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961章 大手笔

    虽然图纸上有数据,但郭拙诚还是问道:“这道山脊离水面平均有多深?”

    被郭拙诚这么一问,欧阳平显然理解了他的想法,脸上一下露出了笑容,连忙道:“这道山脊离水面约十三米深,那道横着的山脊离水面大约二十多米深。……,不过,它们不是一道完整的山脊,有不少缺口。你是想把它们当拦水坝用吗,准备在这些山脊上建一道水泥坝上来,将整个水池分成几部分,然后水泵先抽一部分水池而留一部分水池,是不?这样的话排出去的水量确实少了,但建设十米、二十米高的拦水坝的工程量也不小啊,而且那些缺口填补起来也很困难。”

    郭拙诚仔细看着图纸,说道:“没办法,只有这样做才能动静小。你想想,如果我们现在就在山顶上竖起一个又一个风力发电站,其他国家特别是美国会怎么想?难道他们是傻子?一个荒岛没有几个人,需要这么多发电站吗?就算将来我们要在那里开工建飞机跑道、建宾馆酒店,那发电站的建设也有一个适度的规模。人家美国一样有这方面的专家,很快就会计算出我们的电力多余多少。他们就会质疑我们怎么会这么投资建设这么多发电站?他们肯定会思考是我们有什么目的,这样一来反而会引火烧身。

    我们公开开发这个岛屿会以iic公司和网络游戏集团公司的名义进行,这两个公司的名声都是不错的,人家不会相信他们的预算会有这么大的错误,只会认为我们另有目的。也就是说,事情还没有进行,人家就把怀疑的目光投过来,这绝对不行。你们应该请情报部门先进行综合评估了再进行相关计划。

    而且从投资的角度来看,建这么多发电站在哪里也不是一个好的投资行动,积压太多的资金,将来洞窟建设好之后就报废,浪费太大。

    虽然建设拦水坝困难很大,投资也不小,但还是在可以接受的范围。等拦水坝建好就可以一个一个水池地排掉水,抽完第一个水池,这个水池就可以进行相关建设,而水泵可以抽另一个水池的水。等这边的工程完成,估计那边的水也抽得差不多了,我们就接着那边做工程。”

    对于郭拙诚说的这个办法,欧阳平自然清楚,只是他开始没朝这方面想,没想到在水下见拦水坝而凭空增加这么多“额外”投资。当然,他现在的职责主要是摸清相关情况,具体的规划和建设什么的,都是别人的事。他现在只是回答郭拙诚的问题而已。

    现在听郭拙诚提出来,他说道:“我觉得你说的这个办法很好,既然分级抽水又对时间要求不高,我一定会把你的建议向上级领导汇报。……,这样一来,我们只要能把山脊的缺口堵住,接下来的事情就容易多了。”

    两人谈着谈着,不知不觉就谈了好几个小时,直到快吃晚饭了欧阳平才告辞离开。做秘密工作的他不适合在公众场所露面,郭拙诚没有留他吃饭。

    在欧阳平站起来走向门口的时候,郭拙诚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连忙将他喊住,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布袋,放在桌子上后,他说道:“这里面是一些绣品,是我从一个朋友手里买的,你帮我带给哈勒普司,我相信他用不了几天就去上岛。你们也让人公开在岛上活动,代表我就是,直接从轮船过去。等哈勒普司来了,你让你的人把这些绣品和我写的信交给他就行。”

    说着,他让欧阳平稍微等了一会,提笔在一张纸上写了几段英文,然后当着欧阳平的面将纸叠好塞进布袋里。

    ……晚上的常委会准时召开,虽然几个常委觉得郭拙诚有点荒唐,但他们还是来了:刚刚调研几天就要进行大规模的机构调整,要增设机构,这也太性急了?如此迫不及待地揽权,如此明目张胆地想树立自己的权威,他们感觉还真没看到过。

    当然,促使他们按时出席会议的原因还有就是机构变动这个敏感的话题。给不给干部帽子,摘掉不摘掉干部的帽子,这是官员权力的最高体现,如果没有这个权力或者在讨论官员升迁与贬谪时发不出自己的声音,人家就不会理睬你,老百姓就会说你没权。

    他们担心郭拙诚这次提出要调整机构,是不是这次下去调研受到了下面干部的冷遇,是不是发现了下面干部的问题,因而要调整一批。他们可不想郭拙诚用这种方式来展现自己的存在,这样做的话,他们会损失很大。

