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680章 祸起萧墙

    相反的,因为伊拉克政府和军方为了提振低落的士气,为了鼓舞国民的斗志,树立国民的信心,同时因为乌代确实做了两件了不得的大事,两次都从危难中力挽狂澜,于是,在萨达姆的亲自指挥下,伊拉克官方媒体开始了对乌代进行大肆地宣传,开始了针对他的造星计划。

    一时间报纸上、电视上、电台里、杂志里全是他先进事迹的介绍,到处是乌代指挥战斗夺取胜利的描述,到处是乌代英俊的图片和形象。文学家连夜赶制的以乌代为主角的小说充斥了全国各大书店……人们由此记住了他,记住了这个百战百胜、所向无敌的青年。他是萨达姆的儿子,也是伊拉克的储君。

    虽然乌代以前给人们的印象是荒淫的、专横跋扈的,但通过这些宣传后国民都原谅了他,甚至说他的滥情为多情,认为他在女人身上犯的错是年轻人都容易犯的风流事。

    对于他的专横,人们反而说他是因为有这个本事。

    特别是联系两次大事件,国民都认为正因为他专横,正因为他坚持己见,这才让他在别人想不到的时候想到了危险,在别人看不到玄机的时候他却看到了本质,因此他带领部队守卫在以色列战斗机编队必经的路上,不但保住了原子能反应堆,还取得了全歼以色列先进战斗机编队的巨大胜利。正因为他的先见之明,他将装甲部队隐藏在山里,给占领巴士拉的伊朗军队措手不及,将伊拉克的第二大城市从伊朗的铁蹄下夺回来……对于那些少数“诽谤”或怀疑乌代专横的人,人们往往反问道:“没有这个本事,你敢专横?只要你有这个本事,你就应该专横,只有专横才能做大事。”

    这种情况让现在坐在办公室的郭拙诚根本没有想到,看着从中国驻伊拉克大使馆转来的情报,郭拙诚笑了。不过,想想也是必然的,至少是可以理解的。无论是什么社会制度,无论是什么时代,只要是国家,就需要英雄。

    英雄是人们空闲时津津乐道的谈资,也是人们不丧失信心的依据,苦难的时候更是如此,英雄的作用最容易显现。

    只不过,有时候的英雄是国家正面宣传出来的,人们开始不信,然后慢慢地信了,等到事实清楚的时候,这个英雄才轰然倒塌。而有时候是民间流传的,一传十十传百,这种传说中的英雄远比官方宣传的多姿多彩有血有肉。

    想到乌代成了伊拉克大多数国民心中的偶像、英雄,郭拙诚啼笑皆非。他隐隐感觉伊拉克将发生什么。他的内心有一丝期盼,也有一丝好奇:“难道世界又会因我而改变?我是乐见其成好?还是设法阻止好?呵呵,要不要我帮忙将历史的车**大地推动一下?”

    在他脑海里,闪现着一个成语:祸起萧墙。

    将这份情报看完,郭拙诚又读着从外交部传来的其他国家的情报。因为他在主管武器的外貌销售,上级组织安排外交部将世界各国的有关情报给郭拙诚阅读,而不仅仅是伊拉克、伊朗,以便他更多地、更好地掌握相关情况,便于他销售更多的武器。

    他正在读一份来自古巴的文件时,桌上的红色电话响了。

    “喂,我是虞罡秋。”电话机刚拿起,里面就传来一阵豪爽的声音。

    “虞副总理你好,我是郭拙诚。”郭拙诚一边嘴里应着,心里一边思考他打电话来的原因。虽然虞罡秋副总理对他很好,但从来不在工作时间打电话聊天,更不会占用宝贵的红色电话,一定是有什么事情发生。

    虞罡秋沉声说道:“我说你小子,能不能安静一点?你看你,在国内出去到外面走一趟,你就把人家县长、专员给整趴了。到国外跑一趟,你把那些(劫)机分子就给整死了。你啊,怎么就不消停一下?”

    郭拙诚却笑着说道:“虞副总理,您这是夸我呢还是批评我呢?在国内的事,组织上应该给我记功,表彰我与贪官污吏做斗争。在约旦的事,中央军委应该给我发勋章,我可不但打击了恐(怖)分子,还为国争了光。再说,您老没有得健忘症,这事都过去这么久了,您还说。”

    虞副总理也笑了,说道:“什么这么久了,这才几天。……,你小子就是会扯,古语云‘高官不赞’。现在虽然不是古代,但其他高官也许可以奖励,而你就偏偏不能奖励,不能助长你的嚣张气焰。不但不能奖励,还要进行批评,由组织出面,对你进行严肃的批评。”

    郭拙诚继续笑着说道:“你看你,你们这是嫉妒。呵呵,是不是你们觉得功高震主?担心我的功劳太大了,将来赏无可赏?”

