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893章 狂怒的县委书记

    张根学既害怕郭拙诚一点也不肯原谅,同时也惊讶他的力气有这么大。

    郑阳和另一个同学见之前还牛哄哄,拽得尾巴翘上天,自以为老子天下第一的派出所所长张根学像个奴才一样点头哈腰,真的是过来道歉并放他们出去的,不由目瞪口呆。

    看到对方被郭拙诚甩退了几步,还是不敢发怒,两人对郭拙诚的佩服真是无以复加,眼里都冒着星星了。

    就在这时,曹远浩、黄志玮先后到来。虽然郭拙诚和郑阳他们都不认识这两个人,但从他们的衣着、气质可以判断,来的两个人不简单。

    黄志玮率先走上一步,先朝郭拙诚立正敬礼,然后说道:“郭拙诚同志你好,我是县公安局局长黄志玮,对你和两名同学受的委屈,我在这里代表县公安局向你们表示真诚地道歉。对于你们见义勇为的行为,我们将提请有关部门进行表彰。对于以皮军等流氓地痞,我们将依法从严从重地处罚。郭拙诚同志,你受苦了,请容许我对你说一声对不起。”

    郭拙诚苦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郑阳等人却再次呆若木鸡:我的天,县公安局局长向我们道歉?这……怎么可能?

    让他们惊讶的还在后头呢。黄志玮接着说道:“郭拙诚同志,这位是我们县的县委书记曹远浩同志,他听到你们的事情后连夜赶过来看望和慰问你们。同时给我们公安机关下了最严厉的指示,指示我们公安机关一定要把这件事尽快解决好,让你们满意,让人民群众满意。”

    曹远浩伸出双手,对郭拙诚说道:“郭拙诚同志,我代表县委县zheng fu向你表示歉意,你放心,我们一定会秉公处理这件事,一定会给你和其他同学一个满意的交待,这件事无论涉及到谁,只要有徇私枉法的行为,我们就追查到底,绝不会让你们的苦白吃了,也绝不会让坏人逍遥法外。”

    郭拙诚再次苦笑,接过曹远浩的手摇了摇,说道:“远浩书记,这事我就不表态了,只要不让群众寒心就行。”

    郭拙诚的话在郑阳两人听来没什么反应,反正他们早已经被刚才的这一幕吓得痴呆了,他们的脑瓜一时间还想不明白为什么是这样。

    张根学虽然是派出所所长,但也不是很明白郭拙诚的话包含了什么意思,唯一的感受就是郭拙诚这个小年轻太牛皮了,面对县委书记的低声下气都没有任何激动,还能够镇定自若、波澜不惊地应答自如。

    当然,郭拙诚的这种镇定更让他感到遍体寒流:这小子肯定见过大世面。

    可是,对于黄志玮这个县公安局局长和曹远浩这个县委书记可就有大不同的感受了,可以说震惊不已。他们不但感受到了郭拙诚身上弥漫出上位者才有的气质,而且还从他的话里听出他的级别似乎比县委书记的级别还高。

    “远浩书记”这四个字可不是一个年轻人能够说的,也不是一个年轻人在正常情况下会说出来的,他这么随随便便地说出官场用语,其语气跟一个地委书记,一个地区专员一般,难道是高级干部不成?……这……这怎么可能?

    要么是郭拙诚是傻子,或者不懂人情世故,要么他具有比自己更高的级别。

    黄志玮迷惘而不解,曹远浩也惊诧莫名:显然郭拙诚不是傻子,也不是不懂人情世故的人,那就只剩下一种解释了——高官!

    但这个解释让曹远浩一点也不相信,因为郭拙诚的年龄太小了,跟他旁边的两个高中生年纪差不多,甚至看起来还小一些,只是气质有天壤之别而已。

    他努力将脑海中的印象排出,最后认定郭拙诚是因为孙老的孙女婿而自觉将自己抬高了地位,认为自己高人一等。

    想到这里,曹远浩内心产生了一点点不满,感觉他是在拿孙家的虎皮做大旗,在装大尾巴狼,是在摆他在京城大衙门里工作过的架子。

    他内心冷笑道:“小子,你以为你在京城里的大衙门工作过就高人一等?老子可是掌管几十万人的县委书记,一方诸侯。如果到京城办事,我也许会低声下气,现在你可是在我的地头上。如果不是看在孙家的面子上,我才不会这样对你呢。”

    不过,他是官场老油条,心里再有气也不会在脸上表露出来,更何况他还想结交孙老呢。过了一会,他说道:“郭拙诚同志,你说的对,我们的宗旨不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吗?你放心,我们一定会给你一个公道,给同学们一个公道。你回去后好好休息,到时候我们会组织有关部门召开表彰会,会邀请你和同学们参加。”

