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870章 奔赴农村

    不过,看她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郭拙诚没有指出其中的错误,而是静静地听着,不时还凑上一句话,使她很有成就感。

    一直说到她嘴有点干了,她才平静下来,眼睛看着窗外开心地欣赏着清香的山景。

    此时,玻璃车窗全部打开,清新但略带一点泥土味的空气扑面而来,将所有旅客旅途的疲劳一扫而光。

    叶诗华的家住在中国著名的鸿湖边上,有一部著名的战争电影就是以战斗在这里的革命先烈为原型拍摄的,电影里全方位地展示了这一带的美景。

    当汽车从山区里驶出来,奔向湖边时,叶诗华指着大堤外碧绿的杨柳问道:“你知道这些树栽在堤外干什么的吗?夏天涨水的时候它们会被淹没。”

    郭拙诚的目光从无垠的湖面收回来,看着杨柳,说道:“目的就是让洪水淹没,以保护大堤。”

    说到这里,他的目光不由暗淡了好多:因为前世的他不就是在抗洪抢险中牺牲的吗?不知道前世的老婆和孩子现在生活得怎么样了?

    叶诗华可没有发现郭拙诚心情变化,惊讶地问道:“你连这个也懂啊,你不是京城里的人吗?怎么知道这么多?”

    郭拙诚收住飘飞的思绪,努力挤出笑容,说道:“我老家也是南方人,我爷爷nainai是川昌省的,我看到过洪水。”

    他没有说自己家其实也是南方的,他担心这个女孩八卦一路问下去。

    “哦,怪不得。”叶诗华不疑有他,接着说道,“那我就放心了,你在川昌呆过,说明你能吃辣的,我就不用告诉我妈特意为你准备菜了。”

    郭拙诚对她话题转换之快感到无语,说道:“你放心,我什么都能吃。你家里根本不用为我准备什么,只要每餐多煮一点米就行。”

    叶诗华点了一下头,但嘴里笑道:“那可不行。你是京城来的干部子弟,体验生活是体验生活,但绝对不能太委屈你了,到时候让你记恨我们这些农民,那可就糟了。我们农村好不容易改善一些,让你瞎汇报一通,领导说不定马上就改变主意了。”

    郭拙诚笑问道:“我有那么大的能量吗?呵呵。”

    女孩也爽朗地说道:“呵呵,难说。说不定你到时候自己当了大领导呢。”

    这女孩跟孙雪真有一拼,胆子大话多,活泼开朗。

    ……两人一边开着玩笑,一边欣赏着风景,不知不觉地就到了目的地。

    看到女儿和一个英俊的年轻人回了家,叶诗华的爸爸妈妈自然喜出望外,连忙请郭拙诚坐下。她的妈妈不但给郭拙诚倒茶还客气地送上了洗脸水、递上了毛巾。

    郭拙诚不知道是这里风俗习惯,还是叶家太热情,多少有点不自在,但在叶诗华眼光的示意下,也装着坦然自若地接受了他们的客气接待。

    郭拙诚想不到的是,他的到来竟然惊动了无数的左邻右舍,周围的邻居都争先恐后地过来,嘴里囔着什么看叶家的毛脚女婿。

    听着他们粗大和热情的话语,郭拙诚有点哭笑不得。叶诗华也是满脸通红,不停地解释说郭拙诚不是自己的男朋友,但越是解释邻居越是不信,到后来叶诗华也干脆不解释了。

    面对热情的邻居们,郭拙诚只好将准备送给叶诗华爸爸的烟拿出来,一根根送给这些邻居抽,这才让哄笑声下了很多,不过,这样也更加证实了他就是叶家的女婿了。

    幸亏郭拙诚这次带来了好几条烟,否则的话还真的应付不了这么多人。

    叶诗华家在当地很有点名气,以前她爷爷未死前就是小学老师——这也是叶诗华名字的由来,她父亲是村里干部。

    因为叶父曾经帮助过在这里蹲过牛棚的孙雪爷爷,照顾过在这里插队的孙雪的堂哥,等改革开放之后,在孙家的帮助下,他顺利当上了公社的领导,虽然暂时不是公社书记,但只要他不犯什么错误,迟早他会坐上这个位置的。

