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699章 可怜的女孩

    喜与亲人见面的贺小虎没感觉到什么异常,但郭拙诚却在心里默默想着这里出了什么事。郭拙诚发现不但贺小虎的舅舅、舅妈以及他的表姐现在有点强装笑脸,就是他的外公笑容里也有一丝萎靡,况且现在还不到中午下班的时间,他们又不知道贺小虎要来,怎么这个时候凑一起?如果是做生ri什么的应该都高兴才是。

    进了屋子,郭拙诚更感觉到不同寻常:房子里充满了劣质烟草的味道,地上扔了十几个快烧到屁股端了的烟蒂。

    这时贺小虎也发现了一点不同,但没有往心里去,而是笑着问道:“外公,你们在干什么,怎么家里到处都是烟?”

    外婆看了贺小虎的表姐一眼,然后笑着说道:“没什么,没什么,今天你舅舅舅妈他们还有你姨父、姨妈他们正好都放假。小虎,你陪你的战友小郭在这里坐着休息一会,我马上就做饭。……,我说小虎,你买这么多东西干什么?你现在还是部队的人,能有多少钱。你和战友能来看我们,我们就很高兴了,还花这么多钱……”

    虽然外婆说的热情,但她脸上的笑明显有一丝尴尬,这下就连高兴的贺小虎也感觉到了:家里一定发生了什么事。

    他不好意思地朝郭拙诚笑了一下,然后说道:“主任……拙诚,你坐。”

    郭拙诚用眼神示意没事。然后就在一条小木凳上坐了下来。他知道今天来的不是时候,可现在要退出去也不行,会令他们更加尴尬的。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装着不知道,在一边静观其变。如果问题不是很复杂,自己能帮的还是帮一下。

    等贺小虎的外婆、舅妈、表姐到厨房忙着做饭去了,小小的客厅里依然还有好几个人:贺小虎的外公、舅舅、姨父、姨妈、表哥、表妹。

    郭拙诚从相貌看得出来,客厅里那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孩是贺小虎姨妈家的孩子。

    郭拙诚掏出刚在百货商店买的烟每个男人都递了一支,笑问道:“这卫津市的空气都带一股海鲜味,这里的海鲜多不多?”

    几个男人没有怎么说话,只是干笑了几声。

    贺小虎显然一不愿意这种尴尬的气氛延续下去。毕竟郭拙诚是领导,把事情说明白了,大家才好说话。他想了一下,直接问道:“外公,家里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我看你们一个神态都不正常。”

    外公看了的儿子宋锦秋也就是贺小虎的舅舅一眼,讪讪地说道:“没事,真的没事,嘿嘿。”

    宋锦秋和他的儿子宋志文同时低下脑袋。不吭声。

    旁边的男子——贺小虎的姨父杨健——则冷笑了几声。

    他的女儿也就是贺小虎的表妹杨敏则抬头看了郭拙诚一眼,再看了外公一眼,随即说道:“外公,什么没事,就是有事!反正这事也瞒不了多久,对他们也没有必要瞒。你们不说。我说!我告诉表哥,你表姐她还没有结婚就怀孕了!”

    说出这个石破天惊的大事,这个脸上挂着讥讽的女孩又继续说道:“现在男方不同意跟她结婚,要分手,可表姐她非要和那个男的结婚。表哥。你说说,这种事是不是太丑了?应该按下来不让人知道?可表姐非得坚持,不知道这样闹下去,会让大家都下不了台,让左邻右舍都知道吗?今后还怎么做人?我们……我们都是在劝她,我爸爸妈妈连班都不上。请假过来劝姑父、姑妈和表姐她们。”

    郭拙诚和贺小虎目瞪口呆,特别是贺小虎的脸一下变得通红,异常地尴尬。

    要知道现在这个时代未婚先孕是很可耻的,远不如郭拙诚原来所处的前世那么开放。这个时候只要没有举行婚礼,男女就不能突破那个界限,否则就会被所有人瞧不起,会被人指着脊梁骨骂,特别是女方。连父母亲戚都在别人面前抬不起头来。

    本来准备帮忙的郭拙诚不得不苦笑:这种事他可不能帮忙,也帮不上。

    显然见到了郭拙诚和贺小虎的神态,贺小虎的表哥宋志文连忙说道:“不是杨敏说的这么一回事。我姐她是……”

    贺小虎的表妹——杨敏——连忙打断宋志文的话说道:“什么不是这么一回事,就是这么一回事。她和那个人就是没有结婚,现在她肚子里有了毛毛。人家的父亲是一个工厂的厂长,母亲又是公安局的主任,你们说他们家哪里会同意这门亲事?”

