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864章 不会?我们就假装会

    听着郭拙诚连珠炮似的询问,文保衡脸上有一丝尴尬,但他依然认真回答道:“郭主任,我认为我们勘探队出国的目的就是为了赚外国人的钱。在接到科威特那位王室人员的邀请后,我们召开了内部会议,大家都一致认为应该派人去,就是拖延了我们自己在这里的勘探也没有关系。”

    郭拙诚高兴地点头道:“你这个思路很对!我们这里的油田迟一天勘探清楚与早一点勘探清楚没有什么关系,反正这里的石油都已经是我们的了,迟早都会采掘出来。而且我们现在的运输能力和炼制能力都非常有限,即使马上找到了大量油田一时也开采不出来,反而会让人眼红。我们应该全力以赴在科威特那里大显身手,先把能赚的钱赚到再说。……,你的想法很不错啊,可你怎么一副yu言又止的样子?”

    文保衡尴尬地笑了一下,说道:“郭主任,我们第一时间派出了工作队。可是,我们还没有开展工作,就有人横插一杠子。”

    郭拙诚哦了一声,问道:“谁啊?”

    文保衡说道:“丹麦一家公司提出要低价承包那块地方的勘探。真不知道是该说我们运气好还是不好,如果他们早几天找上这个王室人员,我们连参与的机会都没有。如果他们再迟几天找这个王室人员,我们进场了,他们也没有机会了。可巧就巧在我们正在跟这个王室人员谈判的时候。”

    郭拙诚也苦笑了一下,说道:“还真是巧了。”接着,他不解地问道,“既然他们报低价,那低价就低价呗,我们的人工成本和设备成本都比他们低,难道我们在价格上还竞争不过他们?人家的平均工资至少是我们的二十倍以上,我们的人工成本低得多。……,对了,丹麦的勘探队怎么就瞄上了这一小块地方?”

    三百六十平方公里真不大,周长不到三百公里,一辆车几个小时就能跑完。只是这里交通不便,崎岖偏僻,野外作业很困难。交给中国人勘探也许没什么,丹麦这个比较发达的西方国家的公司来抢这个合同就有点令人感到不可思议。

    文保衡回答道:“因为我想打出我们公司的高档形象,不愿意在价格上与丹麦拼杀,而且,我们现在在这里的波哈兹地区还有勘探的工作没有完成,并不是很着急,所以就没有大肆降价。……,至于丹麦来的这家公司为什么瞄上了这里,据说是因为这是一家新开的公司,很想挤进中东勘探市场,想拿这个试一试身手,有利于将来谈生意。因为是为将来的市场做准备,所以他们报出的价格很低,基本上接近了我们报出的价格。这样一来,我们的价格优势就不存在了,不说在同样的价格下,就是我们的价格比人家的低百分之十甚至二十,人家还是愿意聘请西方国家的公司。”

    与中国人将国营企业视为金字招牌不同,国外对中国的国营企业有一种天然的抵触情绪。在同等条件下,一般都不愿意选它们。

    郭拙诚想不到文保衡的目光看得这么远,到底是前世当过总理的人,在目前中国物价、工资、利润都远远低于国外的情况下,为了长远利益而敢跟丹麦在平等价格上叫板。

    他说道:“你思考的有道理,如果我们这次完全凭低价格来承包这块地的勘探,将来我们想提价就难了。我们先争取一下,实在不行,如果价格太低影响了我们今后的业务扩展,那我们就放弃算了,也许丹麦人是不计成本地想挤进来,我们不跟他们拼,我们现在要慢慢树立我们的企业形象,慢慢提高我们的企业品位。”

    文保衡见郭拙诚没有批评他,心里一下松了一口气,说道:“可是,我们又不想放弃这块地的勘探权,我也想到时候我们国家还可以买下这块地的采油权。郭主任,这位科威特王室人员之所以对这块地进行勘探,他并不是想采出油来卖,而是急于兑现,将采油权出卖,就如我们购买伊拉克这块地上的采油权一样。”

    听到这里,郭拙诚笑了,敢情自己“自私自利”的思维污染了文保衡这个纯洁的人,他竟然也想搞“殖民地”,想把国外的资源揽入怀中。

    而且文保衡闪烁的目光里,郭拙诚还知道他心里有“鬼”:这块地只有由中国人勘探才能有更好的运作空间,虽然由丹麦人负责勘探这块地也能探明地下的原油储量,但作为购买这块地的中国人就难以玩鬼,不能瞒报,至少得实打实地根据储量和地质条件等方面的因素来支付购买资金,而且一旦丹麦勘探队勘探错了,夸大了地下的石油储量,中国人还得吃亏。

