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781章 军长的分析

    这一世,中**队或许是因为军力强大不少、国力也强盛很多,不太在乎越南和苏联的口头抗议,也或许是因为zhong yang大佬受郭拙诚等这些“自私者”的心理影响,以至于军队在撤退回国的时候并没有老老实实地全部退回国内,而是在边境线附近停下,将那些战略位置重要的骑缝线上的山头占领,并在上面驻扎了兵力、安置了瞭望所。省了前世那道先派兵强攻山峰的手续,节省了不少武器弹药,更避免了不少军人的牺牲。

    按郭拙诚综合分析后得出结论,那就是越南军队会集结jing兵强将发动收复骑缝线的战役,现在侦察兵收集到的信息说明越军准备动手了。虽然这个时间比历史上的提前了两年半,但世界形势与前世不同,提前发动完全有可能。

    郭拙诚认定越军会进攻,但不知道越军什么时候进攻,也许一个月、也许半年,也许一年后等准备充分了再发动。也可能在一周、十天就发动。

    只要自己预测错了,对自己的名声产生不好的影响是小事,如果由此产生不好的后果,如导致中国官兵大量伤亡甚至丢失阵地,就麻烦大了。

    而且,他还知道如果自己说越军马上进攻,宁军长和廖师长等人肯定不会担忧而是高兴,高兴有立战功的机会了。他们的jing力就不可避免地转向战争,对钱老和自己这些人试验巡航导弹的心思就没有了现在的迫切。甚至因为备战任务重。他们很可能会向上级提出暂停巡航导弹的试验,以免影响战争的准备。

    另外,宁军长、廖师长等人在得知越军要进攻后,立马会产生一个不好说出口的理由来反对巡航导弹试验:立功心急的他们还担心巡航导弹的打击让越南军队害怕了,不敢再与中**队对阵。虽然这些军人不知道巡航导弹的威力到底有多大,但打草惊蛇的本事肯定有。如果让越南军队就此偃旗息鼓,那他们找谁立功?总不能真的在被轮换之前冲进越南内地轰轰烈烈地干上一仗,无论哪个领导都不会同意。在边境地区打打闹闹可以,但深入越南内地就会引发两国大规模战争,甚至激怒苏联。到时候就会打乱国家全面转入经济建设的计划。

    结合这些情况,巡航导弹的试验推迟的可能xing很大,甚至有可能就此取消在一带试验的计划。上级在宁军长等人的要求下,很可能命令他们将巡航导弹转移到其他地方去试验。

    显然,无论是中断试验还是临时转移地方,都对巡航导弹的发展和完善很不利。

    可以说,现在郭拙诚将推断出来的结论——越军正在准备进攻——说出来不好,不说来也不好。一旦越军真的偷袭,他还有推卸不了的责任。

    他心道:“该如何让巡航导弹按行动计划准时发she,而又不让军队麻痹大意?该如何避免军队的领导埋怨我让他们失去了立功的机会呢?”

    郭拙诚思考了一会,最后还是实话实说。

    他说道:“我认为越军一定会发动进攻,而且规模不小,至少是师级以上。目标就是你们驻守的法者山等要地。如果他们有其他友邻部队配合,在边界线上多处进攻,你们在法者山的压力将很大,真有如廖师长所说的防不胜防。”

    实际上廖师长所说的防不胜防是指越军出动jing锐部队sao扰边境地区,但郭拙诚还是借用了他的话。

    一个团长讥笑道:“郭顾问。你就凭这点点信息就能判断出这个结论?那你也太神了?你可知道如果我们按你的这个结论制订作战计划的话,万一敌人不来进攻,那我们损失可就大了。浪费巨大的人力物力不说,还会被我们的战友讥讽,被越南的敌军嘲笑,说他们在国内随意调动一下部队。我们就成了惊弓之鸟。”

    另一个中年军官也笑道:“nainai滴,老子巴不得他们过来呢。他们来的越多越好,老子杀他们一个尸山血海,呵呵。不过,小同志,你说的有根据吗?”

    廖师长心里也对郭拙诚的推论不是很认同,毕竟越军的一个师的番号才出现,人家是不是来换防的都难说。再说他们离边境可还有一段不近的距离,他们的最终目的地还是一个迷。怎么能就此断定他们一定会来进攻我们的阵地?

