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749章 时髦的勇士

    见郭拙诚爽快地答应,康庄大喜,连忙伸手道:“郭小弟,谢谢哦。没有你答应,我估计孙雪肯定不会去。”

    孙雪说道:“那你还过来请我?明显口是心非。”对于郭拙诚能出席她儿时朋友的聚会,她还是感到很高兴、很自豪的,轻松而喜悦的她不知不觉地跟康庄开了一句玩笑。

    孙洪涛担忧地看了郭拙诚一眼,正要说话,郭拙诚说道:“孙叔叔,没事。我保证把孙雪安全地送回来。”

    孙洪涛心里道:“我哪里是担心她,我是担心你啊。如果你在这里出了事,我可只有死路一条。”

    康庄也说道:“孙叔叔,你就放心,都是几个熟人,我们不会太晚的。你还不知道我家……,……,郭小弟,你先等一下,我打几个电话,约好了人就走。”

    说着,也不用请示谁,自己就冲到客厅角落拿起电话机拨了起来。电话机是老式的拨盘式,用食指插进标了对应数字的圆孔里,旋转,完成一个数字的拨出。

    显然,康庄的人缘不错,几个电话打过去,想约的人就差不多了。

    等他们三个年轻人到达一个酒店的时候,已经有好几个年轻人捷足先登了。

    明显看出这些人都是大院里的子弟,其中有好几个是大学没有毕业的大学生,估计因为马上就是元旦了,这些在附近大学读书的年轻人就出来放松一下,等回到学校马上就是期终考试,想出来玩都没时间。

    其余的则是待业青年或刚参加工作的人。与那些大学生相比,他们显然混得不怎么如意。人群很自然地分成了两个小圈子。

    这些人中也有和孙雪一样带女朋友或男朋友来的。

    看到孙雪,几个女孩呼地一声涌了过来,又是喊又是叫的。有的看她的衣服。有的打量她的容貌。有的询问她的工作,有的则看着郭拙诚,然后再八卦。

    几个男孩子也过来打招呼。其中不乏对郭拙诚充满敌意的眼睛,不过,敌意的浓度不大。毕竟大家的年龄都不大,孙雪又好几年不见,以前的时候他们对她最多是一种朦朦胧胧的感情,谈不上刻骨铭心的爱情,这个时候自然无法产生那种敌视的情敌心态。

    听到郭拙诚不是大学生,那些本身是大学生的人不由得意地昂起头。那些不是大学生的人则松了一口气,热情地将他拖过去一起交谈。

    刚才之前的两个圈子依然还是两个圈子。

    孙雪看了郭拙诚一眼,不知道他为什么不说自己是大学生,心里多少有点点失望。更多的是一种有了宝贝而不能炫耀的郁闷:大学生算什么,他不但是副部级干部,还是滇南大学的教授。

    看着他们的表现。郭拙诚心里感到好笑:真可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啊。

    天之骄子们围在一起。谈着各自的大学生活。康庄的声音比较大,将自己即将考上研究生的事情又在那些人中炫耀着。旁边一个青年则说着自己的大学将选配优秀大学生直接出国深造的事。那意思自然是打压得意的康庄。

    康庄则说自己考上研究生之后再出国,到时候学的东西肯定会更多,成就会更大。

    郭拙诚旁边也有一名闷sao者,因为没有考上大学,但他有一个好的单位,在一家军工厂工作。听了康庄炫耀的话,他讥讽地对身边的人说道:“哼,大学生有什么了不起?大学毕业了还不一样要参加工作?到时候还不一定有我们工人混得好。我认为工作好才是一辈子的好。我是没有读大学,可是我不自卑,我那个单位可不是一般大学生能进去的。我们厂里发年终奖你们知道有多少吗?五百元!大学生能有这么多年终奖?”

    几个人果然睁大了眼睛,一个个看着他,其中一个问道:“不可能?五百元?那……我一年……我一年都赚不了这么多。何凡,你们单位真牛,听说过了年,你们的人都有房子分?听说就是没有结婚的也有一套?”

    “真是不公平!我们单位元旦才发一箱苹果。”另一个人突然怀疑地问道,“不对啊,何凡,你们现在怎么就发年终奖了?”