    相反,如果这块地由中国人来勘探,不但存在可以适当隐瞒某些数据的可能,确保中国不吃亏甚至还赚点便宜,而且在勘探的时候可以顺便将将来建设的基地设计出来,甚至将来还可以将勘探时候建设的房屋、设施等免费利用起来。

    对于文保衡而言,他内心很纠结:低价竞争不愿意,影响到自己公司的形象和品位问题,因为中国公司与丹麦的公司在世界上的印象完全不同,人家即使是小公司,国际上也会被人认为是高科技公司,而中国的公司即使再大,在目前还是会被认为技术含量不高。

    价格降的越低,人家越认为你是草台班子,越不放心让你单独做。可是不降价的话,更难承接到这个早已经被他相中的宝地,人家外国人最喜欢比较的就是双方的高科技设备、jing密仪器和专家的学历,而这都是中国的弱项。如果不是因为郭拙诚舞弊让中国勘探队轻易打出了油井,科威特那个王室人员压根就不会过来找中国这支“土八路”,一支从内到外看起来都很简陋的队伍。

    这个时候就是郭拙诚自己也觉得没有什么好办法竞争到这块地的勘探业务和采掘权。

    这时文保衡又说道:“郭主任,科威特王室前天倒是提出了一个建议,那就是我们公司与丹麦的公司竞争,看谁先找到石油,谁先勘探出油井,将来的勘探就由哪一家公司做。而且,他还把另一位王室人员拥有的土地一并拉了进来参与这次勘探,面积有八百多平方公里,扩大了好几倍。”

    郭拙诚心里一喜,连忙问道:“那你答应了没有?”

    文保衡连忙说道:“我们答应是答应了,但心里却没有底。主要是对方还提了一个非常苛刻的条件,那就是不能派出比对方更多的人员,弄得像真的比赛一样。”

    说到这里,文保衡和周围几个人都露出一脸的激愤:这个条件可真是太过分了,我们中国勘探队现在不就是靠人多才有可能胜过对方吗?不让我们派过多的人去,人家丹麦都是机械化部队,进行海陆空立体作战,而我们只能靠自己的双脚,就是走路也走不过人家啊。那还不是稳输不赢?

    旁边一个专家气呼呼地说道:“我知道这个要求肯定是丹麦那边提出来的。科威特方面用的理由是什么我们的工人进去太多了,会让他们国家的人害怕。真是岂有此理,我们又不是军队,更不是强盗,他们怕我们什么?”

    严格地说科威特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人家国家的国土面积太小了,才1.7万平方公里,跟中东部省份一个地级市的面积差不多,还没有西部地区一个县的面积大,真正的科威特国民才85万,跟中国的一个县人口数量相差无几。如果一下涌入上千甚至上万的中国勘探工人,还真让对方心惊肉跳,生怕出现什么麻烦。

    郭拙诚倒是没有这么沮丧,反而笑道:“没关系,只要让我们进,我们就有获胜的机会。既然人家要用高科技,我们也用高科技。我们这次要堂堂正正地打败西方国家的公司。”

    文保衡连忙说道:“我们现在就是马上到国际市场采购高端仪器设备,就算顺利买到,我们也一时间无法学会啊,更不可能马上就用到这次勘探行动中。不说jing密仪器了,就是大型的沙漠用卡车,我们也没有这么多司机会开。”

    郭拙诚胸有成竹地笑道:“没关系,没有jing密仪器我们就买一点,没有人会用,我们就装着会用的样子。倒是卡车什么的必须加紧培训,还有就是把我们国内的解放牌大卡车运进来一批,看能不能用。如果不能用,就让一汽派人过来进行适应xing设计,我们给他们订单,我就不信我们制造不出能在沙漠中行驶的卡车,将来还要让他们把卡车开到极寒之地呢。”

    文保衡等人目瞪口呆,一个专家不解地看着郭拙诚,问道:“装?……,装只能欺骗科威特人和丹麦人,可骗不了我们自己,骗不了我们脚下这块地啊。如果不会使用它们,怎么可能帮助我们找到地下的石油呢?”

    郭拙诚说道:“只要能骗住他们就好了,其他的事我来解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