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872章 得意的官家子弟

    在zhong yang下发有关价格改革的文件后,这一世的农村跟前世同时期的农村比有了很大的不同,现在农产品市场已经基本放开,农民手里的粮食想卖给谁就卖给谁,想以什么价格卖就以什么价格卖,只要收购方同意。

    从这方面讲,农民的收入是增加了,自主xing也增强了。但是,相应而来的是农资价格也大涨,什么化肥、农药、地膜、良种种子都比以前贵了不少。可以说,价格的改革并没有使农民真正增加多少收入,幸亏农业税没有增加,否则,农民的收入反而有可能减少。

    对于物价改革,上级的本意也确实不是为了增加农民收入,而是继续委屈农民,让农民承担向各行各业输血的重担。民以食为天,如果贸然增加农民收入,则现在薄弱的工业承受不了,正在兴起的商业也承受不了。对于农民境遇的改善,只能慢慢来,只能等其他行业发展了,再反哺农业,就可以如前世那样取消农业税,并给与各种补贴。

    正因为如此,现在的农民对价格改革可谓喜忧参半,说它好的有,说它不好的也有,有的人甚至还当着郭拙诚的面破口大骂上级在乱搞,是在坑农民。

    对此,郭拙诚没有反驳,也没有辩解,因为他知道每一个人处的地位和立场不同,大家很少会换位思考,更何况农民是天然的弱势群体。

    农民的利益没有增加多少,但国家的负担却因为这次物价改革一下减轻了很多,国家财政不再背负城镇居民普遍存在的粮食补贴包袱,除了极少数的贫困企业职工,其他城镇居民的口粮供给全部交给了市场,国家只负责粮食交易的收税工作。也就是价格改革后,国家在粮食方面基本只负责收钱,不再向数以亿计的国民掏腰包了。

    当然,国家大赚便宜的同时,农民与以前相比并没有吃亏,即使那些大骂价格改革的农民,他们也不得不承认价格放开之后zi you了许多,不再有人逼迫自己在粮食价格很低而自己家没吃的时候还要出卖少得可怜的粮食,至少可以留足自己吃的后再考虑卖不卖粮。

    以前可不是这样,必须先交足了爱国粮的上交指标后才行,就算自己家没吃的,也得勒紧裤袋交爱国粮。而且现在只要多打粮食,就能拿粮食到市场上心安理得地换钱,不用担心什么投机倒把而被抓,有了钱也就不缺油盐布匹等等。好ri子未必马上就来,但饥饿和寒冷显然不会再出现了。

    对于因为自己的努力,让前世的价格改革提前几年实现,郭拙诚还是很自豪的。

    因为有犁田的一技在身,郭拙诚与农民的关系很快就融洽起来,农民很欣赏他这个城里人。如果不是他的穿着跟农民不同,他跟农村的青年几乎没有什么两样。休憩时间大家休息的时候,只要他出口询问,农民都会把自己真实的内心话说出来,让郭拙诚掌握了很多以前都不知道的真实数据。

    时间一下过去了三天,因为田耕完了之后不能马上插秧,郭拙诚这天早上起来没有下地干活,而是在晒坪里练了几趟虎狼拳。直到叶诗华过来喊他吃早餐了才收拳往家里走。

    而叶诗华的父亲昨天下午就到公社上班去了。

    刚吃完早饭,一辆崭新的摩托车就朝叶家开来。

    郭拙诚站在台阶上一边喝着茶一边打量着现在农村少见的这辆摩托车,猜测着来人身份。而旁边的叶诗华也惊讶地问道:“好漂亮的摩托车,这是谁啊,不会来找你的?”

    来的是一辆雅马哈进口摩托车,一直开到离叶诗华前面约二三米的地方才停下。驾驶摩托车的是一个穿着喇叭裤、穿着花衬衣、戴着蛤蟆眼镜、头发留得长长的但身体瘦弱的年轻人。

    车停下后,这个年轻人朝惊讶的叶诗华笑着。

    郭拙诚转头看了叶诗华一眼,笑了笑没有说话。

    很快,来人停下车,熄了火,下来后故意用力将支撑狠狠地踢了一下,手里拿着车钥匙轻轻地抛了抛,对着依然没有认出他的叶诗华喊道:“叶诗华!”

    “你好。”叶诗华口里虽然答应着,但那是下意识的,脸上的神se则是迷惘的。

    “我是杨剑!”小青年热情地朝叶诗华伸出手,笑道,“呵呵,不会?高中三年的同学,就忘记了?真是贵人多忘事啊。”

    叶诗华闻言高兴地叫喊起来:“杨剑?……,呵呵,我以为你是一个小流子呢,穿着女人的衣服。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

    杨剑依然伸出右手,笑问道:“施一下我们中国人握手的礼节还是施一下外国人拥抱一下的礼节?”

