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783章 我有妙计

    宁军长说这话的时候,不但廖师长用耐人寻味的目光看着郭拙诚,就是钱雪森教授也不解地看着郭拙诚:在目标无法确认前就发she导弹,那简直就是浪费,而且还是巨大的浪费。要知道一枚巡航导弹的价值至少是十几万美元,折合人民币近三十万,现在工人的平均工资才一百元左右,怎么能随便浪费?

    廖师长见郭拙诚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心里很郁闷,只好提醒道:“郭顾问,即使按我们原订的计划,我们也未必能找准敌人目标所在位置,而你却要提前,而你定的打击目标还是这支不知道具体情况的部队,我们都不知道他们是在那里休整一段时间,还是马上朝这里进发,我们根本无法派侦察兵确定他们的位置。

    说得实在一点,如果越军进攻,我们只能在法者山这里等待他们,我们唯一要争取的就是多设计几个陷阱,让他们进攻的时候受更多的损失。所以,我们恳求你们撤退,等我们打完这一仗之后你们再来,或者将试验放在其他地方。”

    前世的时候,因为知道了越军进攻的目标和时间,我军的火炮将阵地前沿每一块地方都设好了she击诸元,只要前沿阵地的士兵发现了敌人,一个电话就能招来炮火,轰炸敌人出现的位置。

    即使如此,前世的松毛岭之战也险象环生,好几个小阵地被越军突破。主要原因是因为越军的人数太多。越军太顽强太不畏死,他们敢于冒着漫天的炮火不顾xing命地往上冲。越军如此玩命,因为地形限制而无法囤积更多兵力的阵地一下子岌岌可危,只能借助于炮兵远距离火力支援,以至于中国炮兵把已经足够数量的存储炮弹给打光了,中间不得不停顿下来。最后还是地方zheng fu动用民间所有车辆帮助部队运送炮弹,这才让大炮重新开火,将越军的后续部队隔断,这才保住主阵地不失。

    正因为廖师长等人知道事态的危险xing、时间的紧迫xing,所以在判断出越军有可能进攻后。他只想钱老他们快点离开,别耽误他们的备战了。

    他可没有想用巡航导弹来支援守军,这玩意太贵了。发一枚巡航导弹的钱足够常规火炮轰平一平方公里的面积了。即使巡航导弹的打中了,威力也很大,但绝不可能跟火炮地毯式轰炸相比。

    巡航导弹是刺客,追求的是一剑封喉,追求的是远距离jing准刺杀,如果只比较爆炸威力。它战斗部的炸(药)还比不上一颗大口径炮弹的威力。

    宁军长虽然没有说话直接说出让巡航导弹的试验暂停或改换地方,但他的意思显然也是如此。从他没有阻止廖师长说话就能看出他的本意来。

    郭拙诚笑道:“如果我们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敌人的重要地位,找到巡航导弹的打击目标呢?”

    廖师长脱口说道:“不可能!谁也不是神仙!我可不同意派侦察兵去送死。……,现在我们的侦察兵为即将开展的战斗还忙不过来,让他们再大规模地深入敌境?不行!”

    即使廖师长心里认为眼前的郭拙诚很可能就是那个传说中的郭拙诚,他也顾不上了。很干脆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见郭拙诚一脸的笑容,宁军长一愣,脸se突然变了,急忙大声说道:“郭顾问!不行!”与其说是喊,不如说是吼。那声音又大又惶恐,就如遇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似的,让廖师长等几个军官以及钱老莫名其妙。

    郭拙诚知道他担心什么,笑道:“宁军长,你放心,我不会……”

    宁军长断然说道:“不行就是不行!除非你踏着我的尸体过去!什么不会有事?你现在的身份不同。而且越南内部也已经相对稳定,你以为现在还是你打仗的时候,那时候你带着特战队可以在敌后大摇大摆地走,进入敌人的军营入无人之境,现在则不可能!不行,绝对不行,你不能去!”

