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965章 真是疯了

    熊慧忠和关应杰几乎是哼哈二将,关应杰的话刚落,熊慧忠就说道:“去年和今年我们全岛都没有引进多少资金。这不是我们不努力,实在是人家不愿意来。再说,你刚才说的巨额资金是一个什么概念?多少算巨额资金,是一千万元还是五千万元甚至一个亿?”

    郭拙诚说道:“正因为困难所以我才希望在座的领导能自己毛遂自荐兼任引资办主任之职。正因为招商引资的难度大,我们又非常需要资金,所以我才急着成立这个部门。几千万一个亿算什么巨额资金?至少得引进十亿美元以上才能算巨额资金,我们这么大一片地方,这么多人口,一点点资金根本没有用。”

    关应杰长大嘴巴,失声问道:“要引进十亿资金?还是美元?”

    郭拙诚认真地点了点头:“当然!这个额度是最起码的要求。”

    “最起码的额度?”关应杰冷笑道,“哼哼,这个任务还真的只有你郭主任能完成。去年我们一年才引进二十万美元的资金。我们地理位置这么偏僻,旁边又没有香港、澳门,怎么可能引进这么多?”

    郭拙诚轻描淡写地说道:“如果是我兼任这个主任,我可以引进三十亿美元的外资。”

    所有人再次如看疯子似地看着郭拙诚。

    熊慧忠讥讽地问道:“郭主任,你这是在开玩笑还是说真的?”

    郭拙诚反问道:“常委会上我一把手在安排工作的时候适合开玩笑吗?你的组织观念哪里去了?”实际上郭拙诚报出的是一个保险数字,他怕吓住了他们,真要让他招商引资,肯定不止三十亿美元。可即使这个被大大压缩的数字,也吓了他们一大跳。

    熊慧忠气得脸se发白,愤怒地问道:“你如此夸下一个个海口,你认为这是一个高级领导干部应该做的吗?”

    郭拙诚反问道:“请问熊书记,你怎么就知道我吹牛?你自己不行,难道就断定别人不行?你就这么不相信同事,不相信领导?”

    熊慧忠脱口说道:“你是什么领导?”说完他就感到不对了,因为郭拙诚还真是他的领导,虽然他不像一个领导的样子,无论是从年龄还是现在的行为。

    郭拙诚马上冷笑道:“那就奇怪了,那天省委组织部长宋耀明在任命大会上宣读有关我担任琼海行政公署主任的上级文件你没有仔细听?你没有看到上级的文件?或者你根本就是不服从上级组织的决定,不承认上级的指示?”

    这个帽子就有点吓人了,熊慧忠连忙说道:“我说的是你的言行不像一个领导干部的样子,信口开河,随意承诺……”

    郭拙诚也没有再甩帽子,而是平静地说道:“只要你们不拖我的后腿,只要你们配合我这个一把手的工作,我完全可以为我们琼海岛引进三十亿美元的外资。现在我可以当着大家的面承诺,如果我食言,如果我不能引进这么多资金,我会主动向省委提交辞职报告。我敢为我的承诺而写辞职报告,请问你和关主任能否承诺为了琼海岛的发展而全力配合我?”

    大家总算都明白了,郭拙诚原来在演“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把戏,就是要用话来堵死熊慧忠和关应杰,让他们不能再来cao蛋。

    可问题是你能完成三十亿美元的招商引资任务吗?虽然大家不一定会真的在没有完成三十亿美元任务时逼你写辞职报告,但你总得完成一半的任务?这样你的面子才不会失去,你才好继续指挥我们这些人。可是,一半的任务也有十五亿美元,也绝对是一个难以完成的天文数字啊。

    显然没有人认为郭拙诚有本事完成这么大的招商引资任务,关应杰再次冷笑道:“古人有一句话叫做覆水难收,我不知道到时候郭主任怎么回答全岛的老百姓,怎么向所有干部交待。你放心,虽然我们明知道你是在说大话,是在引起大家对你的注意,是想向所有干部展示你非凡的能力,是为了在众人面前树立你自己的威信,虽然这是一种个人主义的错误行为,但我们依然承诺全力配合你,只要你是真的为了引进外资而奔波,我们要人给人要物给物,只要我们公署能拿得出来的。当然,如果公署拿不出来,我们也没有办法,你只能原谅我们或者你向上级申请,请求上级支持解决。”