    宋志文争辩道:“周继平喜欢我姐,他们一起在山区插队,当时说好了要结婚的。现在他也没有直接说不娶我姐……”

    杨敏冷笑道:“你还在做梦?人家都已经跟335厂的人说好。只要他们结婚就有洋楼分,就是一套二室一厅的套房,说不定今后还能把周继平招进去当正式工。他跟我表姐结婚有什么?住哪里?他们家说了如果表姐和周继平结婚就不给表姐他们房间住。你说,难道为了表姐结婚,你们就要住到外面去。你们出去没有关系,总不能让外公外婆也住出去?我第一个不同意。再说,就算外公外婆住到我家去,让这里的房子给表姐和周继平住,人家周厂长会同意不?这个破房子,他们可不会看在眼里,连人家洋楼的厕所都不如。”

    外公插嘴道:“可我家晓萍肚子里有他周家的骨肉啊。他们怎么会不要,人不会这么无情……”声音有点悲苦,但更多的是无奈。

    杨敏冷哼一声,打断老人的话说道:“什么骨肉?什么无情?他们才不在乎呢。和335厂那个女的结婚了,还不一样生毛毛?不一样地抱孙子?”

    这个女孩看起来年纪不大,可嘴巴厉害,让郭拙诚暗暗皱眉。

    335厂是天津一家军工厂的代号,这个工厂主要生产装甲运兵车,正好是郭拙诚准备前去调研的单位。

    这时,贺小虎的表姐宋晓萍端着一盆郭拙诚他们买的水果洗好送了过来。脸se苍白的她一边流泪一边将水果放好,然后捂着嘴巴就要去睡房躲起来。

    也许因为插队的缘故,年龄并不大的她显得有点苍老,皮肤也比杨敏粗糙得多,也黑得多。如果不是郭拙诚来之前听他说过他的表姐只比他大半岁,他还真会以为这个女子有三十多岁,她端水果盘的手上有明显可见的硬茧。

    看着她的可怜样子,看着杨敏咄咄逼人的话语,郭拙诚心里不知哪根弦被触动,他忍不住又想帮她了。见她yu走,他突然问道:“表姐,你真的喜欢他吗?”

    不但这个表姐一愣,就是贺小虎也一愣,他的眼睛还睁大了。

    表姐宋晓萍先胆怯地看了一下自己的父亲宋锦秋,然后对郭拙诚点了点头,脸上浮现一片红晕。

    郭拙诚又问道:“他喜欢你吗?我是问以前。”他估计现在那个男的从插队的地方回城后看见更漂亮的女的,很可能变心了。

    不料宋晓萍肯定而坚决地说道:“他喜欢我。我们三个月前已经扯了结婚证了。我……我肚子里的毛毛才两个月不到……”

    让一个没结婚的女人说出这些话很为难,这几句话几乎消耗了她全部的勇气,说完,她哭着跑进睡房,然后将房门死死关上。

    贺小虎嘘了一口气,显然他觉得表姐的行为虽然不光彩,但也不至于开始想象的可耻。虽然这个时代扯了结婚证没有办婚礼就怀孩子也不光彩,但相对连结婚证都没扯就怀孩子要好得多。

    郭拙诚更松了一口气,只要他们两人两情相悦就好办,也好帮忙。他只需要为他们创造外部条件就行。如果是男的不再爱女的,那问题就麻烦,虽然可以采取威逼利诱的办法让他们结婚住一起,但不能保证今后他们还会好,毕竟一个人变了心,要回心转意很困难。

    但对于她的话,郭拙诚还是有点半信半疑,不知道是真的这样,还是她为了自己的面子而故意这么说的。

    外公喃喃地说道:“作孽啊作孽,如果不是插队,他们早就结婚……”

    杨敏瞪了房门一眼,转头喋喋不休地说道:“哼!她是自己为自己脸上涂彩。人家男方现在根本不同意。真是犯贱,这还没结婚,就先跟人家男的睡一块去了!都二十多岁了,还跟小孩子似的,爱啊爱,真不害臊。”

    郭拙诚忍不住对那个女孩说道:“你到底是不是她的表妹?你表姐现在有困难,你不但不帮助她,不但不安抚她,你还在这里骂她刺激她,还在这里落井下石,你到底有没有良心?有没有一点亲情?”

    所有人再次大吃一惊,都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客人。

    “你——”杨敏大怒,一下从凳子上跳起来,指着郭拙诚的鼻子骂道,“你算老几?这里有你说话的地方吗?你真是狗咬耗子瞎cao心!这里不喜欢你。你给我滚……”

    贺小虎噌地站起来,打断她的话吼道:“杨敏,你别在这里放屁!你给我闭嘴!否则……”

    (感谢寒夜独钓客、麻烦的咔嚓、cys1350763的打赏,感谢德德舞、東方龍、白马王子只要处女的月票,感谢各位的订阅,感谢所有给我大神之光的书友)(未完待续。。)

    s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