    郭拙诚作为公署一把手,如果强行要调整几个县级领导干部的职位,他们还真有点为难,特别是常委们不齐心的时候,郭拙诚很可能得逞。只调整几个下面领导的话,他们这些常委还真不好过于争辩,更不好向上级告状,那样会在上级领导面前显得自己这些常委太强势、太过分,容不得上级调来的领导。仅仅这么一件小事都不让一把手发挥作用,你们这是故意打压一把手的威信。

    一个两个人职位在上级领导眼里算不了什么,可在公署领导里很重要,因为每个人心里都只有几个掌握实权的亲信或嫡系,一旦郭拙诚整的是自己的亲信或嫡系,那就意味着自己对一个县或某个直属单位失去控制,自己的威信就会大减。

    所以听到郭拙诚一回家就要召开这个会议,那些有亲信或嫡系在郭拙诚调研了的县里担任领导职位的常委会一个个心里都有点不踏实,特别是那些有亲信或嫡系遵照他们的指示与郭拙诚下去调研时有意怠慢的常委心里更是忐忑不安。他们自接到开会的通知起就在思考着万一郭拙诚拿他们开刀,一直在考虑自己在会议上是不是要跟郭拙诚针锋相对,考虑是不是该放弃一个两个不重要的人。

    他们同时不住地分析着针锋相对和妥协的利与弊。

    这就是作为下级的悲哀,明知道自己有理,明知道郭拙诚在胡闹,但他们委屈自己,心里做好了在第一次工作会议上退让的准备:只要郭拙诚撤下的官员不是自己最得力的干将和亲信,自己就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等过了这阵风头再说,免得上级说自己是老同志了这点气量都没有。

    郭拙诚是掐着时间来的,他进会议室的时候,六个常委已经危襟正坐。叶樟虽然不是常委,但他作为会议记录人员也坐在会议室里,他没有发言权也没有表决权。

    郭拙诚看到人都到齐就说道:“各位领导好,今天是我们的第一次工作会议,希望各位和我一起将这个会议开好,给我们的工作来一个好的开头。俗话说万事开头难,我相信只要开好了这个头,今后的工作就好做了,虽然不能说就此高枕无忧,但只是可以放手而为。

    因为大家的时间都很紧迫,我在这里就不说那些无关的话了。今天开会的主旨大家已经都知道,那就是调整我们公署的几个直属机构,县一级的机构暂时不理。我先把我的思路给大家说一说,等我说完之后大家再讨论,如果有补充的,有不同意见的,等下再说。我的意思就是请大家不要急于打乱我的思路。

    我计划新成立以下几个机构:国家资产管理委员会、环境保护局、产品质量监督局、预算计划管理委员会、规划建设管理局、招商引资办公室。

    在这里我先简要说明和解释一下这些部委办的职责和存在的意义,具体的、科学的定义和职责将在今后几天内制订出来,到时候请各位讨论修改。

    我先说国家资产管理委员会,顾名思义国家资产管理委员会就是管理国家资产的,目前它所管理的范围很广,不但包括国有企业、国有农场以及其他国有大型资产,还需管理土地资源、矿产资源以及河流、海洋等自然资源。也就是说今后我国的国有企业出售、承包、销售都必须经过国资委的批准,必须确保国有资产不流失,而且今后谁征用土地建设工厂、修建公路、开办矿产、修建水利发电设施,海底钻探等等,国资委都要进行归口管理,该收给国家的钱必须收缴上来,该保护的土地和资源必须保护好,不能因为有钱赚而放任自由。

    而环境保护局的职责就是保护好我们的生存环境。具体到工作中就是杜绝工厂乱排乱放,引导农民少用或不用农药、化肥,制止乱砍滥伐、毁林开荒等行为。确保我们琼海岛天蓝山绿,确保在经济大发展的情况下给我们的子孙后代留一块静土。我们不但要保护我们的生存、生活环境,也要为珍稀植物、珍稀动物,甚至要为普通的动植物提供它们的生存环境。它们的生存与我们人类的生存是相存相依的,如果它们因为环境的恶劣而成批死亡或者灭绝,那我们的生存也将存在极大的危险,我们的子孙后代也幸福不到哪里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