    虽然前面那段话很伤人,但郭拙诚还是得到了他所需要的,也就是关应杰后面的那句话:“要人给人,要物给物”,或者说要的是他这个承诺。

    因为琼海岛现在很穷,财政收入少,最后四个字“要物给物”自然是一个空口承诺,郭拙诚也没奢望公署能拿出一笔钱来,能帮自己多少,他要的只是前面四个字:“要人给人”。

    他现在太需要一批手下了,虽然他可以强行调集一批人和自己一起工作,但终究没有关应杰他们支持好。有了他现在的这句承诺,将来调集人手的时候就能少很多麻烦,那些被调集来的人也会减少很多抵触情绪。他们不会因为熊慧忠、关应杰反对而心存不满,工作的时候也可能不会得过且过,时机一到就设法溜回去。

    当然,郭拙诚也不能排除熊慧忠、关应杰嘴里说全力支持,而暗地里搞鬼,只不过他不怕,到时候他可以拿他们的承诺来责问或逼他们兑现。

    郭拙诚没有反驳关应杰的话,而且强行压住内心的怒火,语气平淡地说道:“既然关主任这么说,那就太好了,谢谢。……,同时,我也希望在座的各位领导如我一样言必行行必果。成功了,琼海岛的经济发展了,功劳是大家的,大家都会得到老百姓的赞扬和上级领导的奖励。如果失败了,你们也不用担心,我会主动向上级承担责任的。”

    说到这里,郭拙诚扫了众人一眼,说道:“今天的会议就开到这里,如果各位还有什么问题,可以马上提出来,否则散会。”

    熊慧忠倒是说了一句“公道”话:“有了成绩也只能算你的。我们可没有做多少事,无功不受禄。”

    在他心里已经认定郭拙诚是百分之二百会失败,绝对不可能完成招商引资三十亿美元的任务。招商引资可不是说起来这么简单,就是深-圳特区想招商引资都难,而琼海岛的基础如此之差,跟深-圳根本没法比,人家靠近香港,外商腿一抬就过来了,根本不存在交通问题,而在深-圳生产的产品可以迅速运往国内市场,很快取得经济效益。而琼海岛呢?是一个孤岛,外面的原材料进不来,生产的产品运不出去,最主要的是岛内交通太落后,基础设施可以说是没有,唯一的优点就是环境好。但除了用于旅游,环境好有什么用?可旅游是那么好赚钱的吗?桂林山水甲天下都流传多少年了,也不见得桂林多赚了多少钱,多引进了多少外资。

    其实这里的环境之所以好,不就是因为经济太落后、交通太不便而没有人来开发吗?如果这里的经济真的发达,原始的自然环境也许早就荡然无存,美好的环境早就换成了成片的梯田、农田和工厂了。

    既然这里的投资环境这么差,外国人怎么可能拿着大笔的钱来?不会把钱扔这里然后拍屁股走人,他们可不是雷锋,惟利是图才是他们的天xing。

    现在也不是没有人在琼海岛投资,但都是一些华侨小老板,他们投资不是为了倒卖一点新鲜水果就是看中了这里的花梨木等珍贵树种,都是小打小闹,也不稳定。

    熊慧忠心里道:“他能引进三十亿资金,还美元?真是想钱想疯了!既然郭拙诚不可能成功,不可能有功劳,自己何必受他这个口头实惠?不如大方地还给他。”

    关应杰也跟着说道:“是啊,这是郭主任辛辛苦苦得来的功劳,我们可不好意思受。老蔡、老贺,你们说是不是?”

    现在光明正大地拒绝他的“好处”,到时候看他笑话时不就可以多说几句风凉话吗?讥笑郭拙诚的时候也不用担心别人说自己,“只想分享成功的好处,不敢承担一点风险,以前人家没失败的时候你们不说,现在人家失败了就踩人家,**道”。

    关应杰在这里又玩了一个小动作,就是将产生了裂缝的蔡真、贺添等人重新拉拢回来。现在还真不是分裂的时候,只有把郭拙诚完全架空了或者将他赶走了,他才能对这些二五仔进行处理,让他们明白不跟自己走的坏处。

    蔡真、贺添因为刚才骑墙,所以听了关应杰的话之后只是讪讪地笑了笑,没有说话。

    常委会草草地散了。

    在关应杰、熊慧忠等人看来,在这次常委会郭拙诚是灰头灰脸地失败了,企图在常委会上树立威信的计划彻底破产。虽然在这次常委会上他也有两个亮点,但这两个亮点相对于郭拙诚是公署一把手的地位而言,这两个亮点实在太渺小了,不值得一提,也掩盖不了他失败的事实。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