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713章 暗杀

    如果郭拙诚的目的达到,不但中国有了一款性能优良的战机,还能独树战机的中国特色,能够在国际战机市场上拥了一席之地。这款战机将能够在世界军(火)市场上打出中国特色的旗帜做出举足轻重的贡献。

    是的,郭拙诚的野心很大。

    这一世的中国综合实力远远超过前世,利用综合国力和比前世质量好的武器在世界军(火)将世界军(火)市场夺下三分之一的份额是完全可能的,甚至有可能取代俄罗斯(苏联)成为世界第二大军火商,同时还将前世美国的市场挤占一部分,最终很可能实现与美**(火)商平起平坐。

    其三,郭拙诚是重生而来,知道前世的世界没有发生惨烈的战争,虽然美**队在阿富汗、伊拉克等地方打打杀杀,但并没有爆发有美国、苏联、中国三个大国参与的直接冲突,中国研制生产战机的压力并不大,并非人们心目中的那样紧迫,完全有时间专心于自己的自创。研发进度的快慢,除了影响国际军(火)上的战机销售后,对国家整体的影响很小,不能说中国如果不研发出超过美国或苏联的战机,中国就会被对方攻击。

    综合这些考虑,加上虞罡秋副总理的要求,郭拙诚决定在战机的研制上不花费过多的金钱、精力,而是将多余的人力物力转移到研发大型飞机上去。如运十,如大型战略轰炸机,或者研制武装直升机。还可以将多余的钱用到研制大型军舰包括航空母舰,以建设强大的海军。

    郭拙诚在这些专家中有巨大的威信,在他的坚持下,评审按新制订的程序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随着评审的深入,郭拙诚和其他人一样,心情越来越高兴,可以说各个研究所的研究成果都非常喜人,特别是郭拙诚最关心的雷达、航电、制导、发动机等方面都有长足的进步,甚至可以说是飞跃似地进步。很多研究所都与国外进行了技术交流,都拿出了综合了各国先进技术的技术,随着他了解的越来越多,他的心又开始向中国同时进行两种甚至多种战机研发和生产的方向偏移,如果不是他知道今后的情况,如果不是他时刻牢记中国现在不富裕,国家财政根本无法支持这么多研究,如果不是他已经定下了规矩,他真想马上就向中央(军)委写报告。

    面对众专家不满的眼神,郭拙诚只能叹一口气,然后强调:就一种!

    中国现在需要钱的地方太多了,除了歼击机,还有大型运输机,大型民航机,武装直升机,空中预警机,先进护卫舰,驱逐舰,还有地对地导弹,地对空导弹,反舰导弹,洲际导弹,主战坦克,还有核弹头小型化、……,这些都是必须投入巨资上马的,或者早已经上马必须继续投入巨资维持正常运转的。

    如果可能,郭拙诚甚至还想鼓动上级研制航空母舰,研制舰载机,研究卫星定位系统。

    特别是卫星定位系统,有了它就能大大简化各种导弹内部的制导系统,就可以抛弃庞大而复杂误差极大的惯性制导系统,惯性制导系统的误差累计真是坑人,维修又不方便。

    而卫星定位系统体积小、精度高、控制准确,能够将导弹的准确度提高几个数量级。能够实现在千里之外用巡航导弹打击某个办公室的某一张办公桌,只要你事先在导弹的计算机里输入正常的坐标,为导弹选定大致路径。

    如果提前有了卫星定位系统,中国就多了一个最厉害的杀手锏,也有了一个利润增长点。

    正因为国家到处需要钱,郭拙诚的眼界又不只停留在三机部内部,只好咬牙坚持,忍痛割爱。

    评审工作看似简单,但要优中选优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评审组的专家拿出的结论必须让输了的研究所服气,让赢了的研究所能知道自己的优点和缺点。

    郭拙诚虽然不管具体的事务,不参与具体的技术讨论,但他也不轻松,几乎所有的时间都埋头于资料堆里,快速而大量地吸收相关科技知识,奔波于各个研究所之间进行相关协调工作,解决工作中的相关问题。

    连续忙了好几天,郭拙诚很累,专家们更累。他们的体质根本无法跟郭拙诚相比,郭拙诚一天能连续工作十几个小时,而他们不行,那样的话非得吐血不可。

    虽然郭拙诚不断催促他们多休息,多注意身体,同时把食堂的伙食水平提高,但几个年纪大的教授、专家还是有点扛不住。可是,每当郭拙诚安排专家们休息,他们就不断说没问题,说自己能够坚持下来,说是被这么多的成果激动了,睡觉都想了解多一些。