    这些话显然是以领导的身份对下属或者对群众说的。不知不觉间,曹远浩把自己摆在了高于郭拙诚的位置上。

    在他想来这是理所当然的,你就算再有后台,就算真的是孙老的孙女婿,但你还不是处级干部,行政级别还没有我高,我现在是代表zheng fu在跟你说话。

    郭拙诚已经习惯了被别人误解和轻视,所以对曹远浩扳回局面的行为没有什么反感。

    相反,他内心有点惊讶:“从他的话听出来,曹远浩还把我当一个涉足未深的年轻人看待,以为我在乎表彰会什么的,说明他并不知道我的身份啊,他这么晚了为什么急匆匆地赶过来为我们主持正义?奇怪。”

    嘴里却平静地说道:“谢谢远浩书记,你们就不要给我什么荣誉了,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因为我的体力大,能打,事先就知道收拾几个混混不需要什么力气,更没有什么危险。你们应该好好表彰像郑阳同学这样的好学生,如果不是他们不顾危险阻止那五个混混欺负女同学,情况还不知道会发展到什么程度。”

    感觉到郭拙诚又将局势扳回去了,曹远浩不禁有点失神。

    他看着镇静得有点过分的郭拙诚,心里不由怀疑起来:“难道他真的是高级干部?这怎么可能啊。”

    就在这时,朱鹏书已经拽着皮军过来了。

    看着曹远浩和黄志玮毕恭毕敬的样子,看着张根学如丧考妣惊恐地看向郭拙诚的样子,他哪还敢迟疑,随手又当头给了皮军一巴掌,骂道:“小杂种,还不快给几位同学赔礼道歉?”

    皮军刚才被朱鹏书一阵劈头盖脸的耳光打得怒火直冒,但此时看到县委书记和公安局长在这里,胆子又虚了,不顾身上的巨痛,慌忙不迭地朝郭拙诚等人弯腰鞠躬,嘴里不停地念叨道:“对不起,对不起,我该死,我该死……”

    郭拙诚哪里不知道朱鹏书现在是在演戏,是在演苦肉计,表面看很谦卑但他们在内心里还不知道怎么骂自己。

    他厌恶地把手一摆道:“别做这些恶心动作了!你们现在这么做只是让你们自己白白多受一点苦而已,没有任何意义。滚!”

    朱鹏书见状急忙上前道:“郭拙诚同志,是我不对,是我们管教不严,我们今后……”

    曹远浩见朱鹏书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xing,还想替自己洗脱,气得当场就指着朱鹏书的鼻子怒斥道:“朱鹏书你闹够了没有?刚才在外面那么闹,你还不觉得丢脸吗?你以为你还配是一个国家干部吗?你以为这真是只是你们管教的问题吗?你以为你避重就轻就能解决问题?滚不滚?不滚我让jing察将你拖出去!你不知道羞耻,我们知道!”

    朱鹏书一时间呆立当地,身体不由自主地发起抖来。

    曹远浩却连理都不理朱鹏书,转向郭拙诚说道:“郭拙诚同志,我们换个地方说话。”

    郭拙诚点了点头,然后扭头冲郑阳等人道:“我们走。”

    听了郭拙诚和声和气的话,郑阳等人顿时浑身热血沸腾,一种说不出的自豪感油然而生,走路都扬眉吐气的。

    “朱县长,现在我们怎么办?”看着郭拙诚、曹远浩等人离去的背影,张根学哭丧着脸问朱鹏书。皮军也眼巴巴地看着他。

    “怎么办?我还要问你们是怎么办的案呢?”朱鹏书此时正有股气没处发泄,再想起张根学连人家来头也没问清楚就下手,害得他受到牵累,就把一肚子气往他的身上撒,冲他骂了一句什么,然后急匆匆地追了上去。

    现在可不能因为县委书记不待见自己就真的离开,还得厚着脸皮贴上去,必须寻找一切可以谅解的机会。因为心情急迫,朱鹏书都没有再理皮军了,冲出去的时候还因为周纤纤进来,两人发生了撞击,将周纤纤撞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周纤纤痛得眼泪横流,但知道事态严重的她一句话也不敢骂。

    看到朱鹏书急匆匆地跑开,怀有同样心思的甘泽威也急忙跟上。

    “妈的,什么东西,老子落到现在这样地步,还不是你朱鹏书和你的私生子惹的?现在你竟然还问老子怎么办案的?……,哼!逼急了老子,老子就豁出去!”张根学看着周纤纤和皮军抱在一起痛哭,心里一阵恶寒,朝地上狠狠吐了口痰后,一把抓住皮军的胳膊就猛推,“走!给老子老实交代你做的所有坏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