    那个叫何凡的青年得意地说道:“这有什么?这是我们新年的年终奖,农历过年还有年终奖呢。现在我们的军工产品卖得忒好,人家外国人抢着要,否则哪有这么好的效益,我们军工厂可是为国家创外汇。只要我跟任莹结婚,我们就有新房子分。”

    看着他得意的样子,也有人不忿,说道:“你们军工厂还不知道能牛几天?以前第一棉纺厂不也是牛上天吗?结果呢,红火了三年就没戏了,现在连棉花都收不到,天天到市计委要棉花指标,可自己又拿不出一分钱出来。”

    “就是,依我看还是坐办公最好。郭拙诚,你说是不是?”一个在街道办事处工作的青年看着郭拙诚说道。因为郭拙诚自己介绍的时候说在以单位坐办公室,这个青年就把他归于了自己一个阵营。

    郭拙诚笑了笑,对于他们这些人的行为,他是以大人看小孩的目光看的,这么无聊的事情不知道前世的自己是不是也干过。

    何凡见有人唱反调,很不高兴,说道:“坐办公有什么好?一天到晚就是一张报纸一杯茶,我们又不是老头,坐那里不是浪费生命浪费光yin吗?我们军工厂怎么可能跟棉纺厂一样,他们生产的算什么产品?我们生产的可都是高科技的东西,是出口到外国的。你说,他们的产品跟我们的产品是一个档次吗?根本不是!你知道不,现在哪个单位不求我们厂?哪个当官的不想把自己的子女塞到我们军工厂来?”

    正在这时,一个年轻人飞跑上来,大声喊道:“何凡!何凡!快下去,你女朋友被人挡住了!”

    “啊——”其他人一愣,不解地看着报信的,继而又看着正意气风发的何凡。

    何凡的脸一下变得煞白,低声骂了一句什么,然后撒腿就跑。几个跟何凡要好的人也跟着跑过去,接着几个看热闹的人也哄地一声跟上.

    “走!看看去!”一个家伙大声说道,语气里不无幸灾乐祸。显然是有点不忿何凡刚才的吹牛。

    报信的人反而没有跟下去,而是跑到一个窗户前,对着孙雪和康庄道:“快来看!好浪漫的!这次真不知道何凡能不能守住他的女朋友了。那个王八蛋家里太有钱了,他爸还是何凡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快!这家伙还和电影里面的演员一样给人送花呢,呵呵。”

    孙雪狐疑地看了那个笑呵呵的家伙一眼,然后牵着郭拙诚的手跑向窗户处,几个人透过窗户往下看。

    现在的楼房都不高,郭拙诚他们所在的地方位于第三层,不但能清楚地看见外面街道边的情况,还能听见下面人的对话。

    康庄比郭拙诚先一步到窗户边,此时问道:“朱西安,她怎么刚好被他拦住了?”

    报信的青年——朱西安——说道:“她就在附近上班。她一下班就往这里走,正好碰到了这个家伙骑摩托车过来找她。何凡这小子就知道吹牛,假装不在乎他的女朋友,请她来吃饭又不去接她,让她自己过来。呵呵,这下肯定后悔死了,被这个王八蛋占了空子。要不是我看见,何凡这小子不知道会不会哭死?”

    孙雪白了他一眼,说道:“你就知道说风凉话。这个家伙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何凡没事?”

    女人很八卦,两句问话里面包含了不少内容。

    朱西安说道:“当然是坏人!他爸爸是我们军工厂的副厂长,副师级干部。他自己大学毕业后没有进军工厂而是去了天华集团公司当高管。你说,何凡一个小小的学徒工哪里比得上他?嗨,就是何凡这小子爱显摆,带着女朋友到他的同事面前炫耀,结果被这个王八蛋看见了,一下子被她的美貌打动就要追她。前段时间他去香港培训去了,没有纠缠她,何凡清净了一段时间,我们也以为都没事了,谁知道他刚一回来又穷追猛打。

    孙雪,比别这么看我,我可不敢露面阻拦他。要是他知道我在帮何凡,还不知道会不会延长我的学徒期。我是和何凡一起招进这家军工厂的。而且,这王八蛋手下还有好几个小弟跟他跑,打架什么的总是一拥而上,一般人根本不敢惹他,连派出所的都不敢抓他们。”

    原来他和何凡是朋友又是工友,因为太在乎自己的工作,不敢跟那个横刀夺爱的家伙斗。

    郭拙诚知道天华集团为了提高管理人员的综合素质,为了更大地提高公司的吸引力,以招聘更多的人才,根据郭拙诚的建议,牟小牛在香港办了一个中层干部培训班,就如马驿镇那个野生苹果榨汁厂一样,让这些员工既在外面见见世面,又能学到一些知识。

    中层以上管理人员到香港培训这个举动确实也收到了如期效果,吸引了不少大学生和敢闯敢干的能人加盟天华集团。<ight、柳轻飞、njluyujiang、檀香山的叶子的月票,感谢各位的订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