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963章 诱人的蛋糕

    可是,他蔡真又是组织部长,增设机构的事与他有直接关系,在这种会议上他无论如何都得发表一下意见。左右为难的他想了好一会才想出一个问题,问道:“郭主任,假设真的增设机构的话,你认为这些机构的级别怎么定??”

    郭拙诚没有理会他的滑头,很肯定地说道:“副厅级!”

    “啊——”所有领导干部都睁大了嘴巴和眼睛。

    宣传部长贺添还脱口问道:“怎么可能这么高的级别?上级绝对不会批准的!”

    要知道他们几个人还只是副厅级呢。

    因为琼海行政公署的级别比普通地区的级别高半级,但落实到具体的官员,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比其他地区同职位的干部高半级。现在郭拙诚是副部级,而熊慧忠和关应杰是厅级,其他的人就只是副厅级了。其他公署直属机构和局委办都只是正处级而已,与其他地区直属单位的级别一样。

    蔡真刚才这么问一下其实是一种无聊的应付,仅仅表示自己关心这件事而已,可是没想到这么无聊的一问,竟然问出这种结果来。

    郭拙诚断然说道:“必须有这个级别才能指挥得了其他单位!没有这个级别,不比下面县级单位高半级,他们的工作就无法开展。当然,他们的级别高上来了,那么公署办公室、公署公安局等重要单位也一样要升半级。我的计划是在今年将十个机构升级,除了我刚才说的新增这六个机构以及公署办公室、公署公安局以外,还有两个机构要升级,至于具体哪两个机构,还需要我们开会再商量。”

    熊慧忠冷笑道:“郭主任,上级组织就这么听你的话?”

    郭拙诚也冷笑回应道:“熊书记,你错了!这不是上级听我郭某人的话,是上级支持我们公署的工作。特殊时期特殊处理,只要我们的理由充分,只要真的有助于琼海岛的快速发展,我相信我们的报告打上去上级会马上批准。”

    关应杰讥讽地说道:“你这是故着惊人之语。现在既没有外敌入侵,也没有大的自然灾害,算哪门子特殊时期?至于说理由充分更是牵强附会,连我们在座的几个人都无法统一意见,你又怎么能写出充分理由的报告?”

    郭拙诚很霸道地说道:“如果今天的会议无法形成统一,我可以以个人的名义向上级组织写报告。”

    作为公署一把手,自然有权力向上级提交建议,这不过这样一来问题就来:第一,说明郭拙诚没有掌控力,无法掌握手下,自己的意见都无法赢得大多数领导的认同。第二,将公署领导班子的矛盾在上级组织和众人面前公开化,让大家觉得琼海行政公署的领导班子不讲团结。特别是在郭拙诚刚来的时候闹出这样一出戏,某些领导特别是喜欢郭拙诚的领导认为是熊慧忠、关应杰等人容不得人,是他们联手欺负一个新来的领导。

    让上级领导心里产生不满或怀疑,是自诩老干部、最注意自己形象的关应杰等人不愿意看到的,他们在开会之前之所以准备在某些人员调整上退步,就是为了换取郭拙诚不发飙,就是为了暂时应付这段时间。谁知道郭拙诚根本不是调整现有干部的职位,而是突然冒出这么多新单位。

    听到郭拙诚威胁似的言语,关应杰很是不满地说道:“郭主任,增设机构的事可不是开玩笑,这是一件非常大、非常重要的事情,怎么可能这么随意呢?怎么可能由一个人来决定呢?我们党一贯以来就要求各级组织要讲民-主集中,班子人员必须讲民-主,在充分民-主的情况下才能集中。现在我们内部的分歧很大,大家都对你的建议有不同看法,如果你以个人的名义向上级报告,这无疑是欠妥的,会让上级领导不满意,也会影响我们班子人员的内部团结。一旦我们谈论的内容传出去,更会在社会上造成不好的负面影响。所以,我请郭主任慎重地对待这件事,也请郭主任更慎重地对待公署的每一项工作。”

    关应杰最后这话就有上级教训下级,或者说年老者指教年轻者的意味。

    郭拙诚看着关应杰问道:“关主任的意思是我的行动草率,没有经过严谨的考虑?”

