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899章 深入虎穴

    郭拙诚通过外交途径和私人关系联系上了伊拉克新总统乌代,并请乌代出面跟黎巴嫩交涉,为伊拉克军队在贝卡谷地获得了一块面积约三平方公里山地的短期驻军权。

    因为阿拉伯国家都有以se列这个死敌,相互之间矛盾不大有很多的共同点,伊拉克除了与同样想成为阿拉伯老大的叙利亚有点矛盾外,与其他国家的关系还不错,加上伊拉克要的只是黎巴嫩边境地区的小块领土,面对的是以se列的前沿,虽然当时以se列还没有露出入侵的迹象,但有伊拉克挡在前面,自己的安全就有了更多的保障,更何况贝卡谷地那一大片地方借给了叙利亚,再给一小片地方借给伊拉克完全没问题。

    为了体现阿拉伯是一体的,亲密无间的,黎巴嫩一点犹豫都没有就答应了。本就是客军的叙利亚的内心倒是有点郁闷,但看到伊拉克的这支部队数量不大,也就表示了默认,因为这次部队的象征意义远远大于其实际意义,。

    这支伊拉克军队穿过约旦南部、叙利亚北部则是由巴解组织的领导人阿拉=法特出面斡旋才实现的,他凭借自己的人格魅力说服了这两个国家的领导人同意开通边界关卡,在让伊拉克军队通过的同时还为他们提供相关补给。

    这小块地方到了伊拉克军队手里后,立即被他们严密封锁,连老鼠都无法进出。之后,他们在里面大修工事,什么防空洞、防坦克壕、交通壕、藏兵洞等等。里面还修建了几条平坦的马路,布置了不少从中国进口的新式坦克、装甲运兵车、自行火炮、高she炮、反坦克导弹等等,另外还有两组中国按照萨姆-6导弹仿制的防空导弹系统直指苍穹,完全是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

    但这里的阵地建设给人的感觉就是防御以se列步兵的,而伊拉克军队内部的军官也认为他们驻扎在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试验那些来自中国的新式武器,试验这些武器在以se列先进武器的打击下所具有的生存力和反击效果。

    阵地上的几个军官偷偷闲聊的时候,还对他们的总统和中国人有意见。虽然他们也知道中国人最近两年对伊拉克的帮助很大,但他们依然认为中国人如此拿他们的生命来做武器试验实在**道。

    准备发动战争的以se列也不断派侦察机前来摄像侦察这里的情况,不断派各种各样的特工前来收集情报,他们还向美国购买了这一点的卫星图片。

    通过各方面的情报汇总,以se列情报人员最后得出了让他们放心的结论:指挥伊拉克军队布置这个阵地的中**人还是在沿用二次世界大战的思维,以为这种阵地就能防备以se列的陆军从这里进攻。以se列的领导层也认为伊拉克在这里布兵的目的纯粹是显示伊拉克在这里的军事存在,纯粹是为了表示所有阿拉伯国家是一条心的。这阵地只有象征意义而没有多大的军事意义。

    得出这个结论,以se列军官为此还好好地嘲笑了中**人一顿,认为中**人也不过如此,徒有虚名而已。现代战争是立体化的战争,讲究的是海陆空全面协同配合,现在打仗没有再完全依靠陆军的了,很多时候陆军甚至都不是主要兵种,只是一种辅助兵种而已,你们在那里修这么多战壕、挖这么多防空洞干什么?有意义吗?再说,你们龟缩在那个狭小的区域,我们就是不进攻,仅仅靠几架武装直升机就能封锁哪里,就能困死你们。

    他们不知道的是,中国在地中海的一艘大轮船上为这个阵地jing心准备了一支新式防空导弹部队。这种防空导弹借鉴了蓝光巡航导弹和yj-801导弹的成熟技术,无论是弹体还是发she架都比以前的防空导弹小得多,而且它们都安装在轮式车辆上,雷达也是可拆卸似的,随时可以快速运动,也可迅速伪装。

    就如前世伊拉克和伊朗有中**工专家、叙利亚和越南有苏联军事顾问、土耳其和菲律宾有美**事专家、阿根廷有法国导弹专家一样,这一世伊拉克、伊朗、阿根廷都有中**事专家以及不是秘密的秘密,以se列作为情报强国,自然对伊拉克军队中有军事专家,中国帮助伊拉克训练特战部队并不陌生,中国为了扩大自己的国际影响,也没有刻意隐瞒。

