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675章 惊人的举动

    士兵犹豫了一下,鼓起勇气报告道:“报告部长阁下,那位中国大使先生说,如果您不马上见他,他就向我国zheng fu提出抗议。他还说,如果那两位中国外交官出了什么问题,如果他们因此而受伤,因此而落入(劫)机者之手,中国zheng fu将与我国zheng fu断绝外交关系,由此造成的一切后果由我方负责。他……他的样子很气愤,很焦急。”

    所有官员都怀疑自己听错了,都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国防部长更是一把抓住士兵的衣领,怒吼道:“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他说中国zheng fu要跟我们约旦王国断绝外交关系?他们……你敢乱说,我毙了你!……他……他真是……真是这么说?”

    士兵胆怯地退了一步,但肯定地说道:“是的,尊敬的部长阁下,他就是这么说的。他说我们必须保证他们那两名外交官不出任何问题。他……”

    国防部长勃然大怒,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咆哮道:“真是岂有此理!他们凭什么跟我国断绝外交关系?”骂完这一句,他的声音立即低了下来,皱着眉头说道,“……,又不是我们要他们去的,是他们自己主动要求去的,仅仅两个低级外交官出了问题,就同我国绝交,这也太过分……太儿戏了?……,难道他们……他们是中国的王储?可他们中国没有国王,更没有王储啊。”

    其他几个官员也一样呆若木鸡,虽然他们都知道这位王室人员出身的国防部长现在是虚张声势,头一次遇到这么严重的事情内心没有一点办法,只好借暴怒来掩饰自己,可是他们没有嘲笑他,就是内心也没有一丝要嘲笑的意思。因为他们也觉得中国太过分了、太反常了。他们可是对阿拉伯国家最友好的大国,很多时候宁愿亏自己也不愿意损害阿拉伯国家,可今天为什么呢?

    “这也太诡异了?”官员们面面相觑。百思不得其解。

    在所有中东人的印象中,中国官员在阿拉伯国家面前一向温文尔雅、彬彬有礼。中国zheng fu从来都是站在阿拉伯国家的立场上考虑问题,一直把阿拉伯国家当兄弟。

    自从有记忆起。中国官员就没有用这种严厉的口气说过话。就是世界两大霸权国家苏联、美国也没有这么**裸地对一个有外交关系的国家说过如此严重的话,也没有做出过如此严厉的反应。

    这里的官员都认为一定是什么触动了中国zheng fu的神经,他们一致猜测是郭拙诚、孙兴国这两个的身份非常特殊,背景非常奇特,他们不能有丝毫危险,所以对方才提出这个看似极其无礼的要求以阻止他们两个去冒险。

    “可他们两个年轻人有哪些特殊呢?既然身份特殊,为什么中国放任他们两个在国外跑,没有带保镖,也没有通知约旦方面保护?而且这两个年轻人似乎也没有自认身份高贵的觉悟。他们在伊拉克的时候三人打乌代的二十个保镖。在这里的酒店,那个姓郭的小子跟西班牙公主的保镖搏杀,难道他们就不怕出危险?”

    从国防部长到下面的官员。无法从这些矛盾而诡异的信息中思考出有用的东西。加上中国不是王室君主制国家,根本没有王储王子这一说。他们最多是中国高级领导的儿子。但是,即使他们是中国最高元首的儿子、孙子,也不值得中国采取如此极端的方式、采取最后通牒的办法?

    就在他们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又有一个士兵走了进来:“报告!有一批记者冲破我们的jing戒线冲了过来。他们说什么有一个西班牙王室的公主参与了营救人质的行动,他们要求我们证实这件事。”

    穿白袍戴头巾的国防部长更怒了:“混蛋!这是谁给传出去的,要不要她活了?如果这话传到(劫)机分子耳朵里,我们还怎么办?查!给我查!我要揪出这些吃里扒外的家伙!”

    一件件打击接踵而来,让可怜国防部长头上冒出了冷汗。

    接着,隔壁通信大厅里急匆匆地走来一个参谋。他走到国防部长面前,立正敬礼道:“报告部长阁下,客机上的人……”

    国防部长一个趔趄,一把抓住参谋胸口的衣服,厉声问道:“他们……他们怎么啦?是不是被(劫)机者发现了?他们是不是被识破了?没有人死?你们听到枪声了没有?……,狗娘养的你快说啊!快说!说!”

