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758章 师长的愤怒

    孙一先可比女儿孙雪在官场上打滚的时间长得多,懂得的人情世故自然更多。

    只不过,他可不太想把事情闹大,他心里对郭拙诚有点不以为然,觉得郭拙诚现在有点借势生威或者说在钓鱼的味道。他认为郭拙诚现在在挖着陷阱、布放饵料,然后等待别人上钩,如果是在战场上,郭拙诚的行为无可厚非,甚至应该钦佩,但这种行为用到官场上,用来对付自己的同僚就有点不厚道了。

    而且,他作为在徐洲市的官员,虽然不隶属于地方政府,但多少有点些联系,如果配合郭拙诚把徐洲市的官场搅得天昏地暗,不知道人家将来如何说他,特别是他和余纪纲还是同属于军队,虽然关系不是很好,但也不差,他可不想看到他就此陷入地狱。如果将来自己高升了,或者调离徐洲市还好说,如果继续在这里当师长,肯定会遭到不少人的白眼。

    但是,他又不得不来,先不说郭拙诚的职位摆在那里,自己仰仗他的时候多,也不说郭拙诚在军队中的威信,如果军队中的大佬们知道自己没有帮助郭拙诚,将来还不被那些领导骂死?只说自己女儿的那份心思,他做父亲的能不懂?更何况将孙雪安插到郭拙诚身边就是父亲和岳父的小阴谋,如果不帮他,他将来哪里还有好日子过?两个老头会把他骂得狗血淋头。

    除了这些明面的东西,除了他能借助这件事挽回失去的面子,他还知道如果自己紧跟着郭拙诚的步伐的话,他在仕途上能走的更快、更远。

    可以说,于公于私他孙一先都得帮助郭拙诚。此时的他并不知道郭拙诚的野心有多大,不知道郭拙诚打的什么算盘,毕竟两人的眼界是不同:孙一先虽然是师长,他着眼的是郭拙诚本身,着眼的是徐洲市的官场;而郭拙诚着眼的是全国,着眼的是国家法制。

    当余纪纲、孙一先他们赶往派出所的时候,路上还有其他官员朝这里赶。

    看到孙一先出现,先到一步的余纪纲冷笑了一声,说道:“孙师长真是久违了啊。好久没有看见你,今天不知道师长大人来这个小小的派出所有何贵干?难道现在公安机关又要接受军管了?”

    孙一先一阵语塞,脸上还有一丝尴尬:我真的是想帮你,你别这么对待我好不好?我都不知道如何才能帮到你而不惹火那位呢。

    他脸上的尴尬被余帅波的母亲汤玉秀捕捉到了,她以为孙一先是内疚,不由冷笑道:“孙师长真是好眼光啊。选了一个这么无法无法的人当警卫员,还假公济私地让他保护自己的女儿。哼,不会是想招他为上门女婿?那你们孙家也真的天下闻名了,把一个警卫员当乘龙快婿,哼哼。不过,也可以理解,俗话说近水楼台先得月嘛,这么横行霸道的人也只有孙师长能控制得了。只是我没有想到在军界赫赫有名的孙家竟然容许女儿……,嘿嘿,孙师长是不是马上就要做岳父做外公了?”

    女人的话虽然没有明说,但话里的意思显然是说孙雪和郭拙诚已经勾搭成奸。

    孙一先听了她的话,脸色一下变得铁青,虽然他确实希望郭拙诚能成为自己的女婿,但也不能被人家这么偏排。

    他犀利的目光死死地盯在那女人身上,全身弥漫起一股杀气,想帮忙对方的心思一下淡了许多。

    这倒不是汤玉秀有多愚蠢,一上来就得罪人。实在是因为她太气愤了,太牵挂自己的儿子了,儿子被打断腿,现在在医院里治疗,她恨不得将郭拙诚和他有关的人全部枪毙。再说,她也“知道”郭拙诚只是一个警卫员,绝对不可能成为根深叶茂的孙家女婿,既然不是,说几句气话也不至于有多大的风险。

    不过,看到孙一先冰冷的目光,汤玉秀全身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慌忙躲到丈夫背后,但想想不甘心,又露出头来责问道:“孙师长,我说错了吗?如果这个小崽子只是你的警卫员,你堂堂的师长会过来?我还真不信现在有如此爱兵如子的人,如果每一个战士你都这样,你手下一万多士兵,还不累死你?就算你真的关心身边的警卫员,只要你的副官,你的秘书过问不就可以了吗?”