    现在众人都知道中国在阿根廷有导弹专家,这个事实不但没有给中国带来麻烦,反而增加了中国与英国的谈判筹码:你们英国要我们从阿根廷撤出专家不是不可以谈,但你们得满足我们一些条件,比如…………飞机载着郭拙诚直飞蓝天,准时降落京城国际机场。孙兴国等jing卫人员和几位军事参谋、情报人员以及导弹专家在此等候。

    几个人在候机室的小型会议室里召开了秘密会议,会议的内容不得而知,但开完会之后,郭拙诚只带了孙兴国登上了前往大马士革的飞机。

    在登上飞机前一刻,有工作人员还给郭拙诚送来了一张字条。他打开一看,上面只写了简单的一句话:大丈夫干什么都应该有所为、有所不为,不能瞻前顾后。

    虽然字条没有签名落款,但郭拙诚凭字迹一眼就认出这是谁写的,也很快知道话里的意思:对方不满自己在派出所的一味忍让,也提醒他今后要大胆一些。

    将纸条交还工作人员后,郭拙诚不由一阵苦笑:虞副总理,您到底在唱哪一出戏啊?你不是多次责备我太锋芒毕露了吗?今天怎么反过来劝我?

    他可不知道这是最高首长的意思,虞罡秋为他曾劝说过他圆滑一点而被最长首长批评。

    但郭拙诚也没有多想什么,坦然地上了飞机,朝叙利亚首都飞去。

    飞机飞出几小时后,它还在高空飞行的时候,结集在以黎边境的以se列军队发动了凌厉的进攻。在飞机的掩护下,以se列军队如chao水般涌入黎巴嫩,战争瞬间爆发!

    世界为此一片哗然,有谴责的,有分析的,有调停的,有敦促的,有幸灾乐祸的,……晚上八点多,飞机降落在大马士革国际机场。这条航线还是中国应叙利亚的请求最近开通的。因为中国影响力越来越大,各国跟中国的交往也越来越多,多个国家要求跟中国开通直通航线。中国经过全面评估后一次xing开通了到伊拉克、伊朗、叙利亚、巴西、阿根廷等国家的直达航班。只不过现在这些航班一周只有一次,执行飞行任务的飞机也是连轴转,今天飞了伊拉克,明天很可能就飞叙利亚,毕竟现在客人不多,纯粹按商业航班飞行会大亏特亏。

    在大马士革国际机场,郭拙诚拜会了正要出国寻求帮助的阿拉=法特,两人在戒备森严的会议室里进行了亲切友好的谈话。

    双方谈了一个多小时后,阿拉=法特笑容满面地告别郭拙诚离开,而郭拙诚则坐上了叙利亚方面安排的直升飞机连夜前往以se列与黎巴嫩的边境地区。

    此时,两个装甲旅的以se列军队以坦克和装甲车各200辆为主体,从纳哈里亚地区出发,迅速地向纵深进展。在傍晚时分就已经包围了苏尔市,陆军在空军以及空降兵的帮助下已经开始了攻城战斗。

    而以阿拉=法特手下的巴解组织游击队则在拼命抵抗。

    从叙利亚过来的坦克,虽然被布置在了防线外围,但是,与以se列的坦克交战,战果惨不忍睹:它们全部被击毁在了阵地上,付出这么大的牺牲却只是拖延了以se列军队大约一个小时的时间而已。

    此时,在贝卡谷地了,无论是叙利亚的阵地还是伊拉克的阵地都安安静静,没有硝烟和战火,也没有任何喧哗之声。

    在离伊拉克阵地还有三十几公里的时候,直升机降落在一个简易的机场里。下了飞机之后,郭拙诚又坐上了伊拉克派出的车队,他们一行人乘坐的车队很顺利地驶入伊拉克驻守的阵地。

    为了安全,伊拉克军队和中**事专家只是在一个很大的防空洞里举行了简单的欢迎仪式。前来迎接的队伍中,为首的是一个叫阿卜杜勒的伊拉克少将,其副手则是中国导弹发she大队大队长,也就是郭拙诚所熟悉的洛熙。

    接到乌代总统亲自打来的电话,阿卜杜勒少将早已经把郭拙诚视为最珍贵的客人。他没有在郭拙诚这个年轻人面前摆任何架子,反而主动将自己降格为郭拙诚的属下。当郭拙诚的车进入山洞后,他主动跑上前,亲自为郭拙诚打开车门,同时很恭敬地报告:“报告阁下,司令官阿卜杜勒少将率军官列队欢迎您的到来!”

    郭拙诚跟他握手之后检阅了这支小小的中伊混合军官队伍,说了几句客气话,然后让欢迎队伍解散了:该深夜值班工作的继续工作,该睡觉的继续睡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