    关应杰没有直接回答郭拙诚的问题,而是说道:“你现在是有点哗众取宠。也许你在三机部习惯这样,很可能是三机部是一个特殊的部门,属于军事xing质的,有什么事可以随时随地地请示上级。但我们这里是公署,是一级地方zheng fu,情况比三机部要复杂得多,很多事情我们公署必须自己拿主意,必须由班子人员充分酝酿。讨论的时候,如果某位领导提的意见是好的,我们就要保留下来,大家都认为不好的意见就必须剔除。只有意见统一了,我们才以集体的名义向上级汇报、请示,请求上级支持。如果我们大家都自行其是,都向上级建议,由上级拍板,那组织上还要我们这个班子干什么,一切工作都往上推就是。”

    郭拙诚针锋相对地说道:“问题是我们这个班子思想僵化,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你们能等待,你们能拖时间,可我拖不起。我必须在最短的时间里拿出我的方法和措施,否则我们这一级组织就会在全公署干部面前食言,在上级领导面前食言,在广大老百姓面前食言,我们必须将我们的琼海岛打造cheng ren间天堂,必须成为全国经济发展的典型,这样我们才算完成了任务。同志们,时不我待啊,我们不能这么拖拉!”

    郭拙诚的话让关应杰和熊慧忠等人心里气愤不已:什么人间天堂,什么全国典型都是你自己说的一些狗屁话。都是你郭拙诚一个人鼓捣出来的豪言壮语,这与我们领导班子有什么关系?你胡言乱语说出去了,难道要我们这些人为此负责?真是岂有此理。你还时不我待,我看你就是狗急跳墙。

    只有军分区司令陈建波有点异样地看着郭拙诚,感觉郭拙诚现在似乎是有意激怒熊慧忠和关应杰,故意让他们生气,他心里不时在问:“他这是干什么?难道他要逼他们强烈反对他提出的这些建议不成?他现在这么做有意义吗?你不激怒他们,他们也不会同意你的这些建议的。难道你这是投石问路,还是杀鸡儆猴?他们可不是鸡啊而是猴呢。班子人员中除了你就是他们两位的权力最大了。……,我真是不明白!”

    在郭拙诚调研的这段时间里,貌似粗鲁的陈建波悄悄地找人打听了郭拙诚的情况,毕竟他在军队有不少的朋友、熟人、同事、上下级,从他们反馈的情况看,郭拙诚绝对是一个严谨的人,一个有办法、有能力的人,至少与鲁莽沾不上边。

    陈建波一直没有说话,一直在静静地观察:“他现在这个样子与别人说的完全不符啊。到底是怎么回事?是百闻不如一见还是在装可怜装幼稚?……,难道他在试探,试探谁会站他这边?不可能啊,就算试探出来又有什么意义?除非你有能量将那些反对你的人给整跑,否则的话试探没有任何意义。而且这种试探最容易把矛盾公开化,更加不利于将来掌控这个班子。”

    就在陈建波百思不得其解、对郭拙诚的表现感到莫名其妙的时候,熊慧忠又开口了,他显然是想帮助关应杰:“是啊,如果我们都这样自行其是,我们班子的威信就会荡然无存。另外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情况,也许你的这个不成熟的建议还在上级领导手里,下面就会有人找上门来要求担任这些职位、担任那个职位,弄得人心惶惶。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我们公署的工作就被动了,一天到晚只能忙于应付他们。郭主任,我真的也请你好好思考一下关主任的建议。”

    现在他和关应杰是同一战壕里的盟友。

    见熊慧忠帮腔,关应杰点了点头,正要说话,可他的心里突然一愣,目光悄悄地扫了其他人一眼。很快,他看到了不想看到的情景,心里不由把刚才帮他的熊慧忠的老娘问候了一遍。

    因为他刚才无意中的一瞥却看到了组织部长蔡真、宣传部长贺添、政法书记严华健三人的眼睛突然发亮,一下子jing神奕奕了。

    “熊慧忠这个王八蛋真是猪啊,我怎么会跟这个猪站一起呢?”关应杰在心里恨恨地骂道。他知道蔡真、贺添、严华健三人的眼睛为什么发亮:因为郭拙诚提出的这么多新职位是一个巨大的蛋糕啊!本来大家争论这问题的时候都忘记这回事了,可被熊慧忠这么一提醒,说有下面的人找上门来,蔡真等的心思立即被这个蛋糕吸引了。

    副厅级职位该是多么诱人啊,而且一来就是十个,十个?那就是意味着有十个幸运儿一下跨过处级这道门槛,这可是极大多数干部无法逾越的鸿沟,离高级干部只有一步之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