    虞罡秋笑道:“不错!”接着,他说道,“你小子以为现在还是封建社会?说什么功高震主,我问你,现在谁是皇帝?你的功震了哪个主?我告诉你,现在我们中国可是社会主义国家,组织上不怕你功劳大,功劳越大,我们越高兴。

    你不是愿意反贪官吗?不是愿意赤手空拳跟人家斗吗?我们可以安排你带一帮子人到全国各地去扫除那些贪污腐化的王八蛋。也可以重新让你到部队带领一支特战部队到各地抓捕犯人,反正你做的也是一个县委书记的事,一个普通连长排长的事,没有必要给你什么高职位。”

    郭拙诚这下只能嘿嘿笑几声了。虞罡秋这是变相地在批评他以身犯险,是在批评他的所作所为让他们担心。在约旦的时候,驻约旦的大使竟然不顾两国之间的良好关系而发出最后通牒,不得不说让中央大佬操碎了心。

    感受到领导的关心,郭拙诚难得地说道:“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

    虞罡秋说道:“这就对了。小子,你应该想想你现在是什么身份。你不是一个普通士兵,也不是一个普通干部,怎么能随意冒险呢?……,喂,我说的话你听见了没有?”

    郭拙诚说道:“正听着呢。无非就是要注意安全,无非在做事之前要为大家想想,无非是……,对了,虞副总理,你就说具体的事情。”

    虞罡秋立即听出了郭拙诚话里的意思,“愤怒”地说道:“小子,你还不服气还是怎么的?我跟你说这么多,你到底听进去了还是没有听进去?”

    郭拙诚说道:“虞副总理,你们忒不厚道了。我在外面拼死拼活,还不是为了大家好。现在不但没有功劳,还有罪了?”

    虞罡秋乐了,笑道:“好啊,你小子,这说话的口气就如长辈对晚辈一般,还在外面拼死拼活的……”

    郭拙诚笑道:“你们的心情和好意我知道,可是,有时候真的身不由己。你又不是不知道,约旦的军(火)市场是多么难进,除了几个我们周边的小国家,几乎其他国家的军(火)商都把目光盯在美国、苏联和法国上,甚至瑞典那小小的国家也有人去求购他们的武器。而我们的军(火)只能由我们去推销。不采取非常规办法不行,我正好遇到了这件事,我能不利用吗?”

    虞罡秋戏谑地问道:“你小子是看上了那个西班牙公主?我看了电视,她确实很漂亮。如果你能娶了她,还是不错的。”

    郭拙诚一头的暴汗,说道:“虞副总理,您这可是为老不尊啊。我才多大,你就开始做媒婆了。再说,如果我娶她,你们会同意吗?”

    虞罡秋愣了一下,说道:“再说。……,你小子不知道,现在我们可是忙得焦头烂额了。现在不但约旦要军(火),好多国家还要军(火)。就连西班牙军方也提出要购买我们最新式的坦克。我们估计这是西班牙政府对我们示好,其象征意义远远大于实际意义。估计他们采购几辆意思一下。对于向西班牙出口的事,你的意见呢?”

    郭拙诚一听是这种好事,也不管是玛德莱娜公主活动得来的,还是西班牙军方自己的要求,连忙说道:“卖,当然卖!而且是拿出最好的卖。这可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一个可以大肆利用的缺口。……,不过,交货的时间至少得退后一年,就说十八个月,原因就是我们的新式坦克正在测试中。”

    一般大型高端武器的交货期都很长,除了已经存在的坦克,最短的交货都是一年以上,有的长达十年,很少有如向伊拉克、伊朗这么卖的,连旧货都装上船。

    虞罡秋惊讶地问道:“把最好的坦克卖给他们?我们自己都不知道它们的性能怎么样,万一新坦克失败呢?”

    郭拙诚说道:“失败了,赔偿他们的订金就是。副总理同志,你应该相信我们军工企业的同志们,也应该相信研究所的专家们。”

    虞罡秋说道:“你怎么不直接说相信你呢?”

    郭拙诚说道:“我不是为了谦虚吗?嘿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