    碍于自己的身份,也感觉到宁军长对这个年轻人的重视,廖师长心里有话也不好直接说出来,但自己的手下说话时,他却没有阻止,因为他也想听一听郭拙诚的解释。毕竟,这种判断一旦被上级采用,他的这个师就要做重大调整,就要全力迎战。

    宁军长先瞪了廖师长一眼,显然是批评他不约束自己的手下,然后怒道:“安静!你们像是军人吗?这么吵吵闹闹,以为这里是菜市场?”

    这些军官讶然地住了嘴,对宁军长如此维护一个年轻的技术人员感到很费解。

    宁军长命令一些中级和低级军官出去后,虚心地问道:“郭教授,你也觉得越军会发动大规模的进攻?试图夺回我们占领的几个高地?”

    郭拙诚点了点头,说道:“因为这些高地的重要xing太强了。你是军事主官,肯定比我更知道它们的价值。但要我说理由,为什么越军现在就发动,我可说不出来。”

    宁军长点了点头,说道:“我认为原因除了这些高地位置重要外,还有几个原因。”他没有矫情,也没有隐瞒或卖弄,而是认真说道,“第一,越军从苏联得到了新式武器的支持。不但有原装没简略的t-72坦克,还有苏联的火箭炮以及最新式的大口径火炮。相对于越军原来使用的武器,可以说更新换代了。这使越军有了充分的自信,觉得面对面地拿下我们这些阵地并不困难,如果采取偷袭的方式,则把握更大。

    第二,如果我们侦察兵收集的情报没有错,那这支部队就是从柬埔寨回国的jing锐部队,这些士气正旺,他们都经过了柬埔寨战场的洗礼,而这支部队里的各级军官几乎都曾经跟美**队鏖战过。对于这些成功侵略过他国的越军,又曾经打败过美军的他们,并不服气我们打败了他们国家。在他们看来,我们中国是举全国之力跟他们越南少部分地方部队在比拼,他们大部分jing锐都到了柬埔寨,我们胜之不武。更何况他们还在享受着打败法**队、美**队的荣光,自然想利用机会教训我们中**队一下,让世界知道越南军队是多么地厉害。

    第三,我们占据的这些地方虽然地势高,看的远,但也因为地势的影响,上面不可能摆放多少部队,如果部队放多了,密度就很大,重炮一轰,死伤惨重影响士气不说,反而会减少防守力度。他们认为只要采取偷袭的办法,动用重兵一定能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一旦得逞,那他们就能更加宣传他们军队所向无敌,战略上也占了主动。”

    听了宁军长的话,郭拙诚不得不敬佩地点头,短短一席话就把越南动兵的理由说了一个透彻,还把前世越南军队进攻法者山的战术说得一丝不差。

    郭拙诚前世在网上看到的几乎和宁军长说的完全一样,只是没有苏联援助新式武器这一条而已。可他记得前世的时候指挥松毛岭之战的并不是眼前的廖师长,也不是目前这个宁军长手下的部队。

    松毛岭之战是后来其他军区轮战的部队打的,宁军长他们的部队早已经奉命调离好久了。

    前世的时候越军败在其战略意图被中**方洞悉,甚至连参战部队人数和几点发起进攻都知道,不知道是因为越军的保密xing太差还是因为中国特工、侦察兵太牛皮。这么极密的情报怎么到手的呢?

    当时我军得到消息说越军将于7月12ri凌晨五点发起进攻,我军立即加紧准备,囤积弹药。119炮群在凌晨时分就准备好了2.5个基数的弹药。

    凌晨三点,119炮群接到指挥部命令进行扰乱xingshe击,打一个齐she,但前沿的答复说炮击之后没有情况。于是炮群指挥官对着沙盘问步兵团团长:“假设越军凌晨五点出击,按步兵常规,部队现时应该在那里?”

    该团长指出指着地图说道:“在清水河以北300米那片地方,只能在阵地前500米以内,不会以外。”

    炮群指挥官当机立断,更改指挥部给出的炮击点,对法者山前沿阵地进行了猛烈炮击,所有炮火一起干。把前沿阵地打成了火海,让趁黑暗潜伏在该地的越军死伤惨重。

    等凌晨五点越军真的进攻时,虽然中**队因为轰炸时没听到越军的惨叫,也没发现越军逃跑而怀疑情报有误,因此大意而导致越军进攻的时候有点措手不及,但他们还是抵住了这支元气大伤的越军的疯狂进攻,只丢失了几个小阵地。

    这些丢失的小阵地后经援军的血战夺回。

    如果不是特工知道了越军的动向,如果不是中**方洞悉了越军的战术,如果不是中国炮兵先敌开火,松毛岭之战最后谁胜谁败就难说了。

    (感谢各位的订阅支持,求月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