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705章 彻底栽了

    宋晓萍流着眼泪,只知道一个劲地点头,一个劲地说着谢谢,直到扶着她的周继平扯了她的手一下,她才伸出手和马友善握了一下。

    厂党委书记王子和看了扶着宋晓萍的周继平一眼,想对郭拙诚说什么,但没有说出来。他知道这里面有很多不为他所知的秘密。

    郭拙诚知道王子和心里在想什么,但他没有解释,而是对远处尴尬异常的夏国栋、周国恒说道:“你们两位想明白了吗?想明白了就马上遵照我的命令执行。首先给他们两个筹备婚礼,要快,要隆重。等婚礼之后,你们再各自回家写检讨作检查,各自自请处分,如果宋晓萍同志不满意,如果你们敷衍,我会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我告诉你们,组织给你们的权力不是让你们用来欺压老百姓的,不是给你们用来违法乱纪的。滚!”

    “是,是……”两人慌忙离开了。

    因为开车慌乱,夏国栋的吉普车在出宾馆大院的时候撞地了一棵树上:

    刚才这一幕太让他震撼了,在别人面前威风凛凛的两名副厅级干部竟然对这个小子毕恭毕敬,还称他为首长。就算他们是演戏,但郭拙诚的能量也足以如碾蚂蚁式地碾死他这个分局的副局长。

    等那两人离开后,郭拙诚对站在旁边巴结自己的宾馆领导吩咐道:“请你安排一桌饭,我在这里请客。”

    宾馆领导连忙应道:“好的,好的,我们一定拿出最好的水平来。”

    王子和笑道:“首长,这就是你的不对,你总要让我们尽一下地主之谊?你帮我们做了这么多事,难道不给我们一点回报的机会?”

    郭拙诚说道:“你们加紧生产,生产出高质量的产品就是帮了我,帮了国家。今天,我是私人请客,吃完了再到你们单位去,晚上吃你们的。”

    说着,他又对周继平、宋志文道:“你们两个把家里的人请过来,大家吃一餐开心的饭,跟过去决裂的饭,去!”

    周继平和宋志文高兴地答应了一声,很快地走了。

    郭拙诚示意贺小虎照顾宋晓萍,自己则和两个企业领导边往餐厅走边交谈着,宾馆的服务员殷勤地在前面引路。

    谈话中,郭拙诚很简单地把事情的发生过程说了,两人这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都对周国恒夫妇的做法义愤填膺。

    两人都说对这种干部就该处分就应该开除。王子和还说要把355厂那个破坏别人家庭的女职工给找出来,然后开除出去,这种破坏人家婚姻家庭的人就是害群之马,绝不能让她逍遥法外。

    郭拙诚倒是没有他们那么激愤,认为先调查清楚再说。如果只是周继平这边的人因为贪图军工厂的好房子、贪图军工厂的高工资而单方面做出的行为,对方女的一家根本不知道,就不要动。如果女方知道,而且拿好房子和高工资鼓动周家这么做,甚至还出谋划策,那么就对那一家不客气。

    王子和、马友善听了郭拙诚的话,两人认同地点了点头,答应回去后就让人调查。

    刚进餐厅,只听见一声惊疑而喜悦的声音不确定地问道:“郭县长?你是郭……,哈哈,真的是郭县长!太好了?你什么时候到我们卫津市的?”

    郭拙诚抬头一看,笑着招呼道:“谭厂长,你好!你也在这里吃饭?”

    谭应池连忙过来双手接住郭拙诚的手,说道:“你现在调到京城,该怎么称呼你?”

    王子和代替郭拙诚回答道:“我们军队的人称他为首长,其他人一般称郭主任。”

    谭应池一愣:能被这么年纪大的人称为首长,郭拙诚的职位可不低。从王子和的气质、年龄等判断,这个人绝对也是一个级别不低的干部。

    他连忙说道:“郭主任,恭喜恭喜。你不知道,我可是打听了好几个人找你,想当面感谢你,可我找的人都说你的工作单位和电话必须保密。我们想感谢你这个恩人也找不到人。这就是你领导的不对啊,没有这么看不起我们的?都到卫津市了,都不给我们打一个电话,如果不是碰巧看到你,我们都不知道。这几位是你的……你的朋友?”

    郭拙诚笑道:“是。这是355厂的党委书记王子和同志,这位是厂长马友善同志。”接着,他又将谭应池介绍给了两人,“这位是卫津市电子厂的谭应池厂长。对了,你现在是厂长不?”