    叶诗华笑道:“你想都不要想。”接着,她将郭拙诚和杨剑做了介绍,“这位是郭拙诚,我的好朋友。他叫杨剑,是我高中同学,官家子弟!”

    郭拙诚笑着伸出手,说道:“欢迎!”

    杨剑似乎才看见郭拙诚,不那么自愿地跟郭拙诚握了手,又转头对叶诗华道:“我父亲是一个破县长,不敢登大雅之堂,哪里算什么官家子弟?”

    不过,他脸上的神情很是得意,很是自豪。

    叶诗华笑问道:“恭喜啊。你爸又升官了?我记得去年你父亲还是副县长?”

    杨剑很受用地说道:“别讲他,也就是走狗屎运而已。……,我今天可是起了大早赶过来专门找你的。”

    叶诗华绕着杨剑的摩托车看了看,问道:“杨剑,你这家伙才发财了呀,这是一部进口摩托车,比派出所的三轮摩托车漂亮多了。”

    杨剑玩着车钥匙,眉飞se舞地说道:“可不是吗?这车上星期才买到手的。钱是小事,主要是难得买到,需要预定,至少半年后才能提货。这车开起来那才叫爽呢。上面的重金属音响都是一级棒!到底是ri本的货,我们国家的产品跟它没有办法比。当然啰,跟你们在外面看到的高档摩托车是没法比,我们乡里人只有乡里人的想法。”

    最后的话虽然自谦,但说话的语气明显还是炫耀。郭拙诚两世为人,自然不会有什么反应,年轻人不吹牛才不正常呢。

    叶诗华笑着说道:“杨大少爷,你这是损我呀,我才是正儿八经的乡下人。请进来喝杯茶,你吃早饭了吗?”

    杨剑一边跟着她往家里走,一边说道:“听说你回来了,我们几个同学想邀你参加我们班的聚会。你有时间吗?可以带你朋友一起去。”

    现在的高考很难,真可谓千军万马挤独木桥,往往一个班五六十人才考上四五个,其余的人都回家待业或找工作,个别不死心的则复读。所以高中毕业班聚会很容易,随时都能喊到班上大多数同学。

    “我们班聚会?好呀,什么时候?在哪里?”叶诗华正不知道怎么使郭拙诚高兴,现在有一个玩乐的机会当然同意。再说自从高中毕业后就很少看见高中的其他同学了,年轻活泼的她也喜欢凑热闹。说话间,她给杨剑递上了一杯凉开水。

    “就在学校附近的镇上,已经有好几个同学大学毕业后都在我们县工作,昨天班长到我家想找我老爷子办点事,我就拖着他说了一会,他听说你回来了就告诉了我,所以我今天一早就赶过来了。”杨剑语气地有点得意,估计是因为考上大学的同学还要来求自己这个什么也没有考上的人的父亲。

    叶诗华读的是四年大学本科,而有的同学是读的三年大专或两年半的中专,现在就参加工作了,分的也比本科生差一些,分到了县里的相关单位。

    叶诗华问道:“班长家里困难,你可要在你父亲面前多替他说点好话,多帮点忙。”

    “那还用你说,他也是我的同学嘛。我父亲想把他放到这里的镇上锻炼几年时间再提拔。”杨剑说道。

    “那我代表老同学感谢你和你的父亲了。对了,联系了多少同学?”叶诗华问。

    杨剑道:“我们班五十三个人已经有二十一个人联系上了,你知道我们班大多数人都没有考出去,除了一些外出打工的,基本都在县城和我们镇上,还有的在家里种地。联系起来快得很。对了,你回家了怎么不给我们打一个电话?哪有对老同学这么保密的?”

    叶诗华笑道:“家里有点事,不好意思出去。……,什么时候聚会?”

    杨剑道:“就在明天中午。过一会,我就去联系其他同学。”他一口将凉开水喝光。

    叶诗华接过他递过来的杯子,答应道:“好的,我明天中午一定到。”

    杨剑道:“你得争取早点到,先在酒店吃饭,然后一起到外面玩。你们都是知识分子,国家的栋梁,我们还是文盲一个,你们去了,这聚会的品位就高了许多。对了,我们班徐蕾也会来。”说到这里,杨剑脸上有了一点羞涩。

    叶诗华笑道:“哦,我说你怎么这么热心啰,原来是拉我们一起为你保媒啊。行!我明天帮你推一把,争取帮你追到手。不过,是不是打发我们这些媒人一人一双皮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