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866章 最高首长的安排

    看着航太公司的股价噌噌上涨,郭拙诚心里冷笑道:丫的,当时中国导弹只是演示成功,你们的股价就跌跌不休。现在中国导弹取得了这么大的战果,你们还敢拉升股价,知道什么叫顺势而为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不?

    如果没有佩雷克等人的拉抬股价,郭拙诚可不会也不敢冒这个风险,毕竟航太公司是大公司,当时的股价已经超跌了,利空消息打压之下,也不过是向下跳几下而已,他郭拙诚就是想投机也赚不了多少钱。

    但是,有了航太公司的拉抬,情况就不一样了,不但临时拉升的股价被人认为是虚抬的,必定会跌下去,就是本来的底价在广大投资者眼里也是不可靠的,他们都会认为这个底价还处在半山腰,肯定还要下跌。

    正是因为他看到了这一点,正因为他摸准了广大投资者在股市的心理习惯,这才是使他冒险投入巨资,全力狙击,终于如愿以偿地赚到了大把利润。

    同样因为知道航太公司的底蕴,郭拙诚见好就收,没有太多地留恋,很快就安全而稳妥地从股市和期货市场撤退回来。

    等他到达国内,前来迎接的他的工作人员就悄悄告诉他,航太公司的股票已经止跌并在慢慢上涨。郭拙诚知道,按股市的专业术语就是标准的超跌反弹。

    很快,他就被一辆红旗轿车接走,车直接朝大内驶去。

    看着巍峨宏伟的古代建筑,郭拙诚心里不由产生了一种神圣的感觉,思考着最高首长招自己的原因。

    看到郭拙诚风尘仆仆地出现在办公室门口,坐在沙发上的最高首长很是高兴地说道:“好!好!好!”

    虽然只说了三个字,但郭拙诚心里很是激动。

    最高首长用手在旁边的沙发上拍了两下,说道:“小郭,过来坐,这段时间你可辛苦了。”

    郭拙诚连忙说道:“首长辛苦了。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

    最高首长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水,看郭拙诚坐下后,他慈祥地问道:“你对三机部的工作还满意吗?”

    郭拙诚想不到最高首长一下就给他来肉戏,不由得看了对方一眼,心里不由咯噔了一下。虽然他早就知道这一天迟早会到来,但想不到有这么快。

    见郭拙诚没有说话,最高首长笑道:“呵呵,怎么,怕了?是不是猜到了什么?”

    郭拙诚苦笑了一下,说道:“但愿这次我不是作为救火队员派出去。”

    最高首长脸上的笑容更多了,说道:“有救火队员在这里,我们不派出去怎么可能?你的职责就是救火。不过,这次的火不用太xing急,可以慢慢来。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郭拙诚说道:“三机部的工作当然很满意,如果一直让我在这里工作,我愿意一直工作下去。当然,如果调我离开,我保证这里的工作也不会出现什么麻烦。”

    最高首长说道:“你这话有点嘴不对心哦,嘴里说的和心里想的不同?”

    郭拙诚笑了笑,没有说话。

    最高首长将茶杯轻轻放下,满意地说道:“从这一点看,你做的很好,办事待人都很有公正心,在单位没有大权独揽,人事方面也没有形成小圈子,更没有拿部门的事向组织要挟,很好!……,三机部运行这么好,而你随时能从这里抽身,说明你识大体,作风**,希望你今后能继续发扬。”

    郭拙诚虚心地说道:“首长过奖了,这是我应该做的。再说,这样把工作分开给各位同志一起做,我也轻松。”

    最高首长也没有再在这个方面多说,而是跳跃到另一个话题去了:“这次中英有关香港问题的谈判因为你做的事而顺利了许多。请问你怎么看待我们的高科技武器大批出口?”

    他的话里显然包含了巨大的信息量,就是郭拙诚一时也想不明白里面牵涉到多少内容。但郭拙诚还是认真回答道:“首长,我认为这是一件大好事。因为科技是不断进步的,我们把高科技藏着掖着并没有好处,不但我们的科技水平得不到更快地提高,也赚不到更多的利润,导致新项目有可能缺乏资金而无法进行下去。我认为只有放开、只有与国家进行平等而互补xing的技术交流,我们的军力才会越来越强大,对敌人的威慑力才能越来越大,那些潜在的敌人才能不敢蠢蠢yu动。有人说过,原子弹只有在发she架上的时候威力最大,但必须要让人知道我们有原子弹在发she架上才行。”

    最高首长点了点头,这些道理他比郭拙诚懂的多,只是想证实一下自己的想法而已。他又问道:“小郭,这些果树都是你栽下的,现在果实累累了,组织上却把你调走,看着别人摘下你种的果子而获得表彰,你心里有没有不同想法?”

