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652章 让老干部变坏一些

    郭拙诚在虞罡秋旁边的沙发上坐下,继续说道:“第二,从政治上讲我们国家也应该走出去。以前的时候,我们国家为了广交朋友,为了能够拉拢更多的朋友以抵抗苏联、美国,为了进联合国,而不断向外援助物资。可是现在,是该我们收取红利的时候了,有付出有得到才能保持平衡,就是大海,如果只有蒸发没有河流的补充,它也会枯竭。

    而且,国家与国家之间的交往也需要相互补充相互提携,这样才能建立真正的互信,如果一个国家只付出,一个国家只得到,则这个接受的国家很可能被对方控制,被对方要挟,无法做到真正的平等交往。即使现在的付出不附带任何条件,谁又能保证今后不会附带条件?我们中国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这个责任不仅仅是答应了做什么就做什么,而是要帮助别的国家在政治上自主、在经济上du li。

    第三,这是融入国际社会的需要。将来的社会国家与国家之间的经济交往会越来越频繁,真正地实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其实,我们到伊拉克采掘石油,并不是掠夺他们的资源,只是帮他们开采而已,因为他们开采出来困难,他们的人工不足、机械不足,技术水平不高。我们采了原油不是跑掉而是向他们缴纳费用。

    他们针对我们制订税率之所以不高,只是因为他们在回报我们的帮助,这种低税收也只是在我们现在划定的地区,在其他地区就会与其他国家一样。总而言之,我们在帮助他们,不是在迫害他们。”

    为了将来更好地走出去,更好地夺取他国的利益。郭拙诚不得不多说一些话。不得不把前世的理念向心里依然残留着不少纯朴农民理念的虞罡秋说明白。

    虞罡秋笑道:“你这小子歪理说起来一套套的,我看你该去当外交部长。在三机部当一个小小的主任真是委屈你了。”

    郭拙诚也开玩笑道:“谢谢领导给我升官。”

    外交部长虽然也只是部长级别,但权力却不是电子机械部下面的三机部可比。三机部的部长一般也只是副部级干部,而外交部长绝对是正儿八经的正部长,而且是权力最大的少数几个部长之一。如国防部、财政部、国家计委等等,在这几个部当部长,可以称得上是国家领导人了。

    虞罡秋说道:“行。你说的这些理由比我跟那些人说的理由似乎强上这么一点点。我对那些反对的人只能说什么国家现在贫困、国家建设急需资金、国家急需资源等等苍白的理由,那些人听了依然不认同。后来又说什么国家要富强、民族要振兴的大话来试图打动他们,但收效很小。我得把你说的这三条揉合揉合,到时候再跟他们说说,估计效果会好很多。”

    显然,郭拙诚说的话不是纯粹说给虞罡秋听的,因为他早已经同意这件事。郭拙诚这么说只是帮虞罡秋一起找更多的理由而已。找更多说服其他人的理由,用来劝说那些一本正经的老同志,劝说他们变得“坏”一些。在为国家考虑时怎么多自私一些。不要跟以前一样对待其他国家只讲奉献、只讲风格。那种到处赠送、到处大方的行为是败家子行为,国家再富裕也会变成穷光蛋。

    “对付这些倔老头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们到了六十五岁就退休。”郭拙诚恨恨地想。这个时候。他又想起了亲自带头退居二线的最高首长,越发觉得他的人品高贵。

    郭拙诚有点不忿地说道:“我们完全可以不理他们。我们干我们的,他们想他们的。又不要国家动用一分钱,我只需要一大批石油工人,一批技术人员和一批管理人员就行。等待大家都得到好处了,我想他们的反对也就不了了之。”

    虞罡秋看着郭拙诚,问道:“难道你真的准备自己全部垫付资金?”

    郭拙诚说道:“那还能怎么样?我现在问你要一百万的活动经费,你都推三阻四,再问你要几个亿美元的启动资金,你还不杀了我?”

    虞罡秋不好意思地笑道:“资金的用途可不同。这一百万美元你是拿出送礼、行贿的。而几个亿美元是用于生产投资的。一个是做坏事,一个是做好事,当然不能一概而论。”

    郭拙诚讥讽地说道:“得了。堂堂的副总理还这么纯洁,说出去谁听?我为国家推销导弹,为国家赚钱又怎么是做坏事?”

