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825章 又发生骇人的大事

    这些逃进伊朗的抵抗组织人员,无论是被对方严刑拷打还是被对方当着英雄来款待,也无论是他们说真话还是说假话,他们都不知道自己仅仅是被人利用棋子,更不知道幕后另有其人,一个他们想破脑袋也想不到的人在帮助他们、指挥他们为他卖命。**

    他们只有兴奋,只有拼命为自己或自己组织贴金,一定会自豪地把炸死萨达姆说成是自己和自己组织的功劳。

    其实,不说他们不知道,就是他们的领导者也不知道,只有最最上层的人稍微知道一点点痕迹,或者说有一点点怀疑。但他们现在都死了,就算他们跑得再快,也会被陈鹏等人jing准的子弹进行**消灭,因为陈鹏等人是不容许这些有一丝曝光的可能。

    萨达姆就这样在或明或暗的多个势力联合推动下死亡了,除了少数个别的人知道内情,这件事将永远成为一个待解的谜。

    郭拙诚知道乌代接下来就是宣布接管权力,然后打着为父亲报仇的旗号清除那些对自己不服的高官们。借口也是现成的,而且是冠冕堂皇的,那就是处置内jian,处置隐藏在总统身边的间谍:没有内jian或间谍出卖总统的行程,敌人怎么可能炸死总统?

    虽然这是真正的贼喊捉贼,但不妨碍乌代借此办法清除异己。

    世界被伊拉克发生的大事震惊了,众人都目瞪口呆地注视着伊拉克的动静。

    虽然苏联和美国在此之前都发现了一些异常。但他们现在去拿不出确凿的证据,得知萨达姆死亡而乌代宣布接管总统权力后,他们都很官方地表态:我们将密切关注伊拉克的事态变化,希望伊拉克新的zheng fu能顺利过渡。

    中国zheng fu的表态则显得有点耐人寻味:我们对萨达姆总统的不幸去世表示哀悼,对萨达姆家属表示亲切的慰问。希望伊拉克人民在新领导人的带领下团结起来,为中东的和平和安宁做出新的贡献。中国继续按照“互相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利、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处理与伊拉克的关系,努力将中伊关系推上一个新的台阶。

    表面上中国也是官方语言,几乎没有什么新意,跟以前对其他国家发生大事后的表态没有什么两样,但如果仔细分析的话。你会发现中国显然已经认可了乌代作为伊拉克的新的领导人,愿意和他领导的zheng fu进行交往。

    如果没有美国和苏联的那种表态,中国的申明没什么特别。可是,当苏联和美国都在静观其变,都在注视伊拉克的局势进一步发展的时候,中国这么做就有点出头的意味。要知道中国一贯以来都是很少出风头的,特别是1976年以后就开始韬光养晦了。

    但是,人们还没有弄明白中国为什么这样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又被吸引到阿根廷的马岛上去了,真可谓大事一件接着一件。

    1982年3月21ri,一群阿根廷当局雇佣的五金商人强行登陆了南乔治亚岛,他们在那里建立了营地,并升起了阿根廷的国旗。英国为此强烈抗议,敦促阿根廷zheng fu召回这些人员。并向英国道歉。但阿根廷置之不理。

    几天之后,阿根廷海军少校吉耶额摩?桑切斯率领他指挥的的特种部队在鲱鱼湾雷克岬登陆。他们在夜视镜的帮助下依靠漆黑夜se的掩护率领84个士兵向前推进,攻下英**队的兵营、总督府以及斯坦利港,英国驻马岛zheng fu投降。这一场仗有一名阿军士兵阵亡,英军有一名官兵受伤。

    这场发展过程与前世一样。只是时间稍有差别的战争就以这种方式开始了。

    仅仅死伤两人的冲突算不上大事件,有时候一些年轻人喝醉了酒而引起纠纷时也许还不止这点点伤亡,根本称不上一场战斗。

    但这件事的意义却不同寻常,这不仅仅是两个国家的军事冲突,更主要的是其冲突的一方中有一个联合国常任理事国。

    战斗爆发之后不久,不但英国就将抗议文件提交给了联合国。请求常任理事国开会讨论对阿根廷的制裁问题,要求阿根廷立即撤出侵占的岛屿并向英国道歉和赔偿,而且几个大国也发表了自己看法,以美国为首的国家措辞严厉地要求阿根廷立即退兵,否则将采取相关制裁措施。