    这些评审专家的职业显然不是评审员,而是郭拙诚从有关单位抽调上来的业务尖子。等这次评审完毕后,他们还要回原单位工作,大部分将被郭拙诚安排进中标了的研究所工作。

    他们现在一边评审一边接受多个竞争者的资料,得到的好处自然也是最大的,能学到更多的知识。将来他们进入研究后,在考虑问题的时候肯定会比其他人更全面、更稳妥,在研制和试制中能够避免很多盲目和错误。

    郭拙诚是这么计划的,这些专家们更是这么想的,他们自然希望接触更多的资料,学到更多的技术,恨不得把一天当两天用,恨不得一小时当两小时用,哪里会愿意休息?

    但是,郭拙诚还是武断地命令大家休息。

    这天是星期天,他将又要去工作的几个专家教授截住,逼着他们在招待所的后院里散步、聊天,不许他们谈论与工作、业务有关的问题,理由是在外面谈论这些容易导致泄密。

    几个人说说笑笑,开心地谈着各地的民俗风情和这几年来的社会变化。

    一个老头说道:“现在的生活真是过去没有比啊。八月十五我们那里喜欢吃油饺,以前一个孩子吃一个两个油饺就不错了,可是现在呢,只要你喜欢吃,天天可以吃,可以敞开肚皮吃。现在我孙子还不爱吃了,说是油腻腻的,难吃死了,呵呵。”

    另一个人接着说道:“可不是吗?不说我们这些人,我们军工单位收入高,没有可比性。就说我周围的老百姓,他们现在吃肉是怎么吃的?一周要买两三次肉吃,还是一买就是几斤的那种,哪像过去那样,一个月买一次肉还有精打细算,有时候只敢买半斤或者几两呢。”

    旁边一个说道:“我们军工企业还真是幸亏了有郭主任,没有他,我们想过这种日子?做梦。不过,现在好好,就是物价高。上面收购的价格高,卖下来的商品物价也高。我是从楚南省过来的,就以我们周围农村的苎麻为例,以前供销社收购只有几毛钱一斤,现在收购价格可是飞涨到八元、九元甚至十元一斤,听说还要涨。而我们买的牙膏、牙刷也涨了好几倍。”

    有人担忧地说道:“经济快速发展真的是好事,可是如果物价这么涨可就是坏事了。毕竟那么多工人,特别是困难企业的职工收入并没有上涨。他们还是拿几十元一月,怎么过日子?也有人有怨言,说是越来越退步了,虽然是少数人,但国家也应该重视他们。”

    ……就在郭拙诚和他们一起边散步边有一句没一句地聊天时,一个招待所的工作人员走了过来,对他说道:“首长,我们主任请您过去商量事情。”

    郭拙诚看了来人一眼,认出对方是招待所里的一名工作人员。他跟身边的专家打了一个招呼,让他们继续休息,不到时间不许进大楼后,这才跟着那名工作人员朝大楼走去。

    走到楼梯口的时候,郭拙诚朝那人问道:“商量什么事情?”

    工作人员回答道:“好像是有关伙食费的事,说是专家晚上加餐和上午、下午的茶点等费用上面没批,还说我们这边超标太多。”

    郭拙诚哑然失笑道:“不批没关系,由我们三机部解决就行。”

    工作人员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说道:“这是你们领导的事,我不知道。”

    郭拙诚说道:“行。我自己过去就是,你忙你的去。”

    工作人员道:“我现在的任务就是带首长过去。”说着,他加快了步伐,走到前面登上楼梯,噔噔噔上去后向右边快速转弯,但很快就站住了,失声道:“钟主任?你在这里……”

    钟主任连忙问道:“首长来了没有?……,郭主任,不好意思,打扰你了。”

    郭拙诚说道:“没事,应该的。你也是帮助我们。”说着,他加快了步伐。

    钟主任热情地伸出双手,脸上堆满了笑容,说道:“郭主任,遇到了一点小……,啊——”

    郭拙诚惊讶地听到一声尖啸声,接着又是钟主任惨叫一声,之后猛地摔倒在地。同时,一股鲜血从他身下流了出来,如蚯蚓一般蠕动。

    身后传来一声脆响:“砰!”

    大惊失色的郭拙诚迅速调转脑袋,目光从窗户外快速往外看,扫瞄着外面的情况。

    看到正对楼梯口的窗户洞开,闪出一道微弱的火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