    国防部长越吼声音越大,越吼人越激动,双手抓住这个参谋死劲地摇晃着。因为摇晃激烈,他脑袋上的头巾都掉了,露出了那光秃秃的脑门顶。

    那个参谋的军帽也被摇掉了。

    第一次发现上司脑袋难看的部下没有嘲笑他,他们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这个参谋身上,都迫切地希望他说出飞机上的情况来。

    可惜,这家伙就是不说,不发一言,任凭气急败坏的国防部长死劲地摇着。

    所有人情不自禁地喊道:“说啊!狗娘养的,你说啊——。”

    声音巨大、紧迫而且异口同声,巨大的声音差点将大楼顶掀了起来。

    最后,总算有一个官员发现了端倪,连忙对国防部长说道:“部长阁下,您快松开手,快松开手,他都快窒息了。您看他,脸se都已经紫了,眼睛也充了血……”

    国防部长忿忿地丢开手,大声吼道:“快点说!说错了,老子毙了你!”

    至于什么是说对,什么是说错就没有人知道了,就是他自己也不知道。

    参谋好不容易喘过气了,他一边不可控制地咳嗽,一边在心里后悔自己怎么不快点把话说完整,以至于吃了这么大的亏。

    等稍微缓了一口气,他快速地说道:“九个(劫)机分子都已经被消灭了!”说完,他才认真地说道,“刚才飞机上的飞行员汇报说飞机上所有的(劫)机分子已经被制服。这起人质危机已经解除。他们只看到了驾驶室的两个(劫)机者被一个东方人和一个中东人活捉……”

    “九个(劫)机分子被消灭?”国防部长傻了,眼睛瞪得溜圆。

    其他官员也傻了,一个个用不可置信地目光看着这个可怜的参谋。

    最后还是国防部长第一个反应过来,快步朝通信大厅跑去,一边跑一边喃喃自语道:“不可能啊,不可能啊,这才几分钟,他们应该才刚进飞机……”

    就在这些高官们惊喜而不相信的时候,前机舱里竟然发生了一件让郭拙诚等人不敢相信的事情:

    一个穿传统阿拉伯服装、全身被一件黑se宽袍包裹起来的女人高举着一个纸包,大声喊着什么什么万岁的口号,并说自己要引爆手里的炸弹,要让飞机和飞机上的人跟她同归于尽。她大声喊着所有的人呆着不许不动,大喊要求郭拙诚等人下飞机,并把机舱门关上。她还说她要继续与约旦zheng fu谈判……

    看到她的这个样子,郭拙诚一时不知道怎么做。

    主要是她的双手都藏着黑se的长袍里,不知道她的手里是不是捏着导火索,也不知道她手里的举的玩意到底是不是(炸)药。

    可是,他又不敢冒险,万一真的让她引爆了(炸)药,虽然不至于炸死所有的人,甚至都炸不到几个,现在后机舱的旅客现在已经疏散差不多,前舱的旅客也有不少到了后舱,只要不是特别厉害的炸(药),爆炸能损害的范围并不大。

    可是,只要她炸死了人质,那就意味着这次行动失败,至少胜利得不完美。

    郭拙诚为难,孙兴国更为难,他看着郭拙诚,虽然没有直接开口相询,但眼里的神se无疑是在询问。

    女人的声音吓坏了她周围的旅客,这些旅客刚刚松了一口气,刚刚庆幸自己死里逃生,谁知道又有这么一个不怕死的家伙。他们一个个脸se灰败,乞求似地看着郭拙诚。希望这个神奇的东方人再一次发威,将这个女人制伏。

    郭拙诚只有苦笑,心道:她穿着这种衣服,我可没有透视眼啊。谁知道她举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万一真是威力巨大的烈xing(炸)药,我不动还好,一动就可能激怒她铤而走险。

    就在郭拙诚束手无措的时候,正在后面指挥疏散旅客的玛德莱娜公主被女(劫)机者的声音惊动。她闻讯跑了过来,看清楚了眼前的局势,还没有享受好胜利果实的她气愤异常,指着那个视死如归的女人说道:“放下!你们已经失败了。九个大男人都失败了,你一个女人还能怎么样,还能把局势扭转过来吗?你只有放下你手里的东西,你们才没有犯下让全世界都鄙视你们的罪行,你们的组织才可能会得到其他人的同情。你们这么滥杀无辜,拿普通老百姓当盾牌的行为是可耻的!你们这么做,不但得不到国际社会的……”

    (感谢aman2511、南海菜妖、三分热chao、涩黑咖啡、robin谢、吗吗1234、勇妙的打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