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805章 我是这种人吗?

    郭拙诚没有与亲人团聚,而是在单位与同事一起过年。()他天天奔走在各省市的几大研究所、军工厂之间,就是正月初一都坐在飞机上。

    他甚至连凤凰机械都没有时间过去看望一下。直到正月初四了,从外地回京的郭拙诚才利用晚上的时间前往舅舅家里跟舅舅一家以及袁莉见了面。

    舒巧、梁凉她们则回老家跟爸妈团圆去了,这次没有碰上。

    到了初五白天,郭拙诚抽出时间提着一些小礼物到钱雪森、虞罡秋等领导家里拜年。最高首长那里则是虞罡秋陪着他一起去的。

    因为时间紧,在电话里约好了时间,踩着饭点过去,到了最高首长家里就吃饭,一边吃一边谈。

    吃完饭,两人就告辞离开。

    郭拙诚忙得很,但也开心得很。三机部的干部职工看见他都充满了真诚的笑容,因为他们都无一例外地住上了以前连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新套房。家家分发了很多过年物资,猪肉、水果比以前自己买的多几倍,每家每户都过了一个热热闹闹的肥年。<节期间结婚了!

    虽然之前并不了解自己的妻子,甚至妻子进京之前还对他颇有微辞。说得好听就是要考验他一下,说得不好听就是不想跟他结婚。

    可是,自从看了他的房子,自从郭拙诚出面为她解决了工作。她的心态一下全变了,从不愿意跟孙兴国结婚变为害怕孙兴国甩了她,害怕他的拒绝让她一下从天堂重新跌回人间。

    现在他的老婆对他好得不了,两口子亲热得如蜜糖一样,她更对孙兴国的父母好,比对自己的父母还关心。孙兴国父母高兴得直夸儿子有福气,说自己有福气,逢人就夸赞儿媳妇真是孝顺。

    这一切都让孙兴国也感到异常舒坦,内心对郭拙诚充满了感激。如果没有郭拙诚,他的生活不可能有这么幸福。

    孙兴国的妻子对郭拙诚也会关心。时不时做好了吃的请郭拙诚过去打牙祭。如果有空闲,郭拙诚也偶尔过去一次,上门时都带一些小东西,出门时也认真地说一声谢谢。

    对于这个女孩的心思,郭拙诚知道得清清楚楚,但他还是乐见其成:人毕竟是生活在现实中,谁都愿意自己或自己的家人过得好一些。只要她能自己认清自己的地位,不横蛮不趾高气扬。她这样就是很好的了。

    重生而来的郭拙诚见惯了前世某些年轻人的嘴脸,与那些人相比,孙兴国的妻子还没有那些人现实,至少能做到知恩图报。

    孙兴国的妻子有时也笑问郭拙诚谈女朋友没有,郭拙诚都没有回答她。

    在感情的问题上,不但郭拙诚不急。他的父母长辈也不急。不过,这个世界上还是有人为此着急,如果从最急的排到不怎么急的,其先后顺序就是:玛德莱娜公主、孙雪、袁莉、舒巧、梁凉、……

    这几个女孩都认为自己有机会,都希望自己能成为郭拙诚心目中的人。可是。她们又谁都不敢或者说不好意思说结婚,毕竟人家还是一个小孩子,让一个成熟的女人向一个小伙子表白并提出要结婚,实在太尴尬,太难为情。如果他能主动点,那我就半推半就地答应了。或者只要他说一声就行,问题是这个家伙还是不谙世事的小男孩,急不得啊。

    唯一突破了普通朋友界限的是玛德莱娜公主,两人相拥、相吻了好几次了。但也没有真正讨论谈婚论嫁的事情。

    郭拙诚两世为人,自然看得出这些女孩的心思,但他确实不想这么早就走入爱情生活、不想走进婚姻殿堂。

    他也说不上自己到底喜欢哪一个。因为他没把心思放这上面,自然不知道。在感情上,他现在抱定的是当鸵鸟。把脑袋埋在沙堆里不管不顾。

    正月初九的这天上午,巡航导弹导弹发she大队大队长洛熙遵命来到了郭拙诚的办公室。

    稍微寒暄后,郭拙诚说道:“我已经看过你的档案,但我想亲自面对面地问你几句话,首先,军人最基本的一条是什么?”

    洛熙立马回答道:“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一切行动听指挥。”心里却奇怪得很,不会真的就问几句话,完全可以在电话里说啊,干嘛让我千里迢迢地跑过来?

    郭拙诚说道:“好,回答不错。但是,如果上级的命令不合情理,或者给你的命令违背你的良心呢?”

