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669章 有好处才做

    心地单纯的她根本不知道郭拙诚在这里东拉西扯的用意,不知道他故意说出这些就是为了挤兑约旦zheng fu,明示约旦军方现在毫无办法,这样一来就方便他狮子大开口,向约旦提出自己的要求。

    通过短短的几句话,郭拙诚已经试探出以se列提出了严苛的要求,而玛德莱娜公主干脆直接说出约旦现在束手无策,这正是他最希望出现的局面。

    于是,达到了目的的郭拙诚说道:“那我们下去。”接着,他又试探着对这位高级jing官问道,“阿萨夫先生,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劫)机犯应该是针对以se列来的,他们要求释放那些坚决反对以se列的巴勒斯坦在押人员,按一般道理你们这是在帮助以se列解决麻烦,他们怎么可能向你们提出过分要求呢?”

    高级jing官——阿萨夫——尴尬地不知道如何说好。毕竟无论如何这事对约旦而言都不是一件很光彩的事:自己无法解决请别的国家,特别是以se列这个阿拉伯国家的宿敌帮忙,实在有损约旦军jing的颜面。

    这时,又是玛德莱娜公主插嘴道:“以se列要求约旦开放他们的领空,为了防止恐(怖)分子或恐(怖)分子的同党发现他们,他们要求约旦军方容许他们的飞机从他们希望的方向进来。第二个要求就是约旦必须容许他们在必要的时候开枪击毙恐(怖)分子。”

    郭拙诚一听。立马明白约旦为什么要拒绝了。

    因为约旦是阿拉伯国家,与以se列具有天然的敌对关系,虽然现在关系稍有改善,但约旦依然防备军力强大的以se列。一些建设在边境的军事基地本来就是针对以se列的,怎么可能容许以se列的飞机随便穿越国境线的上空?当然,在以se列看来他们的要求也不算过分,既然你们约旦要他们过来,当然他们希望找最安全最隐秘的方向过来,尽量不被恐(怖)分子知晓。至于这个要求里面有没有猫腻,那就只有天知道。

    对于第二个要求。以se列要求拥有击毙恐(怖)分子的权力。这个要求表面看起来很正当,如果不拥有这个权力,就是神仙也难制伏这些亡命之徒。可是如果有人将恐(怖)分子的身份想一下,问题就来了。

    这些一直给他们以se列制造麻烦的恐(怖)分子可是以se列的死敌,是以se列不惜一切代价要消灭的对象。他们到了这里后,一定会将击毙这些恐(怖)分子作为首要目的,只要能击毙恐(怖)分子,其他的事都不用考虑。

    至少。以se列人是不会为了救这些外国人质而释放那些专门针对以se列的罪犯的,这就势必把人质推到一个非常危险的境地,也许以se列到了以后先假装跟恐(怖)分子对峙一会,见解救人质棘手,而他们又对人质漠不关心,则很可能将人质和恐(怖)分子一起消灭。等以se列军队凯旋回国后。后面揩屁股的事就全部落在约旦身上,他们必须面对所有的世界舆论。

    俗话说国与国之间没有简单的事,以se列的两个要求确实非常简单,如果不往深处想,答应下来很容易。但这种事又不能不让约旦zheng fu往最坏的方面考虑。所以一时间他们答应不好,不答应也不好,为难极了。

    明白了事情来龙去脉的郭拙诚心里很是舒坦。他微笑着说道:“阿萨夫先生,请你向你的上级汇报:我们也希望贵国zheng fu能答应我们一个小小的要求,如果能答应,我们帮你们解决这次人质事件。”

    玛德莱娜公主一愣。但随即马上说道:“快说,快说,你们要什么条件?”

    郭拙诚看着阿萨夫道:“我们的要求很简单,就是贵国下次采购军火的时候,能考虑一下我国的武器,容许我国的企业能在贵国进行公平竞争,并不要求你们一定采购多少。”

    阿萨夫还没有回答,早已经不耐的玛德莱娜公主大包大揽地说道:“这个还不容易?又不是强行推销。郭,我可以做主帮他们答应!”

    这个小妞似乎在约旦有不小的影响力,因为她的话说完之后,卡洛斯和这个高级jing官似乎都没有反对她的意思。

    从这一点看,玛德莱娜公主的话似乎不是孩子气的话,似乎有很大的权威xing。

    郭拙诚心里很是奇怪,如果约旦不是阿拉伯国家而是欧洲国家,她这么说自然有她的底气,要知道欧洲国家的几个王室相互都是亲戚,特别是挪威、瑞典、丹麦、冰岛这些国家的王室人员,他们之间血缘关系还很深,就是与英国王室的关系也不浅,只要有人愿意寻找血脉,他们之间都有这样那样的亲戚关系,而且相互之间确实有不少的影响力。

    但是,约旦可是阿拉伯国家,阿拉伯国家的王室相互之间有亲戚关系,但跟欧洲国家的王室似乎就没有什么关系,她怎么敢说这句话?她的底气何在?