    对于最高首长天马行空的问题,郭拙诚内心一阵无语,他回答道:“没有。”

    最高首长意味深长地问道:“是真没有还是假没有?如此高风亮节,我都觉得不同寻常。也许其他同志可以,可你……,呵呵,你给我的印象可是从不吃亏的。”

    郭拙诚尴尬地笑了一下,说道:“首长,我可不是高风亮节。是因为这些果树可不是我一个人栽下的。而且,我已经摘了别人不少果实,赚的已经够多了。我刚才不是从你这里得到了至高无上的表扬吗?难道将来的表扬会比你亲口说的表扬还大?好尊贵?”

    最高首长欣慰地点了点头,说道:“你这么想就对啰。……,你小时候是在农村长大的,对农事方面熟悉吗?有没有种过地、施过肥?”

    郭拙诚老实回答道:“没有。小时候只看见农民做过,但都是远远地看,从来没有仔细观察和询问过。”

    最高首长说道:“那你抽时间到农村转转,老老实实地跟农民学一学,跟他们生活几个月半年的,回来后我考考你。”

    郭拙诚连忙起身,大声道:“是!”

    最高首长没有说郭拙诚将调往哪里,也没有说他现在就进行工作移交,郭拙诚也默契地没有询问,大步离开了这座象征最高权力的房子,坐上了回单位的车。

    坐在车上,郭拙诚心里隐隐有一丝激动,心里抑制不住地猜想自己将被组织调到哪里去。现在他已经是副部级了,后面的括号早已经取消,是正儿八经的副部级高官。按照中国官场不成文的规矩,只要不犯错误,只要不是被某方势力人为地打压,他调出去即使不升级别也应该保持级别,也就是说他外放的可是省部级干部。

    显然,他这段时间没有犯过任何错误,相反,他还立了不少功劳,刚才最高首长就表扬了他促进了中英就香港前途问题的谈判。

    实际上,这事绝对不止这个意义。通过他的运作,中国现在不但可以大量地、高价格地出售导弹和其他武器以赚取高额利润,更重要的是通过出口武器大大加强了中国在世界各国的影响力,同时也间接地削弱了那些西方发达国家的实力。

    只要是一个国家或者一个组织,没有不希望自己的影响力扩大的,以前中国为了扩大影响力,因为国力不强,人家不怎么买账,因而只能采取大量的、不附带任何条件的经济援助,真的是勒紧自己的裤袋帮助别人。

    现在,因为他的横空插一手,中国却可以一边大赚钱一边扩大影响力,与前世比,其差别真可谓一个在天下,一个在地下。

    现在的领导人只要一想起这件事,绝对笑得合不拢嘴、睡不着觉,就会自然而然地想到他。

    没办法,爽啊,太爽了!

    从这些方面看,zhong yang大佬绝对是对他满意的,甚至是充满感激的,而且他也没有过分宣传自己、突出自己,不存在功高震主的可能。

    比如,现在导弹的交易,他没有再插手,全都由国家有关部门在运作,他也没有从中牟取一分钱私利。卖出导弹所得的利润都一分一毫进了国库。他唯一赚的钱都是在国外股市里赚的,不但没有揩国家一分钱的油,还帮助国家打压了法国航太公司,为中国导弹和武器的出口铺平了道理。

    另外,郭拙诚也相信自己没有得罪什么人,特别是没有得罪主管自己仕途、政治命运的人,就算有得罪,得罪的也是一些小人物而已,他们翻不起什么浪。从最高首长到虞罡秋、程蕴等领导都是欣赏他,认同他的。他们根本没有理由,也不会打压他,或者说他郭拙诚还没有到具有被他们打压、忌恨的级别,即使他现在是部级干部,也对这些大佬没有任何威胁。

    坐在车上的郭拙诚认为自己这次调动一定不会降低行政级别,至少会以副部长的身份到新单位上任:“他们会调我到哪里去呢?省部级干部在高官如牛毛的京城都是地位显赫,到了地方不更是惊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