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716章 线索

    对于那段惨痛的历史,与会的这些人都记忆犹新。

    什么叫武(斗)?就是那个时期不同造(反)派组织之间武装冲突。从最开始的棍棒,到自制步枪、手榴弹,甚至土炮、装甲车等都加入到冲突中,与解放战争中的一些小型战斗的规模和烈度几乎不相上下。

    武(斗)最早是在沪海市开始的,后来逐步扩大到全国。武(斗)者多为年轻人,多为大学生、高中生,这些年轻而有知识的人在这种令人痛心的冲突中死伤惨重。其中最著名的、也是最惨的武(斗)就发生在川昌省的第二大城市里:

    1967年7月7日,该市两派武(斗)组织在一家柴油机厂发生冲突,当场打死9人,伤200人。这次武(斗)中双方首次使用了枪弹。自此,这里的武(斗)全面升级,从使用小口径步枪、冲锋枪、轻机枪、重机枪和手榴弹到动用坦克、高射炮和舰艇,从巷战到野战,规模越来越大,死的人越来越多。

    这场冲突中最惨无人道的事就是双方互相杀俘虏。他们相互将昔日自己的同胞、同学、校友变为一具具冰冷的尸体。

    全国其他地方的武(斗)烈度没有这么大,但也不会小多少,几乎每个城市都有人拿着枪支进行武(斗),因此而导致枪支遗失,军队和公安机关无法掌控这些枪支是很自然的事情。

    这个领导说的意思就是这支枪是黑枪,不说难以查到,就算从枪号查到了源头,查到了是哪个部队流失出来的,或者是曾经的民兵丢失的,但没有任何用处,根本无法查到这次是谁使用它射杀招待所的主任。

    公安部的领导思考了一会,断然说道:“那就按郭主任说的办!先查一查招待所主任有没有仇家,有没有做什么激起民愤的事。如果凶手不是针对郭主任,不是针对这个项目,那就有可能是针对招待所的领导,而这个主任显然是最值得我们考虑的。

    另外,也是按郭主任提示的,我们从部队射击高手入手,先把附近最近几年退役的士兵全部核查一遍,再对照这些人调查他们这段时间的行动。……,但愿这家伙不是流窜作案,否则就麻烦大了,必须成倍地扩大排查区域。”

    这种说困难的话按道理不应该由上级领导说出来,如果连上级领导都没有信心,那下面的干警怎么办?这种话一般是由下级向上级发牢骚,当案子卡住的时候找一个理由搪塞一下,以便领导给他们宽松一下时间。

    而且,这个公安部领导左口一句按郭主任的提示,右口一句按郭拙诚的提示,实在有点丢面子。好像郭拙诚是什么大领导似的,“提示”二字怎么听怎么都有“指示”的意思。

    几个地方公安系统的领导心里怪怪的:“他不就是三机部办公室的主任吗?又是负责科研项目方面的,怎么好像比你公安部的领导权力还大似的?这这么说,丢不丢我们公安系统的脸啊?”这些公安系统的领导不敢用吃惊地眼神看着上级,只是在心里嘀咕,“这领导也忒没水平?怎么能说这些泄气的话,应该鼓气,应该下死命令啊。”

    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个公安部领导如此“低声下气”也有难言的苦衷,因为他知道自己旁边的这个小年轻手能通天。他的话根本就是说给郭拙诚听的,其目的很明显,那就是万一上级领导看到郭拙诚后问起这件事,而案子又没有破的话,他希望这个小年轻会替他们公安系统美言几句,会替他们辩解一下,至少不会落井下石。

    驻军首长因为接到上级通知随时听从郭拙诚的指挥,如果郭拙诚有需要的话。刚开始的时候他很惊讶,但现在反而觉得理所当然。

    看到公安系统的领导那惊讶的样子,驻军首长感到很爽:“呵呵,你们公安系统的再牛,还不一样在我们军队的人面前小心翼翼?”但他脸色没有表现出任何神色,一副危襟正坐的样子,目光只是瞥了一下郭拙诚。

    郭拙诚知道公安部领导的意思,心里暗笑了一下,心道:这家伙不简单,舍得丢面子,却赚了大实惠,万一将来案子方向错了,我得替他承担部分责任。

    不过,这事他并不怎么在意,既然自己发表了看法,自己就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再说,自己也想看看自己的判断对不对。

