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809章 夺权

    听着郭拙诚真诚的语言,虞罡秋欣慰地说道:“看来我们这些老家伙还是有点用啰。”

    “这不废话吗?无论是你们的从政经验还是个人cao守,都是不可国家不可多得的财富。”接着,郭拙诚又调侃道,“您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这种话好像不是你这种豪爽人说的。”

    虞罡秋笑了笑,然后挂了电话。

    等挂了电话后,郭拙诚才想起前世的一些事,终于知道虞罡秋说这些话是有来源的。他想起的是一个名称——zhong yang(顾问)委员会,简称中(顾)委。

    在改革开放之初的1980年,最高领导人就发表了《论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的讲话。这个讲话是对中国政治体制一种深层次的改革,其中有一个重要内容就是实行了包括最高领导自己在内的老干部离退休制,废除了领导职务终身制,同时提出设立一个过渡的zhong yang(顾问)委员会。

    设立中(顾)委的目的就是让一线的老同志退居二线,让年轻的领导者走上前台。按照最高领导的意思,就是等交接顺利完成后再将这个中(顾)委撤销,老人彻底退出政治舞台,权力由年轻一代掌管。

    从后来历史发展过程看,最高领导这个措施具有高超的政治智慧,平衡了各方面的利益,用这把钥匙很轻松地解决了棘手的问题,达到了之前设定的目标。

    前世的中(顾)委是在今年的7月底成立的。虽然现在还只是一月底,但这世变化这么大,不说提前半年就是提前一年,郭拙诚也没有什么惊讶的。

    郭拙诚知道虞罡秋今天说出来,多少有点不甘心交权的情绪。毕竟他也是人,只要是人就没有愿意放弃本来属于自己权力的。但他更多的是担心现在这个局势能不能让老一代领导人立即放权,能不能顺利过渡,他担心现在大好的政治局面和经济形势发生不好的转变。..

    因为随着经济形势的好转,各种矛盾因为利益分配不均而爆发出来,现在国家之所以这么安定。是因为有最高首长等人坐镇的结果,万一他们交权退居二线了,情况未必还依然平静。

    他跟郭拙诚说这些,也是一种感慨,并非向郭拙诚诉说,更不会企望郭拙诚会做出什么动作来挽留他们。

    因为相对虞罡秋副总理的地位而言,郭拙诚的级别还是太低了。他在具体的事务特别是科技发展方面也许有一点的发言权,但在国家大政方面。在顶端权力分配方面,郭拙诚的身份和地位都是不够瞧的,可以说郭拙诚只有执行命令的权力,没有质疑命令的权力,更没有向国家领导人发号施令的权力。

    虞罡秋现在说出来最多是想听听年轻人对他们继续掌权的意见,也想证明一下自己是不是真的“讨人嫌”。

    他知道郭拙诚在他面前是赤诚的。不会藏着掖着。

    而郭拙诚的话确实是内心的话,不是拍马屁,他是真心希望包括最高首长在内的老一代领导人继续留任。现在改革正进入到关键时刻,特别是物价改革正在启动,如果估计得没错。自己帮国家购买的粮食只要一到位,zhong yang领导心里有了更多的底气,物价改革的政策就会出台。

    想起前世苏联解体后的惨状,想起俄罗斯物价改革后老百姓的赤贫,郭拙诚有的不寒而栗。俄罗斯家大业大,资源丰富。老百姓家里多少有点积蓄,他们能够挺过那种危机,而中国则未必。

    可以说,深层次的改革和改革前后都需要最高首长等人掌舵,才能如前世一样顺利渡过危机,是国家的命运需要他们。

    对于郭拙诚私人而言,也是非常需要他们。郭拙诚现在是一棵长得很高但又是嫩弱的树苗,还需要一棵大树甚至需要一片森林来为他遮风挡雨。

    他现在的所作所为在保守者心目中绝对是离经叛道的。比如给职工高奖金、高福利、鼓励私人承包、到国外掠夺别国的资源、自己办公司做生意、将企业中的意识形态人员踢出行政事务管理,只负责监督,……,等等,都是大逆不道的行动。