    郭拙诚心里甚至在想:“如果我跟她玛德莱娜公主搞好了关系,对自己将来在商业上的发展是不是有好处?她是否可以成为自己的生意进入欧洲的敲门砖?”

    谁也不知道郭拙诚如此无耻,竟然想利用一个心地纯洁的小姑娘。只有他的同伴孙兴国稍微了解一点,因为他看向郭拙诚的目光充满了戏谑和钦佩。

    呵呵,因为他和郭拙诚是一丘之貉,自然惺惺相惜:有条件不利用,那才是傻瓜呢。真要利用她,她一样可以赚便宜不是?郭拙诚又不是利用完别人就扔掉的人。能够被他利用,那是他看得起你,没有一点的能力,他还不屑利用呢。

    两个无良的家伙在打着小算盘的时候,约旦的这位阿萨夫jing官也在思考。

    阿萨夫想到了中国武器在伊朗、伊拉克的使用情况。除了防空导弹在保卫伊拉克首都巴格达附近的原子能反应堆效果显著外,其他武器在战场上的使用情况反响都一般。

    虽然他无权决定是否采购中国的武器,但就他内心来讲还是反对的。不过,正如这个焦急的西班牙公主所言,现在对方只是要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并不是要求约旦购买多少,因此他没有反对玛德莱娜公主所说的。

    再说,人家背景深厚,无论说什么都比他的影响力,不说还能让郭拙诚他们认为自己高深莫测,说了,一旦将来不是这个结果,那自己的脸就成了抹布。

    反正这些有这个自告奋勇的女孩子去做,能否说服国王或国防部长与他无关。

    他才懒得cao心,他现在只关心机场的恐(怖)分子能不能被这两个人搞定。如果真能搞定,那他就有引荐之功,如果能参与进去,更是大功一件。

    相反,如果搞砸了,如果(劫)机事件没有解决,反而导致人质伤亡,那他反而是惹火烧身——他现在的职责根本与机场的(劫)机事件无关,那里的结局如何与他毛关系也没有。真要那样,那他后悔都来不及。

    “到底要不要参与他们的行动呢?”到了现在,阿萨夫已经无权阻拦郭拙诚等人的加入了,他能想的只是自己要不要参与进来,要不要冒这个风险。

    想到这里,他对郭拙诚问道:“郭先生,你们真的有把握吗?我是说绝对把握。”

    如果没有绝对把握,他还真不想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实际上,他问出这句话就后悔了,感觉自己很愚蠢:世界上哪有有绝对把握的事?无论他怎么回答,现在都不能算数,完全属于废话。

    旁边的玛德莱娜公主却自信满满地代替郭拙诚说道:“郭先生当然有绝对把握。没有绝对把握他不会同意参加。你以为帮你们解决这次人质危机他能得到什么好处?他完全是为了那些无辜的旅客而来。阿萨夫先生,你就不要多想了,你就安心拿功劳。”

    见自己的小心思被一个小女孩说破,阿萨夫很难为情地笑了笑。

    郭拙诚微笑着说道:“阿萨夫先生,我们还没有到现场,对那些(劫)机者的情况一无所知,特别是你们对那些人的要求的承受底线我们也都不知道,现在我们一下子答复你,不可能。”

    所有人都知道,约旦这边的底线越低,郭拙诚就越能放手大干,比如约旦宁愿恐(怖)分子与旅客同归于尽,那二话不说直接用火炮、火箭筒轰就是。当然,这是一个极端的说法,在这里只是说明一下。

    如果约旦的底线太高,这也不许那也不许,旅客不许伤,飞机不许伤,恐(怖)分子还要活捉,那郭拙诚就会感到束手束脚,很可能导致行动失败。

    接着,郭拙诚说道:“虽然我不能明确答复你最终结果,但我能肯定我们比所有人做的更好,其战果至少超过以se列的翠鸟部队,而且你们也不用担心以se列借此偷窥你们的战略军事基地,不用担心我们为了消灭恐(怖)分子而滥杀无辜。……,”

    (感谢三个世界、毒你万遍、兔熊、hwb011、天河上人的月票)(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