    中国、苏联当然依然是一如既往地发表了敦促冲突双方在联合国框架内谈判解决相关争端,两方都必须冷静下来认真磋商,不要使矛盾激化。苏联还在申明中暗示英国占领马岛是不应该的,秉承了过去大英帝国的做法。应该坐下来与阿根廷好好谈判。

    从这些大国的反应可以看出,美国和法国zheng fu是站在英国一边的,而中国则是坐山观虎斗,苏联暗地里希望双方打得越激烈越好。

    当然,中国其实也是和苏联一样的心思,只是中国人不说而已。

    当大国的目光都移到小小的马岛上时,对伊拉克政局变化的关注度自然减少了许多,很多人甚至都忘记了还有这么一回事。

    乌代因此而顺利上位,国内主要媒体开始不断刊登各个高官效忠乌代的文章,也刊登了不少普通民众对乌代的良好印象和希望他带领伊拉克人民走出困境的期盼。

    当然,媒体也恢复了对乌代战神的吹捧,那些说腻了的英雄事迹再一次在媒体上铺天盖地,乌代的大幅相片开始在全国各大城市悬挂起来。

    看到局势一步步朝着自己理想的方向迈进,乌代高兴极了,心里对郭拙诚的安排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特别是发动政变的时间拿捏得如此准确,几乎与马岛战争爆发同时进行,从而大大转移了人们的注意力,实在太神奇、太美妙了!

    乌代坐上总统宝座,虽然法理上不是很能占住脚,但情理却很名正言顺。因为在中东国家里,极大多数国家都是王室控制的,他们的权力交接不是父传于子就是兄传给弟。

    伊拉克虽然早就推翻了王室统治,但伊拉克人心里还是认为这种事理所当然。特别是现在萨达姆总统死于非命,人们的同情心泛滥,认为萨达姆很可怜,其权力不交给他的儿子实在说不过去。

    不知道乌代就是幕后凶手的老百姓们在一瞬间就忘记了萨达姆的劣迹,与中国人一样,他们奉行的是死者为大的思维。萨达姆生前做了再多的坏事也不足为奇,人们之前将伊拉克从富裕带向贫穷认为是萨达姆穷兵黩武引起的,如果不跟伊朗死磕,伊拉克肯定不会这么贫困。但现在他们自觉不自觉地将罪责全部归罪于伊朗,是伊朗惹火了伊拉克,侵犯了伊拉克的利益,这才导致萨达姆总统指挥军队杀向那边,萨达姆行的是正义之举,是伊拉克的英雄。

    在郭拙诚的建议下,乌代也只好顺着民意开始大肆吹嘘萨达姆生前的英雄事迹,述说萨达姆总统发动两伊战争的无奈,同时刊登出许多萨达姆为了伊拉克人民而忍辱负重的事迹,以此证明萨达姆是一位英雄的总统,一位值得怀念的总统。

    当然,在文字里也不时夹杂一些他是如何器重乌代,对某些违法乱纪的官员是如何教诲的,是如何挽救的。这些文章不时在暗示人们:新的zheng fu要对那些不听萨达姆总统规劝的官员追究责任,会让他们尽快下台。

    但是,伊拉克的事情并非真的一帆风顺,就在乌代坐上总统宝座不久,英国正在为收复马岛而进行全国动员的时候,巴格达又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一件郭拙诚都没有“预计”到的、前世所没有的大事:

    4月8ri上午,“奥西拉克”原子反应堆巨大建筑群的前面大门口驶来一队送物资和给养的大卡车队。这五六辆大卡车载重量巨大、体型魁梧,体积是常规卡车体积的十倍以上。动力更是强劲,发动机一发动,即使是怠速运转,水泥地面也不住地颤抖。

    近一人高的轮胎就足以让人惊叹,悬在半空中的驾驶室更给人一种压迫的感觉。

    这些大型卡车都是专门为了“奥西拉克”原子反应堆项目而从德国进口来的,无论是轮胎还是驾驶室的挡风玻璃都是防弹的,油箱也是内藏,从外面看不到油箱在哪里。它们全身防护得如此严密,一般轻步枪根本无法对它们产生损伤,至于,更是只能在车身上打出一个斑点而已,除非是重机枪才可以she杀驾驶员或者对卡车的某些部位造成损害。

    能够担当这些卡车驾驶员的可不是一般人,他们都是从军队层层选拔出来的优秀汽车兵,驾驶技术一流,还专门在德国培训过。一辆车上上坐着正副驾驶员两个人,这些留过洋的驾驶员都是军官,正驾驶员至少是中尉级别,最高的竟然是少校。而副驾驶员的级别也不低,至少都是少尉军官。

    。。)

    s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