    郭拙诚之所以敢这么做,一则是他小心翼翼逐步推进,先小规模地实施,等上级领导认可了再扩大,走的很平稳,将不良影响控制在可控范围内。二则是因为他认为这一世自己跟zhong yang大佬的关系好,他知道zhong yang大佬看在他能为国家赚取巨额外汇,能解决军工企业困境,会容忍他,会对他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如果这些关照他的大佬突然离开一线,让他接受其他人的领导,那谁也不能保证那些新领导会如此支持他、放任他、宽容他。即使他不是重生来的,他也知道在涉及到政治路线斗争的时候,最多的钱也是不够看,人家根本不在乎你有多少钱,人家就是过苦ri子也要将政敌干下去,就如前世某些国家一样,那些国家的领导人一直不愿意改革,就是饿死人也不改革,而且对改革派处以极刑。

    再说,郭拙诚还认为现在改革的步伐已经足够快了,他所熟知的几个zhong yang大佬都是很开放的,也是支持他甩开膀子干的。反而是下面有很多人觉得他这么做太激进,很多时候就是普通老百姓也觉得这世界改变太快。

    所以,郭拙诚不敢奢望有新的领导上台后会在现有的速度上进一步加快改进进程。在郭拙诚想来,如果新的领导人真的加快改革,反而会形成一种小马拉大车的局面,国家就会出事,甚至有可能出现全面倒向西方国家的悲剧。

    因此,在zhong yang大佬是否现在就退居二线的问题上,郭拙诚是坚决反对的。他至少希望其进程不提前,就按前世那个步骤,让老领导人慢慢退出历史舞台就好了。

    当然,郭拙诚也知道自己的份量,对于这种国家大事,上面的大佬的不问他,他也不能主动去说,那是雷区,稍一不慎就会粉身碎骨。

    他只能静观其变。

    放下电话,郭拙诚呆坐了一会,低下头来开始认真处理自己手头的事。

    他不知道的是,伊拉克的乌代已经开始行动了。

    虽然郭拙诚没有正面支持他、鼓动他,但暗地里还是给予了不少帮助。乌代聘请的中国特战队人员就在他的宫殿里帮助乌代出谋划策。

    本来乌代对郭拙诚不愿意亲自帮他而产生了一点点怨言,但这种怨言竟然是建立在恨铁不成钢上面的:乌代觉得郭拙诚实在太蠢了,明知道自己上位对他有好处,对中国有好处,他却不主动帮忙。

    幸亏有几个中国特战队的军官兢兢业业地为他谋划,提出了很多中肯的意见,这些意见都是他从来没有考虑的,让他受益匪浅,也让他避免了几次犯错。跟这些来自中国的军官接触多了,他也逐步信任他们了,不再对郭拙诚有怨言。

    现在坐在大厅里的乌代有点惊慌失措,因为有人通过秘密渠道递来消息说:乌代的动作似乎被他父亲萨达姆发现了,萨达姆总统正派人进行调查查证某些事情。虽然传来消息的人不清楚萨达姆在调查什么事情,但有一点清楚的是,萨达姆亲自给宣传部门下令,从明天开始停止在各种媒体上对乌代英雄事迹的大力宣传。

    听了这个消息,平时胆大包天的乌代也慌了,连忙将中国特战队军官请来研究对策。

    在他心里,他宁愿相信来自中国的客人,而不愿意相信自己的手下,他担心他的手下在遇到萨达姆高压的时候会出卖他。

    在坐的人中有几个郭拙诚熟知的面孔,如陈鹏和叶俊辉,他们都是由郭拙诚点名派来的。

    在伊拉克呆了不少的时间,他们已经学会了当地语言,虽然他们的话还带有中国人的口音,但与乌代交流不存在任何问题。

    听了乌代的情况通报并感受到了这个太子的惊慌,但中**官们却不以为然。

    见乌代的目光盯在自己身上,为首的陈鹏反问道:“殿下是希望马上上位还是潜伏一段时间后再上位?”

    乌代眼睛一转,问道:“我马上上位的风险有多大?潜伏一段时间后还有机会吗?”

    陈鹏说道:“一旦你父亲被暗杀,国内肯定会动荡一段时间,你肯定会面对很多人的质疑,你必须用雷霆手段镇压那些质疑你的人,镇压那些想和你争夺总统位置的人,同时,你还的应付来自伊朗的乘虚而入,这些就是风险。如果你有足够的把握顶住这些冲击,能够面对各种不同的舆论,那你就可以下令马上动手。

    如果你还没做好心理准备,不敢冒这个风险,那就潜伏一段时间等有机会了再说。你现在被宣传成了国家英雄,全伊拉克人民都知道是你拯救了伊拉克,是你避免了战争失败。即使你父亲发现你有什么不轨行为,只要他没有找到铁证,没有证据证明你要干掉他,他是不会立即杀你的。”

    (感谢各位的订阅支持)(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