    显然这个女人还是有心计的,这番话不但问住了孙一先,也给周围的人一个解释:孙一先为了给警卫员讨还公道,而不顾我们的感受,实在过分。

    其他人听了,虽然不敢出言认同,但心里却偏心了这个女人:一个堂堂野战军的师长,为了一个战士出面,实在是骇人听闻,即使这个战士是他的警卫员。

    孙一先懒得跟她说,转头对余纪纲道:“余厂长,我看这事你们还是放手让警察调查为好。我们都不插手这事,你认为呢?”

    余纪纲很不满地说道:“我们当然是放手让警察调查,警察下的什么结论,我们都认可。可是,我看有的人未必会想这样。孙师长,你不会不知道?现在警察已经有了结论,可有的人还急急忙忙地跑来,不就是想影响警察的公正性吗?我真是想不明白,我跟你孙师长相比,实在是委屈最大,受的损失最大,就算这个打人的王八蛋被政法机关镇压了,你最多就是名声不好听而已,你的部队那么多人,不可能面面俱到,有一个两个害群之马算什么?能对你产生什么不良影响,你用得着这么着急吗?

    可我呢?我的儿子可是受了重伤,连腿都被你的警卫员给打断了,将来还不知道是不是残疾。他可是我的儿子啊。你想没有想过我们做父母的感受?你顾忌你那一点点不好名声的时候,是否设身处地地想过我们?”

    汤玉秀接口道:“就是!孙师长,你也太自私了?我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

    “做父母的感受?”孙一先心里哼了几声,心道:“你只讲你们做父母的感受,怎么就不想想那个女孩的父母是如何感受的?”

    他见对方两口子一副对准他来的样子,心里那种帮助对方脱离陷阱的心态更加没有了,可毕竟还是不忍心,又因为不敢说的太透,说得太模糊的话反而让对方生气,只好朝余纪纲眨了几下眼睛,心里希望对方能理解他的意思。

    如果他的领悟力不行,又不放下身段悄悄地询问,那就怪不得他孙一先不够朋友了。

    看到孙一先眨眼,余纪纲确实一愣,但义愤填膺的他一时又哪里能想明白对方眨眼是什么意思?他不是怀疑自己看花了眼,就是以为对方的眼睛是不是有毛病,或者眼里溅入了灰尘,反正他就是不往事情怪异的方面思考。

    当孙一先和余纪纲他们在唇枪舌战的时候,李兴仁却有苦说不出来。无论是师级厂长还是正儿八经的师长,或者那个天华集团的高管,对小小的派出所所长而言都是只可仰视的存在,平时就是请也请不来这种大佬。

    今天一下子来了好几位,李兴仁没有任何欣喜,只能小心翼翼地在旁边陪着,等他们不说话了才敢请他们到会客室就坐,不停地陪着在两边说好话。

    幸亏天华集团的那个高管只是开始进来的时候说了一句要求司法机关严惩凶手,之后就没有过多的言语,而是好整以暇地待在一边看着两个大佬辩论,这才是派出所的场景不至于太火爆太失控。

    李兴仁已经选择站在了余家这边,也下定了决心跟着上级领导走,做好了为余帅波隐瞒事实的准备,但他依然害怕孙一先发飙,害怕他一声令下,命令士兵将他给抓起来让当兵的揍一顿,或者关他几天禁闭,面对这种军中大佬,还他真没有地方说理。

    他更怕孙一先直接插手案情的审问。因为那样的话,案子的走向如何他真的没有把握,到时候他也许会被撸掉身上的警服,还会被关进监狱:凭他当警察多年养成的直觉,余帅波肯定对那个女孩图谋不轨,只是没有被人抓到直接证据而已。

    李兴仁现在期望的就是上级领导一如既往地站在余家这边,占在天华集团公司这边,利用处理的只是一个打人的警卫员,通过各方面的努力,让孙一先消消气,不再强行为一个警卫员打抱不平,这样才能把整件事掩盖下来。

    刚刚把三方的四个人请进会客室,一个干警又跑过来说公安分局局长陪同市公安局局长和一个副市长到了。

    听到这两个大佬过来,汤玉秀脸上露出一副得意的模样。

    孙一先心里不由一阵悲哀,感觉徐洲市的官场真的有点不正常,一个这样的案子竟然惊动了这么多官员。今天如果余家真的获胜,图谋不轨的余帅波真的就此逍遥法外,那对其他官家子弟无疑是一种变相的鼓励,对其他官员是一种变相的教育:只要有门路,能找到强人,干什么事都不是问题。

    他心道:“看来这里的官场确实该整顿了,郭拙诚这一闷棍打得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