    虞罡秋眼睛一鼓:“你以为世界上的人都和你一样一肚子坏水?……,说,你能拿出多少钱来?我听说你现在的游戏机正需要投入资金扩大生产,新成立的凤凰机械集团公司也需要大笔资金,还有你准备成立物流公司,要跟铁路交通运输部门以争高下,只说买卡车就是好几千万美元?你手头还能有多少钱投资这边?”

    郭拙诚无奈地说道:“你知道了还说。……,不过,资金问题还真不是很大。因为我可以让几个公司对外融资,可以向社会筹集资金。比如我的网络游戏集团公司,现在银行千方百计想找我们贷款,只要我们开口,贷给我们几十亿美元没问题。凤凰机械集团公司如果想贷款的话,一样可以贷到。实在不行,我还可以让公司在美国上市,让美国人来购买我们的股票。可是,我还真有点不想让美国人购买,将来分红什么的,得好处的都是美国人。嗨,什么时候香港回归了,在香港股票市场上市就最好了。”

    虞罡秋促狭地笑道:“你小子这么多钱还像土财主似的,又要人家掏钱又不想分红给人家,哪有这么好的事?……,呵呵,你可别跟我谈什么爱国,想把利润留在中国人身上,以显示你的伟大。”

    郭拙诚“委屈地”说道:“我本来就是这样想的。我就是想把最好的公司所赚得的利润分红给中国人,心里才舒服。”

    虞罡秋说道:“那你可以让你的网络游戏集团公司在美国股票市场上市啊,反正网络游戏公司的利润都是从外国人身上赚的,让外国人去分红,你心里不就舒服多了?”

    郭拙诚摇头道:“网络游戏集团公司的利润比其他所有公司的都好,太容易引起人家美国人眼红,如果公司的市值达到上千亿,甚至上万亿美元,美国zheng fu还不知道会不会捣蛋。现在中美关系很好,我还不担心,一旦中美关系有点风吹草动,我还真不敢安心睡觉,担心他们随时给冻结了。

    我决定先把真金白银抓到手里,等今后资金真正紧张了,有竞争对手了再上市。……,呵呵,你可不要把眼睛睁这么大,股票在股票市场上市,其市值很可能是本来市值的上十倍、百倍,我说的上千亿规模甚至上万亿的规模都是可能的,相当于好几个国家的生产总值。说了你也许还是不懂,人家炒股票都是炒公司的前途。举一个例子,假设人们预计到这个公司将来效益好、利润高,他们就愿意以股票实际价值的高得多的价格来买,买的人多了,股票价格就会抬起来,股票价值就会飙升。如果大家一致看好,一元钱的股票净值炒到十元、一百元并不稀罕。虞副总理,你懂不懂?”

    虞罡秋老实地说道:“这玩意是资本主义国家的,我当然不懂。不过,你又懂多少?”

    郭拙诚说道:“不多,但比你多一点,这不就行了?呵呵。”

    虞罡秋一点也不生气,说道:“一个年轻人比一个老头知道的多一些有什么了不起,值得你如此得意吗?还笑!……,我问你,如果你这个公司在美国上市,肯定能筹集不少资金,那能不能拿回来在中国投资?”

    郭拙诚看到了虞罡秋眼里的那丝炙热,说道:“当然可以。只是要公司董事会的批准,要接受股东的监督,还要向全体股民公开。如果我国已经恢复了关税与贸易总协定的合法地位还好说,投资什么的没有多大限制,可是,我国目前还没有恢复,在国际贸易中还受歧视,还需要美国施舍什么最惠国待遇,什么时候给我们什么时候取消无法确定,那些购买了股票的股民就可能不会愿意冒这个险。

    公司如果向我们国内投资的话,要么他们会认为是我们在进行利益输送,在损害股东的利益,要么他们认为风险太大不愿意公司做这种投资。反应到股票上就是股价上不去甚至暴跌。这样一来,我们就筹集不到多少资金,还可能会被美国有关部门盯上,一旦中美关系出现波折,问题更严重,投资更是得不偿失。

    现在解决的办法有两条。第一,我们干脆不上市,反正我们先的利润高不差钱,就算资金临时过渡有点困难周转不来,但还可以通过向银行贷款解决,上市不上市关系不大,除非我们将来想投入更大的项目,拉所有股民跟我们一起冒险。第二,就是等待我国zheng fu恢复在关贸总协定中的合法地位后再考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