脸se有点不愉快,不知道她是因为看到玛德莱娜公主在这里幽会而不高兴,还是因为她手里的事情棘手。

    她看郭拙诚在认真看她的资料,就说道:“拙诚,你说我们采取收过路费的办法来收回投资获得利益,这办法能行吗?开始你说的时候我没注意,你说行就行,我也完全同意。可是当我将这些情况打电话回去给公司投资部的人说了之后,有人就说我们采取的这种投资方式欠妥,到时候肯定会有人反对我们,肯定会有人对我们的行为提出异议,这件事将会对我们凤凰集团造成负面影响,有损我们企业的社会形象。我听了他的分析后认为有道理,所以我想向你提一个建议,我们的利润和投资回收能不能让当地zheng fu逐年提供或归还,通过收过路过桥费确实不太好,说出去真的不光彩。”

    郭拙诚知道袁莉的意思:收过桥过路费在这个时代是一件被人认为缺德的事情,解放后就已经销声匿迹了。解放前也只有土匪恶霸才会收过路过桥费,什么“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钱”都是聚众造反者的行径。人们颂扬的是修桥补路的人,拿出自己的资产免费为老百姓建筑道路和桥梁的人,正经的人是不会干这种事的。

    如果凤凰机械站出来第一个收过路过桥费,它一定会成为老百姓唾骂的对象,一定会为千夫所指。现在凤凰机械效益很好,能够做的业务很多,无论是出口驴头抽油机还是投资大型柴油机组,都是为国争光的事情,风光得很,媒体上都是赞誉的声音。而投资高速公路能不能赚钱都难说,更别说赚取高额利润了,袁莉她们完全没有必要为此而背上骂名。

    但郭拙诚知道收过路过桥费是中国交通发展的必经之路,私人或企业的捐建根本满足不了交通发展的需要,而国家也根本不可能拿出太多的资金来发展交通。即使是在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也一样存在私营企业投资、地方zheng fu贷款投资来建设交通,再通过收取过路过桥费来赚取利润或偿还贷款。

    重生而来的郭拙诚对收取过路过桥费没有一点心里障碍,觉得理所当然:你的车走了平整的路面,不但速度快、安全、省油,也能减少车辆磨损,减轻司机疲劳,能让车主赚取更多的利润,修建道路桥梁的人收取一点点费用怎么就不行?

    他将目光从简略的投资计划上抬起来,对袁莉很肯定地说道:“你们不要怕担骂名,适当收取过路过桥费是完全必要的,也是利国利民的。”

    (感谢寒夜独钓客、每天都有好心情、steenkel、zswdbb、皓矾的打赏,感谢jqker1988、不老树根的月票,感谢各位的订阅支持)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