    廖师长张大嘴巴,吃惊地看着郭拙诚。问道:“你就是……你真的就是……”

    郭拙诚对廖师长笑了笑,认同他的身份。

    廖师长的脸上立即浮现出崇拜和惊喜,但很快说道:“不行!无论如何都不行,你不能去。我们可以把侦察兵交给你指挥,但你自己必须留在国内。”因为确认了郭拙诚的身份,廖师长的态度马上转变,马上同意让郭拙诚指挥侦察兵。

    钱雪森教授也立即说道:“小郭,这不行!宁军长说的对,你不能胡闹!你现在可不是一名士兵,也不是一名普通军官。你身上肩负的重任比我还多,你是聪明人,想必很明白。”

    看到大家都如此紧张,如此关心自己,郭拙诚有点小小的感动。但他笑着说道:“你们误会了,我可不是说我会亲自潜入到越南内部查明情况,也不会派侦察兵过去送死。可是,难道除了派侦察兵过去,我们就没有其他办法了解敌人的情况了吗?难道就不能采取其他办法把敌人的重要位置搞清楚?”

    听说不是他亲自不去,宁军长、廖师长、钱老都松了一口气,心道:“只要你不亲身犯险就好。”

    宁军长问道:“不派侦察兵过去,我们怎么在短时间内查清敌人的部署,怎么知道敌人的指挥部在哪里?敌人的军火库在哪里?如果你想等待潜伏在越南内部的特工弄清楚情报回来,还不知道要等多久。”

    相对侦察兵而言,特工隐藏更隐蔽,而且里面有不少是中国收买的越南人,也有不少是中国策反的情报人员,这些人有比侦察兵更多的优势,不容易被越军识破。但是,这些人收集情报的速度慢,传递也慢,即使特工相互之间单线联系,但获得了情报也不是一下就能传到中国来,毕竟他们还要做工作,还要用工作来掩护身份,不可能如侦察兵一样专门侦察,获得了情报就掉头回来。

    郭拙诚笑着说道:“很简单。我们可以凭对方的灯光来进行初步判断,然后结合其他方面收集到的信息,能很快获得对方的位置信息。”

    廖师长狐疑地问道:“灯光?哪里来的灯光?”

    就是宁军长和钱雪森教授也莫名其妙。

    郭拙诚肯定地说道:“是的,灯光。现在越南很贫困,是一个严重缺电的国家,特别是边境这种地区常年缺电,郊区和农村普通老百姓家几乎没有用电照明的。即使在城镇,普通居民家用电的也不多,加上前年我军对城镇设施进行了大规模地爆破,他们缺电的地方更多。其实,不说他们越南,就是我们中国的农村,也没有几家用电照明的。到了晚上,特别是深夜,能够用电照明的不是zheng fu机关就是军队,灯火通明的地方肯定是我们可以打击的对象,或者说有价值的目标就隐藏在这些有灯光的地方。”

    就如前世住别墅的肯定是富人,坐红旗轿车的肯定是大官一样,这个时代能大规模用电的肯定是不同于普通老百姓的人。因为中越边境相对安宁,中国并没有发动战争的迹象,在离边界线上十公里以外的地方越南自然没有施行灯火管制。<le的公司,曾经在互联网上发布过晚上的地球照片,发达地区的晚上灯火通明,而欠发达地区的晚上一片漆黑。

    廖师长点了点头,但说道:“话是这么说,可是,我们怎么知道越南国土里的晚上哪里有电灯?”

    宁军长也说道:“上级可不容许我们派飞机在国境线附近飞行,更别说飞越过境了。难道你向上级临时申请?可是,我们的飞机真要出动的话,越南那边肯定马上进行灯光管制,他们的雷达肯定比我们的飞机快得多,只要我们的飞机接近国境线,即使他们不派飞机过来拦截,也会通知重要地点关掉灯光。再说,即使真的找到了灯火通明的地方,我们就发she巡航导弹过去吗?万一那是人家的民用工厂呢?”

    郭拙诚说道:“这就要求我们自己认真甄别了。我现在希望宁军长出面与曾经在这一带战斗的部队联系,让他们迅速抽调当时参加战斗的营连排级军官到我们这里来。到了之后,我们就让他们回忆一下越南境内的地形地貌,让他们迅速思考越南这一带地域哪些地方最适合驻军,哪些地方最适合建立军火库,又有哪些地方可能建立越军指挥部。只要他们找出了这些地方,然后根据我们找到晚上有灯光的地方,两相对照,也就**不离十了。然后让侦察兵、特工进行针对xing的收集情报,很容易判断这些地方到底是什么。至少可以将那些民用工厂区别开来。我们的巡航导弹打过去,就不会冤枉多少人。”

    说到这里,郭拙诚强调道:“那些在这一带参加过战斗的军官来得越快越好,如果他们乘民用交通工具不方便,我建议你们用直升机将运送接过来。”

    (感谢各位的订阅支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