    谭应池笑道:“一样。我现在是党委书记兼厂长。”接着,他热情地说道:“你们三位领导来,就让我请一次客。特别是请两位355厂的领导帮我一个忙,让我尽一下感激之情。也许你们已经听说了,也许还没有听说,我们卫津市电子厂的恩人就是郭主任。我们卫津市电子厂能有今天,就离不开郭主任的帮助,要不,我们厂和其他电子厂一样半死不活。”

    谭应池说的不错,于公于私,他都应该感激郭拙诚。

    接着,他说道:“今天我一定要请客,你们三位领导就是嫌弃我,我们也要来一个不醉不归。”

    卫津市电子厂现在在卫津市可谓如日中天,355厂虽然利润比这个电子厂还高,但军工厂毕竟是保密单位,市民们只能知道355厂的工人工资收入高、福利好,但看不到这个厂的产品销售怎么样。可卫津市电子厂是民品企业,生产的随身听销售情况如何一清二楚。现在街上有几个年轻人不戴随身听的,有几个高中生不买随身听学英语的?著名甜歌歌手梁凉那个戴耳机的广告画哪里没有?

    而且电视、报纸上不是随身听的广告就是有关卫津市电子厂的广告,想不引起轰动都难。而且因为这个厂是地方上的单位,无论是税收还是人事管理都管地方,地方政府自然给予更多的关注和优惠。

    可以说,谭应池现在的名气不会比卫津市的副市长差,甚至可以跟卫津市市长的名气相当。至于外地,知道卫津市电子厂的更是远远超过355厂。很多人根本不知道卫津市的市长和市委书记是谁,但他们却记得谭应池这个厂长。

    从萎靡不振、无论理睬的厂长到意气风发、精神抖擞的党委书记兼厂长,谭应池最该感激的就是眼前这个人,他当然想请客略表一下感谢。

    郭拙诚笑道:“行!今天我们就吃你谭厂长这个大户的了。”

    这时,一直跟在谭厂长身后没有说话的一个戴眼镜的年轻人不满地说道:“谭厂长,我可是约您约了好几天了,不会不给我一点点面子?”

    谭应池尴尬地摸了一下脸,看了郭拙诚一眼,说道:“陈博士,我实在是没时间啊。要不,你明天再来我办公室,我抽时间听你的汇报。今天实在对不起,我不能陪你吃饭了。”

    郭拙诚不解地看着那个年轻人,他估计这个年轻人肯定也有一点的后代,否则的话谭应池不会是如此神态。

    那个年轻人扶了一下眼镜,说道:“你们这种吃吃喝喝有什么意义?我提出的可是对你们厂,甚至我们国家有无穷好处的。”

    谭应池脸色有点不豫,可当着郭拙诚等客人的面又不好发火,正准备开口。

    郭拙诚微笑着对那个年轻人道:“你吹牛还不错啊。有什么项目能对卫津市电子厂有利,对国家有利?”

    戴眼镜的人斜睨了郭拙诚一眼,说道:“你是部队的,我说的是电子技术,你能懂?”

    马友善笑了,说道:“哈哈,竟然有人说我们郭主任不懂电子技术?奇闻啊。”

    谭应池扯了那个年轻人一下,虎着脸说道:“陈盈科,你说话客气点。郭主任不但是我们的领导,更是电子方面的专家。刚才我不是说了吗,我们卫津市电子厂之所以有今天就是郭主任的功劳。你以为这功劳是什么?哼!”

    陈盈科扶了一下眼镜,问道:“是什么?不就是给你们贷款,少收你们的税吗?一个领导能干什么?”

    谭应池说道:“如果不是我谭家和你陈家是世交,如果不是你叔爷爷给我打了好几次招呼,我都懒得理你。你以为你在国外读了博士就可以蔑视一切?我告诉你,郭主任不但给我们送来了电子元器件,不但给我们设计了随身听,还亲自给我们设计了电子电路。你说,他是不动电子技术的人吗?快点向郭主任道歉,否则,你的事我帮不上忙,你另找别人。”

    显然谭应池的话含有多层意思,既有对陈盈科的劝诫,也有对郭拙诚等人的解释,说明他的无奈。

    陈盈科脸色通红,但依然一副傲然的样子,看着郭拙诚问道:“那你懂现代的数字电路技术吗?你知道什么是吗?”

    郭拙诚盯着对方反问道:“你来推销什么创意?这个创意是你自己想到的,还是借鉴外国企业的?一个创意在没有变成具体的行动或产品,没有经过市场的检验,你就能断言是好的,就一定能成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