    但他也不想继续坐这里被人家当枪使,就说道:“我很赞同公安部领导的意见。我也祝愿大家旗开得胜马到功成。因为我那边的事也很紧张,下面的会议我就不参加了。孟副部长,再见。”

    孟副部长看到郭拙诚扫来玩味的目光,知道郭拙诚看破了自己的心意,就笑了一下,起身相送。

    在郭拙诚的坚持下,战机项目的评审得以继续进行。

    因为郭拙诚的提议,枪击案指挥部没有将此案定性为间谍案,因而公安人员没有打扰住在招待所的专家们,没有来挨个调查有关泄密的事情,更没有限制专家的自由,连招待所的干部职工也没有被警察们过分地骚扰。干警们只是让他们一个个谈一下这几天的情况,每个人耽误的时间还不到半小时。

    公安人员的重点放在外围调查上,放在招待所领导的仇人上,放在社会闲杂人员和平时流露出对社会不满的人员上。这些人成了警察们调查的重点,一个个被喊到派出所交代问题。真正的枪击案案子还没有理出什么头绪,却破获了不少过去未破的陈案旧案,也牵涉出了不少以前不知道的案子。期间,甚至还发生了一件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情:他们竟然抓获了一名从外省流窜到这里,改名换姓结婚生子的杀人犯。

    如果这个枪击案不破,那这个抓获杀人犯的案子算不上什么功劳,上级领导也不会大张旗鼓地表扬,因为大家都郁闷着呢。相反,如果这个抢劫案破了,那这个抓捕杀人犯的案子也是一件值得大肆赞扬的事情,相关干警肯定会因此而立功受奖。

    所以,破获这起意外的杀人案后,干警们对枪击案更上心的,一个个没日没夜连续奋战,渴望立功的他们希望能就此和枪击案一起获得嘉奖。

    不得不说,世界上的事最怕认真,一旦认真起来,很多看起来不可能的事就变得可能了。就在枪击案发生后的第三天,有一个基层公安人员反映他在调查招待所主任的时候发现了一个疑点,只是因为不敢确定,就将这个情况汇报到了枪击案的指挥部。

    因为侦破方向是郭拙诚提议的,这个疑点提交上来后,郭拙诚第一时间内就被孟副部长请到了会议室,请他一同听取下面干警的汇报。

    前来汇报这个疑点的人有两个,一个是附近派出所所长,一个是户籍警。从外表看,户籍警的年龄要比派出所所长的年龄大得多。

    面对公安部、省公安厅、市公安局的领导,那个所长的脸上明显有一层紧张之色,说话都有点不利索,而那个户籍警却镇定得多,甚至还有一丝傲气,目光不时看向几个一脸严肃的领导。

    看到两人的神态,孟副部长对那个户籍警道:“情况是你发现的?那就由你来说明。”

    户籍警立正敬礼后直截了当地说道:“我们在调查死者的仇人和社会关系时,发现死者和百货商店的一个柜台长有那种不清不楚的男女关系……”

    众人听了一喜,一个领导脱口问道:“那个女的男人是干什么的?部队转业的吗?”

    几个人都把目光对准户籍警,希望听到他们所希望的信息。

    户籍警有点鄙夷地看了这个发问的领导一眼,回答道:“她男人早死了,死了两年,是普通工人。”

    “嗨——”那个领导脸上闪过一丝失望,随即感觉自己太紧张了,有点失态了。就板起脸说道,“那你快点说啊,快点向领导汇报啊。”

    户籍警很“委屈”地说道:“是你领导在问,我不能不答啊。”接着,他继续汇报道,“这个女的因为通过这种关系认识了招待所主任,她在百货商店的地位日益提高,从一个普通的营业员提升到了柜台长,而且在这个百货商店里很吃得开,里面的经理和党委书记都要高看她一层,就这样她在社会上也慢慢有点一点能量,能够帮人办一些事情。”

    听了半天见他还没有说到主题,几个领导有点不耐烦了,一个个用异样的目光看着他,如果不是有公安部的领导在,恐怕再就骂开了。

    户籍警继续说道:“后来这个女人把她丈夫的弟弟介绍进了离这里约一公里远的剪刀厂。”

    就在众人以为这个进了剪刀厂的人是枪击案的怀疑对象,以为这个人因为看到嫂子与招待所的主任勾搭,愤而将嫂子的情夫干掉时,只听户籍警却有点得意地说道:“你们肯定想错了,这个人肯定不是嫌疑人。他这个人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