    因为是公社干部,她家的条件比周围农家的条件好得多,房子是砖瓦结构的,家里有两辆自行车,有崭新的缝纫机,甚至有一台黑白电视机。

    电视机在这个时代可是稀罕物,大白天就有不少农家小孩在这里盯着看。直到吃晚饭了,这些看电视的小孩和看热闹的邻居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虽然叶父是公社的干部,但叶母依然是农村户口,与周围的农民一样分了田土,一个人在家默默地侍候着它们。叶父因为顾忌影响,担心别人说他拿国家的工资做家里的私事,所以一般只在星期ri休息的时候帮帮妻子。当然,也有周围一些邻居不时伸出援助之手,有的纯粹是出于乡情,有的则另有目的。大多数情况下,叶母都是自己咬着牙忙完自己田地里的农活,她甚至还养了一头大水牛。

    郭拙诚被叶家安排在叶诗华弟弟的房间里住下,她弟弟目前在县里的中学读高中,今年七月就要参加高考了。

    在吃晚饭的时候,叶母唠唠叨叨地把儿子的学习情况说了,她一边给郭拙诚夹菜,一边说道:“我儿子想考你们京城的大学,说一定会比他姐姐考得好。决心是蛮大的,可他的成绩就是不稳定,一点也不想多做题。小郭,你读高中的时候是不是做很多很多题?”

    郭拙诚笑着回答道:“我也不喜欢多做题,做死题对提高他的学习成绩也没有什么用。你就放心,既然他有这么大的决心,肯定会认真学的。一定会给你们一个惊喜。”

    叶父摇了摇头,说道:“这个惊喜太难了,只要他不考太砸就行、不失去信心就行。大不了复读一年,明年再考。”

    叶母说道:“我儿子就是太聪明了。对于简单的题,他总认为自己都会,说不用浪费时间再练习,结果考试多次在简单的题上出错。常常是全班只有几个人做出来的题有他,全班只有几个人错的题也有他。考题简单了他排名就靠后,考题难了他排名就靠前。眼看马上就要高考了,谁知道上面的人会出什么题目?我都不知道是希望出题的人出难题好还是出简单的题好。我真担心他最后是心比天高,最后却……”

    叶诗华打断母亲的话说道:“妈,你瞎cao心什么?依我看他就是你惯坏的,读书的人哪有不认真做习题的?现在就是要让他多吃点苦,年轻的时候多遭受摔打,成年之后会更成熟,更稳重。再说儿孙自有儿孙福,作为父母关心关注和提醒,但路尽量让他自己走,摔倒了士气低落的时候多鼓鼓劲,看到有坑坑洼洼只要不会伤筋动骨,就让其摔打摔打,摔打之后再作提醒,这样更容易让其成长。”

    叶父笑了,说道:“你这孩子说话还一套套的,你以为是在做报告啊。……,吃饭,吃饭,今天晚上早点睡,明天早点起,我们一起去做农活。”

    因为明天是星期ri,他必须利用这天时间帮妻子多做农活。当然,也是利用这个机会带郭拙诚下田,虽然这是上级领导的安排,他完全可以在家里多做几天农活,但他还是想尽快把农活做完早点上班,这样的话就避免有的人说闲话。

    第二天郭拙诚和叶家的人很早就起床了,与周围的邻居一样,早上只是洗一把脸就拿着农具去田里,此时天se还只是有一点光明,时间还只到凌晨五点多。

    走前面的是叶父,他扛着一张犁,牵着一头水牛。郭拙诚挑一担箩筐跟在后面,箩筐里放着两把大镰刀。叶诗华则空着手走在后面,但她脖子上挂着一台照相机,这是唯一不同于普通村姑的地方。

    这台照相机是上面的人安排她照顾郭拙诚的时候发给她的,用处就是当郭拙诚做农活的时候,不时给郭拙诚照几张生活照。

    郭拙诚感到好笑,但作为被组织培养的对象,他没有阻止。因为他知道这是他镀金的需要,也是宣传的需要,是作为证据给其他质疑他能力和资历的人看的。

    而且他发现叶诗华这个女孩很喜欢玩照相机,昨天来这里的路上就被她咔嚓了好多张,一副乐此不彼的样子,他还帮她照了好几张相片,为叶家照了几张家庭照。

    一路上因为水牛走的慢,叶诗华不断将田地里的农作物或庄稼介绍给郭拙诚听,叶父也不时说一些农村谚语以及农作物的栽培知识,虽然他是公社干部,但他也是一个种田能手,以前在生产队的时候,他可是指挥队上农民种田的,农活手艺并没有丢下。

    对于农作物的识别,郭拙诚还多少有些基础,在小镇上长大的他小时候不是没有在农村玩过,与伙伴们偷过西瓜、揪过黄瓜,绝对不会如有些下乡的城里人一样把麦苗当韭菜,也不会把大米认为是树上结出来的,但他对如何种田,如何种植农作物却一无所知。听叶父在讲解,他连忙认真地听着、记着,有时还不时问上几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