    洛熙一下愣住了。

    在军队里,他不是没有遇到上级不合情理的命令,比如明知道前面是一个肮脏的水坑,但有的军官依然命令士兵跳进去。这种事虽然有,但一般大家都心照不宣,毕竟这是锻炼士兵的意志,也是增加士兵对命令严肃xing的认识,强化了军纪军规,没有人因此而公开说领导不合情理。至于违背良心的事,他觉得更加不好怎么回答了:难道领导要你士兵杀人放火,你就真的放火?要你做伤天害理的事,你就做伤天害理的事?不可能啊。

    洛熙犹豫着。

    郭拙诚冷哼了一声,问道:“怎么不敢说了?作为一个军人,心里有什么就说什么,犹犹豫豫的像什么军人,连男子汉都不是。”

    洛熙马上大声说道:“报告首长,如果上级的命令不合理,我会向上级反映,请求他更改命令。”

    郭拙诚追问道:“如果上级不更改呢?”

    洛熙再次犹豫,但想起刚才郭拙诚的冷哼,马上大声回答道:“报告首长,我不知道!只能视情况而定,如果不过分,我坚决执行,如果太过分,我坚决反对!”说完,心里忐忑不安,感觉面前这个年轻的领导实在太刁钻,更不明白他问这些话的意思。

    郭拙诚反而笑了,说道:“如果这个违背良心的命令有利我们国家呢?”

    这下洛熙大声道:“只要有利于祖国,我坚决执行,哪怕自己再反感、再不情愿也坚决完成任务!”说完,他心里知道郭拙诚为什么说这些话:自己不是要去阿根廷吗?肯定涉及到两国利益问题,很可能某些事做出来损害阿根廷的利益,但有利于中国的利益。这个年轻的领导显然是在给自己打预防针,免得到时候自己在外面做好好先生,大搞国际友谊。

    郭拙诚点了点头,说道:“你要时刻记住这一条。我告诉你,国与国之间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你们到阿根廷去不是完全为了加强中阿两国之间的关系,而是为了让我国赚更多的钱。请你记住,加强两国之间的关系是外交官的事,不是你们的事,你们不要想当然。当然,你们也不能故意跟对方过不去,在不损害我国经济利益、政治利益的前提下,你们可以和他们加深关系,明白吗?”

    “报告首长,明白!”洛熙大声说道,这次回答得又快又坚定。

    郭拙诚点了一下头,说道:“你们这次去就是为了宣传我们的反舰导弹的xing能,等你和他们的关系好了之后,还可以宣传我们巡航导弹的xing能,宣传我们的坦克,也可以宣传我们的火炮。说白一点,你们就是我国各种武器的推销员,只要有机会,你们就要推销。

    我可以告诉你,我们的yj801反舰导弹会很快成为世界最畅销的反舰导弹,将有很多国家会向我们采购。所以,我不但希望你们将更多的yj801推销出去,还希望你们把蓝光巡航导弹也要推销出去,把我们的坦克、火炮推销出去。”

    洛熙面有菜se,底气不足地说道:“我们只是发she导弹的,我自己连反舰导弹是什么样子都没见过。我和我手下的士兵对怎么推销武器一窍不通。”

    郭拙诚说道:“这个你不用担心。只要这次你们在阿根廷演示成功,你们就完成了yj801的推销任务。剩下的就是你们怎么劝说阿根廷方面进行蓝光巡航导弹的演示,或者直接用到战场上。”

    洛熙脱口问道:“直接用得战场上?他们跟谁打?是不是他们阿根廷发生内乱?”突然,他睁大眼睛,吃惊地看着郭拙诚,呼吸急促地问道,“首长,你……你不会让我们在阿根廷制造内乱,让他们各派势力打起来?我们可没有这个本事,就算我们全牺牲了,也办不到。”

    郭拙诚哭笑不得地看着他,问道:“我是这种人吗?”

    洛熙没有说话,但脸上的表情却显露无遗:你似乎就是这种人。

    郭拙诚苦笑道:“就算我是这么想的,不说你们几个人做不了,就是再加十倍百倍的人过去也是不行。我告诉你,阿根廷和英国用不了多久就会开战!到时候有你大显身手的时候。”

    对于郭拙诚的惊人之语,洛熙没有任何惊讶,眼里反而she出一丝惊喜,一扫刚才被郭拙诚问住的沮丧。

    郭拙诚知道军人都有这尿xing,听到平民老百姓害怕的战争,他们却跃跃yu试,闻战则喜。当然,这也是军人应该有的反应,如果听说战争就害怕,那这支军队、这个国家就没有什么希望了。

    。。)

    s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